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272章:暖床的賤妾?赫連絕是你找死  
   
第272章:暖床的賤妾?赫連絕是你找死

赫連絕但覺得凰無絕對沒有如他所的那般的簡單,只是凰無壓根就不給赫連絕機會,凰無手中的利劍在空中劃出冰冷的寒芒,直向赫連絕逼逼緊逼過來,而且那劍勢凌厲.

赫連絕之能夠步步後退,赫連絕強行的忍下,這凰無是江湖俠客,怎麼可能會熱衷于尋求幽云十六州藏寶圖?如若這樣的江湖高手都在尋找十六分藏寶地圖,無疑,凰無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勁敵,對于自己而是非常的不利的.他手上的十六分之一的藏寶圖也是費盡千辛萬苦的才得來.

他之所以要得到這藏寶地圖,據這幽云十六州的某處有一個地方藏著一個秘密部落的許多寶藏和巨大的兵器.那兵器削鐵如泥.而且不只是一把,而是一大批,至于要一統天下的他來將,需要強大的財力和兵器.這些是無可厚非的.

赫連絕對于凰無是相當的惱怒的,這個家伙糾纏自己可是已經有數月了.一直追著自己.最最要命的是,每一次自己有所行動,這個家伙竟然都知道,自己的行蹤他是了如指掌,而他凰無的行蹤,他卻一絲一毫的都不知.這讓他內心里是非常的捉急的.有凰無這樣的強大敵人,對于他赫連絕一統天下的路上無疑是非常大的攔路虎.

最最主要的是,他每一次和凰無動手,自己根本就沒有得到便宜,反倒是經常被這個家伙給暗算了,身上的傷幾乎都是拜凰無所賜.所以凰無對他而是一個可怕的敵人.他赫連絕是非將這個家伙除掉不可.

不然他早晚會死在這凰無的手上.

在赫連絕心思翻飛的時候,凰無那利劍對著赫連絕劍法是更加的冷冽狠絕.絲毫不給赫連絕喘息的機會,嗜冷無的聲音響起:"赫連絕,交出藏寶地圖,我凰無饒你一命.不然,你唯有一死."

凰無特別在最後一個"死"字吐出的時候,就好像是來自九幽地獄的魔鬼一般,嗜血殘虐.透著毀滅性的殺意.

赫連絕當下明白,凰無這樣的高手,要麼除掉,在除不掉的況之下,那麼只有將這個家伙籠絡過來.赫連絕是極力的和凰無對打,沉著聲音道:"凰無,不如我們一起找寶藏.找到之後,我們平分."

赫連絕的內心里算盤可是打的霹靂巴拉的響呢,現在他的手上只有十六分之的藏寶地圖.如若和這凰無合作,指不定,他手上就有一部分地圖,還有他這樣的高手在前面尋找,可以省去自己一些麻煩.

凰無聽了赫連絕的話,冷笑一聲道:"我一人可以獨得,憑什麼要和你平分.少廢話,交出地圖,留你一命."

狂妄,囂張至極,可把赫連絕氣得要吐血,眼中也是燃著嗜血的煞氣,咬牙切齒道:"凰無,你不要欺人太甚.本太子倒是要看看,明年的今日是我赫連絕的祭日還是你凰無的祭日.來人……"

赫連絕嗜血殘虐的噴出"來人"二字,只可惜,壓根就無人回應他.從來赫連絕知道,凰無是江湖劍客,獨來獨往,但是他萬沒有想到,今日自己這般大的動靜,外面的人居然都毫無回應,方才還是在暗中放著暗器的,他本以為是怕傷著了自己.赫連絕氣得暴怒道:"凰無,你卑鄙,竟然有同伙."

凰無冷絕的殘笑一聲道:"赫連絕,無恥?我倒是讓你看看,何為無恥?"

膽敢罵自己無恥,他凰無可沒有自己就是獨自一人,當下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劍用力的一挑,挑落了赫連絕手中的劍,隨即手腕一番,身子向前,那冰冷森寒的劍就抵在了赫連絕的喉結處,絕冷的聲音響起:"赫連絕,交出地圖,留你一命."

赫連絕一直都知道凰無是高手,自己根本就不是這個男人的對手,但是他萬沒有想到這個獨來獨往的男人,今日竟然會有同伙,自己和凰無單打獨斗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再加之凰無的同伙定然也不簡單,在瞬息間竟然就解決了外面自己的人.這讓赫連絕是狂怒不已,只是現在的自己也是被人家用冷劍抵在了喉間.讓他交出千辛萬苦才得來的藏寶地圖,他根本就做不到,赫連絕一臉決然道:"命有一條,地圖,本太子絕不會交出來."

