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364章:邪王入牢,玲瓏被囚  
   
第364章:邪王入牢,玲瓏被囚

上官云傾皓白的牙齒深深的咬住唇,好似輕松一般筆挺的跪在地上,任由黑衣長老一鞭子一鞭子的抽在身上.在倒數了.還有十鞭子.

這鞭子抽到了他的骨血深處,但是上官云傾內心里卻是看到了希望,是的,再只要熬過這十鞭子,他就可以不用娶家族為自己安排的女子了.他的心到時候就得到了自*.

黑衣長老每落下的鞭子,都讓眾人的心緊緊的顫抖著,要知道,他們真的生怕這上官云傾在最後的幾鞭子之下會挺不住而死過去.

當最後一鞭子落下的時候,眾人看著上官云傾依舊跪得筆挺的,當下心中松了一口氣.真不愧是上官世家的家主,竟然能夠挺過這一百鞭的黃金鞭,要知道黃金鞭出沒有多少人能夠忍受住,要知道這黑衣長老可是用了內力.上官云傾縱然是背上已經血肉模糊,慘不忍朱,但是他那慘白的唇勾起了一絲清淺的弧度,他成功了.他不用娶家族為自己安排的女子了.上官云傾不管背上血肉模糊,堅定的站起身.執行的黑衣長老也是緊張的看向上官云傾.

上官云傾艱難的邁動步子,一步步的走出議事廳.走向自己的房間方向.

地上血滴答滴答而下.當上官云傾站起身走的時候,眾人的心就一顫一顫的,本來是應該有仆人厮上前攙扶上官云傾的,實在是眾人都被上官云傾背後的血肉模糊給嚇到了.然而當上官云傾才走出議事廳的時候,整個人就重重的向前倒下去,好在旁邊的家仆反應快,趕緊攙扶住了上官云傾.

當上官云傾被抬著回到自己房間的事兒傳到了上官云傾母親的耳中,可是把上官云傾的母親給心疼的快要昏死過去.一個勁的心肝兒啊,兒啊的哭.

一整個晚上,上官世家的家醫們守候著上官云傾,整個晚上上官云傾是因為這刑罰整個晚上均是在發燒,非常的厲害.今夜上官世家是不平靜的.整整三日上官云傾都是在昏迷之中.至于這上官云傾的背部,實在是鞭痕深刻入骨了.然而縱然是這樣,縱然上官云傾在昏迷之中,然而迷迷糊糊之中的上官云傾堅定的不讓上官世家的人去請雪玲瓏給自己縫合.潛意識里上官云傾不想要雪玲瓏知道自己受到鞭刑的事.

上官云傾是因為太過了解雪玲瓏的為人了,就是因為知道,所以他這樣的苦難根本就不想讓雪玲瓏知道,他甯願自己的痛苦自己一個人默默的承認,他不想要讓雪玲瓏心里有負罪感.這事兒根本就不關玲瓏的事,這全都是他上官云傾自己的事.是他自己不夠強大,是他自己以前不夠堅定,不然自己就不用受到這等苦痛.當時如若自己堅定的要和玲瓏在一起,現在玲瓏就是自己的.他上官云傾已經是錯了一次.現在在知道玲瓏可能會有更大的困難的時候.他怎麼可以還是懦弱的上官世家的公子.

他要做玲瓏的避風港.讓她在自己的港灣里度過風雨.

在上官云傾受到這等傷勢,他還堅持不讓雪玲瓏替自己醫治的時候,上官世家的人都知道了,上官云傾這是為了誰.他本意是想要自己強大,為雪玲瓏遮風擋雨,只是上官云傾根本就不知道,他這樣做倒是讓上官世家的長老們,心中非常的狂怒,當下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要傾盡一切可能殺了雪玲瓏.唯有這樣,他們的家主才能夠安心的迎娶家族為他安排的人.

………………………………………………………………………

邪王這大手筆畢竟是惹得云帝不快了.至于現在風云大陸,天下四大國全都是盤根錯節的.風千塵如此放肆的將自己賜給的十個美人和北耀長公主,西陵五公主,還有云家嫡女全都弄出了邪王府.這也是變相的在打他的臉.

話澹台辟邪對風千塵是恨之入骨,但是自己和軒轅容音的事兒,他相信邪王定然知道了.所以他拿捏住自己的把柄,敢對自己放肆.如若自己要是計較云家嫡女的事,那麼自己和軒轅容音的事兒,風千塵這個可惡的男人一定會告訴云嫡,他是整個人都氣炸了去.

