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365章:玲瓏和云傾遇險,況不容樂觀  
   
第365章:玲瓏和云傾遇險,況不容樂觀

太後至于上官云傾作為家主和自己話的口氣,她是相當滿意的.沒有自視甚高,但是內心里對于上官云傾插手雪玲瓏的事,也是相當的不滿意的.畢竟上官世家的家主責任重大,而且雪玲瓏現在已經是邪王妃了.

"至于上官世家的事,不要是一件,就是十件哀家自然都會答應,但是如若是和上官世家無關的事,哀家自然一件也不會允諾."太後這話也是把話明了去.畢竟是上官世家的兒女,總是期望自己的家族能夠蒸蒸日上,唯有家族不到,自己的地位才能夠不到.太後是太過清楚這一點了.

上官云傾自然能夠聽出太後的話外之音,那就是此時你不必開口,我是不會同意的.上官云傾忍著全身的劇痛,這才進宮來.怎麼可能因為太後的一句話而無功而返.

上官云傾如玉泉般清澈的雙眸內劃過一道精芒,絲毫不驚慌,淡定從容道:"今日云傾所求之事,自然是和上官世家密切有關.太後也是知道,皇上一直忌憚世家,想要拿世家開刀.我上官世家雖不是附庸權貴之人,但是也必須要選擇一位良主擁戴."

太後鳳眸深幽下去,上官云傾的話,她又何嘗不知,就是因為知道,她這才對雪玲瓏出手.只是皇上出手比之自己更快,而且不讓她開口替邪王求.她內心里自然也是著急.太後望向上官云傾,面不改色道:"選擇良主?家主選擇的良主是何人?"

太後這是明知故問,其實她內心里非常的清楚這上官世家擁護的是誰.內心里也是有一份的欣慰,自己最在乎的邪王和上官世家不是對立面.如若是對立面,自己這才叫做糟心.

上官云傾泛白的唇輕柔的抿動,盡管此刻背部好似火灼一般,吃痛之極,但是他舉止優雅道:"太後心中所想之人便是我云傾所忠之人.太後相信云傾,也相信她,她一定能夠將太後所憐愛之人救出來."

"哦,家主又怎麼知道哀家心中所想之人是誰呢?"太後鳳眸又是沉下去幾分,實在的.

"太後現在不是正焦急嗎?如若焦急就更應該讓云傾帶她回去.云傾敢用人頭擔保,她會給你一個漂亮的答案的."上官云傾絲毫不怕太後生氣,他能夠看出太後其實對邪王是真心的疼愛的,她是忠心的中意邪王,對于雪玲瓏的責難也不過是出于對邪王之愛,現在事已經發生了,這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事.

太後鳳眸一凜,隨即聲音冷了幾分道:"家主倒是對她很有信心呢.家主可知道,人可畏這四個字?"

太後這話鋒一轉,上官云傾怎麼可能沒有聽懂,太後是在告訴上官云傾,你不應該和雪玲瓏太過親近,這話你可以在哀家面前,但是出了這慈甯宮,你就不應該再,也希望上官云傾和雪玲瓏保持距離.

聰明的上官云傾自然知道現在改怎麼話.當下對著太後恭敬道:"太後放心,云傾今日接她出宮之後,便要離汴京六月."

上官云傾這是陳述事實,但是停在太後的耳中則變成了上官云傾變相的保證.保證他不會和雪玲瓏攪合在一起.畢竟人可畏這四個字的威力之大,太後是不想毀了風千塵,也不想讓上官云傾也毀了.至于這兩個自己待見的輩,她是希望他們有更多的建樹的.

"好,哀家相信家主.秋嬤嬤帶人吧."

………………………………………………………………………………………………………………

雪玲瓏和上官云傾一起坐在馬車內.

雪玲瓏蹙著眉宇盯著上官云傾看.鼻息之間,那一股血腥味非常的濃烈.她是對血腥非常敏感的人,方才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這血腥味,本不確定,但是現在做進上官云傾的馬車內.

