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260章:她發誓,她一定要忘了他  
   
第260章:她發誓,她一定要忘了他

澹台辟邪笑得殘虐嗜血的臉湊近雪玲瓏的跟前,血腥的聲音道:"本皇子要她親眼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如何利用她?"

其實澹台辟邪沒有的是,雪玲瓏現在至于他而是很好的護命符.他就算要殺也不能夠是當下.殘虐的手松開,雪玲瓏面色有些煞白,實在的,第一次被人扼住脖頸,心中暗自發誓,澹台辟邪是嗎?你最好期待你他日不會落入我的手中,不然,我雪玲瓏要你十倍還之.

她內心里能夠篤定,眼下唯有自救,如若被這個男人帶走,那麼唯有死路一條.這個人的本性嗜血殘忍,血腥不仁.

"雪玲瓏,你最好期待你還有利用價值,不然,今日便是你我的死期."澹台辟邪嗜血的雙眸犀利絕的冷瞪雪玲瓏.

隨即上前,一把拽住了雪玲瓏的手臂,朝著暗道快速的撤退.只是雪玲瓏不是愚笨之人,她現在可是中了人家下的藥的.雖然她在方才根本就是屏息走的,壓根就沒有被下藥.但是她總得裝裝不是嗎?

雪玲瓏那身子故意軟著被澹台辟邪拖著.澹台辟邪當下陰驁的黑眸冷瞪雪玲瓏,嗜血殘虐的聲音響起:"女人,你想在本皇子面前耍花招?"

雪玲瓏能夠感覺到這個男人是真的起了殺心,如若不是現在這一刻,指不定自己還有點利用價值,這個男人會毫不猶豫的殺了自己.雪玲瓏翻了白眼道:"三皇子,你覺得你們在黑巾里下藥,我還能夠正常快步如風如你一般行走嗎?"

澹台辟邪陰驁的黑眸內幽光一閃.瞪著雪玲瓏數秒之後,隨即回頭,冷著臉,如鐵鉗一般的雙手頓時將雪玲瓏攔腰抱起,迅速的朝暗道深處行走.雪玲瓏當下也沒有在意,雙手圈上澹台辟邪的脖子.

澹台辟邪黑眸寒芒一閃,陰驁的臉上更是暗沉了幾分,嗜血殘虐的聲音從九幽地獄傳來一般:"女人,你最好不要在本皇子跟前耍花招,不然,本皇子會讓你生不如死."

如若這個女人膽敢在他跟前耍花招,他澹台辟邪要這個女人生不如死還是輕而易舉的事.那殘虐的聲音落下,澹台辟邪攔腰抱著雪玲瓏的手用力的掐住雪玲瓏的腰際.笑得血腥無.

雪玲瓏呼痛出聲,該死的混蛋,他這是在告訴,他想要她死,輕而易舉.話雪玲瓏摟著澹台辟邪的手其實可以動作,而且她要一針止住這個男人也簡單,但是這是在人家的地盤上,自己縱然是止住了他,依照這個男人的脾氣,自己是休想再出這暗道.

她雪玲瓏有大把的美好時光,埋葬在這里,實在是不值得.心中衡量之後,便放棄殺這個男人的想法.還是等讓這個男人抱著自己出去之後,再想辦法脫身.

雪玲瓏面上絲毫不露神色,但是內心里早已經思緒翻飛,想著自己一會出了這暗道之後,應該如何脫身?

…………………………………………………………………………………………

話出了這暗道之後左邊是下山的路,右邊是懸崖峭壁,按理應該是走左邊的路下山快捷的,只是這左邊已經傳來了殺戮聲,澹台辟邪雙眸更是嗜血陰驁,面色猙獰一片,很好,來人已經將他下山的路都給封死了.可見對手的難纏.

"女人,你最好識相點,我若死,便拉你墊背."澹台辟邪絕不假.

