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265章:壞人會將壞字寫在臉上嗎?  
   
第265章:壞人會將壞字寫在臉上嗎?

親們,28號了,月票翻倍啊.請親們務必務必把月票投給顏溪的《邪魅龍王,鳳舞天嬌》.

想要女主強娶邪王的,親們投出手中月票給顏溪的《邪魅龍王,鳳舞天嬌》

想要趕緊撲倒的,親們投出乃們手中的月票給顏溪的《邪王龍王,鳳舞天嬌》

另外再告訴大家一個特大好消息.飛月的舊文《廢材休夫,二嫁溫柔暴君》在2月7日會免費開放一天.從7號00點開始到8號00點結束.這一天內都是免費的哦.沒有看過飛月舊文的可別錯過這等千載難逢的好事啊.這里有不少免費的肉章是被退稿了的.還有免費派送的精彩節.改天飛月會在文文的章節里公布密碼啊.親們自己進去看就可以.嘿嘿,親們記得把月票投給顏溪的《邪魅龍王,鳳舞天嬌》,千萬千萬別錯投給飛月這個文.嗷,為我家侄女的奶粉錢.

……………………………………………………………………………………

雪玲瓏眼里滿是肅殺之氣,嗜血殘虐的聲音道:"呵呵,我是柳庭余黨?官爺聽聽,什麼叫含血噴人?官爺們帶進錦衣司好好的審問審問就知道他們是不是柳庭余黨."

聽到錦衣司三個字,那三人當下面色煞白如此,那大嬸隨即惡狠狠的怒瞪向雪玲瓏:"你個踐人,你才血口噴人,我殺了你……"

那大嬸揮舞著便是要撲向雪玲瓏,恨不得殺了雪玲瓏去.這個該死的踐人竟然敢含血噴人.她撕裂了她去.

周遭的人群現在算是真正的認識到雪玲瓏這個女人的可怕了.人家輕輕松松的一句話就讓你墜入地獄而無生門可求啊.不用,眼前這三人的命運被她這一句話就注定了死亡之路.

雪玲瓏看著眼前幾人揮舞著就想要找她拼命,唇角的譏嘲更是濃烈了幾分,呵呵,真是愚不可及,到現在了都還不知道求饒.如若他們求饒,那麼她還不定會改口.雪玲瓏望著周遭的人群,那凜凜然的黑眸更是深了幾分,這就是人性.你惡他們便閉嘴,你軟,眾人都會想要來欺上一欺.

這一招出手,她便知道,汴京城內只怕很多人不敢當眾侮辱她了.因為他們生怕又被她雪玲瓏誣陷是柳庭余黨.

"雪玲瓏,你個下做的踐人,你竟然敢陷害老娘,你個畜生,你會死無葬身之地……官爺啊……我冤枉,冤枉啊……是這個人事不做盡做些下賤之事的踐人陷害我……官爺……你要為民婦做主啊……"這三人還是沒有認清楚狀況,自以為,他們這樣的平民百絕對不會和柳庭余黨掛鉤,讓他們去查好了,查了之後就知道她們是清白的了.

其實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的是,這事兒根本就清白不了,在皇室眼里,只要和柳庭一黨有關聯,那麼甯願錯殺也斷然不會放過.人群里聽著這大嬸還有那婦人,一起對雪玲瓏的謾罵,不由得搖頭,離是非之地又是遠離數十丈遠.

這幾個人的命運這一刻是定了.雪玲瓏聽著耳邊的辱罵聲,她冰冷的唇微微的一勾,這般不認清事實的人,雪玲瓏暗歎背後指使的人又當如何會找上這個女人.

呵呵,自認為清白又當如何?這被帶進了錦衣司,不死也去掉了半條命了.最後的結果就是屈打成招.坐實了柳庭余黨的罪名了.

雪玲瓏可不想再聽這幾人對自己的辱罵了.當下便是對著那將領道:"還不快將人送進錦衣司!"

"呃,雪姐,還真的要將人送進錦衣司?這大嬸可不怎麼像是……"那為首的將領也不是那一種欺凌百姓的主啊.所以當下覺得這個罪名也實在是大了一點.

身後的將士們也是覺得自家頭得對,這三人不像是柳庭余黨.

雪玲瓏黑眸一利,泛著冷冽的寒芒,嗜冷的聲音響起:"不怎麼像?真不知道你如何坐上這個位置,難道你看著柳庭將軍就像是會通敵——叛——國的人嗎?壞人會在臉上寫著壞人兩個字等你去抓嗎?他們自然是喬裝改扮.如若這三人就是柳庭余黨,出了大事,你是萬死都不足惜.事關東起安危,甯可錯殺一千也不可放過一個.趕緊的,將人丟進錦衣司,丟給錦衣司副統領張亮就好.他自當會替你好好的審理出個結果來."