作為西陵的太子,赫連絕自然是想要讓北耀帝給予一個交代的.因為自己的兩個皇妹連番在邪王府宴會之後就發生這種事,哪里有這等巧合的事.因為赫連絕要云帝一個話,因為風千塵被云帝叫進了宮,至于雪玲瓏是被太後宣召進了宮.

太後至于雪玲瓏是偏袒的,但是太後的認知里,根深蒂固的認為邪王應該開枝散葉.何況雪玲瓏現在還是懷孕之身.當下太後在自己的慈甯殿召見了雪玲瓏.

雪玲瓏走進慈甯殿,對著上首雍容華貴的太後行禮道:"玲瓏見過太後娘娘,太後娘娘金安."

上首的太後壓根就沒有開口話,任由雪玲瓏就這樣屈膝行禮著.雪玲瓏給太後行禮,只看在風千塵的面子上.不過今日她倒是感覺到了這慈甯殿巨冷的氣壓.不用多想,雪玲瓏也知道這冷氣壓是和什麼東西有關系,不用多費腦子.自邪王府這宴會之後,風千塵是即可被云帝給召見進宮了.至于自己麼,被這太後召見了.可見事總也脫離不了那三國.

至于太後故意對自己的為難,這是第一次,雪玲瓏心中告誡自己,第一次是看在風千塵的面子上,至于以後麼,天皇老子的面子她雪玲瓏也不賣.

太後這一次是真的生氣了.今日這等事,邪王的確是算計了三國,但是他也同時得罪了三國女子.雖然將三國關系弄的盤根錯節的.但是至于風千塵而是大大的不利的.上位的太後,至于雪玲瓏是非常的怨念的.如若不是這個女子表現出來的不滿,或者她勸上幾句.這邪王又怎麼可能做出這等事來呢.

雪玲瓏這樣的姿勢就保持了足足有一刻鍾的時間,太後就當她是空氣一般,若不是雪玲瓏的動作,若不是太後還顧念這腹中的胎兒,太後今日又怎麼可能就這樣子讓雪玲瓏給起身了.當下凜著一雙鳳眸,聲音冰冷道:"起身."

"謝太後."雪玲瓏又是恭敬道.

至于雪玲瓏起身,太後壓根就沒有賜座,雪玲瓏也沒有放肆的入座,而是恭敬的站在下面.太後嚴厲的聲音隨即飄蕩而起:"邪王妃,你可知罪?"

知罪?雪玲瓏那絕美的唇微微的勾起一絲冰冷的弧度,心中冷笑,這事兒是風千塵干的,她知罪什麼?雪玲瓏不解的抬起頭道:"太後,玲瓏不知犯了何罪?"

"邪王妃,好一個不知犯了何罪?哀家就告訴你,第一,你犯了妒忌眾美,容不得眾美.第二,你唆使自己的夫君宴請賓客,讓邪王將那十個美人和兩位公主以及云家嫡女給算計出去.讓邪王惹了這等大禍.給東起引來三面敵人.你還你不知罪?"太後顯然的非常的生氣.

雪玲瓏壓根就不接受這等罪責,當下一臉的堅定道:"太後明察,玲瓏絕對沒有嫉妒眾美,至于王爺更沒有做出這等事來,怪只怪酒後-亂-性……這怪不得玲瓏,更怪不得我家王爺."

"酒後-亂-性……你當時糊弄三歲的孩,哀家不是,這參加邪王府宴會的眾人哪一個不知道是誰暗中搗鬼.你還強詞奪理.來人,請邪王妃面壁思過,何時明白自己的錯,何時再放你出去."太後是動真格的了.這一邊自己在接受太後的懲罰,雪玲瓏也已經能夠預見風千塵在云帝跟前也絕對不會好過.太後也不過就是讓自己面壁思過.這算是處罰.

雪玲瓏被帶進了佛堂面壁思過.

…………………………………………………………………………………

雪玲瓏是面壁思過了.至于讓她承認自己根本就沒有的錯誤,這也根本就不可能.

上官世家.上官云傾房間里.

上官云傾終于是醒過來了.背上傷痕累累,慘不忍睹,他面朝下趴著,好在也是醒了.趁著大夫煎藥的空擋,暗影飛進了上官云傾的房間,對著上官云傾恭敬道:"家主,雪姐被太後關在佛堂已經有三日了."