"縱然你僥幸逃脫,今後只怕你也休想再安生,整個南詔國都會追殺你雪玲瓏.你永無甯日."澹台辟邪殘虐的聲音響起.

雪玲瓏心中狂汗,沒有錯,眼前的男人是一國的皇子,自己若是殺了一國皇子,那麼今生真如這個男人所,永無甯日了.

澹台辟邪知道這個女人並不愚笨,知道審時度勢.他亦是如此.現在山下定然有很多人馬.自己現在想要安然脫身,勢必是需要這個女人的配合才是,不然自己休想能夠回到南詔.

雪玲瓏臉上絲毫沒有驚慌,而是一臉正色道:"放心,三皇子定然能夠平安脫險,回到南詔."

是,這個男人可以死,但是絕對不可以因為她雪玲瓏而死.所以這一次,不管身後布局的人是誰,這個狡猾的男人只怕是真的能夠回到南詔.

不是雪玲瓏了解澹台辟邪,而是女人的直覺告訴她.再了,不管自己能不能夠殺了他,那東起的人馬能不能夠擒住這個男人,那都是後話,眼下如若自己不答應這個男人,那麼這個男人定然會玉石俱焚,自己也休想能夠安然脫身了.

"好,你是個識時務的."澹台辟邪眼中有著贊賞.這個女人顯然是除了軒轅容音之外,能夠引起他興味的女子.有膽魄,睿智聰慧.實在的,他還真心有些舍不得殺了這個女子,想要將這等有趣的女子弄回南詔,弄進自己的三皇子府.

"我雪玲瓏自然是非常識時務的.三皇子放心."雪玲瓏好似表明忠誠的臣子一般.不是雪玲瓏諂媚,而是她知道,身為皇室男子,心性多疑.自己如若稍有遲疑,就會讓這個男人對自己更是多心了.

至于她究竟怎麼識時務了,那又不管她的事,她雪玲瓏又沒有承諾什麼,就算承諾了又當如何?承諾唯一的作用就是供以後違背.她可沒有一定要講信用的.再這澹台辟邪定然不是一個講信用的人.在沒有信用的人面前就更不需要講什麼信用.

只怕這個男人一旦出了這里,就會對自己下手.

"好.本皇子就喜歡聰明的女人."當下澹台辟邪一把摟住雪玲瓏,轉身朝著懸崖下飛去.

澹台辟邪本不敢冒險,畢竟自己還有傷,只要這個女人稍有不合作,兩人便要粉身碎骨.耳邊風呼呼作響,雪玲瓏絲毫沒有害怕,因為她知道自己是眼前這個男人暫時的護命符.他暫時還不會讓自己死的.

話,縱然是澹台辟邪飛下了懸崖,不遠處,還是被人給包圍了.澹台辟邪唇角勾起嗜血殘虐的冷笑道:"雪玲瓏,看來,人家還真心不講你的命放在心上.虧你雪玲瓏還對人家一片癡.雪玲瓏,你還不如從了我."

雪玲瓏看著站立在不遠處的人馬,她一眼便認識其中的人,玉簫,風千塵的貼身侍衛.她的雙眸清冷無波,一臉的平靜淡然.面色無波無瀾,然而那也只是表面,她雪玲瓏這種人是經受得了刑訊逼問的人,絕不會讓自己內心里真實的想法外露一分.

澹台辟邪看著一邊冷靜淡然的女人,內心里還真當是有些訝異,他可是對眼前的女人了如指掌.只是現在這一刻的她,讓他覺得陌生.不由得勾唇冷笑道:"女人,你不必忍.覺得心痛就哭出來,本皇子可不會嘲笑你."

雪玲瓏笑得一臉的云淡風輕,雙眸清澈如水,對視上澹台辟邪陰驁的黑眸道:"我為何要傷心?為何要痛哭?拿別人的錯誤懲罰我自己,這可不是我雪玲瓏的作風.再了,用心愛人,是女人最最愚不可及的.我雪玲瓏可以愛人,也只是身體換身體罷了."

