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379章:玲瓏受傷,風千塵狂怒  
   
第379章:玲瓏受傷,風千塵狂怒

雪玲瓏能夠感覺到死亡的腳步逼近自己,她能夠篤定,這個男人的身手絕對是比自己的銀針的速度要快,自己這一邊還不能夠拿出銀針,他的劍當下就能夠要了自己的命.

雪玲瓏能夠感到肌膚被劍割破的刺痛.只要這個男人再稍加用力,那麼自己就可以去閻王殿報到了.縱然是如此,她的心在恐慌,面容上雪玲瓏卻只能夠假裝鎮定.

邪王府守備森嚴,這個人都能夠進來,而不被人察覺,可見這個家伙的厲害.而且人家讓她和楚楚的生命之間選擇一個,顯然的這黑衣人知道楚楚的病根,但是卻不讓自己治好?這究竟是為什麼?不讓她多管閑事?

她的個性是自己插足的事,自然不可能半途而廢,但是面容上,雪玲瓏還是洋裝妥協道:"自然是我的命重要.至于那楚楚的病我根本就無能為力."

雪玲瓏這倒是的是實話.的確是有些無能為力,因為她還沒有找到病根是什麼.唯有對症下藥才能夠根除.

雖然她做人很有原則,但是真正當自己面臨這種死亡的時候,她又是不想要死的,盡管自己現在活得很糾結,很愧疚,但是在她現在還有孕的時候,她就更不希望自己的生命是這樣死去的.

這一邊雪玲瓏是妥協了,但是這戴著曼珠沙華面具的黑衣人,哪里會這般輕易的就放過雪玲瓏,那鋒利冰冷的劍又是往雪玲瓏的肌膚里一個用力,雪玲瓏心中那叫一個火啊,這個該死的家伙,她這都已經是妥協了.這個男人竟然還不放過自己,她當下冷著臉道:"這位兄台,我已經答應你的要求了.你還想要怎麼樣?"

雪玲瓏極力的隱忍住,努力將這黑衣人全部的視線都吸引到她身體的上半身,至于手自然還是不放過能夠捏住銀針,反擊脫逃.

"不想怎麼樣.只是給你些教訓,不是什麼閑事你都可以管的."那黑衣男子帶著煞氣道.

落之後,那手中的利劍又是一個用力.

雪玲瓏知道這個男人的意圖,天殺的,自己現在就算銀針出手都止不了這個男人對自己的動手,而且要命的是,這個該死的男人的劍就那樣擱在自己的美頸上,咽喉處,這一個用力若是隔斷了自己的動脈,那不是要了她的命啊.

縱然她面臨一切死亡都不怕,可是現在的她怕了,她怕這個男人出手,她怕自己真的會沒有命,只因為現在的她可不是以前孤身一人,現在她腹中還有孩子.她絕對不能夠讓自己這還沒有出生的孩子死去.那是她多麼渴望的.

黑衣人感受到雪玲瓏緊繃的神經,看著雪玲瓏那洋裝冷靜的樣兒,唇角邊勾起嗜冷的譏嘲.

"雪玲瓏,哈哈,你也會害怕?放心,本座不會要了你的命,要了你的命就太沒有意思了.我只是就割破你的喉管而已,相信你這妙手定然能夠將自己醫治好的."

雪玲瓏真的好想大罵這個該死的家伙混蛋.雪玲瓏知道,如若真的讓這個家伙這一劍下來,隔斷了咽喉,他娘的她還能夠有命嗎?絕對不行.雪玲瓏的大腦飛快的運轉著,以怎麼樣的姿勢,哪個方位動作,對自己的損害最輕,又能夠命中這個BT.

當下雪玲瓏整個人往後快速的倒去,隨即伸出雙手,快速的踹在黑衣人的雙腿上,整個人借助黑衣人的力道,往後滑出去三米.

只是雪玲瓏陡然的覺得咽喉之處好痛,她動作是快沒有錯,但是這黑衣男子也絕對不是嚇唬的,方才他的劍鋒還是劃破了雪玲瓏的咽喉處.