凰無絕美的唇勾起冷絕的笑道:"赫連絕,若是無是你,絕對不會這麼的不識相.如若你的命都沒有了,你的雄心抱負如何實現?"

赫連絕是個驕傲的男人,他當然不願意將那藏寶圖交出來,再者,他也篤定一點,那就是藏寶地圖在他的手上,自己就絕對不會死.這一點,凰無是絕對知道的,再者,他內心里,大膽的猜測,這凰無既然是東起國人,就絕對不敢對自己怎麼樣.

赫連絕是相當的自信.話這藍爵將外面赫連絕的人解決之後,走進來,看到凰無對赫連絕這麼的婆婆媽媽的,當下臉上有著不悅道:"無,你婆婆媽媽的干什麼.不交出來,我們就狠狠的打,打得他交出來為止,再不行就打得他做成人彘.看他還交不交出來.|

人彘?赫連絕看向門口依舊是銀色面具,白色錦衣的身影,那人,身高體型和凰無很是相似,看得赫連絕睜大眼睛,問道:"你是誰?"

藍爵那涼薄的唇勾起一絲不羈的笑道:"在下凰無的胞弟凰有."

落,身子一動,手中冰冷的劍當下在空中劃出冰冷森寒的弧度,隨即但聽到一聲慘叫聲起:"啊……"

赫連絕當下整個人就倒在了地上,血汩汩的流著,凰有?他不知道,何時凰無有個弟弟,然而這凰有卻比凰無更加的冷絕狠辣.身手比之凰無,那是相當.今日,他最最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會被這來人給挑斷了腳筋和手筋.

赫連絕暴聲道:"該死的,你竟然敢斷了本太子的腳筋和手筋."

藍爵冰冷涼薄的唇上的笑意更加的不羈道:"廢話不是麼,我這就斷了你腳筋和手筋了,你又當如何?如若你再不交出藏寶地圖,我凰有接下要斷的就是你的雙腳和雙手了.快點,我的耐心可沒有我哥哥那麼好."

無?有?兄弟?赫連絕根本就不知道這究竟是真是假,但是他倒是能夠感覺到這個自稱是凰有的家伙比之凰無更是殘虐狠絕.可是讓他交出這費盡千辛萬苦得來的藏寶地圖,他又怎麼甘心?

"就算你斷了本太子的手腳,本太子也絕不會交出地圖來.凰無,你今日膽敢對本太子下手,你就等著我整國傾力追殺你."赫連絕有這驚天怒濤一般的恨意,他只歎自己不是這兩人的對手.但是他發誓,如若今日存活下來,那麼他一定會一雪前恥.他日要讓這兩個家伙生不如死.

藍爵和凰無兩人唇角一個勾起不羈輕蔑的笑,一個勾起嗜血殘虐的笑,那兩道笑聲好似兩道催命符一般,聽入赫連絕的耳中,讓他毛骨悚然,背脊滲出一層細密的冷汗來.

兩人同時向赫連絕逼近.赫連絕這一刻倒是真的怕了他們會就此斷了自己的手腳.他強行隱忍下心中的恐懼道:"我西陵一定會傾國殺了你們的."

"呵呵,赫連絕,傾國殺了我們?好啊,我倒是看西陵如何殺了我們?"藍爵眼中滿是鄙視,輕蔑道.

赫連絕心中懊惱,他自然知道這兩人為何如此的狂妄,他今日才知道凰無竟然有一個弟弟,凰有,而且這兩人行蹤詭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他們究竟落腳在何處.他們在暗,他在明.這才是最最讓他無奈氣惱抓狂的.

陡然的赫連絕想起了凰無的軟肋道:"凰無,云帝已經同意將雪玲瓏給了本太子,他就是本太子一暖床的賤妾.本太子會將你今日在我身上的羞辱.一並報複在她的身上."

"暖床的賤妾?赫連絕是你找死."凰無隨即抬起他的腳,便是抵在赫連絕的胯間,冷笑道,"赫連絕,你要是我這一腳踩下去,你這往後所有的奔波,以往所有的費盡心機都是成了為他人做的嫁衣,呵呵,我倒是看看你如何再找女人給你暖床?"

赫連絕看著凰無那抵在自己胯間的腳,當下面色一陣,一陣白,白相間.凰無若是這麼一腳下去,他赫連絕就完完全全的毀了.

………………………………………………………………………………

嘿嘿,凰無邪惡鳥.親們,更新來了啊.嗷嗷,飛月悲劇了.我自己的本本,昨天被女兒屏幕坐壞了.屏幕壞了.悲劇.現在借用老弟的本本碼字.

上篇:第271章:凰無,你究竟是誰?     下篇:第273章:你有種動她一根毫發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