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386章:邪王,你欺人太甚  
   
第386章:邪王,你欺人太甚

原本地方已經被冰水凍醒的禦醫們又是昏迷了過去.很快的冰水提來了,這些侍衛好不手軟的當著眾人的面將這些禦醫們的頭拎起來浸入到了冰水之中.

風千塵對于這些禦醫竟然膽敢眾目睽睽之下汙蔑自己的東西,斷然不可能忍耐.這些個老東西,自己在醫術上不如自家東西就各種羨慕嫉妒恨.還竟然還誣陷自家東西和黃天域.

當然他絕對不會讓這些侍衛死的這般的輕松的.當下絕冷的聲音響起:"來人,將這些人丟入錦衣司,讓錦衣司的張劍好好的拷問拷問."

"是."侍衛恭敬的領命.上前一步就提起這些已經凍得渾身發顫的禦醫們.

這些禦醫們聽到風千塵那絕冷的聲音之後,當下面色蒼白之極,誰都知道,進入錦衣司的人,不死也絕對是殘廢了當下這些禦醫們忙哭著求饒道:"王爺饒命,王爺饒命啊.臣等知道錯了,臣等以後再也不敢了……"

不管這些人如何哭求,風千塵壓根就沒有聽這些人,他風千塵本就是一個嗜血殘虐的人,在他面前從來不會對人心慈手軟的.那些禦醫就那樣哭喊著被侍衛拖了出去,等待他們的命運將是錦衣司各種刑罰輪上一邊,能夠熬過去的就熬過去,不能夠熬過去的唯有死亡的節奏.

"邪王,你的交代就是這些蠍子?"澹台辟邪看完了風千塵處置這些太監,知道這風千塵手段強硬,這是在警示他們,就是云帝在,他風千塵想要干什麼事就想要干什麼事,這天下間沒有人能夠阻擋得了他.

"二皇子,本王自然是要給你們一個交代的.來人啊,將這些罪魁禍首碎尸萬段."風千塵邪魅的唇勾起絕美的笑,那笑讓整個行宮都耀華萬丈.隨著風千塵的一聲令下,當下又是進來三個侍衛,打來那盛裝著蠍子的盒子,當下掄起劍就在眾人的面前對這些毒蠍子開始碎石萬斷,開始的時候還好,後面是越來越血腥,味道越來越難聞,看著那些毒蠍子,讓人作惡.尤其還是現在被毒蠍子咬過的人.

澹台辟邪看著那些毒蠍子那麼讓人作惡,的樣兒,當下便是大吐特吐了起來,然後風千塵可沒有這麼就完結了.人家越是看著這些東西非常的惡心是吧,他就是示意這些侍衛一定要狠狠的碎尸萬段.侍衛們勤勤懇懇的一起都對著澹台辟邪了.

而且風千塵還故意讓人強行照料澹台辟邪,明著是照料,實則是逼著澹台辟邪強行的看著侍衛們處置這些毒蠍子,可以看到的實在是惡心至極.縱然他殘虐,但是也從來沒有弄過這麼惡心的.就是赫連絕和冷帝,其他人看著也是各種的惡心啊.軒轅子墨各種暗歎,這邪王就是邪王啊,得罪了他,他就絕對會各種報複回來.他看到那澹台辟邪越來越白的面色,近乎在崩潰的邊緣.他是想要怒罵,無奈,怒罵的話變成狂吐了.那些看似伺候澹台辟邪的侍衛,卻是一手拍著澹台辟邪的背部.一手制住澹台辟邪.

雪玲玲看著這澹台辟邪如此的樣兒,當下也是心起作弄.她就是想要看著人家暈過去的感覺.現在還是差了一點,加一點火候便是.

雪玲瓏當下站起來,其中一個侍衛即可讓開,雪玲瓏拿起那被已經砍的慘不忍睹的毒蠍子.雪玲瓏拿起,故意端到澹台辟邪的跟前,笑得非常的嬌美動人道:"二皇子,別擔憂,玲瓏是大夫,這些毒蠍子,活著是有毒沒有錯,但是被碎尸萬段之後是很好的入藥良品.你方才喝的藥里面就有一味毒蠍子的成分.不知道味道可如何?