那黑衣人再度要飛身上前,雪玲瓏顧不上咽喉之處的痛,趕緊將手中的銀針飛向黑衣人,那黑衣人快速的一躲,趁著這個空檔,雪玲瓏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這個黑衣人的對手,當下便是快速的朝門外跑去.

雪玲瓏出了房門,那黑衣人便不敢再追出去了,因為這門外可是有多少暗衛,方才雪玲瓏這一動可是驚動了這暗衛.

看著雪玲瓏這般,玉魂嚇得不輕,當下趕緊叫道:"來人,保護王妃.有刺客."

他心中各種恐慌,現在王妃出事了,王爺指不定會怎麼發狂呢.

"快,抓住那刺客."雪玲瓏捉急道.雪玲瓏覺得這個男人肯定是和楚楚的病根就關系.這個黑衣人,身上的煞氣又不像是凰無,凰無是白衣銀面,這個BT是黑衣曼珠沙華的面具.

玉魂以及這王府之中的暗衛門都在心中各種自責,今日竟然大白天的讓人在王府中傷了王妃.玉魂知道王妃自己能夠處理自己的傷.當下便是帶著暗衛門追去.今天若是讓這刺客脫逃了,那麼他們就可以以死謝罪了.

另有一些暗衛留在雪玲瓏的身邊.保護雪玲瓏的安危.

當王府的丫鬟看到雪玲瓏的不斷流血的頸部,當下嚇得面色一白.趕緊上前,天哪,王妃怎麼會受傷?王爺回來,肯定是要找自己算賬了.

丫鬟們當下趕緊扶雪玲瓏回房間,雪玲瓏趕緊平躺下,指揮丫鬟趕緊用手按緊自己被割破的咽喉處.

雪玲瓏平躺著可以減少血往外流.

很快,玉邪來到了王府.

侍衛每一步都非常的焦急.要知道如若王妃出了事,他們就是死一萬次都不足惜啊.

玉邪在看到雪玲瓏仰躺著的時候,清澈溫潤的雙眸一蹙,趕緊上前,快速的拿出他的金針紮入穴位.當下血便被止住了.

玉邪止住了雪玲瓏的血之後,丫鬟們按照雪玲瓏的指使拿出雪玲瓏的消毒水,酒精等,拿給玉邪,玉邪微微的一蹙眉,不過也沒有什麼.這些東西非常的精致,想來也是,當下便是拿過丫鬟手中的東西,按照雪玲瓏的用手指示替她用酒精消毒,清晰傷口.

酒精那一種灼燒般的痛,讓雪玲瓏當下便是緊蹙眉頭.

他知道雪玲瓏有一手縫合術,至于他的縫合術還真心的不行.因為他從來沒有縫合過傷口.拿的頂多也就是這金針.

玉邪面色有些暗沉,一邊的丫鬟關切的問道:"玉公子,我家王妃的傷勢如何?"

"我可以用我的方法包紮,不過會留下疤痕,會顯得丑陋了.如若用王妃的縫合術就好了."玉邪這倒是得實話,他的確是有辦法可以替雪玲瓏處理好這個傷口,但是麼.畢竟這劍鋒帶過的傷口有些長,需要縫合,這才能夠讓她完美如初.

好在雪玲瓏這咽喉的動脈沒有被割破,不然就真的麻煩了.這縫合傷口,他可以現學.無和他過幾次,他倒是也拿動物試過.至于那縫合血管,他是真的不會.

玉邪當下又是從雪玲瓏的醫藥箱里拿出她准備的針,線.隨即讓丫鬟穿好線,用酒精消毒,雪玲瓏知道自己不可能縫合,她現在唯有相信玉邪.畢竟這個男人可是被稱為醫聖.

玉邪對著雪玲瓏道:"王妃,玉邪在動物身上自行練習縫合之術,在人身上你還是第一次.不過玉邪會盡力完成得漂亮.請王妃放心."

雪玲瓏對著玉邪點頭.既然現在人家替自己醫治,而她作為病患,病患就應該相信醫生.她非常的配合.

