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394章:凰無,除非我死  
   
第394章:凰無,除非我死

都這個時候,敵不動,我不動,但是黑衣少年卻是反其道而行之的人,他唇角勾起邪冷的一笑,隨即快速的狠招對著雪玲瓏凌厲襲來.

雪玲瓏似乎看到這個男人只出了一招,但是在她的眼前幻化出無語的招.讓她眼花繚亂.應接不暇.倍感壓迫.直到此刻,她是真的確定是遇到了高手了.當下她只能夠勉強的抵擋著.心中暗自叫著糟糕.顯然的這個黑衣少年是一個滑溜的主,至于自己對他下得藥.竟然被他輕巧的給化解了.但從他那狂妄的冷笑之中,雪玲瓏就知道,這個家伙也是深諳醫術.

雪玲瓏內心里非常的著急,如若沒有上官云傾失蹤的事兒,那麼她被抓就被抓,她會到人家老巢,鬧得人家老巢雞犬不甯,烏煙瘴氣的.可是現在分分秒秒至于自己而都是至關的重要.

雪玲瓏現在壓根就連話的空擋都沒有,只能夠盡力的抵擋,因為這個男人很邪惡,絲毫不給人思考的余地.每一招都是殺招.

那黑衣少年並沒有想要殺了雪玲瓏,但是他卻發現這個女子不簡單,盡管在方才自己沒有留心觀察到這個女子是如何對自己三哥出手的,但是他卻知道這個女子的身手很快.而且他又是發現一點,那就是這個女子沒有內力,她的招式是很奇特,也很快狠,准,只是還是差了他一點了.

話雪玲瓏畢竟是孕婦,騎馬狂奔,再加之現在如此激烈的打斗.雪玲瓏感覺到了不對勁,她感覺到有一種液體在下面流出的感覺.當下面色一白,心中大驚.現在硬打的後果就是自己會流產.不行,她已經帶著腹中的孩子置身危險之中,她不能夠讓孩子出事,如若孩子出事了.她相信,風千塵一定無法原諒自己.自己也無法向風千塵交代.而且孩子是她和他聯系的紐帶.也是愛的結晶.

雪玲瓏萬般不甘願,但是她不得不妥協道:"住手,我認輸."

雪玲瓏用力喊道.黑衣少年但聽到這個女子停下動作,喊住手,心中雖然有些微微的一愣,但是麼,那俊美的臉上是得意之色.

雪玲瓏這完話之後,當下腹部痛得不得了,額頭痛得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來,捂住腹部.她看向黑衣少年道:"救我的孩子……"

當雪玲瓏這五個字噴出的時候,黑衣少年的面色一白.眼前的女子已經有身孕了?天殺的.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有身孕還敢這般騎著馬兒狂奔.他這一刻恨不得沖過去,掐死雪玲瓏.要知道孩子都是娘親最寶貝的,懷孕應該好好的在家里嬌養.

韓非咬牙切齒道:"女人,你實在不配為當孩子的娘親."

當雪玲瓏聽到黑衣少年的話,她的心也是一痛.是啊,她的確不配為孩子的娘親.可是縱然如此,她也不能夠失去這個孩子.她准備了救上官云傾的藥,唯獨忘記了給自己准備,忘記了自己現在是一個孕婦.雪玲瓏這一刻有多麼的悔恨啊.

這一刻的韓非哪里還有想著要將雪玲瓏帶給自家大哥當大嫂,人家都已經腹中有孩子了.他娘親在懷他的時候,可千萬寶貝著.只是,他娘親在生了他和妹子之後就血崩而死,但是在他和妹子的心中,娘親是最最偉大的.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敢這般的糟踐孩子.

韓非想要劈死雪玲瓏,他雙手緊握成拳,隨即又是松開.看在孩子的份上,他趕緊上前,替雪玲瓏把脈.當把脈之後,氣得韓非大罵:"混賬,你就是這麼當娘親的.孩子就是這麼被你糟踐的.你該死……"

聽到韓非大罵,雪玲瓏的心卻是一寬.她知道這個黑衣少年雖然可惡,但是聽他這口氣,是一個在意孩子的人.她慘白著面色,忍著劇痛,求道:"事緊急,我急著趕去救人,還望少年救我孩子."

都醫者不自醫,這話再一次的驗證在她的身上了.這一刻,自己都非常的慌亂.

"救人?就你這樣人還沒有救成,先丟了性命.他娘的,有你這麼急著那自己孩子的性命開玩笑的娘親嗎?擦的,要是本公子,早在你腹中大鬧天宮,讓你痛得死去活來,活來死去,天天折磨死你."

凰無是氣惱這兩個男人的,但是現在聽到這少年如此暴跳如雷的樣兒,好似雪玲瓏就是他的親人一般,在糟踐自己的孩子.聽著他的謾罵,他望向黑衣少年.黯啞著嗓音道:"只要你救她,我凰無就欠你一個人."