什麼?他方才就吃了這畜生?澹台辟邪不能夠接受的暈了過去.

雪玲瓏當即覺得無趣道:"切,這麼不禁嚇,太沒有意思了."

聽著雪玲瓏的話音落下,赫連絕和冷帝的面色這才緩和了.原來雪玲瓏這是在嚇唬澹台辟邪,沒有錯.赫連絕內心里是最最亮堂的,沒有錯,這事兒的罪魁禍首是澹台辟邪,至于他和冷帝麼也不過就是在形勢上聯合成的統一戰線.看樣兒不用他們,這雪玲瓏心中亮堂,這風千塵的心中也是非常的亮堂的.

當雪玲瓏的聲音落下的時候,風千塵唇角勾起笑,滿眼*溺道:"東西,你真調皮."

他的*溺就是放縱,試問在場的人誰敢,就是貴為一國帝君,云帝看著也是各種憋氣,本來的算計全都落空了.現在反倒是局面全都被風千塵給操控住了.

風千塵隨即又是一聲令下:"用這些冰水潑醒了."

這地上剛好有七桶冰水,方才提著那些禦醫們浸潤過的,剛才一刻澹台辟邪冷眼看著,現在即可便是輪到了他了.七個侍衛提起七桶冰水,一桶接著一桶毫不手軟的將冰水潑向澹台辟邪,可憐的澹台辟邪冷是被人潑醒過來,冰冷刺骨的感覺讓他氣得渾身發顫.憤怒的抬起頭,那雙眸好似想要吃了風千塵一般,隨即咬牙切齒道:"邪王,你欺人太甚!"

澹台辟邪身子不能夠自己的顫抖的厲害啊,他渾身發顫不已,當下就是想要拉過被褥,然後不要是被褥,現在這榻上全都是濕漉漉的.冷到了血液深處啊,澹台辟邪唯有雙手不斷的摩擦著,試圖這樣子來取暖.

云帝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正想要開口讓人拿被褥過來,畢竟澹台辟邪皇子啊,到時候要找算賬肯定是找東起了,要知道現在可是在他跟前風千塵這麼做,自己沒有制止.他現在其實也是被威脅了啊.云帝是各種捉急,各種鬧心.

在云帝要開口之前,風千塵一個眼神示意,當下又是有侍衛拿著一條棉被上來,隨即裹住澹台辟邪.

澹台辟邪是想要發火啊,很想要有骨氣的將這棉被給甩了,但是棉被帶給自己的暖意,讓澹台辟邪的骨氣也蕩然無存了.反倒是雙手更加的裹緊了棉被.但是澹台辟邪內心里是將風千塵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邊,無奈這一刻不行,若是可以自*行動的話,他一定會劈死風千塵這個混蛋的.

軒轅子墨唇邊的笑意更加的明朗,好似一切都了然.並不覺得意外.赫連絕和冷帝是心中各種暗歎,好在這事兒的罪魁禍首不是自己啊,不然自己若是被這七桶的冰水淋下的話,今天肯定是要悲劇了啊.

而且澹台辟邪是想要有骨氣,但是這骨氣也是不得意了,當然無存了,硬生生的只有承受風千塵的棉被.讓他有氣也不能夠向風千塵撒氣啊.

雪玲瓏將這過程看入眼中,當下心中各種佩服啊,自家男人實在是太高明了,這手段可是一等一的啊,做的實在是太滴水不漏了.

哈哈……雪玲瓏但覺得內心里太爽了,叫這個男人想要來陰險的,現在他是品嘗到這個滋味了吧.想要陰別人,就要做好准備被別人陰回去的准備.而且有一句話叫做害人終害己啊.澹台辟邪就是這樣的寫照沒有錯.

但看澹台辟邪那一種咬牙切齒的恨意,雪玲瓏唇邊的笑意是越發的明媚動人了.反正看到敵人這般憋屈,她當然是應該狠狠的開心的不是嗎?

