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384章:千塵發怒,本王絕不善罷甘休  
   
第384章:千塵發怒,本王絕不善罷甘休

雪玲瓏給侍衛救治,而且是不要真金的救治,要知道,就算是在他們的心中也是覺得這被毒蠍子咬了的侍衛必死無疑了.現在雖然這侍衛是被切了三個腳趾了,而今,沒有生命之憂.被雪玲瓏這般細心的救治.還一遍又一遍的教人家如何包紮,在場的所有的侍衛全都盯在雪玲瓏的身上.將雪玲瓏所教的都深刻在腦海里,作為侍衛的,總會有個磕磕碰碰的,總會有受傷的時候,自己替自己包紮這門技術還是要學的.

這些個侍衛內心里洶湧澎湃著,要知道她這般做是對他們的關心,在這皇宮之中他們看到最多的就是冷血冷,是的,雪玲瓏沒有要診金,她這分明就是故意的,故意給這些侍衛一個落差,至于目的麼,誠如云帝事後知道的收買他的侍衛.

風千塵看著這些個眸光全在雪玲瓏身上的侍衛,內心里的醋意翻湧的厲害啊.暗鬧,你們看什麼看,再看這個女人也是本王的王妃.你們就休想了.本王的東西不就是好心救治了一下侍衛嗎?

那些侍衛是緊緊的盯著雪玲瓏看的,要知道在救治傷員,進入工作之中的雪玲瓏身上有好似有玄鐵一般.讓侍衛的眸光怎麼也移不開,但是聽到邪王這嗜冷的聲音,在場的侍衛們的心均是狠狠的一顫.邪王?除了在地上那位受傷的侍衛,其余人全都是對著風千塵行禮.就是那受傷的侍衛也是掙紮著要起來給邪王行禮.

雪玲瓏看著那受傷的侍衛,當下面色一黑,聲音凌冽道:"躺好?才給你縫合好傷口.你若是再動,傷口裂開,到時候就會血流不止而死.我可不會再救治你一次."

這侍衛被雪玲瓏這冷冽的聲音一呵,面色有些為難的看看雪玲瓏,再看看風千塵.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風千塵看那受傷的侍衛非常的不爽,但是他也不是無理之人,而且這話還是自家東西的,自然不可能打自家東西的臉了.當下冷聲道:"免禮."

那地上的侍衛聽到邪王這話,當下暗暗的松了一口氣.在場的侍衛們都感受到周遭的冷氣壓,而且現在後知後覺的想起來,現在的雪玲瓏的身份可是邪王正妃啊.當下心中也是了然了,這邪王妃進宮替冷帝,絕太子,二皇子醫治,邪王來找自家王妃這是在理的事兒.

雪玲瓏很感冒風千塵在她救治人的時候打擾她.這是她最最氣惱的事兒.當下雪玲瓏聲音不悅道:"你怎麼來了?"

自己醒來的時候可是不見這個家伙的人影,最近這個家伙總是很忙的節奏.

風千塵感覺到自家東西對自己的冷意,當下雙眸一暗,他是的確很忙,但是再忙,一得知自家東西被挖進宮來了,他當下是馬不停蹄的過來,一刻都不敢耽誤了.生怕云帝和其他人給自家東西委屈了.

風千塵在心中無聲的喟歎,他知道自家東西在生氣什麼,這也都怪自己.忙得沒有時間和她風花雪月,沒有時間陪她.每一次都是她熟睡之後,自己就悄然的離去.

話行宮大殿內,三人的面色顯然是好了很多.當下澹台辟邪,冷帝,赫連絕,均是有了力氣和云帝周旋了.他們這是在行宮之中出了事,作為東起的帝君,云帝自然必須是要向三國做一個交代.

在大殿內的還有西陵大皇子赫連翎,南詔三皇子澹台莫離,北耀蘭陵王軒轅子墨.均是不開口,他們不攙和這件事.這事可是別有隱了.

