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358章:東西,你唯恐天下不亂  
   
第358章:東西,你唯恐天下不亂

這讓風千錦和風千影的雙眸一暗,尤其這風千影他本來愛慕的就是赫連明月,現在赫連明月和冷帝的事兒,定然是和赫連絕有關,在他的心里將赫連絕那是徹底的恨上了舒愨鵡琻風千影也是最最可歎的人物啊,現在他不能夠人道的事兒滿朝大臣都已經知曉,盡管楚家和自己的母後極力的保准,他沒有這樣的事兒,也努力為自己周旋,但是他能夠發現,支持自己的那些大臣也都暗中另覓了良木

風千錦雖然暗中和赫連絕有合作,但是在今日這麼明顯的事兒上,他當下雙眸也是幽深下去對于赫連絕戒備了幾分

"絕太子?"澹台辟邪是恨風千塵和雪玲瓏沒有錯,但是他也不是一個愚笨之人,這赫連絕和軒轅烈想要看戲,他在這里和風千塵鬧騰當下他轉頭唇角勾起譏嘲的弧度,那意味很是分明

"西陵真是別有用心啊南詔惶恐啊"澹台辟邪這話很直接,在場的人都能夠聽出這話語之中的譏諷意味,西陵的確是別有用心,不過這東起和北耀又不是愚笨的任由西陵算計,就算這赫連明月和軒轅烈兩人發生了關系又當如何嫁過去之後,也要看她有沒有這個福氣承受這北耀軒轅烈殘虐沒有錯,但是他後宮之中還是有68名後妃佳麗在的軒轅烈玩弄女人是可以,但是他也知道哪些女人可以玩,哪些女人是用來制衡大臣的,哪些女人可以為他延續皇子

至于赫連明月,縱然是嫁給了軒轅烈,沒有被他玩弄死,但是也絕對不能夠得寵的這赫連明月的命運不能夠看到全部,但是也能夠看到五六分了

在場的都是聰明人啊,雪玲瓏這一句話可是將眾人都點醒了在場的人都看向赫連絕和赫連翎,不過多的是看向赫連絕,畢竟這赫連絕是西陵的太子軒轅烈在看向赫連絕的眼中有著殘虐,有著嗜血,唇角勾起暴戾的弧度,呵呵,西陵設計一個明月公主給自己,那味道是不錯,至于想要算計北耀麼?根本就是做夢西陵可惡他一定會好好的享用這西陵送上的美味的

軒轅烈眼底的狠絕是從來沒有的他這北耀國的帝君竟然在這里被人算計,而且這西陵算計他一人也就算了想要算計他的天下他軒轅烈的天下可是他西陵可以算計的

蘭陵王軒轅子墨如玉蘭花般雅致的臉上帶起微微的弧度,始終是在自己手中的杯酒之上,似乎場中的一切都和他無關,他只是來這喝酒品嘗而已,沒有像有些人那樣的謹慎好酒不品嘗會太虧的要知道這邪王府可是很難進,而且這幽云十六州的云釀可是難得品嘗到的別人或許不知,但是他軒轅子墨卻是知道這是百年云釀這等美酒自然是要肆意的品嘗一下軒轅子墨的眼底有著深邃的笑邪王真心不愧是邪王,算計人心算計的透徹啊

不過這邪王好眼光至于雪玲瓏的名聲,他就是在北耀蘭陵都已經耳熟能詳了這雪玲瓏兩度和風千影要大婚,但是二度不成,至于那聲名狼藉不堪,不堪入耳啊這等女子,竟然能夠成為邪王妃,可見也是邪王慧眼識珠這不,今日這一趟邪王府之行才能夠讓自己品美酒,看好戲,愉悅身心啊這個女子不簡單

當眾打南詔二皇子他不覺得這個女子沒有拿捏住澹台辟邪一些什麼會出澹台辟邪,就算這雪玲瓏狂妄無知,但是邪王絕對不是無知之人,反之這個男人睿智天下,步步算計他那一腳可有些狠的人

風千夜在聽到自家大王嫂的話之後,他實則是狠狠的佩服了,大王嫂比皇兄還要威武霸氣啊,看看,她今日這一出場,就直接的讓東起和南詔對上了,還有讓西陵和北耀也是對上了四國當下就是矛盾教合在一起了太特麼的威武了

黃天域在心中大叫,這個女人真的是一點都不省心,到處惹事

上官云傾溫潤如玉,那如玉色般的雙眸看向雪玲瓏,眼中有著贊賞,玲瓏向來都是不簡單,至于澹台辟邪做得那些齷蹉事,上官世家又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上官世家的眼線遍布皇宮就是太後雖然在高位,也是非常的忌憚上官世家,她也是仰仗上官世家在

