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391章:凰無出城尋找愛妻  
   
第391章:凰無出城尋找愛妻

風千塵是生生的將上官云傾給恨上了,另一邊的上官云傾在生死掙紮一線間.

風千塵氣惱歸氣惱,此刻又是各種暗鬧自己,自己就算是再生氣,怎麼可以將自家東西寫給自己的第一封信給擰成一團了呢.還差點就要將這封信給捏成了粉末,風千塵是各種後悔,各種惱怒,隨即又是將這一筆賬算到了上官云傾的頭上,上官云傾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時間叫屈.

風千塵隨即將被自己擰成一團的紙攤平,用書好似現代的熨燙機一樣的前後來回的壓著.直到將紙給壓平了這才拿出一個精致的盒子,那盒子設計非常的精巧,一層一層的機關,非常的精致而繁瑣.無人知道這個精致的盒子如何打開,就是當著人看一千遍看一萬遍也無法打開,以至于往後這盒子被偷走,讓人各種費盡心機的動著腦筋如何打開,而風千塵又是各種想盡辦法的將盒子取回.等那些人知道這盒子之中不過就是這麼的一封字跡丑陋的信而已的時候,各種狂亂之中.

因為他們以為會是幽云十六州的地圖.

不過那是後話.現在的風千塵將這信放好之後.隨即又是一身白衣蹁躚,銀色的面具閃爍著冰冷肅殺之氣.此凰無來到南宮世家密室.當凰無出現在南宮世家密室的時候,南宮翼看著凰無,要知道最近京城很忙,凰無尤其忙,他們今日半個時辰前這才商談好事,藍爵半個時辰之前離京辦事去了.才時隔半個時辰,無又來?而且他能夠感受到無滿身的肅殺之氣.好似想要毀滅天地的感覺?這究竟是啥子?

看得南宮翼的心也是一顫一顫的,當下心翼翼的問道:"無,我們半個時辰之前不是商量好事嗎?又是有什麼事發生了?"

南宮翼也是努力的搜腸刮肚,究竟是什麼事會讓無這般狂怒?

藍爵半個時辰之前出去辦事了.澹台辟邪已經離開汴京城,回南詔奪權去了.赫連絕和冷帝因為毒蠍子事件還躺著修養.現在還不能夠惹是生非.皇後一黨現在自顧不暇,所以名王風千影和毓王風千影根本就沒有時間來動壞心事惹事.睿王呢?不可能.昭王和尋王外出還沒有歸來.耀王癡傻.這都不是事兒.對,赫連翎,還有軒轅子墨,難道是這兩個人惹事了嗎?

南宮翼也只敢在心中猜測.他這人在沒有確定之前,是不會的.南宮翼等待凰無開口.凰無只是黑著臉.而且這臉色是越來越黑,當下南宮翼的心也是越來越顫顫悠悠的.天曉得,能夠讓無這般臉黑的,一定是大事,而且是天大的大事.

南宮翼已經做好了最壞最壞的心里准備了.其實他壓根就不知道,凰無之所以沉默不,滿臉巨黑,實在是他心火還在騰騰的燃燒,他怕自己一開口就無法冷靜,會瘋狂的想要殺人.

凰無努力的平息自己心中的怒火.在南宮翼各種緊張,各種擔憂之中,凰無終于是抿動冰冷的唇道:"翼,現在上官云傾人在哪里?"

凰無每一個字都是憤恨的咬出來的,好似那一個個的字就是一把冰冷嗜血的刀,殘虐的想要將口中的上官云傾給毀滅了去.

南宮翼大大的不解了,聽著無這樣冰冷嗜血的樣兒,好像是要殺了上官云傾一般?而且他也感受到了,方才無在上官云傾四個字的時候,尤其恨的咬牙切齒的.他知道無不喜歡上官云傾,但是至于這般恨的咬牙切齒還真心的沒有過.南宮翼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事,讓無陡然的來到南宮世家,詢問這上官云傾,而且南宮翼還真心覺得凰無會殺上官云傾.如若無要殺上官云傾,他當然不會告知無上官云傾的下落.

要知道現在上官云傾已經是快死的人了.無去殺他根本就犯不著,犯不著惹上上官世家這個大麻煩.要知道上官世家至于無還是有非常大的幫助的.

南宮翼斟酌問道:"無,你也得知上官云傾失蹤?想要找到上官云傾嗎?"

