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368章:凰無的醋缸打翻了  
   
第368章:凰無的醋缸打翻了

"放心,誠如你所,你家男人不會辜負你的信任.就算此刻他有危險,對他而,他也能夠解決.你就安心呆在邪王府."

凰無落之後,隨即消失在暗夜之中.雪玲瓏是相信凰無所,既然凰無都這般了,那麼風千塵就算現在真的是置身在危險之中,那麼她也定然會是安然回來的.

雪玲瓏沒有多少時間的耽擱,她隨即自己給自己把脈.感知之後,腹中的胎兒安然無恙,並沒有什麼危險.她相信一定是和凰無方才給自己輸入的真氣有關系.

緊接著雪玲瓏就飛快的去准備一件乾淨的房間,以及一會需要用到的東西.她相信上官云傾身負重傷面對這麼多的刺客,後果不堪設想.

現在至于她能夠做得就是做好一切准備救治的工作.

……………………………………………………………………………………………

上官云傾手中的軟劍在空中劃出冰冷的弧度,只聽到叮咚叮咚的兵器碰撞的聲音,火光四射.上官云傾只所以這般嗜血如魔,他是想要極力的攔住這些刺客,這樣玲瓏就可以安然的離開.他相信雪玲瓏一旦安全就一定會搬來救兵的.

每一分每一秒,上官云傾都是在用毅力在拼殺.此刻若不是有這麼一口氣在,他口中的血腥一定噴出口,定然是昏厥在地上.

正在上官云傾盡力的拼殺之中,身後陡然的有兩名刺客逼近,正當身後的刺客舉刀要砍下的時候,上官云傾陡然的一個轉身.只見空中劃過一道冰冷的弧度.

"啊……"慘叫聲起.當下其中一個倒在地上.脖子上被上官云傾的劍鋒一掃.斃命.刺客另一個刺客的劍也抵達了上官云傾的右臂一側,上官云傾的劍往右側一刺,只聽見:"噗嗤"一聲.

那刺客但見到這樣,用力的向前一頂,劍當即穿透了他的身體,他咬牙恨聲道:"上官云傾,老子死也要拉你一起."

那個人隨即雙手一起死死的握住上官云傾,整個人用盡力氣向著刺客多的地方將上官云傾沖過去.

這刺客們一見,當下心中非常的激動,數劍朝上官云傾齊齊的刺出.上官云傾本身身體就是在嚴重的負荷之中,這個人好似打了雞血一般,他死有這上官世家家主作陪也是值得了.

"哈哈哈……老子死而無憾啊.黃泉路上有上官世家的家主作陪,值了.兄弟,快殺了上官云傾."那刺客緊緊的雙手握住上官云傾的雙手,好似鐵鉗一般.

上官云傾的四周數道冰冷的刀劍逼近了上官云傾,上官云傾感受到周遭冰冷的刀劍的煞氣,心中非常的焦急,他絕對不能夠讓自己有事,因為他太了解雪玲瓏了,這個女人一定會今生莫大的遺憾.他雖然是想要在這個女人的心中留有一席之地,但是他真心的不想要她內心有愧疚,自己心愛的女人,這一生合該是幸福開心的.他喜歡看著她展顏幸福的樣子.

縱然自己這一刻面臨死亡,上官云傾臉上沒有驚慌,沒有放棄.有的就是盡力.

正當這數道冰冷的刀劍即將要刺入上官云傾的時候,上官云傾陡然的呐喊一聲:"啊……"

隨著呐喊聲,隨即上官云傾提起一腳,用力的將那刺客踹飛出去,當下鮮血四濺.

上官云傾滿臉的鮮血.上官云傾運力一掃.一道銀光,雖然不能夠將這逼近的刺客殺死,但是也當下將這些刺客震懾住了.刺客滿臉鮮血的上官云傾更加的血腥恐怖,嗜血殘虐.比之地獄的魔鬼是有勝過而無不及.這樣的上官云傾是真的有震懾到刺客們,讓刺客們當下愣在了當下,上官云傾咬牙,身影快速的一動,冰冷的劍隨即架在那刺客頭目的脖子上.

上官云傾將口中的鮮血生生的咽下去,隨即絕冷的聲音道:",是誰派你們來的."

盡管他內心里知道了是何人派來的.但是他還是想要親口逼問.

"上官云傾,你殺了我,我也不會告訴你.今ri你就受死吧.兄弟們,殺了上官云……"

傾字還沒有落下,上官云傾唇角勾起嗜血殘虐的冷笑,隨即提起膝蓋,用力一頂那刺客頭目的胯間.死?他上官云傾要他生不如死.

"啊……"慘叫聲劃破長空.這刺客頭目這一道慘叫聲,在這陰森詭異的黑夜格外的讓人心里發毛.上官云傾那一頂,絕對是讓某個頭目的分身耷拉下去了.今生是休想要享受幸福的生活了.

上官云傾從來不是這般殘虐的人,但是此刻的他絲毫不心慈手軟.當下用劍挑斷了刺客頭目的手筋腳筋.

那頭目痛得在地上打滾嚎叫.