上官云傾對于澹台辟邪和軒轅容音兩個勾搭在一起的事兒是一清二楚

方才他就不擔心,不然他早就出馬了

赫連絕被這麼多人的雙眸盯著,心中那叫一個火啊,前一刻他還在幸災樂禍的看澹台辟邪和邪王府的好戲,這一刻自己即刻成為所有人的公敵了赫連絕算是認識到雪玲瓏這個女人的厲害了至于赫連明月的事兒根本就是邪王算計的,他還沒有找邪王府算賬,當下這雪玲瓏竟然就將明月和軒轅烈的事兒自己居心叵測了

赫連絕是氣惱的,隨即冷眸狠狠的瞪向雪玲瓏:"雪玲瓏,你休要胡,我西陵可不是南詔那等好欺負"

赫連絕這話可是將澹台辟邪也給進去了這東起欺負南詔

"絕太子,玲瓏自然是知道西陵不好欺負的玲瓏可沒有西陵什麼壞話啊只要西陵做事光明磊落,坦蕩,自然是不怕別人什麼的"

做事光明磊落,坦蕩?試問天下間有多少真的是光明磊落,坦蕩的,尤其還是這些上位者,這些皇室權貴,根本就不可能,誰都會算計著別人,就算不想,為了自己的家族,為了自己身上的責任一如上官云傾,在以前耳不能夠聽,嘴不能夠的時候,他亦是無法避免的要家族出謀劃策,何況是現在,他是不能夠避免,因為他是上官世家的二公子上官云傾,他享受著上官世家帶給自己的榮耀,上官世界傾盡一切在培養自己

雪玲瓏的話落下,赫連絕那要一個氣惱,光明磊落,他自然不是,坦蕩君子,不是他赫連絕為了謀劃天下,油走幾國,尋覓太子妃在場的人其實都心知肚明

盡管今天雪玲瓏這話不多,但是麼,在場每一位上位者,都是將雪玲瓏的話給聽進去了,心中均是深思起來在場的眾人均是知道,這西陵若真的沒有這樣的心,就不可能連番的派出兩位公主,以為北耀,一位東起

現在場面上東起和南詔,西陵和北耀,暗中矛盾是激化了看來,這天下四國是要紛亂起來了

赫連絕內心里自然是將雪玲瓏給恨的要死了,要知道現在他都還沒有謀劃好,這天下可不能夠亂,這仗還不能夠打赫連絕這一刻只恨當初就沒有下狠絕的將這個該死的女人給殺了今日讓這個女人來算計他

澹台辟邪看向赫連絕,繼續發狠道:"絕太子,明月成為冷帝的妃,五公主是邪王府的妻妾,不知道,不知道本皇子是否有幸成為絕太子的妹丈呢?"

澹台辟邪這話矛頭可是直接的指向了西陵啊,一國對三國別有用心,澹台辟邪的畫外音就是,我們三國聯合起來吃了你西陵,你倒是咋的這是威脅啊,在眾目睽睽之下威脅赫連絕

赫連絕是要被澹台辟邪的話給氣得不輕啊三個妹丈畢竟都是外人,西陵想要用三個女兒來算計這三國,人家三國直接聯合起來端了西陵

雪玲瓏在聽了澹台辟邪的話之後,暗自感歎,這個男人好腹黑啊,表面上是在討要成為赫連絕的妹丈,實則是暗中的話的意思是這西陵也勢必用一個女兒算計他南詔,南詔和東起,北耀是一起的

雪玲瓏是覺得這澹台辟邪其實只要不針對自己和邪王府的時候,這個家伙讓她看著還是非常的順心,養眼的

現在這澹台辟邪針對赫連絕的時候,雪玲瓏內心里就是各種的爽啊,三國對一國,這下子赫連絕要局促了,雪玲瓏將眸光投向一邊的赫連翎,這個男人倒是沉得住氣,可見他比赫連絕要行啊赫連翎內心里自然也是怨念雪玲瓏眼下這檔口,如若赫連絕錯一句話,就是三國聯合成一條戰線,到時候三國齊心,攻打西陵,那麼西陵縱然是再強大,也會被吞滅的赫連翎一臉淡定的坐著,但是他那一顆精明的大腦卻是在飛快的運轉

現在要解釋為何明月和勾引冷帝這事兒已經是不清楚了,至于這五妹為什麼會從上官云傾追到了邪王府也是解釋不清的所以眼下只能夠想辦法瓦解他們的同盟,為自己找到同盟軍

赫連翎在赫連絕開口之前,朗笑一聲道:"只可惜,我們西陵唯有這兩位適婚的公主,其余的公主已經有了婚配,不然我們西陵還真的想要有二皇子這等妙人兒呢不過我們西陵諸位皇子都傾慕南詔皇室貴女,倒是想要請二皇子和三皇子去南詔帝君面前美幾句賜一樁美好姻緣"