南宮翼這話有倒向性啊,他這話在提醒凰無,這上官云傾乃是上官世家的家主,現在上官云傾失蹤,上官世家的人定然知道上官云傾在哪里.就算你不用上官云傾也犯不著惹上上官世家這個大麻煩.

南宮翼的話,凰無自然是知道,他冷冷的一瞪南宮翼,關心上官云傾,他凰無根本就做不到,該死的混蛋,一心惦記著自家東西,怎麼也讓他喜歡不上來.不過麼,至于南宮翼凰無也給以回應,算是他也聽懂了.不會是南宮翼心中所擔憂的那般滅了上官云傾.

"吧,他在哪里?"凰無盡管還是一臉的冰冷無,聲音之中也還帶著肅殺之氣,但是了解凰無的南宮翼是知道,無不會去殺上官云傾,不會去惹上上官世家這個大麻煩.至于無究竟為什麼要知道上官云傾,為什麼突然關心上官上官云傾的事,南宮翼壓根就不知道.

他腦海里翻飛了一下,將自己的報跳出來,對著凰無道:"上官云傾掉下了黑風崖,此刻就在黑風崖下."

本來這黑風崖對于上官云傾應該不是什麼問題,只是現在的上官云傾不行,上官云傾在離開汴京城的時候就是傷痕累累,身負重傷.現在這黑風崖下的上官云傾想要上來,根本就不可能.因為一路上上官世家和其他各種暗殺不斷.上官云傾一路上都在逃命.最後被逼得只能夠掉下黑風崖.

話凰無一得到消息之後,隨即便是身子快速的一動便是消失在了南宮翼的跟前.

南宮翼看著凰無消失的方向,各種不解,看著無如此的急切應該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但是究竟是什麼大事呢?他是搜腸刮肚都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

南宮翼自然不能夠知道凰無內心的緊張,著急了.試問誰能夠不急,自家老婆竟然單槍匹馬的去尋找另一個男人,換了誰都無法不著急,無法淡定的啊.

雪玲瓏已經順利的出城了.他現在也是拿了一份這風云大陸的《風云志》相當現代的地圖.

話雪玲瓏離開汴京城的時候也已經是臨近傍晚了.當下天色已經灰蒙蒙的.白天行路還可以,但是晚上一片漆黑,又沒有現代先進的照明.雪玲瓏內心里還是覺得各種糟心的,最最主要的是,晚上不好看路況啊.具體往哪兒走她實在是不清楚.

這一刻她還真心的懷念在現代的衛星導航系統,輸入出發地,再輸入目的地,一路按著導航走,多麼省心省事啊.這地圖和實際比對還尤其的不是很精准.雪玲瓏覺得各種的糟心透了.但是內心里有非常的焦急.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上官云傾現在已經遇險了.他一定是在等她.迫切的需要她的診治.

所以她要快馬加鞭.她不能夠讓自己留下遺憾.

好在雪玲瓏在現代的特工生涯,讓她就算是很糟心,但是也好過一些,她身上帶著夜明珠,索性還是可以照明一些.再運用她的頭腦分析這手中的地圖.在確定方向之後,雪玲瓏當下就是快馬加鞭的朝著一個方向疾馳如風一般.

凰無看到自己的面前疾馳如電般的東西,他是心火旺盛起來,當下恨不得沖過去,一把將自家東西抓過來,狠狠的揍一頓.各種的氣恨死了去.他聽著馬兒那狂馳的聲音,面色越來越黑,越來越黑,勝過這夜色了.

雪玲瓏一心全撲在快一點找尋上官云傾之上,當她陡然的發現,前面管道中間立著一個人影的時候,那人影隱隱約約的穿著白衣,當下讓她的心中咯噔了一下,這深更半夜的,在這管道上竟然有人攔著,這是要干什麼?

雪玲瓏知道此刻出現在路上的絕對不是什麼朋友.當下便是警惕起來,一手勒住缰繩,一手捏住銀針,打算將那人一擊命中.一針封侯.

雪玲瓏也不是一個濫殺無辜之人,只要人家對她沒有歹心,她就不會動手殺他.雪玲瓏嗜冷的聲音道:"閣下讓讓,不然撞死我不負責."

當雪玲瓏的馬兒直接的沖向那管道中間的凰無的時候,凰無隨即身子一側,躲開了雪玲瓏的馬,而且他也知道自家東西有多麼的警惕.當下不敢攔截自家東西.

雪玲瓏在近身凰無的時候,心中咯噔一下,白衣銀面?是自己認識的他嗎?雪玲瓏隨即搖了搖頭.這古代的人都喜歡裝神秘,再了白衣銀面的就一定是凰無嗎?雪玲瓏當下否定了.她還是全身戒備,朝前狂奔而去.

