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390章:玲瓏出城離去  
   
第390章:玲瓏出城離去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秦日照覺得也有些道理,不過隨即他還是繼續問道:"皇後現在被軟禁,名王已經不能夠人道,楚家現在也這般境遇,這是大勢已去了.不可能東山再起的."

"大勢已去?不可能東山再起?這話之尚早了.皇後不廢,就算名王沒有機會,那毓王也是有機會的.要知道毓王可是有三位背景強大的妃妾.云帝就算是有心,但是也畢竟忌憚這風千錦背後的三國.毓王是寄在皇後門下,只要皇後一日沒有廢除.云帝便是會將皇位給名王或者毓王流著."雪玲瓏之所以這般,其實也是從云帝的態度里看出來了.這云帝只是對皇後軟禁而沒有廢除,那已經是給了一個明確的態度了.他不會廢皇後,之于皇後也只是一個牽連而已,這算是現在風頭上,給朝臣一個交代,事後皇後估計還是皇後.云帝盡管多疑,但是他也不是愚笨之人.他是個有腦子的.事後會將一切想明白就是.

再了,云帝也只是將國舅和國丈等人送進錦衣司,至于是不是處死可沒有,而且楚家其余的力量還在,就只是國丈和國舅等人而已,基本的實力都是給皇後流著,給名王和毓王留著.也從可見,云帝還是比較待見名王和毓王的.他內心里還是有些袒護皇後門下的兩位皇子的.

按照國舅爺和國丈等人犯的罪,其實應該滿門處死.但是云帝沒有滿門處死,一來是因為這楚家是八大世家之一,二來絕對是因為要給名王和毓王保存實力.

楚家留著,皇後不倒,其實都是在告訴楚家,告訴皇後,也是在告訴名王和毓王,你們還有一爭的實力的.至于皇上這般用心,自然也是有他的謀算的,如若這皇後廢除了,楚家解決了,這就是一下子就將兩位皇子給解決了.到時候最最得利的莫過于風千塵了.云帝怎麼可能會這般做.是的,他這是為了自己的帝皇之位能夠做得更久一些,讓他們的實力和邪王想均衡,唯有制衡了,唯有制衡了,誰出手,誰都沒有好處.他畢竟還是不需要將斗爭明朗化,因為他還想著一統天下.

最最主要的是,如若名王和毓王倒了.現在京中就唯有一個雙腿殘廢的越王,尋王外出游曆未歸,昭王拜師學藝也未歸.而耀王則是癡傻.睿王又是親邪王的,云王至今年幼,才八歲.所以云帝是絕對不可能讓風千塵一人勢力獨大起來的.這作為帝皇的,首先攻略便是要制衡這朝中勢力.

秦日照心中暗歎,云帝果然是帝皇,將帝皇之術運用的如火純.秦日照真心覺得自己真心的不適合當個在朝中謀算的人,他還是當個征戰沙場的將軍來的好,對于沙場上的一切他還是比較的喜歡.

秦日照護送雪玲瓏到邪王府門口的時候,就看到上官云鴻面色焦急不堪.

雪玲瓏率先看到了上官云鴻滿臉焦急的樣兒,雪玲瓏心中咯噔了一下,上官云鴻自從自己和風千塵大婚之後就沒有出現在邪王,壓根就沒有來找過自己,她可以預見這上官云鴻其實內心里是在生自己的氣,怨念自己.擇風千塵而棄上官云傾.雪玲瓏當下快速來到大門口,帶著幾分憂心問道:"上官云鴻,發生什麼事了?"

上官云鴻一聽到雪玲瓏出現,趕緊上前激動的握住雪玲瓏的雙手,正想要急切的求救出口的時候,他這才發現有一雙凌厲的黑眸瞪視著自己,當下上官云鴻一抬頭,那意味很是分明,雪玲瓏隨即了然,將上官云鴻請進了邪王府.

上官云鴻隨雪玲瓏一走進邪王府正廳,上官云鴻就萬分焦灼道:"玲瓏,我家二哥出事兒了."

"云傾出事兒了?怎麼回事?他究竟怎麼了?"雪玲瓏聽上官云鴻這麼焦灼的聲音,她的心也不能夠自己的咚咚作響.上官云傾離開汴京城半年,是上官世家對他的考驗?難道他在受上官世家的考驗途中,受傷了?

雪玲瓏的內心也是咚咚的狂跳,不過雪玲瓏畢竟是現代特工,隨即強行的壓制下自己的心慌,不安,愣是逼著自己冷靜下來,隨即冷靜的問道:"云鴻,莫急.你且,只要我能夠幫助的一定會竭盡所能的."

