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255章:姐夫,姨子?兩人有堅  
   
第255章:姐夫,姨子?兩人有堅

"君無藥,你不要太過分了.雪玲瓏是給惜夢來診治的."黃天域怒聲道.他沒有讓君無藥喜歡雪玲瓏,畢竟雪玲瓏這般狼藉的名節,是沒有多少人能夠真心喜歡上來的.他心中可以鄙夷,可以厭惡,好歹這君無藥應該給他一份顏面,誰知道,君無藥竟然這麼的不給面子.

君無藥聽到黃天域一臉的怒意,他的臉色也是不好看,至于今日黃天域從河中將楊惜夢救上岸來的事,他可是從惜夢身邊的丫鬟玉梅口中得知黃天域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對自己的妻子那般的關心.這不是打他君無藥的臉麼?

雖然他忠義侯府侯爺有實權,但是他平陽侯府也不是吃干素的啊.君無藥當下鼻尖冷哼道:"診治?惜夢無事,無需你帶這個聲名狼藉的女人來給惜夢診治."

黃天域黑著臉:"無事?惜夢才落水,怎麼可能無事?不行,必須得讓玲瓏給好好的看看."

黃天域也不是蠢蛋,沒有直接將雪玲瓏查探了楊惜夢身體里有慢性毒藥這事兒出來.

黃天域的話音落下,君無藥深黑的雙眸內閃過一絲驚惶之色,一邊的雪玲瓏一直就在一邊靜靜的觀察君無藥.當下那眼中一閃而過的惶恐之色恰好又是落入雪玲瓏的眼中.

雪玲瓏當下肯定,這慢性毒藥和這個男人定然也是脫不了干系.雪玲瓏心中巨汗,自己這究竟是攪合進什麼事之中了?丫鬟推主子落水?這丈夫就算不是直接對她下藥,那麼定然也是有關系之人.

這算什麼事兒?不過再她出手給楊惜夢緊急溺水救治的時候就已經是脫不了干系了.這個陰郁的男人只怕已經開始記恨自己了.如若自己當時沒有出手給楊惜夢救治,那麼這楊惜夢死于溺水而亡,這楊家也不能夠將這賬算在平陽侯府.

真是好計策啊.雪玲瓏看著眼前假裝溫文爾雅的男人,這種眼神陰郁的的人又怎麼會是什麼好貨色呢?

"黃天域,我夫人根本就沒事.根本就不要這個女人診治."君無藥黑著臉直接的拒絕.

黃天域也不敢,反正黃天域和君無藥兩個大男人的就在平陽侯府口舌較量了起來.黃天域大有,你不答應,我十萬將士就踏平你平陽侯.君無藥知道這個男人性子執拗的很,你若不答應,他真會干出瘋狂的事來.

最終君無藥無奈,唯有答應讓雪玲瓏幫忙檢查一下.雪玲瓏在一邊可算是感受到了這黃天域的難纏了.同樣都是侯府的侯爺,果然是手握實權的厲害啊.

君無藥無奈只得帶著雪玲瓏來到後院楊惜夢所住的院落,當下一個身穿姚色嬌豔的女子,假意的抹掉了雙頰邊的淚珠兒道:"雪大夫,聽姐夫,是你救了姐姐,夕月替姐姐謝謝雪大夫救命之恩."

姐夫?姐姐?夕月?雪玲瓏雙眸眸底一道精芒閃過,這妹妹的確也是一個美人胚子.話那胸前還真心傲然來著.那胸前的兩團似乎要滾出來一般,只是一眼就可以看到乳"溝了.風——騷女子……

姐夫——解服啊……

反正不知道為什麼,雪玲瓏腦海里就翻騰著,姐夫,姨子兩個翻滾在床上的畫面.看來這兩人有殲——啊.當下雪玲瓏便是對這個楊夕月多留了心.

雪玲瓏那眼神可是直接的落在那楊夕月的胸前,讓楊夕月又是驕傲,又是羞澀,隨即緋著臉道:"雪大夫,你在看什麼呢?"

雪玲瓏當下狂汗啊,實在是她方才看著這個女人那傲然的兩團,再加上姐夫,姨子的在腦海里華麗麗的想著楊夕月和君無藥翻云覆雨的場景來著.沒有想到自己這眸光竟然直接落在楊夕月胸前看了良久.

"夕月姐,胸前真是傲然啊,我一個女子都看了好生羨慕,我若是男子,真心恨不得好好疼愛夕月姐呢!"雪玲瓏這話得楊夕月的臉那叫一陣.不自覺的眸光朝君無藥那一瞥.

黃天域在一邊看得差點岔氣過去,該死的,他是讓這個女人來給惜夢查看身體的,這個女人竟然在這里給他調戲人家妹子.黃天域黑著臉道:"雪玲瓏,本侯爺請你來,不是讓你來調戲女子的."

君無藥那黑眸也是無意識的朝楊夕月的胸前一掃,的確這個女人在床上那浪的他很爽.話只是一掃,腹之處又是劃過一道暖流.若不是現在時機場合都不對的話,他定然是將這個浪-女壓在身上.

