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380章:天哪,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他(1)  
   
第380章:天哪,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他(1)

話雪玲瓏第二日醒來的時候,聽那楚楚被風千塵直接的拎著出的邪王府.她暗暗的松了口氣.玉邪,他很用心,用心的學習醫術.對著鏡子,雪玲瓏看著玉邪的縫合術,但看這手法相當的不錯,可見這男人還真是一個醫學天才.這縫合之術壓根就不比自己差.自己之所以好,那是經驗的累計.而且經常給人做手術而成的.可這玉邪根本就沒有.

如此自通的男子,怎麼可能會不知道楚楚身上的異常,楚楚體內有活的東西的存在.五年前就昏迷了.她實在不能夠將玉邪看成簡單的一位醫者.因為這楚楚喊玉邪邪哥哥,她也是從楚楚口中得知,玉邪一早就認識楚楚的.

在他出事的這一刻,侍衛第一找來的便是玉邪.可見侍衛知道玉邪在天下第一樓.也就是,風千塵很有可能和凰無也有牽連的.凰無……

風千塵……

她的心不出來的狂跳著.整顆心緊繃起來,在心中告訴自己.不會的,不會的.雪玲瓏,你別亂想,絕對不可能是你想得那樣.事絕對不是那樣的.但是……但是若是那是真的呢?雪玲瓏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如若真的是自己想象的那樣?她該何去何從?

是的,她並不笨,不過雪玲瓏幾個深呼吸,強行服自己道,雪玲瓏,這個男人這麼愛你,你是看到的,怎麼可能干出混賬的事來.絕對不是的.兩人至于聯手,一定是為了複仇.對,這云帝至于風千塵,有莫大的仇.他能夠籠絡一切可以籠絡的人.好,在凰無替風千塵複仇之前,她不會殺他.但是等複仇之後,她發誓,她一定要殺了凰無那個畜生.

雪玲瓏隨即又是想到玉邪的身上,這個男人究竟想要干什麼?和凰無關系密切,又和風千塵關系密切.楚楚身上的活物,他一定知道.陡然的,雪玲瓏的腦中一道精芒閃過,難道楚楚體內的活物和這玉邪有關,難道是玉邪干的?

玉邪乃是風千塵手中的門客,玉邪,玉簫,玉魂,玉字一帶的人,可見是風千塵的人.難道……

楚楚體內的活物是風千塵指使.目的便是要凰無對他的忠心.至于凰無對自己出手.難道是也感覺到了什麼?所以他這是報複?

這一邊雪玲瓏想得糾結的時候,她又是得到了消息,風千塵利用她的事,向云帝寫了奏章,徹查刺客的事,而且當下是讓秦日照光明正大的鬧騰了皇城.將整個皇城又是鬧得雞犬不甯.

當雪玲瓏得知此事的時候,心中暗自喟歎.風千塵就是風千塵,任何事都是不留余地的利用.這樣的男人,天生就是玩弄權術的.她覺得這樣好累.這樣的生活至于她而,真心的相差太大.在前世她也是過著生死不定的日子.但是現在有了孩子,她不想孩子也是過著這樣勾心斗角的生活,那樣的日子太累太累了.她向往的是世外桃源般的和諧美好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面朝黃土背朝天.那日子看似辛苦.她也卻無比的向往.弄一個幽靜的山谷,種滿山的草藥.

雪玲瓏雙眸也是深幽下去,這楚楚被送走了,那麼至于那黑衣人也無從查,這一點又是讓雪玲瓏深幽下去.這一點雪玲瓏非常的可惜的.自己的仇,她還是想要報.這就是她.送走楚楚,間接等于自己的仇都無處報了.這不是她的作風.而且很多事,她都要弄清楚.

當下雪玲瓏便是在風千塵回到府上的一刻,對著風千塵直接道:"千塵,告訴天下一樓,我一定要治好楚楚的病."

風千塵在聽到自家東西這話的時候,當下雙眸深諳下去,東西這是在拿自己當誘餌啊.想要將這黑衣人給揪出來.