凰無當下知道王府的馬都是千里馬,自己這速度雖然驚人,但是自家東西的騎術也是相當的厲害,自己未必能夠勝過.當下唯有強忍下心中的狂怒,開口叫道:"雪玲瓏,你給我站住."

當凰無的聲音傳來的時候,雪玲瓏當下有些不可置信,凰無?真的是凰無.方才她還覺得這人有相似.不可能是凰無.至于這個男人,雪玲瓏的心中滿是恨意.她恨不得殺了凰無的心都有了.可是現在的她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殺他.

凰無自然是看出了雪玲瓏眼中的殺氣.他的聲音再度響起:"雪玲瓏,你站住,你不是想要知道上官云傾在哪里嗎?"

是的,當凰無這話音落下的時候,成功的讓雪玲瓏滿了下來.

雪玲瓏縱然對于凰無恨的咬牙切齒.但是她實在是太急切的想要知道上官云傾在哪里.她要去救上官云傾.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要報仇,要殺這個男人,她以後有的是機會.但是救上官云傾的機會只有這麼一次.

雪玲瓏終于停了下來.凰無來到了雪玲瓏的跟前,雪玲瓏黑著臉,對于這個強了自己的男人,讓自己對不起風千塵的混蛋,她每一刻都恨他,恨他.一千遍,一萬遍,恨不得將他碎尸萬段,恨不得讓他千蟲毒,蝕骨粉.雪玲瓏現在有千萬的恨,都只能夠咬牙深深的忍下.隨即嗜血的聲音問道:"凰無,快,上官云傾在哪里?"

凰無至于自家東西對于自己恨得那麼咬牙切齒,如此急切的問自己,另一個男人在哪里?那種心實在是糟糕透了.天殺的,他才是她的夫君,他才是她的男人啊.凰無此刻覺得自己有一種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

他內心里有些不甘心,有些話,不能夠用風千塵的口問出,但是他可以用凰無的口問出.當下凰無唇角勾起絕冷的弧度道:"雪玲瓏,你這樣出城去救上官云傾,你至邪王于何地?難道你本身就是一個見異思遷的女人."

凰無就是知道此刻的雪玲瓏絕對舍不得殺了他,因為現在的他至于她而,是能夠盡快找到上官云傾的人.她絕對不會放過這一個唯一的機會.

"凰無,此事與你無關.快,上官云傾在哪里?"她沒有多余的時間給凰無耗.她也不能夠矯的自己上路,要知道這慪氣的結果就是會讓上官云傾真的有性命之憂.她不能夠拿上官云傾的命賭.

凰無的心中一痛,他好想開口問,雪玲瓏,你至于我究竟放在何處?你這樣帶著腹中的孩子一個人去尋找上官云傾,難道你就不怕我會擔心的寢食難安嗎?你分明知道我的心的.凰無眼中有著那一種傷,凰無盡管不是一個善于的人.但是那眼中的痛色是真真切切的,讓雪玲瓏的心也是一緊.她分明恨凰無這個男人的,為什麼看到他眼中的痛色自己的心也會有一種難的難受的感覺呢?

雪玲瓏隨即狠狠的甩了甩了頭,當下將暗罵自己,隨即面色又是更冷,更嗜血了幾分.

凰無不甘心道:"雪玲瓏,要救上官云傾,就算邪王不答應,我可以派人去替你救他.不需要你置身危險之中.尤其你現在還帶著身孕."

凰無的字字句句都是關切之語.可是讓雪玲瓏的心各種的不舒坦.她能夠聽出這個男人的對自己的,可是她卻只有對這個男人的恨.如若沒有那一晚他的強奪.指不定她會將他當成第二個藍顏知己.一旦他遇上了危險,她也會如救上官云傾一般,但是現在她滿心只有恨意濤濤如江水.

"凰無,不需要你關心.你只要將上官云傾現在身在何處告訴我."雪玲瓏的聲音很急切.

這讓凰無的心又好似被毒蜂給蟄了一般,生痛生痛的.可是他好不甘心,他知道這個女人恨自己,只因為自己走錯了一招,凰無隨即道:"你只要最後回答我一個問題."

"."雪玲瓏嗜冷絕狠的一個字.讓凰無感受到她所有的恨意和無.

