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371章:雪玲瓏開始起疑  
   
第371章:雪玲瓏開始起疑

雪玲瓏干完了這些之後安然的就在床榻上睡下了.當風千塵回來的時候就看到雪玲瓏如疲倦的睡容.沐浴之後,風千塵掀開被子,直接的側躺在雪玲瓏的身側,一手握住雪玲瓏的手,發現這個東西的手腕處有些腫.

風千塵想著昨夜整整一個昨夜這個東西整整一個晚上替上官云傾縫合傷口.當下心中又是冒著一股酸酸的泡泡.當下捏住雪玲瓏的手一個用力.

睡夢之中的雪玲瓏因為懷孕之後警覺性有些降低,她隨即閉著眼睛呼痛出聲.痛……

風千塵在心中碎罵了一聲活該之後,終究是舍不得,當下運力替雪玲瓏的手腕按摩起來,他的力道極其的好,不重不輕,酸酸痛痛的非常的舒服.雪玲瓏迷迷糊糊的還能夠感受到手腕處一股沁涼的感覺,這手腕處的酸痛也因為這舒服的按摩逐漸的消散了.

本就是睡得迷迷糊糊,這手上的力道讓雪玲瓏那是非常的享受.本來泛白的唇微微的有了些潤.睡得迷糊之中的雪玲瓏舒服的嚶嚀出聲.風千塵這按摩的力道不由得讓迷糊之中的雪玲瓏覺得這似曾相識.

雪玲瓏這嚶嚀聲,可是讓風千塵一緊.當下將雪玲瓏擁入懷中,緊緊的貼在他的懷中,風千塵當下便是直接的吻落在了雪玲瓏的唇上.狠狠的掠奪.

雪玲瓏本來很舒服的,陡然的手上舒服的感覺消失,讓她窒息的感覺,雪玲瓏陡然的睜大眼睛.當冰冷的唇碰觸到紛嫩的唇的時候,風千塵就欲罷不能了,本來他只是想要就這樣吻一下,淺酌一個就可以了.但是他在碰觸到雪玲瓏的唇之後就再也舍不得移開半分了.風千塵的吻如龍卷風般狂烈.

此刻的雪玲瓏就好像一只誘人的蘋果一般,讓人恨不得一口將她吞到腹中.現在的風千塵的吻技,根本就不是雪玲瓏能夠抵抗得了的.而且風千塵想著自家這個東西昨夜和上官云傾兩個人一起,雖然他是有讓人在暗中看著,反正他想起來就各種的不爽啊.當下他的吻變得非常的粗狂,帶著懲罰的問道.肆意的在雪玲瓏的口中掠奪.

雪玲瓏覺得自己大腦似乎缺氧一般,想要躲開風千塵.但是風千塵卻更是將雪玲瓏擁緊了幾分.不讓雪玲瓏退後一步.

風千塵因為這一個吻之後,他腹之處當下緊繃的不能夠自己.此刻作為男人的分身在向著他怒嘯,怒嘯著將懷中的女人當即壓下狠狠的納入自己的身體里.只是這親吻怎麼夠呢.他實在是好多天沒有吃到肉了.他是正常的男人,尤其還是一個品嘗到吃肉味道的一個男人.

風千塵的手當下肆意的就攤入到了雪玲瓏的衣衫內,非常的順利,那如溫熱的指腹在雪玲瓏的如凝脂般的肌膚上留戀不已.

他的手攀上雪玲瓏的高峰,食指和大拇指不斷的逗弄著那手中的櫻桃.在風千塵懷中的雪玲瓏當下呼吸粗重,風千塵食指和拇指輕輕的撥弄,就好似一股一股的電流流竄她的全身一般,讓雪玲瓏不能夠自己的嚶嚀出聲.要知道她縱然是知道自己懷孕,畢竟女人也是有所需求的,尤其是在品嘗了男歡女愛的滋味的女人.現在被風千塵這麼一逗弄,雪玲瓏當下是不自禁啊.