"啊……"

是的,上官云傾是唬住了一些刺客,只是今夜的刺客特別的多啊.五批刺客啊.

那隨後追上來的刺客才不管地上慘叫的人.當下一齊朝上官云傾齊齊的砍去.正當這個時候,一身藍衣的藍爵帶著面具出現,當下藍爵厮殺起來.上官云傾看到有人出現,當下心中一喜,他告訴自己,現在還不能夠倒下.一定要堅持住.他他過知道,自己若是現在昏厥過去了.只怕就真的會再也醒不來.

上官云傾在內心里,一邊一邊的告訴自己,上官云傾,你現在不能夠倒下,絕對不能夠倒下,一定要堅持住.

這些刺客是高手,不過這藍爵也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雖然不及凰無,但是也是位列第二的高手.因而這些刺客殺過來的時候,藍爵絲毫就不放在眼中.

上官云傾看著藍爵厮殺,自己也咬牙忍著一起和刺客拼殺.這些人要殺自己可以,但是要殺玲瓏,上官云傾也不是一個善良之輩.他當下對著藍爵道:"讓他們生不如死."

這幾個字飄過去,藍爵好看的眉宇微微的一蹙,這上官云傾真不愧是上官世家選出來的家主.至于上官云傾在上官世家發生的事兒.他自然是知道,在如此重傷的況之下一得知雪玲瓏被太後軟禁,當下進宮要人.現在又是ying侹到了現在了.藍爵內心里對于真漢子是佩服的.

當下對著上官云傾點頭.要讓這些人生不如死麼.簡單,不給他們痛快.讓他們生而不得,死而不能.可以藍爵是惡毒的.他的劍都是向下拿著.向下橫掃.直接向著那些男人胯間的分身而去.

一道道慘叫聲劃破夜空:"啊……"

一個個男人當下變成了名符其實的太監了.然而這還沒有完,藍爵當下又是挑斷了這些人的手筋腳筋.這才是真的要讓人家生不如死啊.

當眾人看到藍爵殘虐的手法.身後的刺客們當下是被藍爵給唬住了.他們又不是真的不怕死.今日有這江湖第二高手藍爵出手.想要殺了上官云傾只怕困難.

只是這些刺客想要逃,藍爵也不給機會,他是相當知道凰無的為人,至于自己的女人被人追殺,他要這些人生不如死.

當這些刺客轉身的空擋,藍爵手一動,只見白色冰冷的劍芒一道,那一排的黑衣刺客但感覺到腳上一痛.賣不動步子.然後藍爵可沒有完.他身子飛快的飛身上前.對著這些刺客們,又是用劍一挑.這些刺客壓根就沒有看到藍爵是如何動手的.他們的腳筋和手筋被快速的挑斷了.當場唯有淒慘的叫聲.

陡然的半空之中又是一道滿身煞氣的身影飛來.白衣銀面,此人正是凰無.挑斷腳筋麼.挑斷了腳筋還可以接上不是.凰無這下子可還沒有完.害自己東西動了胎氣,這是母子幾人一起的仇恨.凰無絕不原諒.當下凰無,再度的對地上的幾人手中的劍一動.只聽見再一次的慘叫聲起:"啊……"

上官云傾和藍爵看去,當下心中暗抽.凰無果然殘虐,只見地上的這些刺客們變成了一個染血的冬瓜.沒有四肢.只能夠就那樣殘虐的在地上翻滾.

凰無隨即走上前,對上官云傾道:"走."

上官云傾此刻已經在崩潰的邊緣,但是他愣是靠著毅力沒有讓自己昏厥過去.縱然面前的是江湖第一第二高手,但是上官云傾絲毫沒有懼怕.他相信,這兩人絕不會傷害自己,如若他們想要殺自己.那麼就絕對不會救自己.

上官云傾望向凰無真心道:"謝謝."

凰無上前,將上官云傾打橫了抱起來.兩個男人心中都是各種不出的感覺.身後的藍爵則是睜大眼睛.額,這……這算是什麼?難道無是想要將上官云傾給撲倒?

藍爵的腦海里面華麗麗的各種凰無壓倒上官云傾的各種奇葩畫面.讓藍爵想的各種噴血啊.

自己一個人站在這麼慘叫聲成片的大街上.真可以這藍爵是極品.不是極品中的戰斗機啊.

雪玲瓏知道的話,一定會如此.

至于上官云傾刺客他有多恨自己身負重傷.被另一個男人這般抱著回去,這是他人生之中的一個汙點啊.一生都將是他上官云傾永遠都磨滅不去的遺憾.

直到事後,上官云傾再度回想起今日來,這才明白,原來邪王為之雪玲瓏付出的比自己勝過而無不及.這邪王的強大勝過自己.他上官云傾輸得一點都不冤.

凰無這樣的姿勢抱著上官云傾其實是各種的不爽.要知道這手中的男人可是他口中亂七八糟的女人.在自家東西的心中留有一席之地.

如若可以,凰無真的很想要就這樣狠狠的將上官云傾給砸在地上.

