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273章:你有種動她一根毫發試試  
   
第273章:你有種動她一根毫發試試

"凰無,你這還算是江湖俠客嗎?竟然如此的卑鄙無恥."赫連絕內心里其實是相當的恐懼的,但是他沒有讓自己的驚恐表現出來,而是強自冷靜,那一雙深幽的黑眸泛著冷冽的寒芒.如若這一刻自己有能力,他斷然是要讓這面前的兩人生不如死.

可惡的凰無竟然踩著自己的胯間,如若這凰無一腳下來的話,自己這一生就別想要再一統天下了.

"呵呵,無恥又當如何?只准你們對人無恥,就不准別人對你們無恥了."凰無陰驁的黑眸又是更加的幽暗了幾分,聲音里的殺意也是更加的濃烈了.

因為這個該死的男人竟然將自己心愛的東西,成是暖床的賤妾.天知道,這個東西,在他的心里可是無上的寶貝.這個無恥的男人竟然這般自家東西.他是極其護短的人,自然是見不得別人這麼自家東西.

赫連絕看著凰無眼中的殺意,心中是暗暗的捏了一把冷汗,他生怕這凰無真的嗜血殘虐的一腳下來,那樣他赫連絕就真的玩完了.他所有的蹦跶就真的完了.赫連絕咬著牙,忍著痛,黑著臉,對著凰無咬牙切齒道:"凰無,你若是膽敢一腳下來,我赫連絕發誓,你在我身上所有的羞辱,我會千萬倍的在雪玲瓏的身上討要回來."

是的,既然知道這凰無這麼在乎雪玲瓏,那麼他就發誓,一定一定不會放過雪玲瓏,自己這一生廢了,那麼他會要雪玲瓏生不如死,猶如在地獄之中一般.

凰無那冰冷嗜血,殘虐的唇勾起血腥的弧度,看來這赫連絕實在是看不清楚狀況,都這個時候了,竟然還妄想要威脅自己.他凰無最最忍受不得別人的威脅了.

當下殘虐血腥的聲音響起:"赫連絕,你倒是有種動雪玲瓏一根毫發試試,我凰無會讓你赫連絕後悔來這世上這一遭."

每一個字都好似一種殘酷的折磨一般,讓赫連絕這樣強忍的人都恐怖萬分.他實在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就被凰無這樣難以糾纏的人給糾纏上了.特麼的抓狂,捉急,凰無的個性他雖然不了解十成十,但是自己似乎也是知道,自己今日休想從凰無手中輕易的逃脫,好在這東起的行宮,他赫連絕早已經在這里私下里行動了八年了.哪一個房間,他都有一手,有准備.

這一點就是凰無也不知道.的確,凰無的的確確不知道這一點.

"哥,不要和這個家伙廢話,你一腳下去,廢了他去."藍爵笑得不羈道,眼中有著不屑,冷嘲,都已經落在他們的手上了,竟然還妄想要用雪玲瓏來威脅無,這一點可是讓藍爵非常的惱火,因為他該死的知道,對于現在的無而,雪玲瓏真的就是他的軟肋.他還真的願意為雪玲瓏做出任何的事來.

他斷然不會允許凰無做出這樣的事來.藍爵雖然臉上還是掛著不羈的笑,但是那笑硬生生的比凰無的笑意更加的讓人感到了一股煉獄的殘虐血腥,讓人毛骨悚然.驚恐萬分.

凰無聽了藍爵的道,當下整個人化生成了從地獄爬出來的惡魔.殘虐冷絕的聲音響起:"赫連絕,交出藏寶圖,留你一命.不然,我便一腳廢了你所有的念想."

凰無殘虐的走向赫連絕,是的,這就是赤luo裸的威脅,他沒有威脅錯,因為誠如赫連絕自己知道,如若他是一個被廢了命根子的人,至于西陵的皇室而,他赫連絕還有什麼用,他還有什麼資格成為西陵的帝君之位.

凰無當下便要血腥的一腳狠狠的踩下去了.赫連絕心下一驚,在命根子和那藏寶圖之間,赫連絕當下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命根子若是沒有了,自己所有的努力全都廢了.這藏寶圖自己還可以再從凰無的手上奪過來.

眼下保命要緊.不然他還真的相信他們會廢了自己的雙手雙腳,到時候那樣的自己,還真的是生不如死.他赫連絕這樣驕傲的人,怎麼能夠允許自己敗成那樣.他絕對不允許自己成為人彘.所以,當下他發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慢著,凰無,那一份藏寶圖在我的劍柄上."赫連絕忙喚住凰無要踩下來的一腳.