"東西,不行,本王絕對不允許你再涉險.本王已經責令玉邪將那楚楚送往靈州了.現在已經離開了皇城."風千塵黑著臉道.

"靈州是麼?今日不成,我也一定會將楚楚的病治好,等你皇城的事落幕之後,將楚楚從靈州接回."雪玲瓏一臉堅定道.不管風千塵如何勸,都勸不動雪玲瓏一句.

"楚楚的事,我絕對不會就此作罷,人家不想要讓我救治楚楚的病,一定是有陰謀,我一定要粉碎他們的陰謀.我雪玲瓏都被人拿劍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被胳膊了咽喉,這等大仇,我絕對要報."是的,他家東西就是一個睚眦必報的女人.

"東西,你不怕,本王怕,本王怕你出事.你可知道看到你面色慘白的躺在床榻上,本王的心都快要停止了跳動.本王絕對不允許你再有這樣的危險.所以,此仇,本王會替你報.你只要乖乖的當本王的王妃,安心的養胎就好.其余的事,不許你操心.不許你行動."風千塵一臉堅定.

要知道那黑衣刺客,竟然連守備森嚴的邪王府都能夠進來,可見那實力絕對不簡單.當今世界上有此身手的究竟會是誰?風千塵的腦海在飛快的思索著.

"怕什麼?要命一條.我絕不咽下這口氣.所以千塵,你趕緊將楚楚和玉邪召回來.我一定要治好楚楚的病."雪玲瓏試圖勸風千塵.

風千塵滿臉黑線,這個東西.昨日她告訴自己這事兒,還不是因為這個東西想要試探自己,看自己會不會將楚楚給送走.現在又是如此堅定的要自己將楚楚接回.可是他是已經不敢將楚楚接回了.

風千塵不好話,很強硬,但是雪玲瓏也不是一個軟根子,她也是一意孤行的.

"你若不接回,我前往靈州就是."雪玲瓏這話一出口,可將風千塵給氣得啊.完之後,還一臉的你是接不接呢.

風千塵當下有些氣結啊.他很想有骨氣的,不接.但是自己若是了不接回,這個東西就會自己前往靈州.他可不敢想象前往靈州路上會出現什麼事.自家東西就是一頭蠻牛,風千塵知道,她一旦決定的事,就是十頭牛都休想拉回來.哎……

風千塵表示很著急啊.

風千塵從來也不知道,楚楚竟然能夠遷出這黑衣刺客.可見這是非常隱世的高手.私心里他自然也是想要替自家東西複仇.不過放在自己這府上.他是絕對不允許的.本來天下第一樓是最好的.但是東西至于凰無是非常恨的.所以他斷然不能夠讓自家東西再前往天下第一樓.

"風千塵,你不吱聲,我當你是否認了?那我即可前往靈州."雪玲瓏這是威脅啊.威脅風千塵.

風千塵有些氣結.這個東西就是仗著自己對她的寵愛.看吧,飛到他的頭上去了.威脅自己這一招都用上了.可是他娘的,他就是被她給威脅了啊.

"去接回可以.但是不能夠將那楚楚安置在邪王府了."風千塵黑著臉.

雪玲瓏腦海之中一道精芒閃過:"將楚楚放在南宮世家."

雪玲瓏至于凰無非常的恨,但是她相信楚楚安置在南宮世家是最好的.那凰無一定會派人暗中守護楚楚.

其實風千塵內心正是如此想.不過他可不敢出口.自己出口,直接不是讓自家東西給自己懷疑上啦.

當下風千塵又是依照雪玲瓏的要求命人將楚楚和玉邪召回,送往南宮世家.

……………………………………………………………………………………

話南宮翼在接到楚楚落在南宮世家的時候,那叫一個狂汗啊.他很忙好不好,要知道他要忙著賺錢,那麼多張口都是他在張羅著.現在將這楚楚給安置在南宮世家,天殺的.這不是讓他為難嗎?他真想劈凰無去.這個無良的男人,這是在加重他的負擔.