雪玲瓏唯有給上官云鴻一個承諾,讓上官云鴻先寬心.雪玲瓏也是相信這上官云傾就算是再嚴重的傷勢,她也一定會竭盡全力,拼了十二分的力.

上官云鴻滿心滿臉的焦慮啊啊.

"玲瓏,怎麼辦?我二哥他不見了.從他出汴京城沒有多久就消失不見了.我派出了我所能夠派出的人,但是至今了無音訊."上官云鴻氣得有一種想要哭鼻子.

雪玲瓏聽了上官云鴻的話,心也是咚咚的狂跳,上官云傾失蹤了,這是什麼節奏?本來以為上官云鴻這般焦灼不安,是上官云傾受傷了.畢竟上官云傾在離開汴京前往汾陽的時候,身上的傷勢可是相當的重.本想著,她會竭盡全力救治上官云傾,可是聽上官云鴻這般,雪玲瓏本來冷靜下來的心再一度的恐慌了.上官云傾怎麼會失蹤?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雪玲瓏畢竟是比上官云鴻要冷靜幾分,她再一度的逼著自己冷靜的問道:"云鴻,云傾失蹤,上官世家就沒有派人保護嗎?"

要知道上官世家可是東起的第一世家,她是相信上官世家的實力的,斷然不可能落到竟然連上官世家的家主下落不明都不知道.

"二哥身邊有二哥自己的暗衛護送,其他的家族就沒有給予任何一份的守護和幫助.上官世家家主在接受考驗的時候,是絕不允許任何人給予幫助的.家族已經萬分提防我了.把我手上的人全都制服了,之所以敢放任我來邪王府,只怕是因為知道邪王斷然不可能出手幫我二哥.玲瓏,我現在可以求助的人只有你了.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二哥,他至今消失已經一個多月了.我怕我二哥……"上官云鴻的聲音里有著哽咽.他不敢往下想,他真的好怕自己二哥就已經遇險了.

就算現在沒有傳來死亡的消息,他也怕若是再沒有人去聲援二哥的話,自家二哥就真的會死.

雪玲瓏聽了上官云鴻顫抖的聲音,當下黑眸深諳下去,此刻腦海里又是回想起上官云傾在離開前接自己從宮中出來,遇刺的事兒,那刺客一波一波的,顯然是知道上官云傾受到了鞭刑.那麼就是很有可能是上官世家內部有人要上官云傾死,現在上官云傾帶傷離開汴京城,前往汾陽.不要是上官云傾受傷了,就是上官云傾沒有受傷,也是各種危險,要知道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這敵暗我明.

何況現在上官云傾還受如此嚴重的傷,向來世家權貴之間的各種爭奪,都是非常的激烈的.雪玲瓏已經能夠想象這上官云傾一路上絕對不會安生,派去刺殺上官云傾的刺客絕對是一波接著一波.

這樣受傷的上官云傾這是要怎麼樣才能夠平安歸來.看來這上官世家有人費盡心機的想要上官云傾死.

雪玲瓏隨即凝著臉問道:"云傾失蹤的事兒,上官世家可知道?"

上官云鴻真實道:"家族應該知道,但是絕對不會出手相助.如若二哥不能夠依靠自己的能力回來,上官世家就會權當沒有這樣這樣的人,只會覺得二哥沒有能力,不配當上官世家的家主.要想成為世家的家主就應該有絕對的實力."

外人看他們這些世家公子如何在人前風光榮耀,其實唯有他們自己知道,要成為世家公子的他們暗自要付出多少,家族不會將你的性命看得比家族還要重要,唯有你自己的能力凌駕于家族之上,值得家族的人崇拜,追隨.

這也就是他為何不想要成為上官世家的家主的原因之一,他相信自己絕對沒有二哥的這等能力,現在是二哥,如若換成是自己,指不定早就悲劇了.

雪玲瓏心中暗歎,這世家公子,榮耀萬千,可是各種艱辛也唯有自己知道.

現在上官云傾消失,那麼多少人要上官云傾的命,有皇族,權貴的.雪玲瓏真心的替上官云傾捏了把冷汗.而且雪玲瓏完全能夠相信這世上有多少人想要對上官云傾出手.

其中最最想要上官云傾死的莫過于上官世家家族之中想要成為上官世家家主的人.絕對不會放過這等機會殺了上官云傾.

"云鴻,你一得到消息就來告知我?可有半分停歇?"雪玲瓏凝著臉問道.

"沒有,我一得到消息,我想著去找侯爺.畢竟我二哥和侯爺交非常的好.家族已經不准我去侯爺府,將我看得很緊,你仔細看,邪王府外面有不少上官世家的暗衛.