軒轅子墨妖孽般的臉上,依舊是云淡風輕,縱然這冷帝是他的皇兄,他也不開口幫襯一句.這就是他,向來我行我素.可以是另一個風千塵.不將天下人放在眼中.

澹台辟邪是最嫉恨東起的人,他恨風千塵,恨雪玲瓏,自然也恨眼前的云帝,是這個老男人奪走了自己心愛的女子.今日這事兒澹台辟邪壓根咬住就不放.

不過麼,聰明的人還是能夠想通,這是在東起的行宮,這云帝絕對不會這般愚蠢的在自己的地盤放動手,人家絕對不希望他們三國的人在東起的地盤上出事兒.

赫連翎,澹台莫離,軒轅子墨都是能夠猜測出事的大概況.此事橫豎都不會風千塵有關.但是麼,這澹台辟邪卻是一口咬定了是東起,而且還隱隱的將話題給牽扯到了風千塵的身上去,要知道是風千塵鬧騰讓黃天域帶兵里三層外三層的看著他們,不然的話,他們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暗指風千塵居心叵測.

云帝自然是聽出了澹台辟邪的外之意.而且現在三人的口供一直,都要東起給自己一個交代,不然三國就要舉兵攻打東起.云帝是華麗麗的被威脅了.

云帝很精明,現在三國一直的口供要風千塵,可見這事兒是針對了上一次邪王府的鴻門宴事件.風千塵是將這三國都算計進去了.只怕風千塵也沒有想到,這三國在被他用這種手段軟禁在行宮.這倒是讓三國即可就形成了統一戰線.

冷帝知道此事定然是和赫連絕和澹台辟邪有關,心底是有些氣惱的,但是現在作為一國帝君,人家兩國聯盟,制造了這等好機會.而他又是好戰的.怎麼可能不分上一杯羹.再東起也的確是做的過分.這般軟禁他們.再加之,自己被毒蠍子咬了.這是在賭命.因而,冷帝就在內心里和澹台辟邪和赫連絕聯合成了統一戰線.

在場的人心中都像是個明鏡似的,只要此事應該是澹台辟邪和赫連絕等人搗鬼,這是他們自己設的計.在場的眾人在聽云帝和澹台辟邪,赫連絕,軒轅烈交談之中,心中也是暗歎.

軒轅子墨的絕美的唇勾起一抹淡若初雪的笑.最是無帝皇家.果然不假.要知道怎麼現在這邪王門面上可是他云帝的大皇子.作為父皇的,總是應該替自家兒子上幾句話的.但是聽這云帝談之間.隱隱的有一種很迫切的想要將風千塵推出去交給三國了事.

軒轅子墨對于云帝是非常的失望的.這樣奪他人帝位的人,怎麼配得上為君.

作為一國的帝君此刻應該拿出為君的氣勢,壓制這三國,為自己爭取利益,保護自己的子民,保護自己的兒子,這樣才能夠籠絡住人心.在東起為難之際,人家才會舍命相互.這云帝是太過愚笨了.若是邪王出事,東起絕世是要滅亡了.這天下間的棋盤是誰在下?風千塵是也.這一點他一直知道.誠如他的心性一般.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再了他並不心一統天下.人家愛怎麼鬧騰隨人家去.

"云帝,這毒蠍子之事,你務必是要給我們一個交代.為何在你們守衛如此森嚴的況之下,還讓賊人進來暗害我們.如若不是有意放行,試問有怎麼進的來,還是將那些毒蠍子放在我們的*被下."澹台辟邪強硬道.

"此事不是朕負責,是邪王負責,邪王有疏忽之責,不過邪王妃親自救治三人,也算是將功抵罪."云帝當下便是將自己的責任推卸的一干二淨,不是他負責,是邪王負責.這算什麼?