"現在假惺惺的和我這話,早先你怎麼就沒有想到你女人腹中的孩子了.現在來著急了.你還真是給男人長臉啊.救人?你就不會自己去救啊."這黑衣少年著,隨即朝著凰無手一揮,當下凰無用力的發音,卻發不出聲音來.但是凰無的雙眸蹙緊,可見凰無非常的痛苦之中.

此刻的雪玲瓏根本無暇他顧,好在這黑衣少年,當下趕緊從懷中掏出一粒藥替雪玲瓏服下.隨即又是就地脫下自己的外套鋪在地上,將雪玲瓏平放在地上,就地給雪玲瓏針灸.這一邊雪玲瓏在痛苦之中,韓非在替雪玲瓏診治之中,而另一邊,凰無全身麻木虛軟,全身好似有萬千只螞蟻在啃咬一般,非常的難受.凰無知道,這是那個黑衣少年對自己的懲罰.他縱然非常的難受.但是他也能夠忍下,他內心只期待雪玲瓏能夠安然,孩子能夠平安無事.若是孩子失去了.他怕自家東西會承受不住.

時間在分分秒秒的流逝.足足過去了一個時辰,黑衣少年的面色稍稍的和緩了一些,雪玲瓏整個人非常的虛弱,不過她還是非常緊張的望向黑衣少年道:"我的孩子?"

"懶得理你這種娘親."嘴上是這麼,但是黑衣少年手上的動作可是相當的輕柔,可見這少年對于孩子還是非常的仁慈.雪玲瓏聽到這個黑衣少年這話,她知道孩子沒事了.她的手顫抖的摸向自己的腹之處,躺在地上,看著林間的早晨,不出的滋味在心中翻騰.

雪玲瓏知道自己腹中的孩子這才保住.但是此刻容不得她耽誤太多的時間.因為自己出了狀況,盡管是這少年造成的,看在人家救了自己腹中孩子的份上,雪玲瓏不予以計較.她當下便站起身.

對著黑衣少年道:"多謝公子相救.我雪玲瓏欠你一個人.他日公子需要我雪玲瓏的,定當竭盡所能.現在還是請公子放了我朋友.實在是我們現在急著趕去救人."

"朋友?他不是你男人?"黑衣少年當下睜大眼睛問道.額,他本以為那面具男是她男人,但看那男人緊張的樣兒.不是她的男人,他倒是懲罰錯了.

那也只是一瞬間的的震驚,至于愧疚麼?他韓非從來就沒有愧疚之色,誤會了就誤會了.這男人就算不是這女人的男人,也應該是心有所系.既然一心系在這個女子上,那就不應該讓這女人涉及危險.所以這麼看來那男人接受自己的懲罰也是應該的.

黑衣少年黑著臉瞪向雪玲瓏:"天殺的女人,我救你孩子難道就是讓你這麼糟踐他的啊?現在你給我好好的休息.不准去救人."

黑衣少年狂怒之中,這一刻的樣兒,不知的還會以為雪玲瓏腹中的孩子是他親生的一般.他就見不得別人這麼的糟踐孩子,他一直都很感動自家娘親為了生他和妹子最後難產而死.他心中很愧疚,但是他聽自家兄長們和爹爹娘親看到他和妹子都是笑得非常的開心,尤其是見到妹子.因為他們兄弟四個.

雪玲瓏知道這個少年會干什麼,人一旦動怒,這個時候是最最好對付的,當下雪玲瓏素手一針對准黑衣少年的麻穴,一針刺入.黑衣少年睜大眼睛,雙眸噴火.

"該死的女人,本公子救了你,你竟然敢這麼對待本公子."黑衣少年氣得想要將雪玲瓏給掐死去,只可惜,現在他全身都無力.

雪玲瓏當下便是在黑衣少年的身上一摸.憑著醫者本能拿了其中白色瓷瓶倒出一粒藥給凰無服下.

凰無想要伸手點住雪玲瓏的穴道.雪玲瓏看出了凰無的舉動,在凰無出手之前,雪玲瓏冷著臉堅定道:"凰無,如若你膽敢阻擋我救人.我這一輩子都恨你."

"玲瓏,我若堅決不讓你去救呢?"凰無面具下的臉布滿陰驁之色.在方才見到了雪玲瓏那般危險.他怎麼可能願意讓雪玲瓏去救上官云傾.

"凰無,我不會將他的命交給別人,你不用動那個心思.要我不去救他,除非我死."雪玲瓏一臉的堅定.

"雪玲瓏,我也堅決的告訴你,你回去,上官云傾我定然會平安的救回來."凰無冷著臉道.自己看著自家東西差點流產,然而自己的女人為了另一個男人,就算是剛有過流產的危險,竟然還一意孤行的要前去救上官云傾,這種心讓他非常的糟心.

"凰無,我絕對不會回去."該死的,這個男人有什麼資格叫自己回去,如若不是看在他知道上官云傾的份上,自己方才就不會救他.現在自己救了他,這個男人竟然阻擋自己去救上官云傾,讓自己回去.他又不是風千塵,根本就沒有資格管自己.