上官云傾的呼吸也費外的濃濁.不過他的意識是越來越恍惚了.當凰無將上官云傾帶進邪王府的時候,上官云傾雙眸已經閉上了起來.

雪玲瓏指使著凰無將上官云傾擺放在她收拾准備好的房間的時候.凰無並沒有離去,雪玲瓏也並沒有趕凰無離去.反正她正好缺個助手.反正這免費的勞動力不用白不用.

雪玲瓏知道事有輕重緩急,這救了上官云傾之後,雪玲瓏當下要上前去解開上官云傾的衣衫,凰無看著自家東西毫不避嫌的就要去解開另一個男人的衣衫,心中那叫各種不爽啊.當下上前道:"我來.男女授受不親."

雪玲瓏心中狂汗,男女授受不親?她是大夫,能夠在乎什麼那男女授受不親了.再了她當初在南宮世家在給他救治的時候,這個男人可沒有男女授受不親了.現在這話聽來怎麼有種別扭呢?

雪玲瓏心中咯噔一下,難道是這凰無對自己也有?雪玲瓏的第一個直覺便是如此,因為凰無那眼神就是一種吃醋的感覺.雪玲瓏甩了甩頭.她告訴自己,一定是自己多想了.這江湖第一高手,凰無,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

凰無看著雪玲瓏那種眼神,他深幽的雙眸眸光一閃,暗惱自己的緒太過外露了.自家東西是非常精明的人.自己這樣是會引起自家東西懷疑的.他不希望在沒有生下邪王和玲瓏的時候,就讓自家東西發現自己另一個身份.當下凰無眼中帶上一絲譏嘲道:"女人,你別自作多了.記住你現在可是有夫之婦了."

額,有夫之婦又怎麼樣.雪玲瓏覺得這凰無這話似乎有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不過雪玲瓏並沒有過多的深想,現在上官云傾這個樣兒,她也沒有那麼多心思去想凰無的事兒.雪玲瓏指使著凰無道:"你輕點,不對,不是這樣的.心他的衣服黏在他的衣服上."

雪玲瓏看著凰無那粗魯的動作,當下有一種想要發火的感覺,不過她還是強忍著怒意.

"凰無,你究竟會不會解衣服,不會,滾."雪玲瓏發誓,這凰無根本就不是在替上官云傾解衣衫,而是在謀殺上官云傾.

凰無各種不爽啊.天殺的,自家東西看著別的男人的裸身,雖然是上半身.可是就是上半身,他心中也是各種冒著酸泡泡啊.這一刻凰無覺得自己就是傻帽,自己就是笨蛋,竟然真的聽從自家東西將上官云傾帶到了寫完府.他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幾個耳光子.讓自己腦袋發昏,將人帶到了邪王府.

自家東西還真心的不會害臊的雙眸緊緊的盯著他替上官云傾解上身的衣衫.自家東西竟然還對自己吼啊.他不爽啊,真心的不爽啊.他很想要有骨氣的甩手離開.可是,天殺的,他堅決不願意自家東西為這上官云傾服務.當下只能強行的壓制住自己心中冒酸的泡泡啊.但是他心中有千萬只草泥馬在蹦跶.自然的,這千萬只草泥馬蹦跶的對象就是現在意識昏迷之中的上官云傾.

要知道這個男人背上的傷的由來.凰無是太過清楚了.上官云傾這個作死的男人就是活該啊,竟然現在還想著自家東西.活該啊,最好讓這個男人痛死了去.救治什麼.可是凰無心中是將上官云傾祖宗十八代都給罵遍了,手上卻是要違心的替上官云傾解開衣衫,而且,天殺的還要輕手輕腳的解啊.只因為,如若自己不如自家東西的意.

自家東西便會將自己趕走,她親自動手.自家東西就這樣雙眸看著上官云傾,他就各種想要殺了上官云傾,不要自家東西親手替上官云傾解衣衫,凰無只要一想到自家東西的雙手和上官云傾肌膚碰觸.他就各種想要殺了上官云傾,殺了自己.嗷嗷嗷嗷……

他凰無就是犯賤,就是愚笨之極啊,為什麼要將上官云傾給帶到邪王府呢?他是暗自發誓啊,堅決不再敢這等愚笨的事了.他一定是腦袋被門夾了.

雪玲瓏看著凰無冰冷的臉,看著有一種怨夫的感覺.雪玲瓏再度狠狠的甩了甩頭.她覺得今天的自己一定是有問題.為什麼看著凰無會有這樣一種感覺呢?

凰無冷著臉一點一點將上官云傾已經是和背上的傷黏在一起的衣衫,真心不行的用剪刀剪開.雪玲瓏當看到上官云傾那血肉模糊的背脊的時候,雙眸深幽下去.

天哪……這哪里還可以稱得上是背.這背上的傷是鞭痕.雪玲瓏雙眸深幽下去.她不覺得這上官云傾會這般的無能.這身上的鞭痕好像是上官云傾被人打的.

……………………………………………………………………………………………

今天第二更更新來了.一萬字更新完畢.

上篇:第367章:玲瓏驚魂墜馬,凰無出現     下篇:第369章:凰無酸得要炸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