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381章:天哪,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他(2)  
   
第381章:天哪,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他(2)

這其中一定有隱.一定有隱啊.特麼的究竟是什麼隱呢?南宮翼好想八卦一下.

南宮翼心有不甘,當下對風千塵的冷眼無視,對著雪玲瓏問道:"王妃臉色怎麼這麼差?是無對你做了什麼事嗎?"

南宮翼這話可是不慎問道了雪玲瓏的痛啊.雪玲瓏的心一陣的狂亂.她生怕風千塵會發現什麼.寬之中是手緊握成拳.她的心咚咚咚的狂跳.她痛,她愧疚,但是她怕他知道.

風千塵這一刻真心的有一種想要殺了南宮翼的沖動,作死的南宮翼,竟然什麼不好,偏偏是問了這一句話,他就是該死的太過知道自己對自家東西干了什麼混賬的事.自家東西在內疚什麼.他也好想對自家東西出口,叫她不要內疚.他就是凰無.可是天殺的,他不敢.不敢啊.若是了,自家東西隨後就甩手走了,自己這是要去哪里找?老婆和孩子都無處尋找.絕對不行.他必須要等自家東西將邪王和玲瓏生下.到時候有了孩子的牽絆.她就會留下的.

風千塵的想象是美好的,不過至于事實究竟會如何呢?有待日後他親自驗證了.

"東西?怎麼了?是傷口發痛嗎?"風千塵趕緊轉移話題.

雪玲瓏聽到風千塵出口便是關切的詢問自己的傷口,以為自己是傷口痛這才會面色難看.她內心里是更加的愧疚了.那一雙盈盈的水眸,當下不能夠自己的氤氳起了水霧,鼻尖反酸的厲害.她這是在欺騙風千塵.她好想對風千塵搖頭道,不是這樣的,不是因為傷口痛.我是對不起.我的身子已經被凰無這個禽獸給玷汙了.對不起

可是想要解釋的話硬是在口中,硬是不出口.風千塵趕緊一把將雪玲瓏撈起,直接的就朝南宮世家門外走去.臨走之前,對南宮翼狠瞪一眼,用眼神告訴南宮翼.你慘了.

南宮翼看著風千塵抱著雪玲瓏離開的背影,心中叫屈啊.他怎麼知道自己究竟是哪一句話錯了啊.他很無辜的好不好,他很冤啊.

果然,南宮翼慘了.忙得沒有黑夜白天的感覺.讓南宮翼發誓,以後他死也不開口話了.自己究竟是哪一句話錯還不知道,就受到了這麼悲慘的懲罰,受到了凰無的折磨.他好冤.可是這冤他叫了也沒有用,因為那是沒有人性的家伙.凰無對自己的懲罰.嗷嗷嗷……他好苦啊……

雪玲瓏頭埋在風千塵的胸口,只能夠無聲的哭泣.這個男人越是這般的關心自己,她就越覺得自己錯了.風千塵自然是知道雪玲瓏不是因為那傷口痛而這般難過,他實在是……

風千塵旁敲側擊道:"東西,是脖子痛嗎?我去將玉邪那個該死的家伙跺了."

雪玲瓏本想要點頭,但是聽到風千塵後面的一句話,她相信這個男人得出做得到.當下便是搖頭道:"不是傷口痛."

風千塵內心也非常的緊張.

雪玲瓏覺得自己的愧疚感太深,她想要想這個男人解釋.可是若是這個男人到時候厭惡自己了呢?到時候不要自己了呢?雪玲瓏內心里也非常的糾結.兩個擁在一起的人,都是各種糾結著,都在糾結著要不要.

風千塵深深的一個呼吸,他看著自家東西這般痛苦,暗暗的咬牙,想著吧:"東西.若是以後,本王做了對不起你的事?你會原諒本王嗎?"

風千塵試探的問道.雪玲瓏的心咯噔一下,若是他做了對不起自己的事?自己能夠原諒嗎?而且這個男人這話是什麼意思?他難道要做對不起自己的事?是的,他以後要是……

雪玲瓏抬起頭望向風千塵道:"會傷我的心嗎?"

風千塵一聽雪玲瓏這話,話未出口,自己的心就先痛了.因為他已經傷害了自家東西,他知道自家東西心中有多麼的痛.就因為知道痛,就因為知道她對自己的內疚,所以風千塵才試著鼓起勇氣,先探問一下口風.如若自家東西只是氣一下,不會帶著邪王和玲瓏離開自己.那麼他就讓她生一下氣,出口,總比讓這東西覺得愧疚的要好一些.

風千塵將自己心中的痛強行的壓下住,暗自吸了口氣道:"會很傷很傷你的心."

風千塵這的實話,因為自己用凰無做的事,至于自家東西就是非常大的傷害.

"既然知道會很傷我的心,你為什麼還要去做呢?"雪玲瓏不答反問.