至于雪玲瓏被黑衣刺客行刺的事,他是聽了.當下他也知道了楚楚背後的幕後黑手絕對不簡單,他娘的就是因為知道不簡單,他才將凰無給恨的半死.他這賺錢盈利忙得不可開交,要知道,打仗要錢啊.要口糧啊.他這捉急不已.只因為現在這形勢已經是非常的緊張,戰爭可是一觸即發的事兒啊.所以他這才捉急著忙著賺更多的錢,弄更多的軍糧.囤積起來.

天殺的凰無,竟然一邊想著讓自家女人救治楚楚,還楚楚的恩,一邊還想著保護自家女人.讓他來負責安危.凰無,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我南宮翼前世就是欠你的.

給他當奴才使,為他勞心勞力的已經夠心力交瘁了.現在還要攤著保護楚楚這等事兒.嗷嗷嗷嗷……南宮翼仰天怒吼啊……

正當南宮翼在仰天怒吼的時候,風千塵和雪玲瓏來到了南宮世家.風千塵絕美的唇勾起優美的弧線,清越的聲音飄響而出:"南宮家主,這是不樂意嗎?"

不樂意,對不樂意.可是他能夠對這個無恥的男人自己不樂意嗎?不然自己就更慘了.

南宮翼好無奈,好無奈.忙道:"誰的,能夠為邪王服務,那是我南宮翼的榮幸,我開心至極開心至極啊."

違心話,絕對是違心話,實在是某個男人的手段很惡劣.若是自己膽敢不同意,那麼他南宮翼就要悲劇了.他就會被被剝削的更加的慘烈的.

"開心就好.往後我家東西出入這里替楚楚救治的安危落在你的身上了.你可不要讓本王失望."風千塵笑得無風無浪.對于南宮翼的表現是非常的滿意.不過南宮翼可是不爽來著了啊.

他好想要嚎叫啊.這任務他娘的太重了.自己的兩個女人自己提回去啊.

雪玲瓏隨即補充道:"南宮翼,保護好楚楚,絕對不能夠讓楚楚有事."

雪玲瓏本能的覺得這楚楚會是一個線索.一定可以牽出幕後黑手來.

"放心,就算你不,我也會好好的保護的,若是楚楚出了事,無一定會挖個坑將我活埋的."南宮翼覺得自己好憋屈啊.當下就是順口了出來.但是他能夠感受到周遭有殺氣有殺氣.嗷嗷嗷……

不用,這殺氣是誰的.不過這殺氣也僅限他能夠感受到.因為這個男人很快就收斂好了.他只是不心漏了嘴啊.

雪玲瓏是因為南宮翼在到無兩個字的時候,當下便是想到了凰無對自己的侵犯.心當下又是被撕裂了一般的痛.手一冷.根本就沒有關注到風千塵的表.風千塵感受到自家東西的變化,當下狠狠的瞪了一眼南宮翼,那意味就是你慘了.

南宮翼好憋屈啊,他麼的不就是不心漏了嘴嗎?漏了兩個字,他也能夠感受到雪玲瓏的異樣,天殺的,這算是一個啞謎嗎?怎麼雪玲瓏臉色變得這麼難看,盡管非常的隱忍,但是明眼人還是一眼能夠看出來.嗷嗷嗷……無,你究竟干了什麼事?讓雪玲瓏面色如此的難看?這其中一定有隱.一定有隱啊.特麼的究竟是什麼隱呢?他好想八卦一下.

………………………………………………………………………………

今天一更完畢了啊.好消息哦,明天會大更啊,至少一萬二以上哦.因為明天上午要去醫院,下午要送朋友回去.明天米有時間碼字.所以今天要將明天的給努力碼出來啊.所以只能夠一更啊.不過明天乃們可以大啃了.

上篇:第379章:玲瓏受傷,風千塵狂怒     下篇:第381章:天哪,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他(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