雪玲瓏的心又是沉重了幾分,看來上官世家還真心的要上官云傾死亡的節奏嗎?有這麼考驗的嗎?她在心中替上官云傾叫屈,這樣的家族,這樣的一家之主,她雪玲瓏才不叫,這上官世家榮耀怎麼的,再榮耀也絕對不能夠拿性命去換.而且這性命丟的完全都不值得.

雪玲瓏知道此事,上官世家或許知道,但是現在也僅限在上官世家,此事沒有多少可以猶豫,必須盡快出發去找上官云傾,而且依照上官云傾出發之前就傷勢那般嚴重.雪玲瓏覺得自己是非去不可,至于其他人,她沒有想到最可靠的.風千塵,現在盡管有皇後父兄楚家的事兒,但是也是各種事牽絆住,而且她更清楚一點就是,風千塵一旦知道絕對不會允許自己出城去找尋上官云傾.

雪玲瓏內心思緒翻飛,隨即抬起頭看向上官云鴻問道:"云鴻,你現在手上有多少人可以讓我帶出去."

"沒有."上官云鴻萬般頹敗道.他手上的人全被家族給制服了.他已經沒有一個人可以用了,至于自己也是被上官世家看得很緊,他根本就無法去救自家二哥,還有自己如若去救二哥不是救他而是害他.現在他唯一能夠求助的唯有雪玲瓏了.

雪玲瓏又是暗自的歎口氣.也就是現在上官世家是盯住了所有上官云鴻可以救助的人,現在她不能夠用邪王府的人?二也不能夠用其他的人.也就意味著唯有自己可以了.

雪玲瓏一手撫摸上自己的腹部.現在自己不是一個人,因為她是孕婦,但是如若此事和風千塵,這個男人又不會放自己去救上官云傾,而他也根本就不會去救上官云傾.

上官云傾至于自己,是這個古代,唯一一個懂她,讓她全身心可以放松的人.他是她的藍顏知己.如若上官云傾出事,她會各種自責之中的.雪玲瓏撫摸著自己的腹部,暗自對腹中的胎兒道:"寶寶,娘親相信你們一定會贊成娘親這麼做的對不對,你和娘親一定都不會有事的.我們這就去救云傾叔叔."

"玲瓏,拜托你了,現在唯有你一個人可以救我二哥,你的身手和你的醫術,我都相信."上官云鴻滿臉哀求.

雪玲瓏隨即抬頭看向上官云鴻道:"云鴻,你回去,此事我知道了,我稍作准備,即可就會出發."

如若可以,雪玲瓏也絕對不會願意現在這個時候出發,但是實在是事態緊急,上官云傾至于自己就是這世上的知己,自己對于知己朋友,就是那種可以豁出命去守護的人.自然風千塵若是出事,她也會更加焦急,更加竭盡全力.

上官云鴻聽到雪玲瓏的承諾,內心里非常的激動,他滿心感激,要一個女子單槍匹馬的去找尋自己二哥,此行途中會有多少危險.上官云鴻是不敢想象的.但是這個女人卻真的答應了.

以前他很生雪玲瓏的氣,一直怒罵二哥,雪玲瓏這個女人都已經和邪王完婚了,他竟然還無怨無悔的願意為雪玲瓏付出,甚至于拒婚,但是現在他似乎是明白了.這個女人就是值得自家二哥為之付出這些.因為她值得.就是家族都放棄了二哥,但是她卻不放棄.

上官云鴻是著眼睛和鼻子離去的,因為他是被雪玲瓏給感動的,但是上官云鴻這般出去,在上官世家的那些安慰的眼中可不一樣,以為是上官云鴻找雪玲瓏這最後一個希望都落空了.定然是遭到了雪玲瓏的拒絕,也是,雪玲瓏畢竟是一介女子,何況現在已經是邪王妃了,人都是這樣,在你萬千榮耀的時候,都希望巴結你,在落難的時候,巴不得遠離你,深怕你讓他們有什麼不測.

會牽連人家.暗衛們很快將上官云鴻被氣哭了從邪王府出來的事兒回稟給上官世家知道,讓有些人暗自的松了口氣.

……………………………………………………………………………

話上官云鴻走了之後,雪玲瓏畢竟不可能將此事告訴風千塵,這個男人絕對不會同意,而且現在汴京城內風云萬千,就算風千塵非常的厲害,但是他也是人,所以雪玲瓏也絕對不可能帶走上官世家的人.

上官云鴻至于自己的話,自然的雪玲瓏命令,沒有人敢聽,王府之中的暗衛們也只知道雪玲瓏和上官云鴻密談過.至于密談什麼,他們不清楚,因為主子的話他們可不敢聽.