凰無眼底劃過嗜血殘虐的冷笑,呵呵,今日不管是這地圖和赫連絕的命,他凰無都要了.如若今日自己不殺了這赫連絕,他日這個男人一定會卷土重來,殺自己.

所以,凰無至于赫連絕是起了殺心的.但是這西陵赫連絕畢竟也是有些心思的.

赫連絕盡管萬千不甘心的出那幽云十六州那十六分之一的地圖.但是現在凰無縱然是拿走了他手上的一份藏寶圖,他也相信,凰無還沒有收集十六份幽云十六州的藏寶圖.

凰無和藍爵兩個人眸光在空中交彙.那意味很是分明.藍爵自然是明白凰無那一個眼神的意味,那意味就是等他從這劍鞘之中將那一份藏寶圖給拿到之後,就讓藍爵動手將赫連絕給殺了去.

至于凰無和藍爵兩個人在空中交彙的眸光收入赫連絕的眼中,赫連絕到這一刻,是篤定了,凰無和眼前這個自稱為凰有的男人,絕對會不遺余力的殺了自己.

因為,若是自己,從別人手上拿到了那一份地圖,他也絕對不會給自己留有後患,一定是趕盡殺絕.解決掉麻煩.沒有錯,凰無和赫連絕現在腦海之中所想是一樣的,這藍爵則是緊緊的盯著赫連絕.赫連絕看著自稱凰有的人盯著自己.他當然必須想盡辦法,從這兩個人的手上逃走.

他赫連絕發誓,只要今日從凰無的手中脫跳,那麼他赫連絕就一定傾國之力,找凰無報仇.

赫連絕趁凰無朝著那劍走去的時候,揪准一個空擋,當下朝著床上用力的一個翻滾,隨即觸動了暗處的機關,那床當下向下一沉.床榻上哪里還有赫連絕的身影.

隨著赫連絕的身子往下去的時候,那床榻上數不勝數的暗器朝著凰無和藍爵兩人射來.

"無,心."藍爵的心中滿是懊惱,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都已經挑斷了赫連絕的腳筋和手筋了,這個男人竟然還有這等能力,從地上到了床榻上,還有最最讓他意外的是,這行宮竟然是這赫連絕的私密據點.實在是太過可惡了.

凰無的面色要有多黑就有多黑.那暗器如雨一般的朝著凰無和藍爵不斷的襲來.

凰無用劍當掉了那些暗器,被赫連絕逃走,他是心中有千萬的不甘.

"撤."凰無冷著臉,便是擋著那從四面八方襲來的暗器,藍爵趕緊撿起地上赫連絕的劍,兩人撤腿而去.

凰無是萬千的氣惱,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西陵竟然如此的好算計,在這行宮之中居然都能夠有他的暗器,機關.可見西陵預謀已久了.

"啊……"當藍爵才拿著赫連絕的劍的那一刻,藍爵面色當下暗黑起來,拿握著赫連絕的劍的手已經轉黑,藍爵當下低咒一聲:"卑鄙的家伙,竟然在劍鞘上塗上了毒藥."

凰無的面色也是相當的難看.

"混蛋."凰無怒罵道.隨即便要從藍爵的手上將那劍拿走.

"無,不行,我會拿的.我已經中毒了,不能再讓你也中毒."藍爵一臉的堅決,隨即脫下自己的衣衫,包住那劍.藍爵的面色瞬間便是轉黑了.可見這寶劍上的毒非常的厲害.

行宮之中巡邏的侍衛當下已經進來了.看到藍爵和凰無,當下便是直逼兩人.

話赫連明月那一邊屋中的侍衛聽到動靜也是聞訊趕來,便是看到了守夜的一些侍衛的尸體躺在地上.當下心驚的跑向赫連絕的房間.這個時候赫連絕再度啟動機關,從床榻下出來.

當赫連明月看到這樣血淋淋的赫連絕的時候,滿臉的焦急之色道:"太子皇兄,來人啊,快宣禦醫.太子皇兄,你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明月,凰無行刺本太子,你趕緊命人將此事稟告給云帝,以西陵為壓力讓云帝給本太子,給西陵一個交代."赫連絕每一個字里都有著蝕骨的恨意,因為這被挑斷了手筋和腳筋,這幾乎是讓他成了廢人.他赫連絕和凰無,今生是有血海深仇了.

………………………………………………………………

親耐的們,話現在新年都有幾天了哦,賞賜幾張月票撒.祝福飛月新年哦.權當是一種支持.0這個數字實在是不好.所以,給飛月投上一張月票也行啊.

上篇:第272章:暖床的賤妾?赫連絕是你找死     下篇:第274章:你不給人睡覺,你鬧哪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