她原先以為會是風千塵來接自己出宮.不料竟然會是上官云傾,一路上,聞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因為是在皇宮,縱然雪玲瓏聞到了,但也聰明的沒有吱聲,現在坐在馬車內,聞到了馬車內的血腥味,她沒有受傷,無疑這血腥味是從上官云傾的身上傳來的.

盡管是晚上,馬車內很暗,但是雪玲瓏卻能夠感受到上官云傾的氣息有些虛弱.

上官云傾雖然雙眸緊閉,不過他能夠感受到雪玲瓏那犀利的眸光投射在自己的身上.他幽幽的歎口氣.現在他其實連話的力氣都沒有.閉目養神.

雪玲瓏感受到上官云傾虛弱的氣息,凝著眉開口道:"云傾,你傷在哪里?"

上官云傾聽了雪玲瓏的話,心中又是一暖,玲瓏就是這樣的暖心,一開口詢問自己傷在哪里.而不是詢問自己,為何不是風千塵來接她出宮,而是自己.分明她眼中就是有著這樣的疑惑,她內心里畢竟是憂心著鳳千塵的安危.但是這個女人現在首先關心的就是自己的傷勢.

只是她這般關切的一聲詢問,就讓上官云傾的心中莫大的安慰.他上官云傾為這個女子付出的值得.是自己無緣得這個女子為妻.是自己當時太過優柔寡斷了,心若是能夠如現在這般堅定就好了.當時他本以為邪王不可能娶雪玲瓏為正妃,縱然雪玲瓏喜歡邪王,邪王對雪玲瓏有愛意又當如何?

最主要的是自己當時認命,覺得自己是上官世家的兒郎,自己會迎娶的是家族為自己安排的女子,他也沒有想到而今自己會為了這個女子,這般抗拒家主,甯願毀滅,也絕不願意妥協.

"玲瓏,我沒事,只是一些皮外傷,上官世家的大夫已經看過了,只需要休息便可."上官云傾輕描淡寫道.

其實這一句話,可是用了上官云傾多大的力氣.他現在真心的連動一下口都不願意,要知道身上很痛,他連話的力氣都沒有.

雪玲瓏雙眸深幽下去,不悅道:"云傾,你這是和我生分嗎?"

至于雪玲瓏口中的不悅上官云傾真切的感受到了.他背上究竟有多麼的慘不忍睹,唯有他知道,他是不想要玲瓏為自己擔憂,就是因為知道自己在她的心中也是有一份存在.就是因為知道她關切自己,他更不願意自己慘不忍睹的背部呈現在她的面前.因為他不希望他覺得對他有愧.是他上官云傾願意愛她,願意這般做的,和她沒有關系.他就是怕她倒是心里有愧疚感.

"玲瓏,你覺得我會和你生分嗎?在我云傾的眼中,你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我的身體,我最清楚,真的沒事.如若有需要,我定然會開口."上官云傾極力的忍著痛,其實這一刻他有多麼的需要雪玲瓏的醫術,但是他為了不讓雪玲瓏擔憂,他堅決不讓雪玲瓏知道.

雪玲瓏看著上官云傾的堅持,她沒有繼續追問,那是因為她知道,上官云傾是世家子弟,她太知道,有些傷勢既然在沒有生命之憂的況之下,人家不願意,那麼她就不好繼續追問,讓人家難為.

尤其是上官云傾這樣的人,他的秘密很多是不足為外人道也的,她盡管聞到了空氣之中的血腥味道,但是雪玲瓏更知道上官云傾盡管虛弱,但是此刻的他沒有生命之憂.隨後雪玲瓏也是斜靠在馬車車壁上,看著上官云傾話都很氣虛的樣子,雪玲瓏便不再開口問上官云傾.作為醫生,知道病人無力的時候最好的就是讓他閉目靜養.