雪玲瓏叫來了管家,命管家即可,快速的替自己准備好一匹千里馬,而且那千里馬絕對不能夠讓任何人知道發現.管家心中有咯噔,但是不敢稚拙主子一句話.雪玲瓏隨即又是提筆給風千塵留了一封書信.

簡明扼要的明了原委.

此刻若是風千塵知道,雪玲瓏竟然不顧自己有身孕只身前往城外找尋別的男人,只怕是要氣得跳腳,何況現在汴京城內局勢還是這般嚴峻的況之下,雖然他是送走了澹台辟邪,但是還是有赫連絕,冷帝,軒轅子墨,赫連翎等人在.風千塵壓根就不輕松.

雪玲瓏就是因為太過了解風千塵的脾氣,所以才先斬後奏.如若自己知會風千塵一聲,那好,自己就不用娶找上官云傾了.雪玲瓏隨即又是忙碌了一番,准備了一些藥材之類的,還有防身的東西.一切准備妥當.管家也已經替雪玲瓏准備好了千里馬.這一邊雪玲瓏暗自出了邪王府,管家即可就已經拿著雪玲瓏的留下的書信讓暗衛去找風千塵,另一邊,也是派了暗衛跟蹤雪玲瓏,只可惜雪玲瓏是誰,沒有多久就將暗衛給甩開了.

話雪玲瓏女扮男裝.雖然雪玲瓏身材嬌,但是畢竟是是長身體的時候,又是長了幾分高.再穿女裝,比較修身,自己這腹部,不行,雪玲瓏當下是男裝,一出來,折扇一搖,顯然就是一個翩翩美公子.柔弱蒲柳,嬌若青松.

邪王府的那些暗衛心中各種自責懊惱.只是再多的自責懊惱都沒有用啊.雪玲瓏已經一身男裝的出了城了.

…………………………………………………………………

當風千塵拿到暗衛給自己的信,打開一看,當下一雙黑眸染上陰驁之色,方才還是六月天的,瞬間便是寒冬臘月.暗衛不能夠自己的身子顫抖啊,顫抖,嗷嗷嗷……王妃啊……你究竟是在這信上寫了什麼?讓王爺從前一刻得知是王妃給自己的書信眉眼柔柔的,瞬間便是如此冰冷,帶著肅殺之氣,好像有一種毀滅萬物的感覺.

侍衛有一種想要抱頭痛哭的感覺,風千塵在看到信中的內容的時候,雙眸就好似兩把鋒利的眼刀一般.

風千塵強忍著心中的怒意,嗜冷的聲音道:"今日,誰去見過王妃?"

"回主子的話,是上官云鴻."暗衛強行逼著自己不要昏倒啊.

"上官云鴻?"風千塵隨即狠狠的將那一份信給捏成了團,恨不得將手中的信即可就化成了粉末.

不過風千塵還是隱忍住了,他是舍不得將手中這一團紙化成粉末,那是因為這上面的字是他家東西寫的,這是自家東西第一次給自己寫信,這第一次寫信就是這麼讓人鬧心,發怒發狂的事,風千塵各種的捉急.

如若現在雪玲瓏就在他的跟前,他一定就會狠狠的懲罰,讓這個東西竟然帶著自己的邪王,玲瓏,不顧自己和孩子的危險,單槍匹馬的出城去找上官云傾.天殺的,要知道他才是她夫君.

她知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改什麼.這讓他究竟何以堪?

暗衛看著風千塵那殺人的眼神,一顆心早已經蹦跶到了心口了.嗷嗷嗷……王妃……你就不能夠消停一下啊.他覺得今天自己的命嚴重的受到了挑戰了.只要自家主子稍稍一出手自己就不敢還手.還只能夠任由主子動手出氣.

在暗衛以為今天悲劇的時候,風千塵黑著臉道:"出去."

風千塵心中狂怒的,自家東西都已經和自己大婚過了,而且現在她腹中還有自己和她的孩子,這個東西竟然膽敢做出這般事來.

該死的東西,你這樣走,你就不知道本王在這里會擔心你,你究竟拿本王當什麼了?你的心中究竟是本王重要還是上官云傾重要.

風千塵內心里對于上官云傾又是恨上了幾分,該死的,自家東西竟然為了這個男人出城去尋找,如若自家東西有個三長兩短,他絕對不會放過上官云傾的.不,就算自家東西沒有個三長兩短,自家東西為了他而帶著邪王和玲瓏置身危險,他就怎麼也原諒不了上官云傾.

上篇:第389章:現在高興為時過早了     下篇:第391章:凰無出城尋找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