雖然他看似在幫襯著風千塵話,什麼將功抵罪.但是其實更是落實了風千塵有罪.引導這澹台辟邪等人去死咬住風千塵,他這是在向三人表明態度,你們只要揪住風千塵,朕可以不管不問,這人就交給你們自己處置.

"呵呵,將功抵罪?敢問云帝,我要是砍了你一條手臂,回頭讓人救活你,是不是也可以將功抵罪?"澹台辟邪咄咄逼人.顯然是得了便宜賣乖的那一種.

云帝的面色一暗.

赫連絕一臉陰驁的望向云帝,唇冷笑道:"是啊,云帝,本太子和冷帝,二皇子可是差點要前往閻羅殿報到.此事,本太子絕對不會善罷甘休.請邪王給我們一個交代."

赫連絕當下便是接過了云帝和澹台辟邪的話.悄然之中這幾人便是將一切都算計到了風千塵的頭上了.

"絕太子不會善罷甘休,本王也絕對不會罷休.此事本王定然要一查到底.追究這幕後黑手的責任."風千塵長臂圈住雪玲瓏的腰身,那聲音冰冷之極.這行宮大殿里本來氣場都非常的冰冷,當下好似置身在千年冰窖之中一般,將人都要凍僵成冰雕了去.

眾人抬起頭看向風千塵.這個男人當下竟然來了.而且不知道這個男人什麼時候在外面,聽了多少話.風千塵的雙眸帶著嗜血殘虐的冷意.在望向云帝的時候,格外的冰冷.眼中毫無父子之.絕心冷.

"塵兒,你怎麼來了?"云帝望向風千塵.暗自心一陣,看到風千塵這般強勢,當下云帝在心中便是有些後悔了.故意裝出慈愛的望向風千塵.

風千塵勾起絕冷絕的冷笑道:"皇上不都此事是微臣負責的嗎?微臣自然是要來的."

云帝聽著風千塵這般絕冷的話,而且在眾人面前第一次稱自己是微臣,而不是兒臣.他知道風千塵這是怒了.沒錯,風千塵的確是怒了,生氣了.云帝在眾人面前,如此處心積慮的想要除掉他,試問他風千塵還可以給云帝留下一絲一毫的面嗎?

"塵兒,父皇不是那個意思……"云帝看著風千塵眼中的鐵血.而且聽他這般口氣,咚咚咚的不安.他都能夠想到的事兒,邪王自然更是能夠想到,此事幕後黑手是誰?

"皇上,你實在是太讓微臣寒心了.作為東起的帝君,竟然氣場如此的弱.讓一個皇子和一個太子欺壓到了頭上,這帝君當的也真夠是窩囊的.你讓微臣寒心,這也是讓天下子民寒心啊,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風千塵的話是赤果果的威脅啊.竟然連這最後一句話也給出來了.沒有錯,從來風千塵不會將這種話放在門面上.但是今日這云帝膽敢在眾目睽睽之下這等話.人家可以明著暗算他.他也可以明著把話挑明了.他現在自稱微臣,不是兒臣.也就是明著告訴云帝,我和你不是父子關系.我們不必再虛偽了.

云帝聽了風千塵的話是非常的怒的,但是他相信風千塵但敢出這樣的話來,那麼他一定是有恃無恐.現在三國要自己一個交代,如若風千塵反了自己,三國一定會樂見東起內亂.三國從而趁虛而入.

眾人望向風千塵,他從殿外走來,整個人的身上就好似度著金光一般,那般的耀華,那般的絕冷而震撼人心,那氣場愣是比在場的人都要強大去.風千塵的身後還有誰,秦日照,黃天域.

這可是手握重兵的兩位大將啊.云帝就是因為看到了這兩員大將.更是知道秦日照手握重兵,心向著風千塵.而這黃天域本來他還覺得是一種觀望態度,但是現在看到黃天域跟在風千塵的身後,當下也知道,這黃天域也是倒向了風千塵一邊的.