馬車內陡然的安靜,上官云傾是非常的不喜歡的,他好想多聽雪玲瓏話,只是現在因為自己這別樣的愛意,好心的隱瞞,反倒是讓雪玲瓏對自己所有誤會,也罷.他不在意她的誤會,好在她也沒有更深層的誤會自己就足夠了.在他看來,雪玲瓏這樣的靜謐是屬于理智懂事性質的.

馬車內靜謐無聲,就是空氣之中也靜謐的幾乎于陰森.陡然的雪玲瓏和上官云傾兩人雙眸一利,空氣之中有著濃烈的殺戮之氣.

雪玲瓏和上官云傾兩人對視了一眼,上官云傾心中有一種糟糕的感覺.感覺今日這空氣之中殺戮不是一般的強大,可以今天派出的殺手非常的強大.

雪玲瓏本就深幽的黑眸幽深下去,她的心中也是狠狠的一顫,看來自己在被太後軟禁在佛堂的這幾日是發生了事,她其實非常想要詢問上官云傾的,實在是看在上官云傾的身體上,硬生生的將自己內心的擔憂給壓下.現在縱然是想要再問恐怕也已經來不及了.當下雪玲瓏全身警備.雙眸和上官云傾對視,心中衡量著,這上官云傾雖然沒有生命之憂,但是這上官云傾現在身上氣虛的非常厲害,如若再運力打斗,那絕對是非常的致命的.

在雪玲瓏的心中這上官云傾就是她的藍顏知己,別樣的存在,雪玲瓏絕對不允許上官云傾出事,當下手中捏著幾枚銀針.只是現在這手上的銀針是非常的有限.這外面的敵人非常的多.雪玲瓏真心的覺得今天有一種糟心的感覺.

馬車陡然的顛簸了幾下,馬"嘶"叫聲劃破夜空,給這本就甯靜的夜空帶來更加的詭異,雪玲瓏和上官云傾當下全身都戒備起來.上官世家的侍衛們已經和外面的殺手開始了打斗.冷兵器之間的碰觸聲清晰在外面交響起來.

當下空氣之中的血腥味非常的濃烈.這上官世界的侍衛的確是不簡單,這眼看著黑衣殺手們倒下了不少,讓雪玲瓏看到希望的時候,陡然的從兩邊又是殺出了兩路人馬.

雪玲瓏的心弦緊繃起來.不知道這外面的殺手是要殺上官云傾呢還是殺她雪玲瓏.上官云傾本來隱忍的雙眸之中也是閃過殺戮.對于雪玲瓏看去,滿眼都是愧疚之色,他絕美的唇微微的勾起一絲弧度道:"玲瓏,害你因為而置身險境了."

上官云傾這話音落下,這讓雪玲瓏心中了然,不管這三批人馬究竟是何許人也,但是其中定然是有要殺上官云傾的.這上官云傾身上為何受傷,雪玲瓏內心里自動的也得到了合理的解釋.果然世家大族之間永遠都是有這種明爭暗斗的,但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

雪玲瓏給上官云傾投去一個放心的笑,她不覺得這三批殺手都是殺上官云傾,她雪玲瓏在汴京城內的敵人可是不少,還有這風千塵的敵人更是不少,前幾日這邪王府的宴會更是將這三國都得罪了.這其中的殺手指不定有這三國的分.

外面上官世家的侍衛們縱然個頂個的,但是畢竟這三批殺手也都是高手.被高手圍攻,逐漸的敗下陣來,顯然的有些吃不消,雪玲瓏撩起馬車車簾看外面的況,上官云傾這傷勢,她斷然不會允許上官云傾在這里與這些殺手交戰.當下在她的內心里下了一個決定,那就是自己押後,讓上官云傾先走.

雪玲瓏當下便是凝著雙眸望向上官云傾,對上官云傾道:"云傾,你先行離去.我在這里拖住他們,你一會叫來救兵再來救我."

……………………………………………………………………………………………………

親們,第二更更新了.話今天都是31號了啊.月票有些少的寒磣了,親們有月票的給飛月投上幾張月票撒.

上篇:第364章:邪王入牢,玲瓏被囚     下篇:第366章:刺殺,堅持最後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