現在她身體每一粒因子都在叫囂著.叫囂著渴望,花園內的空氣也是溫暖潮濕一片.現在的雪玲瓏哪里還會想起自己是一個懷孕的孕婦.雪玲瓏就這樣放任自己.是的,她非常的想要讓風千塵容納進自己的花園美景之中.

當下兩個人就緊緊的抵死糾纏了起來.風千塵是已經將雪玲瓏的中意解開了,那胸前的滾圓,風千塵發現更加圓潤了起來.風千塵不知道這懷孕之後,女人的山峰也是會更加的豐滿的.當下看得風千塵喉間干澀不已,呼吸也灼-熱起來.他的分身此刻是蹦得非常的緊,向天-怒嘯著.雪玲瓏能夠感受到風千塵的分身就那樣抵在自己的花園門口.

雪玲瓏感受到風千塵的分身在顫動.雪玲瓏能夠感受到花園口的溫度,差點要將她給灼燙了去.

風千塵雙眸里滿是焰.他的分身是越來越充滿,越來越大.

風千塵大掌握住雪玲瓏柔軟的手,並將雪玲瓏那手按在他的分身上.雪玲瓏碰觸到風千塵那分身的灼-惹,心中一動,當下不能夠自己的緊緊一握.

"哦……"風千塵不能夠自己的悶哼一聲.那雙眸更加的了幾分.那聲音之中似乎非常的享受,又似乎很痛苦.

風千塵當下閉上眼睛非常的享受,雪玲瓏心也是不能夠自己的顫動起來.這個作死的男人.

"東西,快點將本王的本身放進花園里."風千塵的聲音帶著蠱惑道.

雪玲瓏就好像中了邪一般,將風千塵的分身放進花園口摩-擦了幾下.

風千塵差點要舒服的昏過去,只覺得腦子都好似短路了一般,不能夠自己的舒服的呼出聲:"哦……"

風千塵當下就不能夠自己的狠狠的向雪玲瓏的花園里一個庭身,當下分身就闖進了花園,撞在了花園內牆壁上.

"啊……"雪玲瓏不能夠自己的大叫出聲.

這女人的叫聲又是引得男人更加的激動起來,當下風千塵的分身在雪玲瓏的花園里轉動了一圈,馬兒快速的馳騁起來.一上一下.分外的不能夠自己.實在是好些天沒有吃到肉了.這一刻的雪玲瓏也忘記了自己還懷孕著,當下也是動的配合著風千塵的動作.

風千塵可能是真的很多天沒有吃肉了,一直糾纏著雪玲瓏整整是做了兩個時辰.這兩個時辰之後這才大吼一聲,瀉火在花園里.

雪玲瓏完事之後,並不覺得累,反倒是意識更加的清醒.男人在歡好過之後一般都是會呼呼大睡的,至于女人,歡好之後都是希望和男人話.

雪玲瓏就是這種.

"風千塵."雪玲瓏看著雙眸微眯著的雪玲瓏.

"恩."風千塵輕應一聲.纖美如竹節般分明的手還是落在雪玲瓏的雪峰上,依舊留戀在雪峰上的果上.

"啊……"雪玲瓏不能夠自己的身子顫動,在歡好之後,至于女人而,身子是非常的敏-感的.這不,風千塵這樣一動,就讓她不能夠自己的身子顫動起來.

"怎麼了?東西?不舒服嗎?"風千塵睜開漂亮的雙眸,眼中帶著致命的you惑,抿動性感的唇道.

雪玲瓏暗中大叫,真是妖孽啊.這個男人才將他從監牢里放回來,竟然是這般的要自己.雪玲瓏的臉如透了的蘋果一般,羞澀道:"不是……很舒服……"

在方才糾纏之中,就是太舒服了,舒服的她差點要死去一般.這個男人的勇猛她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這方面絕對是無比厲害的.要知道她真的怕自己會承受不了這個男人帶給自己強大的塊感而死去.

雪玲瓏因為方才的顫抖又是感受到了花園里還沒有退出的分身又是一顫一顫的挑動起來.好像在變大.當下雪玲瓏睜大眼睛.忙叫道:"風千塵……不要了……"

"你方才不是很舒服嗎?為什麼不要?"風千塵臉色顯然的有些不悅.

