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330章:東西心傷著腹中孩子(很腹黑哦)  
   
第330章:東西心傷著腹中孩子(很腹黑哦)

雪玲瓏心中嚎叫,天曉得,自己那個時候已經被這個男人弄得整個身子都快要散架了一般,自然是記不住什麼的.

風千塵黑曜石般的雙眸翻卷著碧湖之水的瀲灩波光,自家東西那般用心的在回想,似乎是想起些什麼,那美眸之中隨即又是帶著一些怨念.他想起昨夜,其實本來完全是因為想要教訓自家東西,想要趕緊讓自家東西的腹中有邪王或者玲瓏.只是在最後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對自家東西坦誠了.

記得昨夜,他看著這個東西在自己的身下那般溫順,那般嬌柔,嚶凝聲不斷,美好得讓他都不能夠自己.他感受著這個東西帶給的人間極樂.

他就不能夠自己的動容了,他想要和這個東西一生一世,所以他就有了一種坦白的沖動.這也是他有史以來,第一次想要有人和自己一起並肩作戰,他第一次想要和這個東西訴.

是的,以前的他從來都是嗜血殘虐的,從來都不會想要對人傾訴.所有的痛,他自己會隱忍,自己會承擔,所有的仇,他自己會報.可是現在不一樣,她是他的東西.是他的女人.是他想要共度一生的女人.

是的,他深刻的知道,這個東西已經烙印在自己的心尖上了,他已經無以自拔的愛上了這個東西.當時在他被愛火沖動的腦子里,有一個強大的念頭,那就是不要欺騙這個東西,和這個東西坦誠一些事.

在他開口的那一刻,他明白,原來他愛她如此之深了.所以,當看到她和別的亂七八糟的男人攪合在一起的時候,自己會如此的生氣.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對她的愛究竟是什麼時產生的.但是他只知道一點,那就是,自己是確確實實的愛上了這個東西.

他在她的身上放縱,放縱的不只是他的驕傲,還有自己的心.

雪玲瓏用力的回想,是的,這個男人過,云帝是他的殺父殺母仇人.他要報仇,云帝還暗害他,讓八歲的他染上怪病.乃至于每月十五月圓之夜都會狂魔發作.要喝純潔女子的血.

雪玲瓏是見過他發病的時候那等痛苦,那麼可怕.她真心的為這個男人心痛,不由得,整個人靠在風千塵的身上.滿眼都是心疼.喉間有些酸澀道:"千……塵……那些痛苦的過往不要再想了.以後的風雨之路,我會和你一起走.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再沒有比這八個字動聽了.強大如風千塵,他那深幽如碧海的雙眸也隴上一層迷蒙,一層水霧.風千塵感動于這個東西對自己的心疼,感動于,她此刻的真流露,以後的風雨之路,她會和自己一起走,她了要和他一起偕老.這一種感覺,就好像他陡然的從人間煉獄瞬間飛到了云端.

他終于知道,以前十五年的人間煉獄般的生活是為了等來自家的東西.能夠遇到她的感覺真好,那麼他以前的痛苦也是有人慰藉了.

"東西,謝謝你."風千塵如鐵壁般的手臂緊緊的將雪玲瓏擁住了幾分,這一刻,他是真的恨不得將雪玲瓏就這樣揉進自己的身體里去.

風千塵那一雙如星辰般的雙眸緊緊的盯著雪玲瓏那絕美的臉,邪魅的唇里吐出的字,傾盡了他所有的愛意,所有的感動.感謝這個東西來到了他的身邊,讓他這棵枯木遇到了自己的春天,再度有了生機.

"東西,你還會信任本王嗎?"風千塵如琉璃色的黑眸里感動之後也是有著恐慌,那般的認真,要知道自己以前畢竟是有目的的接近這個東西.

雪玲瓏看著眼前這個滿臉認真的男人,那絕美的臉上有著恐慌,這樣驕傲的他,竟然露出這種神色來.她心中不出的心酸,她似乎能夠明白,因為他太過寂寞了,寂寞的人,好不容易感受到了溫暖,所以他分外的怕再度一個人沉浸在那一種孤獨痛苦之中.

這些話,自然不可以隨意出口,他不是云帝之子的事,越少知道越好.他的謹慎是對的.雪玲瓏一雙美眸看向風千塵.

雪玲瓏送上自己柔軟的唇落在風千塵性感的唇作為回答.

風千塵不能夠自己的輕呼出聲:"嗯……"

天曉得,這個東西在吻自己的時候,她胸前的山峰可是就那樣摩-擦著他的胸膛,男人可都是沖動的人,盡管他已經勞作了一天一夜了,可是現在被這個東西這麼一個吻,驕傲當下又是滿滿的向天-怒嘯起來.