凰無喉間生痛生痛的,連帶的雙眸之中也是痛色,滿口的苦澀道:"雪玲瓏,如若有一天我在生死一線之間,我也如上官云傾這一般快死了.你會不會也如同去救上官云傾一般去救我."

"不會."雪玲瓏考慮都沒有考慮.

凰無的心有一絲痛,但是他隨即松了口氣.

雪玲瓏看到了凰無眼中的傷痛,也看到了這個男人松了口氣.她這一刻恨意濤濤,可是覺得這個男人很複雜,很矛盾.至于究竟怎麼複雜怎麼矛盾她不上來.

"雪玲瓏,聽到你這樣,我就放心了.如若有一天,我真的如現在的上官云傾一般置身在危險之中,那麼我不希望你來救我.你只需要幸福的活著,我在天上看著你開心,我也一定會很開心很開心的……"

凰無知道,自己要複仇,要做的事有多麼的危險,而且自己的真實身份一旦被人知曉,四國都會想要追殺自己.他日自己真的置身危險之中,他不希望自家東西冒著生死來救自己.這是他絕對不允許的.他甯願自己死也絕對不允許自家東西有一絲一毫的損失.因為她舍不得她受傷.如若可以她甯願她忘記自己這個人的存在,開開心心的帶著邪王和玲瓏幸福的生活著.唯有忘記,才能夠幸福.才能夠不痛.

雪玲瓏聽著自己一個恨意濤濤的男人對自己這樣的話,讓她的心不上來的難受,不上的複雜.她是應該恨這個男人的不是嗎?為什麼她竟然有一種心疼的感覺?雪玲瓏好恨現在的自己.她暗自告訴自己,雪玲瓏,你別傻了,難道你忘記了這個男人給你的恥辱嗎?是這個男人強占了你的身.讓你愧對風千塵,讓你無法面對風千塵.

凰無之所以這樣的話,實在是他太過清楚自己的能力,如若自己真的置身危險了,那麼絕對是天大的事兒發生了.那絕對不是這個東西能夠解決的.所以他絕對不要自家東西置身危險之中來.

雪玲瓏告訴自己,對于這個男人,你只能夠有恨,千萬別被這個男人的假假意給欺騙了,他是想要為自己的錯求得你的原諒.這絕對是不能夠原諒的事兒.

雪玲瓏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對凰無的恨意,隨即咬牙切齒道:"凰無,你別做夢了,我巴不得你現在就死.你置身危險之中,我怎麼可能去救人,就你這樣的人還想和上官云傾比,他是天上云,你是地上泥.你們是云泥之別.凰無,你記住,他日我一定會親手取了你的性命."

對于雪玲瓏如此恨得咬牙切齒的話,凰無的心好似被一種撕裂的感覺.他這一刻才更加的深刻的知道自家東西對自己的恨意有多麼的深刻,他後悔了,可是世上最難買的就是後悔藥.

"雪玲瓏,你可知道,我一直都在後悔.可是世上難買後悔藥,如若他日,我真的避免不了一死,那麼我倒是甯願死在你的手中."凰無又是痛苦的閉上眼睛.他如若不能夠活著好好的照顧自家東西了.那麼他倒是甯願死在自家東西的手上.

雪玲瓏不去看凰無眼中的痛苦之色.

"凰無,快,上官云傾在哪里?"雪玲瓏不想和凰無廢話.也不想要聽他這麼虛假意的話.這些話聽了會讓她的心絞痛的厲害.讓她的心非常的賭.

凰無又怎麼可能舍得讓自家東西一個人置身危險去尋找上官云傾呢?風千塵不能夠明著出城和自家東西出去尋找上官云傾,他凰無可以.而且他已經是讓玉邪易容成自己留在汴京城內.所以現在他要陪著自家東西去尋找上官云傾.

"雪玲瓏,現在的上官云傾所在的地方,憑借你一人的力量根本就無法將他救上來.讓我陪著你去找上官云傾,你若是不同意,我也絕對不會,不過可以告知你的就是,你若是再晚一點到.上官云傾的命就休矣了."凰無知道雪玲瓏會拒絕,但是她絕對舍不得拿上官云傾的命賭,這就是他對自家東西的了解.

…………………………………………………………………

親耐的們,今天一更更新了啊.親們看文愉快哦.哈哈……糾結的兩個人又是要一路糾結著去救上官云傾去鳥.哈哈,這是如親們所願的,折磨凰無開始鳥.嘎嘎嘎嘎……

上篇:第390章:玲瓏出城離去     下篇:第392章:兩人共騎一馬,被人跟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