雪玲瓏心中那叫一個狂汗啊.狠狠的一瞪風千塵道:"男人太多次了會死掉的.還是節制一點的好."

"東西,你不是不知道本王的厲害,放心男人本來就是獸-行動物.再多幾次都沒問題."風千塵著分身再度的堅硬了幾分.

雪玲瓏暗叫一聲,這個男人不會吧,真的又來了.

雪玲瓏一雙水眸楚楚可憐道:"風千塵……"

雪玲瓏是真心的不要再和這個男人再來了,真的是會太舒服的受不了的.因為這個男人那麼的強大,那麼的猛,那塊感來的非常的強烈.會讓她承受不了這塊感而死掉的.

風千塵看著眼前這個東西,邪魅的唇勾起蝕骨的魅惑,看著自家東西那腫的櫻唇,那是非常的滿意.不過看著雪玲瓏那緊閉的唇,風千塵還是不滿足,隨即用貝齒咬住雪玲瓏的唇,雪玲瓏但覺得唇一痛,不能夠自己叫出聲.當下便是給風千塵機會,風千塵的靈蛇就那樣鑽了個空擋,再度的侵入雪玲瓏的香唇之中.那舌頭強勢的在雪玲瓏的香唇里,放肆的席卷了雪玲瓏口中的芳香.糾纏著雪玲瓏那柔美的丁香蛇.用力的吸取著雪玲瓏舌尖上的甜美.

雪玲瓏本來是真的想要抗拒風千塵的.真心的不想要了的.可是抗拒著抗拒著,雪玲瓏就被風千塵再度給you惑住了,變成了享受.被風千塵的吻給征服了.她又是難自禁的圈住風千塵的脖子.回吻著風千塵.

房間里又是惷光一片……

風千塵看著雪玲瓏沉睡的容顏,風千塵內心里也是非常的糾結.自己置于楚楚的是虧欠了.他無遺回報.玉邪楚楚的病刺激不得.他生怕刺激了楚楚.昨夜藍爵是叫了自己,告訴自己楚楚再度昏厥過去了.轉達了玉邪的話,若是楚楚在這樣反反複複,這一次昏厥過去,只怕真的會永遠無法醒來.師傅就這樣一個女兒.師傅為了自己已經命喪了.臨終之前托孤女.

風千塵在糾結著究竟要不要讓自家東西去給楚楚治病.至于她的醫術他是相信的,但是他生怕這個敏感的東西發現自己什麼秘密.

這一整個晚上,雖然在身體上是得到了舒服,但是風千塵的心里上卻是一點也不舒服,尤其是自己雖然出來了,但是云帝和澹台辟邪,赫連絕對于自己可是沒有松懈.風千塵第二日又是進宮四國商談去了.

雪玲瓏一直睡到了第二日夜色降臨.這才悠悠的醒來.才醒來,用過晚膳.一道黑影閃進了邪王府.

雪玲瓏深幽的黑眸一沉.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凰無.那絕美的唇一動道:"凰無,怎麼?你又受傷了."

凰無那絕美性感的唇微微的抽搐幾下,這叫什麼話?好像他凰無就只會受傷一般.凰無沒好氣道:"沒有."

雪玲瓏陡然的雙眸一利道:"風千塵出事了?"

"額.和你家男人無關."凰無心中非常的得瑟啊.內心里是非常的開心.在這個東西的心中自己還是非常的重要的.她是非常的緊張自己的.

"你是有朋友受傷了?"雪玲瓏一聽凰無這口氣,當下猜到風千塵應該無事.

凰無鄭重的點頭道:"的確,這次來,是想要請你去替我師妹診治."

雪玲瓏唇角勾起,別有深意望向凰無道:"師妹?有殲-啊."

凰無面色一沉.顯然的他就是怕自家東西誤會自己這個,真是怕什麼來什麼.當下凰無沉著臉道:"沒有."

凰無雖然沒有,但是雪玲瓏覺得,這師兄師妹的,很是有殲-的……

"很急嗎?"雪玲瓏問道.

"是.她病很嚴重."凰無的雙眸暗沉下去,今天楚楚又是咳出了不少的鮮血.