"東西……"風千塵黯啞低沉的聲音不能夠自己的喃喃的叫喚著這個自己心尖尖上的寶貝.他那一雙深幽如碧海般漂亮的黑眸里此刻又布滿了-火.望著貼在自己身上吻著自己的東西.

雪玲瓏也是不自禁的呼喚出聲:"千……塵……"

原本當自己承認自己愛了的時候,心里也滿是這個人兒了.雪玲瓏是真正的體會到了.那聲音酥軟甜糯的讓風千塵非常的喜歡.

等到雪玲瓏想要抽身離開的時候,風千塵卻是緊緊的纏住雪玲瓏:"東西,你看,你惹得二爺怒嘯了,就想要抽身離開?"

二爺?我勒個去,雪玲瓏當下那紛嫩的臉上緋之極,她完全知道風千塵口中的二爺是誰,嗷嗷嗷……這個男人怎麼又會想要……

"風……千……塵……"那聲音里顯然的帶著嬌嗔.幾絲怨念,好像是在埋怨風千塵,怨念他的可惡,原先只是想要用自己的一個輕吻來回答風千塵的雪玲瓏,此刻真的臉的不行.

嗷嗷嗷……雪玲瓏真心的又是想要向天-怒嘯啊.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啊,她恨自己,好好的可以回答的,憑什麼要去吻這個男人啊,現在好了,明明知道男人是野獸,經不得半點的挑-波,這下子得了,他獸-性又開始發作了.

悲劇的是,自己現在的身子就好似散架了一般,真的,真的受不了這個男人的狂猛了啊.

"東西,乖……你不是要和本王白頭皆老嗎?讓本王這位二爺好好的努力,好好的耕田勞作,這樣花園里的種字才會快速的發芽,我的邪王和玲瓏才會早點出來."風千塵自然是不會放過雪玲瓏的,他其實也沒有想到,自己遇上這個女人的時候,竟然會如此的脆弱,如此的強烈的再度想要她了.

雪玲瓏聽著風千塵那低沉沙啞,邪魅性感的聲音,帶著得瑟,帶著you惑,讓她真想就這樣抽昏過去算了.什麼他的這位二爺,什麼好好耕田勞作.她難道就是田地嗎?

然而天殺的,自己這究竟又是什麼狀況,嗷嗷嗷……又被這個男人使用美男計給華麗麗的you惑了,她竟然不由自主的藕臂圈住風千塵的脖頸之處,此刻被這個腹黑的男人又是翻身的壓在了身-下,而這個男人又是在自己的身上為所欲為著.

窗外一輪明月將她柔美的光芒投射進來,屋內,一首動人的歌謠在唱響.兩人都是激-不已.

屋內風景無限好.

"東西……以後不要和那些亂七八糟的男人再糾纏在一起了."

"好."

"東西,你的心里只能夠裝下本王."

"好."

……

話這一邊,風千塵和雪玲瓏在床榻上是糾纏了一天兩夜啊.絕對是將雪玲瓏給累慘了.等到雪玲瓏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黑牆黑帳……通體黑得太過恐怖.

不用雪玲瓏多猜測,這房間定然是邪王府,風千塵的房間.

在以前她是能夠接受,但是現在,內心里是決定和這個男人風雨兼程的一起走下去了.會覺得這黑色特麼的太森冷了一些.作為女兒的,其實都會有浪漫節的.以前不想是因為沒有合適的人.當下雪玲瓏起身,叫喚了人來.風千塵進宮之前,留下話,王妃的話就等同于他的話,當雪玲瓏指手畫腳的吩咐邪王府管家買來這些東西,將牆壁刷成白色,將主子屋內的紗帳換成粉色的時候,管家的心在顫悠啊.

天曉得,要是一會王爺回來,看到這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定會……

邪王府全府上下因為雪玲瓏的吆喝,忙得不可開交.他們不敢忤逆雪玲瓏的話,只因為自家主子離開王府之前過,王妃的話,就等同于他的話,可是主子啊,你沒有過王妃會要我們將王府院牆,黑得變成了白的.一切都換得徹底啊.

真是人多力量大,中午時分已經折騰好了,管家的心在發顫……這王妃太坑人了.而且王爺也是見鬼的了,竟然今天中午邀請一些世家權貴的公子和千金來府上.這可是開天辟地的第一遭.他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狀況啊.

嗷嗷嗷……他也嚎叫啊.

當中午的時候,風千塵,上官云傾,上官云鴻,南宮翼,風千夜,風千華,赫連絕,赫連明月,黃天域,還有上官世家一些他國的千金.一起來到了邪王府.

當回來邪王府的時候,風千塵自己都狠狠的愣住了,這……這是自己的邪王府?