"哈哈……好,好.女人,你是真的引起了本王的興趣了."澹台辟邪眼中對雪玲瓏的興味的確又是濃烈了幾分.顯然的這個女人很聰明,狡猾.似乎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讓她的心緒混亂.他本來的目的是想要讓這個女人傷心,這樣在這個女人撤下心房的時候,是最好攻陷的.只可惜,這女人的心房非常的堅硬.

世間女子非常的重視自己的名節,這個女人倒是好,直接不避諱,身體換身體,那意味就是她也只是逢場作戲,各取所需罷了.這樣的女人絕絕心.不要是現在,就是平日里只怕也難以從她的口中套出任何話來.

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利用這個女人對付風千塵,要挾風千塵,不過,他另外還有盤算,既然不能夠利用這個女人對付風千塵,那麼他不會放開這個女人,他會引凰無出來.江湖第一高手凰無,要麼除之,要麼為己所用,除掉他,顯然是有些可惜的.

據,凰無和這雪玲瓏感甚深.這個女人口風那麼緊,自然不可能從這個女人的口中套出什麼話來.

雪玲瓏又怎麼不知道,澹台辟邪是有目的人,是風千塵局部又當如何?內心里受傷又當如何.自己又不是人家風千塵的妻,他憑什麼在乎她?他這般做也好,徹底斷了她對他的癡念,從今往後,她雪玲瓏心中會將風千塵忘得干乾淨淨.她會更愛自己.全心全意的愛自己.

迎面站立的人,手中均是舉著火箭."射."冰冷殘虐的一字落下,那些弓箭手便是要對著澹台辟邪和雪玲瓏兩人射去,玉簫當下趕緊阻止道:"住手."

"射."另一道身影一臉的殘虐,留著這個女人只會是一個禍患,今日勢必是要捉住澹台辟邪.不然讓這陰險腹黑的澹台辟邪回到南詔,養好了傷之後,對主子只會是更大的威脅.

那些弓箭手,看看一身黑衣的玉魂,再看看一身青衣的玉簫.他們實在不知道聽誰的了.

就在這空擋,澹台辟邪已經帶著雪玲瓏上了早已經准備在暗處的馬.

"快射.絕對不能夠讓澹台辟邪脫逃了."玉魂急切道.

弓箭手當下也是面色一駭,便是要放箭.

"住手,王爺有令,不得傷害雪姐."玉簫當下趕緊阻止道.

眾位將士一聽,王爺的確是有提過,不准傷害雪姐.現在他們已經尋找到了南詔國在東起的窩點,這已經是無尚的功勞一件了.若是傷了雪姐,王爺一怒,他們就慘了.

澹台辟邪當下便篤定,雪玲瓏在風千塵心中的分量.勾唇冷笑道:"女人,看來,你在風千塵的心中還是很有分量的麼?"

玉簫對著澹台辟邪道:"辟邪皇子,請將雪姐放下.我們放你離去."玉簫可是知道,雪玲瓏在王爺心中的分量有多重.澹台辟邪逃了可以再設法捉住,若是傷害了雪玲瓏,讓她一命嗚嗚,那麼王爺定然會狂怒不已.

這雪姐可是王爺心中的驕陽.是他的溫暖.

澹台辟邪冷笑,既然這些人忌憚他傷了雪玲瓏,這就好辦了.當下面色猙獰道:"想要這個女人活命,都給我讓開.不然,本皇子可不會憐香惜玉."

澹台辟邪一手摟住雪玲瓏,一手拉住缰繩,現在他倒是絲毫不擔憂自己的性命.因為有雪玲瓏這道護命符在.

雪玲瓏看著眼前的舉著弓箭的將士們,心中冷笑.風千塵,你還真是無恥,既然利用了我,又何必假仁假義的下令,不許傷我.原來,這一切都是你布下的局,你根本就知道是何人將我帶走,沒有當下救下我,目的就是利用我找到人家的窩點.果然,身為帝皇之家的男子,都是無的.