雪玲瓏思索了幾秒鍾之後還是整理了藥箱就隨著凰無去了.

凰無當下便是雙手長臂一伸,將自家東西圈在懷中.

夜風呼呼.雪玲瓏被凰無圈在懷中,雪玲瓏覺得有一種恍惚的感覺.這個懷抱給自己的感覺也是那麼的溫暖,那麼的安全.而且她能夠感受到凰無心中的那一種沉郁之色.這個男人是擔心他家師妹吧.真是死鴨子嘴硬啊.

雪玲瓏合著凰無來到天下第一樓.自然的玉邪雪玲瓏見過,自然是避開了雪玲瓏了.風千塵帶著雪玲瓏來到楚楚的房間.楚楚聽到開門聲,抬頭望向凰無,氣弱的喚道:"師兄."

那一雙楚楚動人的雙眸含著濃濃的深望向凰無.師兄終于來看自己了.只是楚楚在見到凰無身後的雪玲瓏的時候,那慘白的臉上的笑容瞬間便僵硬住了.這就是師兄喜歡的女子吧.楚楚看著登對的兩人.那楚楚動人的雙眸當下黯然下去,心中泛著酸澀.她知道自己的身子不行.知道這五年昏迷,師兄或許已經有了心愛的女子.可是真實的看到師兄和這個女子出現在她的跟前.她覺得非常的紮人眼睛.她的心好似被毒蛇狠狠的蟄了一下.想要問,但是她卻問不出口.因為這樣的話根本就是多余.

反倒是心細如發的雪玲瓏發現了.看來是神女有心,襄王無夢.而且這神女似乎是誤會了她和凰無了.雪玲瓏當下走上前,對著楚楚友善的一笑道:"姑娘,你誤會了.我是大夫,而且已經有嫁人的大夫.無今日請我來,是讓我替你診治一下."

凰無對于雪玲瓏介紹的話,內心里是既高興,又糾結啊.高興的自然是現在自家東西出來就直接的告訴人家她已經是有夫君的人.這糾結的是,這個東西,那話落下之後讓自家的師妹的眼中又是染了希望.這是非常糟糕的.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這在楚楚的心中當下又是染上了希望.這位姑娘已經嫁人了.當下楚楚對于自己的病,又是重新染上了希望.如若師兄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那麼叫她何以堪呢?

楚楚對著雪玲瓏投去一個虛弱的微笑.隨即自我介紹道:"原來是女大夫,叫我楚楚吧."

雪玲瓏對著楚楚含笑點頭,當下也不浪費時間.雪玲瓏上前替楚楚把脈.雪玲瓏把脈之後,當下蹙眉.對于這個身體,她不上來.肺部是有受到嚴重重傷.

"楚楚姑娘,你的症狀."雪玲瓏當即問道.

"是,女大夫.五年前受傷重傷,昏迷了五年,師兄用了五年時間對我的不放棄,楚楚這才在前些天蘇醒過來.只是蘇醒過來之後一直咳嗽,口中帶血.還容易疲累,昏迷.都是邪哥哥替我調理身體的."楚楚氣弱道.

凰無一聽楚楚提到玉邪,心中咯噔一下,那面具之下的雙眸望向雪玲瓏.

雪玲瓏並沒有多想.在雪玲瓏想來,凰無定然是會請這世上最好的大夫替自家師妹診治.

雪玲瓏望著眼前楚楚惹人憐愛的女子,昏睡五年?前些天才醒來.從這個女子身子上來講.當時應該是受得很嚴重的傷,這身體上的確顯示也是如此,只是把脈之後,雪玲瓏覺得這楚楚的體內似乎有什麼別的東西.毒麼?不是.但是若沒有的話,也不像是.

雪玲瓏本想要詢問什麼.但是最後還是沒有問.一聽這女子喊那人叫邪哥哥.不用多問,替這個女子救治的應該就是她口中的邪哥哥.

邪哥哥.陡然的雪玲瓏的腦海之中一道暗芒劃過,玉邪?

上篇:第370章:玲瓏出手,京城暴亂     下篇:第372章:雪玲瓏懷疑,試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