大門前,石階上擺滿了盛開的花卉,一盤一盤的擺放的非常的整齊.

再看邪王府原先的黑牆,變成了白牆.風千塵的微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兒,不用多想,這事兒只怕和自家東西有關.以前看著白色格外的不順眼,今天覺得這也非常的不錯啊.

當雪玲瓏將她和風千塵的房間布置妥當的時候,又丫鬟顫悠悠的來了,對著雪玲瓏恭敬道:"王妃,王爺讓你換上這衣衫去碧波亭用餐."

"額,這個家伙回府了?"話對于風千塵邀請上官云傾等人,雪玲瓏壓根就不知道.

因為風千塵走的時候,她還在昏睡啊.當雪玲瓏來到碧波亭的時候,眾人在看到雪玲瓏上身穿著一件天藍色的雨絲織錦內襯,披彈墨淺藍輕紗,下身藤紋月華裙延至腳踝.頭上梳著傾城發髻,那誘人的耳朵綴著翠玉子,發尾簪一彎月藍寶石簪子.緩步走來,好似荷花仙子一般.讓人看花了眼.

另一邊的風千塵此刻也已經來到了碧波亭,上官云傾在看到雪玲瓏出現在邪王府的時候,心中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當現在看到風千塵和雪玲瓏兩人都穿著天藍色的衣衫的時候,當下的心就恐慌之極.

而且上官云傾的不安是有道理的,一邊的風千華在看到雪玲瓏和風千塵兩人登對的天藍色衣衫,還有今日雪玲瓏這般的耀華,天曉得,現在這樣嫣然是女主人的打扮,而且這碧波亭的沙曼竟然是粉色的,這絕對不像是王兄的手筆.難道這邪王府翻天覆地的變化,全都是出自于雪玲瓏之手?

若不是他知道,王兄和這雪玲瓏兩人婚事不成,不然雪玲瓏這般的打扮只怕會被人給嫉恨死了去.看看這在場的幾位女子的臉色就知道了幾分.

話黃天域看到雪玲瓏和風千塵穿著同一款色的衣服出來的時候,心中是各種鄙視啊,這個女人還真的是不簡單啊,要知道邪王從來除了黑色,沒有穿過其他顏色的衣服,現在竟然會穿一身的天藍色同色系列.

反正今日兩人這般出現,上官云傾的心中是各種的不是滋味,同樣不是滋味的還有上官云鴻,南宮翼.

話這碧波亭的桌子很大,男女混合坐在同一張桌上,雪玲瓏還真不知道風千塵今日會邀請這麼多人來到府上.

不知道今天究竟是什麼狀況?

風千塵看著雪玲瓏楞著,當下邪魅的唇勾起溫柔的笑,雙眸眸光柔柔的,伸出手牽住雪玲瓏的手來到碧波亭內,讓她坐在自己的右側.和上官云傾是遙遙相對.

話當上官云傾看著風千塵牽起雪玲瓏的手,而雪玲瓏沒有甩開風千塵的手,兩人走向碧波亭的時候,風吹起她的裙擺,隨著她的每一步,裙擺變成了一朵荷花,美得震驚.雪玲瓏也是那個震驚啊.

嗷嗷嗷……這麼好玩啊?當下她激動的一蹦一跳的多走動了幾步,然而風千塵的眼中滿是寵溺的笑,看著自家東西對于自己為他准備的衣衫如此的滿足,他自然是最最開心的一個.

"好了,都是要當娘親的人了,怎麼還像個孩子似的,快坐下下."雪玲瓏這一邊是很激動,覺得這衣服非常的好玩,因而沒有聽清楚風千塵什麼.然而在場的眾人卻是清清楚楚的將風千塵的話給聽了滿耳.

上官云傾就那樣呆呆的望著雪玲瓏的腹看,她……她的腹中竟然有了風千塵的孩子.上官云傾聽到了自己心破碎的聲音,他瞬間就好似墜入了十八層地獄一般.

不是前幾日玲瓏還向自己拋玉佩,還向自己表白來著嗎?怎麼才幾日,她就是要做娘了?

心破碎的又何止上官云傾,還有上官云鴻,還有南宮翼.黃天域看到上官云傾那黯然心傷的眼神,不由得在心中暗罵雪玲瓏,既然早就和邪王珠胎暗結了,為什麼還要去勾-引上官云傾.

這個女人實在是太過可惱了.赫連絕雖然沒有全好,但是也好了不少,能夠讓他參加風千塵的宴會,最最主要的是,他想要進邪王府看看.因為風千塵的邪王府,他從來沒有進來看過.

現在聽著風千塵這話,他心中也是一個感覺,就是雪玲瓏早就和風千塵攪合在一起,現在竟然已經有了風千塵的孩子.這可是讓他原先想要納雪玲瓏為側妃的想法給泡湯了.