"邪王呢?"上官云傾在邪王府出來的時候,其實已經能夠預料到這事兒了.云帝會動怒,這太後也會動怒.畢竟邪王這等做法是在給自己樹立三國的敵人.也是給東起樹敵.這非常的不妙.上官云傾顧不及背上的痛,吐出的三個字顯然的有些氣虛.

"邪王被云帝關押進了天牢."這暗影的聲音落下,上官云傾又是了然的閉上眼睛.他深深的一個呼吸.氣弱道:"你退下吧."

暗影隨即快速的退身離去,至于家主受到的這等嚴厲懲罰只為心中的堅持,他們是無權過問的,在他們的眼中唯有將事的真想真實的稟告給家主.

當大夫煎好藥進來的時候,就看到上官云傾竟然咬牙起身了.上前極力阻止,只是上官云傾是誰,他只是依照大夫的要求將藥給喝下.隨即不聽大夫的勸阻,穿戴好衣服.

大夫知道自己根本就阻止不了上官云傾,只能夠趕緊去告知上官堂,只是上官堂內心里還是在生上官云傾的氣,趕來的是上官云傾的娘親.當上官云傾的娘親看到上官云傾面色慘白的毫無血絲,竟然還執意要出去.當下便是攔住上官云傾:"傾兒,你這是要去哪里?什麼事,你吩咐一聲讓他們下去處理就好."

"娘親,這事兒唯有孩兒去才可以解決.娘親不要攔著云傾."上官云傾的眼里寫著堅定,一如他在上官世家眾人面前受刑罰一般.

"傾兒,不行,娘親死也不會讓你進去的.除非娘親死."

上官云傾看著娘親眼中的堅定.他隨即雙眸一暗,暗中運力在傾母不注意的時候,點住了她的穴道.

"娘親,云傾得罪了.辦完此事云傾自然會安然的回來的."

上官云傾走到門口,上官堂是出現在了上官云傾的面前.一臉暗黑的上官堂大怒道:"逆子,你就為了那個女人非得鬧得雞犬不甯嗎?"

上官堂是氣這個兒子的,作為上官世家的家主他是有心要退位的,但是絕對不是這般難堪的下位.這個逆子,奪了自己的位置,竟然還忤逆家族安排.上官堂方才是不想要來的,最終還是因為了解這個兒子,知道自己的夫人根本就搞不定這個兒子.

上官堂自然知道今日為何上官云傾要忍受著自己身體的劇痛,三日前,為何要拒絕家族安排的娶妻.他這都是為了雪玲瓏那個女人.

沒有錯,那個女人對云傾有恩,這個女人現在已經是邪王妃了.如若她還是一個未婚嫁,那麼他也可以點頭讓云傾納她為妾.但是現在他斷然不允許云傾再去攪合此事.

今日云傾出門是因為太後囚禁了雪玲瓏三日,讓她在佛堂面壁思過.至于邪王被云帝打入天牢之中.可見云帝對風千塵干的這事兒算是變相的承認了.也是對他大動肝火了.

上官云傾也知道自己的心意家族的人都知道,也無需隱瞞.再者自己對于自己的父親心有愧疚.其實不是他貪戀上官世家的權力.如若不是為了替玲瓏遮風擋雨,他斷然不會願意干出這等事來.他之所以這麼急著奪得家主之位,也是預感到了玲瓏現在會有的危機,就是因為知道,所以這才會這麼的迫切.

"父親,請原諒云傾.懇請父親讓云傾進宮去面見太後."上官云傾慘白著臉,眼中是堅定而真誠的懇請.

上官堂看著這個讓自己十分驕傲的兒子,而今就這樣毫無血色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雖然自己非常的生氣,但是至于他受到鞭刑之事他也是清楚明白.對這個兒子是愛極了,恨極了.實在是又愛又恨那一種.

上官堂暗沉著臉,冷冽的聲音道:"如若為父不同意呢?你而今不是為父的對手的."

上官堂得是實話.

"那麼云傾今日就自願劈死自己."上官云傾深知今日的自己根本就不是自己父親的對手.如若自己今日不出去,不將玲瓏從太後那送進邪王府.皇宮之中也是有太多想要各種暗算玲瓏的人,而且風千塵被關在天牢,唯有玲瓏出宮,這才能夠救治風千塵.他內心里是對風千塵視為對手的.但是他知道玲瓏內心會著急.

上官云傾如此堅定的話,讓上官堂氣得有一種想要親自拍死這個兒子的沖動.這事兒也是讓上官世家對雪玲瓏的敵意那是更加的深刻了幾分.上官堂也只能夠無奈.自家兒子就是那一頭蠻牛.他絕對相信他能夠干出這等事來.