雪玲瓏的反問當下又是讓風千塵無話可.是啊,明知道是傷害,當時的自己干什麼要做出這等混賬的事來.搞得現在自己好糾結.也搞得自家東西如此的傷心.東西問的對,既然會很傷她的心,自己為什麼就要做混蛋的事呢?該死的,他能夠自己難自禁了.

風千塵實在是回答不上來.雪玲瓏盯著風千塵的臉看了良久,也知道風千塵的身份特殊,或許很多時候身不由己.可是縱然是身不由己,在做傷害她的事之前,她希望能夠告訴她.

"如若有一天,你真的是身不由己的要做傷害我的事,但是我希望你在做之前能夠告訴我."雪玲瓏覺得自己需要有知權.這樣在她知道之後,或許她能夠原諒.

"若是來不及告訴你的況之下就做了對不起你的事呢?"風千塵暗自深呼吸.他最想要得到的答案啊.

"會讓我恨你的事嗎?"雪玲瓏繼續問.

風千塵好想搖頭,可是他還是沉重的點了頭道:"會讓你很恨我."

"如若真的是會讓我很恨你的事,一定是不可原諒的事.到時候,我不會恨你.不會怪罪你,但是我會離開你.永遠消失在你的視線里.今生不會再讓你有一天能夠找到我."是的,她不會恨他.但是會離開.因為在她的認知里,這個男人能夠做得傷害自己的事,就是身份上的身不由己,無非就是納妾.在他納妾之時,便是她離開他的時候.她無法和別的女子共事一夫.

想到這里,雪玲瓏又是無端端的想到自己.現在自己被凰無玷汙了身子,算不算是一身侍二夫了?她是不是也應該向風千塵坦白,她張了張口,可是那話在嘴邊,她就是無法出口,因為她實在是賭不起.在品嘗到了有人愛的溫暖之後,她也怕一個人思念的痛苦.在迫不得已之外,她不想要離開這個男人.她想在他身邊.

聽著雪玲瓏這般.風千塵本想坦誠的話,當下又是深深的被咽了回去.他無法想象今生不能夠找到她的可怕.

"好了,東西.本王知道往後該怎麼做了."風千塵將雪玲瓏擁的更緊.他生怕這個東西就不見了.

…………………………………………………………………

話自從風千塵奏請了皇帝之後,這汴京城內人心惶惶,要知道黑衣刺客這可是非常讓人害怕的事兒.如若誰被定為懷疑對象,那可是要滿門抄斬的事兒.皇城內,沒有一個人不害怕的.就是一些紈绔子弟平常是各種吃喝嫖賭的活動,他們也格外的乖巧的在家中讀文寫字.

因為他們知道,如若自己被定為刺客,那麼不要是自己完蛋了,就是家族也是要被牽連的.誰都不想和刺客兩字牽扯上關系.

行宮.有黃天域的重兵把守.名為是為了保護他們的安危.但是實則乃是行監視之目的.與其這是云帝的目的,倒不如是風千塵的目的.

當下秦日照和黃天域都是非常的高調.試問誰還敢有所動作.云帝是樂見風千塵這般做的,畢竟作為帝君,他也是擔憂這三國會生出事端來,尤其是在發生了邪王府那等事件.這三國各自都不安什麼好心.現在可算是有了名目能夠監視他們,而且讓他們也無話可.

"該死的,為了雪玲瓏這個女人,風千塵竟然這般的費盡心機.還要了這東起國幾個朝廷命官的性命."澹台辟邪的面色那是相當的不好看,他作為南詔國的皇子出使東起,竟然在這里被監視.

竟然是被這個雪玲瓏行刺事件,搞得他心中那等憋屈.他心有怒,但是不敢.就是出去活動都不敢,因為行宮里是里三層外三層的重兵把守.這忠義候府的侍衛可都不是吃素的.他們這是被風千塵算計的變相的給軟禁在行宮之中了.他憋氣啊,非常的憋氣.

他原本的算計都落了空.想要活動竟然連人身自*都被限制了.

心中惱怒的又何止是澹台辟邪,西陵赫連絕和赫連翎,北耀軒轅烈,軒轅子墨等人都是被限制了自*.

赫連絕黑著臉.

為了雪玲瓏受到刺殺的事?他倒是覺得這事還和風千塵有關系呢,指不定這件事就是他自己自導自演的一出戲.目的無非就是想要借此目的進行大肆的行動.這不,秦日照又是將皇城攪得天翻地覆的.皇城內人人自畏,生怕和刺客兩字牽扯上什麼關系.看看,這什麼慕容世家有有秘密造兵器,有兵器廠.

一個世家竟然有兵器廠,這明什麼?秦日照還真不是一般的迅速,一般的走運.竟然才第一天就查探到了這麼大的消息.這一次,這慕容世家還真的是走了大運了.他不想死也是死了.

云帝是什麼人?他怎麼可能會允許一絲一毫的威脅的存在呢?