他似乎隱隱的感覺到了風千塵今日邀請他們來邪王府的目的了,這個男人是在向他們宣告,雪玲瓏已經是他的了,叫他們不要再打雪玲瓏的主意了.

那些女人是在聽到眼前這個女人竟然已經懷上了天神般男人的孩子,這一刻,那眼底是恨不得將雪玲瓏給碎尸萬段了去.這樣天神般的男人應該是屬于他們的,配這個女人實在是糟蹋了.

赫連明月是來自前赫連絕已經警告過了.她心中將雪玲瓏恨的要死,但是面容上不敢表露分毫.暗下里卻是在想著方才那個消息究竟是真的是假的?

這碧波亭,前一刻還了呵呵的,瞬間便是寂靜無比.

雪玲瓏覺得非常的怪異,她怎麼感覺有一種被算計的感覺?雪玲瓏隨即眸光探向風千塵,然而該死的,這個男人笑得一臉的蕩漾.

雪玲瓏心中狂汗啊,嗷嗷嗷……果然……這個氣的男人竟然真的是算計她.當下眼中帶著怨念,就是雪玲瓏這一個怨念的眼神,讓上官云傾的心瞬間又是活絡過來了.他當下安慰自己道:不對,玲瓏不可能和這個男人糾纏的.一定是風千塵故意的.這上官云傾剛好是坐在雪玲瓏的右手邊.

雪玲瓏自然是能夠感受到上官云傾的眸光注視了.而且那眸光有些詭異,當下不解的問道:"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嗎?"

雪玲瓏非常的納悶,為什麼一個個的都這麼的看著自己?不就是一身的衣衫嗎?話上官云傾那清澈的眸子里也閃過一道狡黠的光芒,隨即那般的快速的抬起纖細修長如竹節般分明的手指,替雪玲瓏將前面的發絲順了順,籠在雪玲瓏的耳邊.

嗷嗷嗷……

誰來告訴她,這究竟是什麼狀況啊?上官云傾干啥子當著眾人的面給自己順發?

在坐的那些女子們,可是將雪玲瓏給恨了個徹底.這個該死的女人,已經和邪王攪合的腹中已經有了邪王的孩子,竟然還在這里勾-引上官云傾,勾起其他在他們心中如天神般存在的男子.

上官云傾可還沒有完呢,隨即又是用手帕擦拭給雪玲瓏擦拭了一下唇角邊的水漬.

嗷嗷嗷……

上官云傾究竟在做什麼?

天殺的,上官云傾這樣做分明就是讓風千塵誤會了.她已經能夠感受到身邊男人冰冷的氣息了.隨即不能夠自己的在心中嚎叫……

不要了,這個男人晚上又會折磨自己的.她實在是被這個男人折磨的快要不行了……

赫連明月看到上官云傾的動手,當下心中也是了然,雪玲瓏沒有懷孕,而是這風千塵故意的,這一刻,當看到風千塵如此臭的臉,她是非常的開心.

在場的對上官云傾傾心的女子,卻是恨不得想要站起身將雪玲瓏狠狠的踹倒在地上,再狠狠的踹上幾腳.叫她勾-引男人.

上官云傾可還沒有完了,隨即熱絡的拿起筷子,替雪玲瓏給夾了回鍋肉道:"玲瓏,看你瘦的,摸著沒有幾兩肉.吃點回鍋肉補補."

嗷嗷嗷……

雪玲瓏在心中嚎叫啊.今天究竟是搞什麼?上官云傾這話特麼的太曖昧了,而且分明是讓人誤會她了去啊.天笑得,她和上官云傾城根本就是清清白白的很啊.

果然在上官云傾這話落下之後,風千塵面上雖然不動聲色,但是眼底可是怒意滾滾了.該死的東西,竟然還讓這個亂七八糟的男人給摸了去……

然而上官云傾的話音落下,在場的眾人均是睜大眼睛,張開嘴巴,不可置信的望著上官云傾和雪玲瓏……

天殺的,上官云傾的雷還沒有完,他心中也是憋著一口氣,難道就只有你風千塵會宣告嗎?上官云傾隨即對著風千塵道:"今日多謝邪王邀請云傾和我家玲瓏一起赴宴."

我家玲瓏……我家?……

雪玲瓏聽了之後都有一種沖動想要拿塊抹布塞住上官云傾的嘴,嗷嗷嗷……誰來告訴她,這個男人今天究竟抽什麼風啊?

………………………………………………………………

親耐的們,今天兩更並作一更更新了啊.今天更新完畢,明天再繼續啊.

上篇:第329章 風千塵向雪玲瓏坦白     下篇:第331章:嗷嗷嗷……她會被人滅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