玉邪看著雪玲瓏對自己點頭,當下心中松了口氣,當下便是沉下臉,進入到替雪玲瓏縫合傷口之上,風千塵看著丫鬟穿的線,有些不滿意,他隨即將雪玲瓏原先的線分開,很細,因為他生怕這傷口會像蜈蚣一般,線太粗不好.

雪玲瓏看著玉邪的動作,當下便知道,這個男人在動物身上只怕也是練習了幾次,他是真的有在專研這縫合術.不用怎麼追究,她的縫合術現在整個天下都知道了,不要作為醫者,自然是非常的想要有一手秘術.

玉邪隨即非常心翼翼的替雪玲瓏縫合每一針,好在他是男子,而且有內力.當下這運力比雪玲瓏是要輕松不少.丫鬟們緊緊的屏住呼吸,看著玉邪替雪玲瓏縫合,玉邪處理得非常心.

雪玲瓏盡管知道咽喉之處非常的痛,但是她能夠忍住.丫鬟們看著玉邪將人的肌膚好像縫合衣裳一般縫合.自然玉邪打的不是雪玲瓏鎖熟悉的手術結,但是好在玉邪是一個研究的人,自己的結也可以.

話那黑衣男子,玉魂等人追出去的時候,卻不見了蹤跡,連著追了很遠,擴散都不見那黑衣男子的蹤跡.可見那男子早先有准備,而且身手非常的高.加之方才並沒有中傷.輕而易舉的脫逃也是正常.只是讓玉魂相當的氣惱,他愧對王爺.

今天他是各種失職啊,讓刺客在王府將王妃給傷了,現在王妃讓她追刺客,要抓住刺客,他又是沒有抓住刺客,玉魂是各種自責的回到邪王府,看到雪玲瓏沒有生命之憂,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氣.

風千塵聞訊從皇宮火速的趕回邪王府.

一進王府,玉魂主動迎上前跪在地上.

風千塵狠狠的一腳踹向玉魂.

只聽見"碰"的一聲,玉魂整個人被踹飛出去,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冰冷的弧線.隨即狠狠的撞在院牆上,滾在地上,玉魂連一聲都不敢吭.

"該死的,你們是怎麼保護王妃的?這麼多侍衛,竟然讓刺客進入邪王府行刺.你們真是越來越能耐了啊."風千塵狂怒道.

現在的風千塵又是一頭發怒的猛獸一般.

王府的人知道,今日所是王妃死了,那麼王爺鐵定是要他們為之陪葬.

風千塵自然是氣,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氣,這個黑衣人是誰?竟然能夠進入邪王府行刺,自己的邪王府可是守衛森嚴.竟然被人給行刺了.風千塵整個人都在冒火.

玉簫看著眼前滿身煞氣的王爺,他很想要努力裝空氣,不過他更知道,如若自己努力裝空氣之下,這玉魂肯定是要被王爺給弄殘了.王爺方才那一腳,可是絲毫沒有留.玉簫糾結之後,還是覺得自己應該仗義一下,當下便是開口道:"王爺,還是先進去看看王妃先."

果然,風千塵聽到玉簫的話之後,狠狠的對玉魂一瞪,嗜冷的聲音道:"自己下去領五百軍棍."

"是."玉魂不敢吭聲.

玉簫滿頭黑線,五百軍棍啊,可見王爺對于今天的事非常的火,也從見王爺對王妃的愛.

風千塵走進房間,玉邪已經替雪玲瓏縫合好傷口了.

"東西."三個字,一聲呼喚,都讓他心痛不已.

雪玲瓏對著風千塵虛弱的一笑,用眼神告訴風千塵,我沒事,不用擔心,畢竟現在剛縫合過傷口,最忌諱開口話.她只是用眼神和風千塵交流.

至于這一點,雪玲瓏沒有隱瞞風千塵,她將那刺客阻止自己救治楚楚的事兒了.她在試探.沒錯.今日的事和楚楚有關.她雪玲瓏絕對不是同心泛濫的人.這楚楚昏迷五年又當如何?被人算計又當如何?她不應該賠上自己的性命.