是個有腦子的人都能夠想出這其中的問題來,要知道這秦日照乃是靠向邪王的,這慕容世家可是和雪玲瓏有過節.慕容世家和雪玲瓏的仇還真的不是一能夠盡的.

這慕容世家現在是被頂峰陷害了.但是眾人縱然是知道這是頂峰陷害,誰也不敢為慕容世家話,因為人證物證俱在.可以慕容世家是人贓並獲.人家是百口莫辯啊.

赫連絕黑著臉.自然的心里有著一把火在燃燒的又何止是這些三國人士,就是王爺們都是被看守著.還有朝中一些權貴什麼的.哪一個的心里沒有一把火在燃燒.

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如若再度讓秦日照這麼折騰下去的話,這皇城真的是要雞犬不甯了.各自也只能夠強自叫自己冷靜.不然還能夠怎麼的.

所有朝臣和王爺們內心里其實現在都算是看清楚形勢了,現在唯有靠向邪王,這才能夠保他們安穩.再了只要邪王開口話,他們就沒有什麼事了.就能夠得到他們應該得到的自*,也不會被扣上什麼刺客的大罪.不然一個惹邪王不開心,邪王隨便一個誤會就讓他們成為了刺客.

…………………………………………………………………

當風千塵的馬車從南宮世家來到邪王府的時候,這邪王府門口早已經圍了不少朝中大臣和眾家王爺.美其名曰探望邪王妃的病.可是誰都知道,這雪玲瓏在他們的心中根本什麼都算不得,他們前來不是就是告訴邪王,他們倒是願意靠攏邪王.只求暫時不被列為刺客.

風千塵沒有和這些人拉攏的意思,而是徑直的帶著雪玲瓏走進了邪王府.

雪玲瓏看著門外的眾人.走進邪王府,這才不解的問道:"你為何要拒絕他們.千塵,你這樣不是讓他們聯合成氣嗎?"

"東西,你放心,本王縱然沒有那等抵抗天下的勢力.但是攪亂東起倒是不在話下."風千塵邪魅的一笑道.

雪玲瓏知道風千塵拿自己的事,攪亂皇城的事,是的,他不怕皇城沒有錯.攪亂東起也可以.但是現在三國被監視,被軟禁,試問這三國能夠咽下這口氣嗎?當下雪玲瓏是非常的擔心.

"你要攪亂這皇城我沒有意見,可是現在其他三國人士在,三國定然心中有怨恨.你這不是在積怨結仇嗎?到時候四國都不放過你.就比較麻煩了."雪玲瓏的擔憂絕對一點都不假.現在風千塵這般做就是將其他三國的人給軟禁了.任何一個想要一統天下的人心中都是非常的窩火的.

"東西,盡管我目前還沒有能夠抵抗這四國的勢力.但是你要相信你家男人我,這一天絕對不會遙遠的.他日我一定會有這等能力……"風千塵的無比的堅定.

然後風千塵這也是在變相的告訴雪玲瓏,他想要一統天下.是的,不想要當皇帝的王爺不是好王爺.他風千塵想要當皇帝.

雪玲玲自然是聽出了風千塵的話中的意思,雪玲瓏不可置信的望向風千塵:"風千塵,你……想要一統天下?你想要做天下的君主?"

雪玲瓏一直就知道,風千塵有仇恨,是需要找人複仇的.而且這複仇的對象剛好就是云帝.她一直以為風千塵是想要當東起的帝君,沒有想到風千塵的心比這個東起還要打.

她實在是不知道風千塵的目的會如此大.

至于雪玲瓏的話,風千塵壓根就沒有否認.而且他風千塵認定的事,是十頭牛都拉不回來的.是的,他風千塵就是要一統天下.當天下人的君主.

雪玲瓏內心里更加的恐慌了.要知道這東起一國的帝君都讓他各種的擔憂,現在這風千塵竟然是要一統天下.她知道自己壓根就不希望風千塵一統天下.她雪玲瓏是一個很自私的人.

風千塵看著自家東西的沉凝,猜測到自家東西的不愉快,當下對雪玲瓏道:"東西,不是本王貪戀這皇位,而且本王必須站在這高頂之上,才能夠保護自己和保護本王所在乎的人不受到傷害."

雪玲瓏望向風千塵,她第一次發現,自己原來是真的不理解這個男人,雖然這個男人的話是各種的對,唯有登上權力的最高峰,你才握有生殺大權,你這樣才能夠保護你自己想要保護的人.可是這東起的君主都已經是讓他各種受不了了.現在是要當這天下人的君主.這更是讓她有一種崩潰的感覺.她不喜歡和別的男人分享自己心愛的丈夫.

但是她又知道,風千塵吃了這麼多的苦,現在所有的隱忍都是為了複仇.

……………………………………………………………………

親乃們,今天第一更更新了哦.今天會大更,第二更大約會在明天早上更新啊.

上篇:第380章:天哪,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他(1)     下篇:第382章:怎麼有種陰謀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