在赫連翎的話音落下的時候,雪玲瓏這才正眼看向赫連翎,這個男人擦的,比赫連絕厲害啊三兩語之間就已經道明了這場面上的政治關系

雖然這赫連翎沒有一句是這是東起算計的,但是澹台辟邪聽懂了他這是代表西陵放低姿態

澹台辟邪是聰明人,他面子上有了就行,再了這赫連翎外之意,再了,這西陵是東起算計的,而且他澹台辟邪和邪王是勢不兩立當下澹台辟邪對著赫連翎道:"大皇子客氣了,方才本皇子也不過就是順著邪王妃的話而已至于這事麼,具體如何,有些人心知肚明,絕太子和西陵本皇子是信得過的,絕太子當日在南詔的時候,南詔可是有不少皇族

貴女對絕太子非常的傾慕呢那些女子被絕太子風采所傾慕,甚至于甘願為妾為婢的追隨絕太子呢這等美事兒,不必本皇子美,父皇也是看在眼中"

澹台辟邪的話音落下,讓雪玲瓏那是好一陣感歎啊,果然這男人們之間,前一刻爭鋒相對,下一刻就握手聯盟澹台辟邪也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在此刻是敵人,下一刻就可以是盟友,明什麼?明人世間,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有的只是永遠的利益

赫連絕聽到澹台辟邪這般給自己面子,這是握手聯盟的意思啊,當下赫連絕那絕冷的唇勾起了絕美的弧線,朗悅的聲音響起:"二皇子謬贊了南詔皇族貴女,個個都是天仙似的美人兒,看得本殿是眼花繚亂,猶如喝了百年花釀一般,被迷醉了心魂至今想來都讓我神魂顛倒,能夠得南詔的一貴女,本殿快樂塞過神仙了"

雪玲瓏看著澹台辟邪和赫連絕這兩個不要臉的相互稱贊,分明都是心中有鬼的人得場面話那叫一個動聽啊男人啊,真是不要臉

雪玲瓏這一刻才深深的感歎,澹台辟邪哪里是真的在譏諷赫連絕,譏諷西陵,他這是自己主動出擊,唯有將對方置身自己這樣的尷尬之地,他才能夠找到盟友他自從風千塵端了自己在東起的窩點之後,無時無刻都將風千塵和雪玲瓏深恨在心中今日本就是想要挑釁風千塵,找他麻煩,結果呢,反倒是被這雪玲瓏給找了麻煩堂堂的皇子被一個女人打了,又被一個男人給踹了他怎麼甘心,他倒是想要動手,可是這里偏偏是人家的地盤上好看不吃眼前虧

自己一個人孤軍作戰,倒不如找到盟友所以在雪玲瓏將赫連絕置身其中的時候,澹台辟邪就等于是看到了希望當下選擇找赫連絕他方才譏諷是在刺激赫連翎

沒有錯,這赫連明月之所以會這樣,完全是邪王搗鬼他現在這般被置身于孤軍之中,乃是雪玲瓏一手而為這對夫妻是你的仇人,是你們西陵的仇人

雪玲瓏看向澹台辟邪,擦的,這個該死的男人就是一個陰狠毒辣的家伙,看似在東,其實在西和這種人攪合在一起,真心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被算計了都不知道

雪玲瓏深深的確定,這西陵和南詔是真正的聯手了看似自家男人很頭痛,不過最最頭痛的只怕是云帝,對于這一點,雪玲瓏其實是樂見其成的

風千塵看著自家東西這般幸災樂禍的樣兒,心中各種感歎這個東西,就是唯恐天下不亂

自然的,今日算是北耀國看足了戲份不過麼,軒轅烈在觀望,雪玲瓏又怎麼會讓北耀國一國觀望的雪玲瓏那清幽如碧湖的雙眸之下,一抹精芒劃過,她就是要將這些人的關系給弄複雜了去她雪玲瓏從來不會放過算計任何一個人的

當日自己從大街上醒來,這也有風千錦的一筆之前不是她雪玲瓏不找風千錦算賬,而是時候未到,現在麼,該是開始讓這個男人頭痛頭痛的時候了他不是想要和西陵成為盟友嗎?她就讓這些人的關系亂了去看他們還如何心安理得的利用去

她一直知道女人何苦為難女人,但是不將這些女人折騰出去,她心中級不爽要知道這一個個的身價背景可都比她雪玲瓏要高

在場的人,除了風千華走了之後,誰也沒有走,其實這邪王府至于他們而多的是you惑

雪玲瓏陡然的眼角的余光掃到了軒轅子墨,這個清風曉月般的美男至始至終在醉心在手中的美酒上,其余人都心翼翼,唯獨他喝得肆意枉然是這個男人傻呢?還是這個男人太自信了?要知道古代可是太多的鴻門宴了他難道就不怕這酒中下了什麼藥嗎?