隨後雪玲瓏便閉上眼睛休息了.風千塵等到雪玲瓏睡著之後.便是將玉邪叫到了邪王府暗室里.

"玉邪,你即刻帶著楚楚離開皇城,前往靈州.沒有我的命令,永遠不得進入汴京城."風千塵整個人殺氣漫天,在方才看到自家東西慘白著臉,一絲血色都沒有,那一刻,他恨死了自己,恨死自己為什麼要將楚楚送到邪王府.

恨自己,這是自己欠下的恩,不應該要自家東西來替自己還.如若今日東西發生個意外就……

他實在不敢想象自己會如何.

"你知道楚楚的?她不可能離開你.你這樣將她送走,讓我帶她到靈州,你這是要楚楚死,你知道嗎?"玉邪滿臉擔憂道.

"今天的事是個意外,你不可以將這錯怪罪在楚楚的身上,你可忘記了,楚楚究竟是為了誰才變成這樣的?"玉邪試圖勸風千塵,讓風千塵收回自己的話.

"意外?你覺得這是意外?今日這黑衣人可是為了阻止東西替楚楚救治.楚楚的確是因為救我昏睡了五年,但是本王就不應該將危險帶給東西.本王已經犯錯一次,絕不再犯第二次錯誤.所以你即可帶楚楚離開,前往靈州.那邊山水都好,適合養病.有你在楚楚身邊照顧.我放心.

至于楚楚能不能夠根治,他已經不敢再拿自家東西的命來還自己的欠下的恩了.

"千塵,你冷靜點.這一碼事歸一碼事,你不能夠遷怒于楚楚啊……"玉邪極力的勸.

只是風千塵確定的事又哪里是玉邪能夠勸得了的.

風千塵完,壓根就不是開玩笑的,直接的一把提起楚楚就將楚楚往邪王府丟.

楚楚看到風千塵提起自己,煞白著臉色道:"你……你是誰?想要干什麼?"

"我是誰?我是這邪王府的主子,我們邪王府不歡迎你,你可以走了."風千塵冷著臉,心中還是狂怒不已,雖然自己有錯,是自己將楚楚送到了邪王府,但是他還是忍不住怪罪楚楚.如若今日不是因為楚楚的病,那麼現在自家東西就不會躺在床榻上,還被割破了咽喉,好在沒有傷到大動脈.

若是傷及大動脈,就會血流而死.他實在是無法想象失去自家東西的後果.他無法賭.這一次的刺客事件發生不久之後,朝中緊接著又是有三位官員被刺客所傷.

風千塵當下便是通過雪玲瓏的口述將刺客的畫像傳神的畫了下來,隨後奏請皇上,當下強行的要求皇上讓秦日照和黃天域負責皇城的安危.並且下放權限.並且讓云帝下通告,追緝畫上的刺客.

這畫上的刺客,戴著曼珠沙華的面具,滿身的煞氣.眾人再看,根本就看不出其他的什麼來.這男人一看就知道不簡單,這是要人從哪里去找?其余的特色根本就看不出來.

云帝在得到風千塵的奏章的時候,云帝最後是將皇城內的安危的重任是交給秦日照,云帝之所以將這重任交給秦日照,無關乎這秦日照靠向風千塵,盡管這黃天域也偏向風千塵,但是黃天域和秦日照不同.黃天域乃是忠義候,這忠義候府至于整個皇朝的功勞還是功不可沒的.云帝是想著借此將秦日照拉下來,安置自己的人,真正的從秦日照的手中奪過兵馬大權.

又是賦予秦日照這大權.讓他攪動皇城去.話皇城這是要各種明爭暗斗,至于秦日照,想要拉攏的,想要拉下位的.各種暗斗又是在持續的進行之中,何況現在還有唯恐東起不夠亂的三國人士在.皇城又是要腥風血雨的節奏啊……

……………………………………………………………………………………………………

親們,今天一更五千字完畢了啊.明天繼續啊.

上篇:第378章:放心?本王能夠放心才見鬼     下篇:第380章:天哪,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他(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