雪玲瓏的每一個字都好似一把鋼刀架在三人的脖子處,那將領和眾將士不斷的冒著冷汗,天哪,這雪玲瓏實在是太可怕了.而且被她這麼一,覺得也是非常有可能,壞人有怎麼會在臉上寫著壞人兩個字,喬裝改扮這是最最有可能的.當下看著這三人的目光也的確是看柳庭余黨一般.將領當下一呵道:"走,將人帶進錦衣司去."

抓著三人的士兵當下便是要將雪玲瓏拖下去送到錦衣司.進了錦衣司,再是鐵嘴都能夠交代出事來.

看著這動真格的事兒的時候,當下那男子跪在雪玲瓏的跟前哀求道:"雪姐饒命,雪姐饒命啊.我上有八十老母……"

雪玲瓏冷笑一聲道:"是不是下還有嗷嗷待哺的嬰兒?"

那男子和婦人一起跪在雪玲瓏跟前拼命的點頭:"對啊,對啊……"

心中還暗歎,這雪玲瓏怎麼知道他們接下去要的話.

雪玲瓏勾唇冷笑道:"是不是覺得我怎麼會知道你們接下去所要的話.官爺,你看,這就是壞人專門的伎倆——苦肉計.還不快拖下去."

"是,是,雪姐教訓的是.快將人帶下去."那將領聲音又是冷了幾分,好你們幾個柳庭余黨.敢欺騙到本將領的頭上了.實在是找死.當下便是鐵面無了起來.

雪玲瓏對于眾位將士的表,那是相當滿意.

雪玲瓏這一出,可是讓東起的偷都是將雪玲瓏給恨死了去,本來他們行偷不成被抓,都會這般苦求,實行苦肉計.從此以後他們這一招每試每敗啊.讓他們專心研究偷的技術上去了.因為只准成功不准失敗,萬一若是敗了,那麼腿上功夫一定要快.嗚嗚,他們做偷也不容易啊.

直到這一刻那大嬸縱然是再氣恨雪玲瓏,也知道事兒大了去了.當下便是哭求道:"雪姐,饒命啊,民婦知道錯了.你大人有大量,饒了我這一次吧,我發誓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我家中還有一個躺在床上癱瘓的丈夫,還有一個癡傻的女兒.求求你,饒了我吧."

雪玲瓏沒有看向這個哭求的大嬸,而是瞥向那些將士,眼中的意味就是,你們看,又在使用苦肉計了不成.

這大嬸心中無限怨念啊,平日里,她也是這般的罵人的.為什麼今天只是罵人就被誣陷成了柳庭余黨.這怎麼又和柳庭余黨勾搭上了.她知道,如若現在不求饒,等進了錦衣司就真的完蛋了.

雪玲瓏懶得聽這些人口中的話,縱然這大嬸是可憐又當如何?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天下間可不會平白無故的讓你可憐的.如若這大嬸口中所是事實,那麼她完全能夠想象到為何她會這般可憐了.

雪玲瓏隨即轉身便要離開,既然他們自己不要命,那麼她又何須在乎他們的死活,想要讓她開口,行,必須他們自救,交代出背後指使之人.

那大嬸和跪在地上的夫婦看著雪玲瓏便要轉身離去當下是真的慌了,忙哭求道:"大慈大悲的雪姐,求你饒命啊.我們真的不是柳庭余黨,是有人給了我們二十兩黃金,讓我們特意等在雪姐必經之路上.來這麼一出的.雪姐,我們知道錯了,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雪姐你高抬貴手,饒了我們吧.我們真的不是柳庭余黨."

雪玲瓏唇角的弧度更加的冷峭了.邁動步子,緩慢的踏出.看著雪玲瓏轉身絕然要走,不理會那樣兒,三人慌道:"雪姐,我們所的一切都是千真萬確啊.官爺,官爺,我們的句句屬實,我們真的不是柳庭余黨."

話,這三人也是見錢眼開,才會做出這等事兒來.雪玲瓏一步步的朝著宰相府的方向緩步而去,那三人只有哭求,根本就不出來是誰指使.那麼注定的命運也只有進錦衣司,最後烙印上了柳庭余黨的罪名.因為雪玲瓏沒有幫這大嬸一句話.

…………………………………………………………………………………

親們,乃們給力投月票給顏溪啊.飛月今天會三更啊.這幾天會加快馬達,目標,強娶,目標撲倒啊.第一更先來了.

上篇:第264章:雪玲瓏出招,讓人墜入地獄     下篇:第266章:頂峰作案,殺人就是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