軒轅子墨的確是喝得非常的爽這等百年云釀,不喝的才是傻瓜

軒轅子墨知道雪玲瓏在打量自己,他依舊醉心在自己手中的百年云釀上,沒有抬眼看向雪玲瓏,唯獨微微上揚的眉宇泄露了他知道雪玲瓏眼角余光在看他

雪玲瓏看到軒轅子墨微微上揚的眉宇,心中那叫一個暗歎啊自己這都萬分的心了,那邊的男人竟然知道自己在看他可見這個男人有多麼的厲害嗷嗷嗷……為什麼這一個一個的都不是省油的燈

現在若不是自己已經被風千塵給睡了,她還真心的想要帶著雪玉嬈就隱蔽去

她相信那軒轅子墨不是傻,而是太過自信,對自己能力的自信,相信自己絕對不會被算計的而且這個男人那微微勾起的弧度,姿態可掬的醉心美酒

看似隨意,不關心,卻是將場中所有人的一切都收入眼中

至于雪玲瓏的發現,風千塵又怎麼會不知道北耀蘭陵王軒轅子墨竟然膽敢在眾目睽睽之下勾引他家東西,好,很好當下風千塵那幽深如大海般的雙眸之中一抹暗芒劃過

擦,有一個上官云傾就夠自己鬧心的了,現在這軒轅子墨竟然能夠讓自家東西用眼角的余光關注人家而且這關注度還比較高呢他的心在翻湧,在不爽風千塵是打算送軒轅子墨一些美女

軒轅子墨依舊醉心在手上,對于風千塵那深幽如碧海的雙眸之中劃過的暗芒,他雖然沒有看清楚,但是憑借他的直覺是感知到了因而他那性感絕美的唇又是上揚了幾分,讓自己每一個動作都是世間最最完美的

風千塵,這個男人真當以為這世間有絕對的秘密嗎?他軒轅子墨若是感興趣的事兒,絕對自己會動手要過來不過目前這個女人雖然讓他覺得有趣,但是還不至于讓他想要奪他人之妻

軒轅子墨那一笑,讓天地黯然,讓日月失色,對面的十三個女子,全都看癡呆了眼,就是雪玲瓏看得軒轅子墨這一笑,都有一種被亮到的感覺

方才她看著這個男人也就是一個極品美男,現在軒轅子墨這一笑,擦的,讓這男人成為了極品之中的極品啊這樣的美男人間哪得幾回見啊

雪玲瓏是被軒轅子墨的美震撼到了,被軒轅子墨的笑給絢爛了雙眸,至于美得東西,她雪玲瓏向來是肆意的欣賞的不過麼,雪玲瓏還是依舊用眼角的余光,至于這三人之間的互動,也唯有這三人自己心中清楚明了風千塵面上依舊不變,但是內心里是翻江倒海一般,他恨不得沖過去,刮花了軒轅子墨的臉,看這個男人毀容之後還怎麼去用他那一張鍾靈絕美的臉去魅惑世間無知少女這個腹黑的家伙在場的男子之中,他也是屈指可數的

上官云傾一直也是將自己置身在自己一個人靜謐的世界之中,直到這軒轅子墨的笑將雪玲瓏的目光吸引住的那一刻,上官云傾清澈的雙眸之中也是閃過一絲暗色,至于軒轅子墨,這個男人的身份雖然隱蔽,但是麼,這世上沒有絕對的秘密不是嗎?

雪玲瓏是了解風千塵的,相較于軒轅子墨這種男人,雪玲瓏還是覺得自家男人比較好,軒轅子墨麼,只可以用來欣賞雪玲瓏隨即裝似有些乏累,當著眾人的面就直接的圈住風千塵健美的腰,整個人靠在風千塵身上,撒嬌道:"千塵,人家困了,你抱我回去休息"

雪玲瓏這一撒嬌,當下讓風千塵翻滾的怒意消散不見了那黑曜石般耀華的黑眸之中當下蓄滿了柔,眼中滿是寵溺之色,當下將雪玲瓏柔美的身子,打橫了抱起來對著眾人歉疚道:"諸位,請隨意本王先送我家東西回去歇息"

來源:淘書吧中文網taoshu8

上篇:第357章:腹黑夫妻,就是欺負你們     下篇:第359章:一夜風流,都是美酒惹得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