"我可以同意讓你進宮見太後.但是回府之後,你務必要離開汴京城.去樊城六個月.這是上官世家對你兩度犯錯的懲罰."

上官云傾本就凝重的雙眸一沉,樊城離這汴京城遠隔千山萬水,來回亦是非常的困難.他知道上官世家對自己的懲罰這才真正的開始.此去樊城路途遙遠.

"你若不願,為父甯願你死也不會同意你邁出這個門."上官堂也是一個執拗的人.可以上官云傾的脾氣其實就是像極了他.只是這上官云傾的脾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上官云傾真心的不想要離開這汴京城,要知道這里有他的牽掛,有他的愛,有他想要保護的人,可是自己若是不接受上官世家的處罰,這家主的權力就不可能真正的落到自己的身上.上官云傾深深的用力呼吸,想著要離開汴京城,第一次離開已經錯過了玲瓏.讓邪王虜獲了玲瓏的心.他可以選擇的話,真心的不想要再度的離開了.這第二次離去不知道自己又要失去什麼.但是他沒得選擇.

上官云傾的心非常的痛,他是不願意的,但是為了能夠真正的拒絕婚事,讓自己可以成為一個自己做主的家主.他務必要接受上官世界對自己的懲罰.唯有經過這上官世家對自己真正的處罰之後,他這才能夠掌握上官世家的實權,第一次離開汴京城,這是上官世家對自己是否有資格繼承家主之位的考驗.

上官云傾閉上眼睛,將心中要離開玲瓏六個月的痛硬生生的壓下.沉重的點頭道:"好,我同意去樊城."

上官堂又何嘗希望上官云傾離開,但是他也不得不如此,他不希望云傾和雪玲瓏再度有糾纏.

現在眾人對于雪玲瓏這個名字就是麻煩的代名詞,邪王為了這個女人,惹下了多大的麻煩,云傾為了這個女人,受到了多大的懲罰.上官堂對于雪玲瓏從恩人到了非常頭痛的人物了.

"好.來人准備馬車,護送家主進宮."上官堂冷冽的聲音響起.沒有錯,他得是家主,唯有上官世家的家主進宮見太後才能夠解決此事.至于上官二公子進宮是沒有這個能力將雪玲瓏從皇宮里將雪玲瓏帶出宮來.

上官云傾隨即坐上上官世家的馬車向著皇宮之中而去.有些危險也在悄然的滋生之中……

……………………………………………………………………………………

皇宮慈甯殿.

太後見到上官云傾出現在皇宮之中的時候,面色不善,鳳眸微眯,坐在鳳榻上,自然知道上官云傾這是為何進宮而來.

太後當下想要對上官云傾怒斥之時,上官云傾率先恭敬開口,對著上首的太後恭敬的行禮道:"上官世家家主上官云傾見過太後娘娘."

當上官云傾的話音落下,太後的臉上有著震驚.鳳眸睜大望向上官云傾,上官世家的家主?她盡管是身為上官世家出嫁的女人,貴為太後,但是現在這是以家主身份進宮見面,太後也不能夠為難上官云傾,心中縱然是非常的不樂意上官云傾出面管這事兒.但是上官世家有規矩,縱然上官世家的女兒再富貴榮華,家主之命不得違.

隨後太後暗沉的臉上當下換上了慈祥之色,和悅道:"原來云傾已經是上官世家家主了.家主見哀家,無需多禮.云傾是何時成為家主的呢?"太後的確不知道這事兒.只因為他這一邊在頭痛邪王的事兒.邪王被皇上關進了天牢.她本以為自己處置了雪玲瓏,這也算是一個交代了.但是這一次皇上是真的動了真格的怒.一下子就算計了十三個女子,可以是將四國都算計了去.云帝怎麼可能不怒.

太後頭痛如何才能夠讓云帝消怒,如何才能夠將三國之事擺平.

不用,風千錦也是被云帝關進了天牢內.至于北耀冷帝,云帝自然是不敢遷怒.

"三日前云傾已經接任上官世家家主之位.今日云傾得空進來見過太後.有求太後一事."上官云傾顯然話是客氣了.要知道上官世家家主可以命令的口氣.但是畢竟上官云傾是輩.

…………………………………………………………………………

今天會萬更,第一更六千字呈上了啊.還有一更大約是在午後左右更新,親們午後過來刷新看看吧.

上篇:第363章:偉大深的上官云傾(很感動的哦)     下篇:第365章:玲瓏和云傾遇險,況不容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