在場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澹台辟邪鐵定是非常的悲劇了.

云帝都在場,實在是風千塵做得滴水不漏啊,就是連云帝也威脅了,現在沒有一個人可以為澹台辟邪開口話,這個男人注定是要悲劇.沒有人會來救他們,唯一就是等真相擺在眾人跟前.

風千塵邪魅的唇的弧線又是上揚了幾分,隨即邪冷的聲音響起:"二皇子,你不要擔憂,你不會有事的,本王的愛妃是大夫,他一定會醫治好你,讓你平安的回到南詔.再了,二皇子幾位也不過是想要讓本王找出罪魁禍首.方才本王不僅將這些罪魁禍首捉拿歸案,還將他們碎尸萬段了.不知道.三位對于本王這樣的處置你們可還滿意?"

澹台辟邪聽了風千塵這氣人的話,當下本就渾身發顫的身子是顫抖的更加厲害了.這個男人這算什麼啊?

當下又是咬牙切齒道:"邪王,這就是你對我們的交代,這算什麼交代?什麼罪魁禍首?邪王,你不給我們三國一個交代,我們三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澹台辟邪的話音落下,軒轅子墨和雪玲瓏均是在心中暗歎,這澹台辟邪還真心是給臉不要臉,非得逼著人家交出真正的罪魁禍首.雪玲瓏看向澹台辟邪搖了搖頭,這個男人還真是一個難纏的家伙,如若是對于別人,是難纏是麻煩沒有錯,但是至于風千塵而,這個男人就是找死的節奏啊.

而且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這澹台辟邪想要和風千塵斗,根本就不可能,這澹台辟邪差風千塵是幾個級別了去.

澹台辟邪死死的咬著唇,心中的怒意濤濤不絕.好似一條怒龍一般升騰盤旋.

"呵呵,三國會不會善罷甘休,三國心中都清楚,都亮堂.這些毒蠍子是毒害三位的真凶,本王已經給了你們一個交代,二皇子放心,本王也已經下令行宮,只准進不准出.一定徹查此事.絕對給二皇子一個交代."

風千塵殘虐的聲音落下.每一個字都帶著肅殺之氣,那眸光好似兩把鋒利的冰刃一般,狠狠的刺向澹台辟邪.澹台辟邪不能夠自己的身子又是狠狠的顫抖了幾下.

澹台辟邪看著風千塵那洞悉萬物的凌厲雙眸,心不能夠自己的狠狠的一跳,難道風千塵已經知道了這一切都是和自己有關的嗎?

風千塵落之後一臉了然的瞥向云帝,愣是將云帝想要開口替澹台辟邪上幾句的話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啊.現在不要是這三國,就是他作為帝君也是被威脅著.如若這風千塵一聲令下,今日就是要血洗皇宮了.他的命也不報了.

縱然心中有口惡氣,他現在勢必得忍著.絕對是要忍耐著.

赫連絕和冷帝是想要開口不追究此事了,但是也是被風千塵抬起頭,那冷刀子般的眸子給喝住了.風千塵心中冷笑,現在想要來不追究了.當下已經是晚了.

今日在行宮的人都很憋屈,因為風千塵了,只准進不准出,沒有他的命令誰也別想出去.

澹台辟邪似乎看出了形勢,當下也是黑著臉萬般不願意妥協的,但是他務必要,澹台辟邪好似施恩一般道:"邪王不用查了,既然這罪魁禍首已經處置了.本王就概不追究此事了.本皇子現在就想要回南詔."

這一刻澹台辟邪來裝大肚,只可惜他想要裝,風千塵還不允許呢,事到了這個地步可不是他了算了.

澹台辟邪的確是有了想要回南詔的心了.只可惜風千塵壓根就不會允許,現在這個時候想要走,哼,在來東起的時候就應該想到了.再了這澹台辟邪哪里真的會這般心甘願的回去,定然在東起又是有他們的秘密據點了,破壞一個據點還是可以再度的找一個新的據點.