她雪玲瓏曾經真心代之.如若他真心交付,她甘願以身涉險,絕無怨.但是被人利用,卻是兩碼子事兒了.

雪玲瓏非常配合的靠在澹台辟邪的身上,一絲一毫的反抗都沒有.其實安靜的時候,她的心里在淌血.她雪玲瓏並不是知道痛的,也不是不知道傷心的,只是她傷心的時候,絕對不會讓神色外露而已.

風千塵,在你算計我的那一刻,你就應該知道,這一路會有危險,如若出個意外,我雪玲瓏的命便交代在此了.是的,雪玲瓏的心中有怨的.有著滾滾的怒意的.

不過她沒有表露出來,她雪玲瓏和他本就是毫無關系.雪玲瓏是一絲一毫的反抗都不想.澹台辟邪,就為風千塵這一次的利用,是我害了你,那麼權當我保你離去.

懷中的人那樣的溫暖,那樣的安靜,這一刻,若不是兩邊有追殺他的東起人馬,他澹台辟邪會誤以為他在和自己的心愛女子花前月下.

雪玲瓏一絲一毫的懼怕都沒有,那麼的信任澹台辟邪,這讓澹台辟邪的內心里升騰起異樣的愫來.因為雪玲瓏的配合,澹台辟邪馳馬縱躍.

此刻的雪玲瓏,就好像依偎在心愛男子懷中的女子一般,全然的信任,她的心其實很累,閉目養神.很快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澹台辟邪低頭,唇角向上揚起,掛著興味.這個女人還真是奇特.那麼配合的完全出乎他的想象.

他現在算是能夠了解,為什麼殘虐嗜血的風千塵會喜歡這個女人,江湖上冷心絕的凰無會被這個女人所吸引,他才和這個女人相處短暫的時間,都讓他覺得有些舍不得放開這個女子,想要帶回南詔去.

澹台辟邪深幽的黑眸之中閃過一道精芒道:"女人,你這般配合,其實你是在氣惱風千塵利用你的對不對?"

澹台辟邪的話音落下,雪玲瓏的心一怔,這個男人心思還真是細膩.不過她並沒有露出自己的心思.的確,她這般的配合澹台辟邪,是心中對風千塵有怨念的,怨念他既然一早知道了自己被何人所抓,就應該救下自己,不應該利用自己.這個男人明明知道,自己是愛他的.

因為怨念,自然也是為了自己的命,所以她絕對不能夠如了風千塵的願,配合澹台辟邪,放他安然的回南詔.

澹台辟邪沒有從雪玲瓏的眼中看出一絲痛色.深邃的黑眸幽芒一閃,他相信自己的直覺,繼續刺激雪玲瓏道:"女人,被自己心愛的男子利用,是不是覺得很痛心?"

雪玲瓏陡然的睜開那一雙耀眼如星辰般的雙眸,陡然的轉過身雙手圈住澹台辟邪的脖子,那櫻色的唇落在澹台辟邪冰冷暗黑的臉上.那一塊頓時灼熱起來.

雪玲瓏含嬌帶羞的望向澹台辟邪道:"玲瓏對皇子一見傾心."

呃.澹台辟邪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突然的回來這麼一招.臉上好似被電擊過一般.在澹台辟邪冷神的空擋,雪玲瓏素手一番,當下一針刺入澹台辟邪的後頸之處.

澹台辟邪睜大眼睛,黑眸之中有著滾滾的怒意:"女人,該死的,你……"

雪玲瓏並沒有殺澹台辟邪,因為澹台辟邪有一句話對了,她若是殺了他,那麼她雪玲瓏這一生都會被南詔追殺之中.

…………………………………………………………………………

親們,還有一更,下午更新了啊.

上篇:第259章:雪玲瓏,你只是他的一顆棋子罷了     下篇:第261章:凰無救下雪玲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