怪不得他膽敢出這樣的話來.云帝後悔了.他本想著將風千塵推出去,讓三國收拾他.但是現在看著風千塵這般,如若風千塵現在來個逼宮.自己登上帝位?

云帝的心真的是在顫悠悠的了.

現在不要是云帝,其他三國的人也愣是感受到了風千塵這顯然就是來威脅的.帶著兩大將軍,這算什麼意思?澹台辟邪,赫連絕,冷帝等人面色那叫一個黑啊,現在如若自己態度再強行一點,風千塵會干出什麼事來?

軒轅子墨勾唇淡笑,隨即大步走到了風千塵的身後,那意味在告訴風千塵,這事兒不關我的事,我不管,你愛怎麼的你自己怎麼處理吧.

軒轅子墨這妖孽這般明著一來,澹台辟邪,赫連翎亦是暗暗的移動自己的腳步,遠離了澹台辟邪和赫連絕等人.盡管他們的動作沒有如軒轅子墨一般的大膽,但是全都落入了場中幾人的眼中,當下赫連絕,澹台辟邪,冷帝,那叫一個氣啊.這幾個人的意味是在看戲.

澹台辟邪狠狠的一瞪澹台莫離.他想得美.這個胳膊肘往外拐的.

澹台莫離亦是冷著臉,他又不是傻子,自己現在是身在東起的行宮,他們沒有看到風千塵身後的兩大將軍嗎?這兩大將軍出現在這里,明什麼?在這外面絕對是有重兵之中的重兵把守.自己就算沖著手足之間的誼站在澹台辟邪這一邊,但是自己拿什麼和風千塵去沖突?他現在分明就是以卵擊石.

赫連翎在聽到風千塵方才的話,知道風千塵絕對是動真格的了.不將云帝放在眼中.

所以他們幾個覺得軒轅子墨太明智了.他們絕對不攙和這事之中.

云帝內心里有一種狂怒翻湧著.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是被邪王給威脅了.這是在打他臉啊.可是現在他發號施令也沒有用.云帝是想要和風千塵聯絡一下父子之,想要為自己方才的話解釋解釋,只可惜風千塵壓根就不鳥云帝.

風千塵帶著雪玲瓏就坐在一邊,壓根就云帝當成了空氣,不鳥人家.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東起的帝君是風千塵了去.

眾人這才是真正的知道了,什麼是狂妄.看看風千塵的行為就是.看著風千塵坐在一邊,雪玲瓏則是一臉的看好戲.看著云帝那一張黑臉.心中非常的歡快,將自己挖了進來給三人救治,利用完了就踢人.這種涼薄的人活該啊.

澹台辟邪,赫連絕等人看著風千塵坐在一邊,那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硬生生的將他們的氣場全都蓋壓了過去.云帝是敢怒不敢.這一刻,他還真的是如風千塵所的那樣窩囊啊.

風千塵壓根就將自己當成了事兒,因為云帝方才可是過,這事兒是他負責的.風千塵絕美的唇勾起嗜血的笑道:"絕太子,冷帝,二皇子,這行宮的安危大事,一切都是本王負責.你們在本王負責期間出了事兒,本王向你們致歉.三位有什麼要求,盡管提出來.只要本王能夠做到的,定然會竭盡所能的滿足三位的要求."

風千塵隨即優雅的捧起茶,動作優雅肆意.看得在場的人將這個男人給氣得要死.恨不得上前刮花這個男人的臉,看他還能夠優雅不……

…………………………………………………………………………

親耐的們,現在飛月做一更更新,今天是五千字啊,比昨天已經是盡力多更了.最近編輯通知,審核會比較慢,昨天很多作者其實是更新了,但是審核編輯沒有審核,因此親們就看不到更新了.飛月盡力在早上上午更新,這樣文文能夠造點審核出來,你們就能夠早點看到啊.下午碼字,編輯就比較忙,怕無法審核出來.

上篇:第383章:被毒蠍子咬了咋的?     下篇:第385章:邪王發怒,殺無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