要知道這澹台辟邪雖然今日是差自己一大截了去,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這個家伙也是非常陰險之極的.

只是澹台辟邪才完話就感覺到自己的身子不行,好像已經發燒的感覺.他內心里非常的清楚,絕對是方才那冰水的緣故.澹台辟邪是想要動的,只是他絲毫沒有半點力氣,現在整個人虛軟無力啊.

雪玲瓏只是一眼便知道了這澹台辟邪的悲劇,雪玲瓏內心里是更加的歡快了,哈哈,現在自家男人當著眾人的面欺負他,愣是讓他無話可,氣的想要滅了自家男人,但是就沒有那一種能力.這種感覺是很捉急,很抓狂的.

雪玲瓏看著澹台辟邪的蒼白的近乎于白紙的臉,面容之上一絲一毫的血色也沒有,雪玲瓏裝似很擔心很擔憂一般的上前,問道:"二皇子,你怎麼了?臉色這麼的蒼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盡管和玲瓏,玲瓏是大夫……"

赫連絕在心中各種罵雪玲瓏假假意啊,既然人家是大夫,自然一眼便知道澹台辟邪這是怎麼了,但是人家故意假假意的詢問,目的就是要澹台辟邪自己,試問這麼丟臉的事,澹台辟邪能夠自己開口嗎?他絕對是不可能的.

雪玲瓏就是知道澹台辟邪,所以才這般,也是啊,今日被人又是嚇暈了過去,又是冰水伺候的,他的心中那一股怒火在狂燒著.只可惜啊,現在是無處發泄啊.翩翩這雪玲瓏也不是一只好鳥啊,這一對夫妻果然是腹黑之極,物以類聚,現在大家算是清楚的知道了.

澹台辟邪縱然是在崩潰的邊緣,腦子發燒的厲害,但是他還是死死的咬住自己蒼白的唇,堅決不讓自己就此昏過去,他死也不能夠再度的昏過去了,不然他澹台辟邪的面子真的是蕩然無存了.

澹台辟邪是死死的咬住唇沒有錯,但是他的腦袋已經是越來越沉重了,而且他覺得意識都有些的迷糊了起來,同時這個時候他的傷口被這冰水冰冷的一刺激啊,也是惡化了起來,雪玲瓏是看到了那傷口,但是雪玲瓏絕對不會好心的再度上前替這一只白眼狼給救治了.

她假裝沒有看到.要知道她現在可是覺得這澹台辟邪還不夠慘烈之極呢.

果然她很壞有木有,有木有.

雪玲瓏故意又是假裝皺眉道:"二皇子,怎麼了?比的身子在發顫呢?究竟哪里不舒服?你告訴玲瓏啊,玲瓏可以給你對症下藥,你不告訴玲瓏,玲瓏怎麼知道你究竟是怎麼了?你身子有異常一定要告訴大夫,只有告訴了大夫,這大夫才能夠給你開藥,這開藥服藥之後,你這病才會好……"

雪玲瓏學著大話西游里的唐僧一般,念念叨叨的讓澹台辟邪有一種崩潰的感覺,然後卻絲毫沒有真的要替澹台辟邪診治,她就是要欺負人家,這個時候不欺負,什麼時候欺負呢?落井下石就是這樣子的.

澹台辟邪實在是沒有一點的力氣,不然的話,他一定是沖過去,將這個女人給劈了,好煩人啊.澹台辟邪強行忍住想要昏厥過去,他再度咬牙切齒道:"本皇子過,本皇子沒事.你……"

可以滾了,這四個字還沒有出口,澹台辟邪又是死死的咬住了自己泛白的唇,因為他若是不咬住,不讓自己感覺到痛感,他這又是要昏厥過去了.

……………………………………………………

親耐的們,今天早點更新來了啊.今天也是一更五千字啊.親們可以盡早看到飛月的更新.

上篇:第385章:邪王發怒,殺無赦     下篇:第387章:行刺?!氣死人不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