楊夕月當下羞著臉酥軟的聲音響起:"雪大夫,莫要取消夕月,快隨夕月去看看姐姐."

雪玲瓏當下也沒有多什麼,不過內心里是已經篤定了,這事兒恐怕和這個女人脫不了干系.

雪玲瓏走進楊惜夢房間,楊夕月看著楊惜夢已經是醒了,當下熱絡的上前道:"姐姐,你怎麼樣?這是雪大夫,今ri你落水,多虧有她緊急救治.姐夫現在請雪大夫再給你身子好好的看看."

楊惜夢在楊夕月的扶持下,坐了起來,嬌柔的臉上有著煞白,只是一眼,雪玲瓏便知道,這楊惜夢是一個溫婉端莊的女子.心中暗歎,嫁給君無藥那樣陰郁的男子實在是可惜了.

"雪大夫,惜夢多謝雪大夫救命之恩,勞煩雪大夫了."楊惜夢自然是聽過雪玲瓏的大名的,不過她眼中沒有那一種鄙夷,厭惡之色,反倒是溫婉待人.

隨即楊惜夢伸出手讓雪玲瓏把脈,雪玲瓏對于楊惜夢的身體里有慢性毒藥的事兒其實在方才救治楊惜夢的時候已經知曉.

楊夕月那嫵媚的雙眸緊緊的盯著雪玲瓏和楊惜夢兩人.那衣之中的雙手緊握,顯然的她很緊張,屏息凝神,生怕錯聽了一句.

雪玲瓏故意沉著臉,不露出絲毫表,微微的低垂下頭,好似很專注在楊惜夢的脈搏上,實則,雪玲瓏暗中觀察著楊夕月,她發現這楊夕月自從自己開始替楊惜夢搭脈開始,就非常的緊張.或許別人看到楊夕月這般,會以為這楊夕月是掛心這姐姐.可是她看到的卻不是,她看到了這楊夕月眼底的擔憂,恐慌.

看來楊惜夢身子之中的毒,只怕是和這個女人有很大關系.雪玲瓏把了良久,讓一邊的楊惜夢的心蹦到了嗓子口.

終于在楊惜月心中暗叫完蛋的時候,雪玲瓏終于是松開了搭脈的手.當下楊夕月趕緊開口問道:"雪大夫,我姐姐怎麼樣?這落水可有落下什麼病?"

是的,楊夕月故意是將落水兩字咬重了音.雪玲瓏心中冷笑,慢性毒藥的病能夠是落水引起的嗎?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兒.她又怎麼會不知道這楊夕月想要聽什麼話?

楊惜夢也是一臉的柔和的看向雪玲瓏,沒錯兒,她也是想要知道自己這身子骨究竟如何?

雪玲瓏含笑抬起頭望向楊惜夢道:"少夫人的身體無恙,只是這溺水,還是要注意著,養養身子,若是因為落水得了風寒可不好."

雪玲瓏這話音落下,一邊的楊夕月緊繃的心放下,松了口氣道:"謝天謝地,姐姐,你可不要再嚇唬妹妹了."

這話聽來很關切,可是雪玲瓏壓根就沒有看到這楊夕月對楊惜夢眼中真切的關切之.

楊惜夢笑得一臉的柔和道:"好,下次定然注意著."

"少夫人,府上有人參吧?"楊惜夢那水樣的眸底一道精芒閃過,她總覺得雪玲瓏親自上門絕對有事兒.這個傳奇般的女子斷然不會是市儈的來找自己要診金.

楊惜夢含笑溫婉道:"府上有."

"如此甚好,就不用玲瓏開藥了,夫人多吃點人參燉雞."雪玲瓏一笑道.

楊夕月聽雪玲瓏並沒有開藥,當下心中隨後的一絲擔憂也蕩然無存.

楊惜夢當下便要命夕月請丫鬟去燉雞,然而雪玲瓏抬頭望了望窗外的天空,這一個動作看來很單純,只是看看了外面的驕陽而已,然而楊惜夢就是楊惜夢,不是一個愚笨的少夫人.不然也不會被平陽侯府相中成為少夫人.

抬頭看天,是,看得是日?但是有月才能夠明不是麼?當下楊惜夢蕩漾著溫柔的眸光望向夕月道:"夕月你去替姐姐督促丫鬟燉來."

楊夕月自然是不願意離去的,姐姐要求,自己沒有正當的理由留下旁聽.

雪玲瓏聽到楊惜夢將自己的妹妹支開,心中暗自的佩服,果然是一個心思玲瓏之人,只是可歎,竟然被人算計了去.

雪玲瓏又是一個眼神示意楊惜夢,楊惜夢當下命令道:"你退下吧,沒有我召喚,不得入內."

那丫鬟就是當日陪著楊惜夢上街的丫鬟.她方才受到了楊夕月的暗示,自然是不願意離去的.但是自家姐命令,她不得不從.只能夠萬千不甘願的退身出去.

………………………………………………………………………………………………

親們,今天會恢複正常更新啊,還有一更在下午碼字更新.

上篇:第254章:感,這男人是利用她?     下篇:第256章:雪玲瓏,這事,你休想脫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