"雪玲瓏,我會替你將人平安救回來.現在你回去."凰無堅定的攔在雪玲瓏的跟前,整個人散發著冰冷絕冷的氣息.

"凰無,我再一遍,我不會回去,我要親自去救他,我絕對不會將他的性命交給別人.我要看到他平安無事.否則我會寢食難安."雪玲瓏非常的擔心上官云傾,上官云傾消失了一個月了.而且墜入山崖.現在自己又是耽誤了這麼久,她的心咚咚咚的狂跳,她好像內心里有聽到上官云傾在朝自己呼救.她似乎聽到了上官云傾,玲瓏,救我,我在等你.你要救我.

雪玲瓏在內心里,呼喊著,上官云傾,你一定要等我,等我來就你.

雪玲瓏一臉堅定.是的,她絕對要去,隨即一手輕輕的撫摸自己的腹處,在心中對腹中的胎兒道,寶寶,你一定要好好的,娘親將云傾叔叔救回來之後就會好好的在你父王身邊養胎.

凰無聽著自己的女人對著自己,一定要去救別的男人,沒有看到別的男人平安無事,她會寢食難安.這讓他的心好似被毒蜂狠狠的蟄了一下,很痛很痛.他黯啞著嗓音道:"雪玲瓏,上官云傾在你心中就那麼重要嗎?重要到你可以不顧及你腹中的胎兒,重要道可以拋下你的男人.現在這一刻,他應該非常的焦急.看著他抓狂,焦急,你于心何忍?"

凰無的心很痛.這個女人就是那麼的自私,她只顧及自己,但是她卻沒有為自己考慮.當自己看到她給自己的書信的時候,內心里是何等的擔憂,自己一刻都沒有停留就趕來了.他不忍看著自家東西出事,否則自己會恨死自己的.

雪玲瓏的心也是狠狠的一顫,也是,自己若是出了事,皇城之中的他會怎麼樣?他一定會瘋了的.

凰無好想沖雪玲瓏問道:"你如此心心念念上官云傾,到底在誰才是你的夫君,你這樣,讓天下人知道了,你將我又放在什麼位置?

凰無和雪玲瓏一番的糾纏,然而凰無發現,雪玲瓏真的就是一頭蠻牛.不要十頭牛,就是一百頭牛都拉不回來.

"雪玲瓏,你非去救上官云傾不可嗎?縱然這一次你會丟了性命.會失去你們的孩子,你也要一意孤行嗎?"凰無的心在顫抖,嗓子生痛生痛的.

雪玲瓏的心一痛,但是她執意要去.

"我非去不可.不過我不會再讓我的孩子出事,孩子一定不會有事."雪玲瓏狠狠的瞪向凰無.

"女人,如若我我一劍殺了你?你還是要去嗎?"凰無這個時候可恨雪玲瓏了.他當下飛身提起劍向那馬兒,恨不得就此殺了那馬兒,斷了雪玲瓏去救上官云傾的路.

"凰無,別動那歪心思,不然,我一定會和你拼命.上官云傾要是出什麼事,我發誓我一定會殺了你."雪玲瓏身子一動,擋在凰無的劍前.不讓凰無對那馬兒動手.這個男人這般,讓她的心思也很複雜,她是應該恨這個男人的,可是這個男人的確也是出于關心自己.

凰無看著決然的站在自己跟前的雪玲瓏,無奈的將手中的劍收了起來.他其實是有一千種,一萬種的辦法阻止雪玲瓏去救上官云傾,可是他知道雪玲瓏一定會恨死自己.如若自己恰巧不能夠將上官云傾平安的救回,恰巧上官云傾真的是死了.到時候自家東西是真的會恨自己,她也絕對會在悔恨之中.所以他盡管內心里各種不願意.可是他發現自己真的無法服這個東西.只能夠陪著自家東西前往.

"凰無,你知道的,我恨你的,如若這一次你能夠帶我將上官云傾平安救回,那一筆賬,我可以不和你算."雪玲瓏忍住心中的痛,和凰無交易道.

凰無聽了雪玲瓏的話,身子狠狠的一顫,如若不是場合不對,他真的想要放生狂笑,自己的女人竟然為了另一個男人願意不和自己計較自己這個身份將他強-占-了身體的事兒.他是希望她不和自己計較,原諒自己,但是他萬萬不願意是以上官云傾和自己交易.凰無勾起苦澀的冷笑.這一刻心痛得難以明.凰無強忍下心中的痛意,對著雪玲瓏黯啞著嗓音道:"好."

凰無算是知道,風千塵和上官云傾兩人在雪玲瓏的心中,誰的分量重,她可以不顧念風千塵的擔憂,不顧及腹中胎兒的安危,在方才差點流產,這才度過危機竟然還執意前去救上官云傾.

凰無在心中是將上官云傾剁成肉醬的心都有了.只是上官云傾四個字好似有魔力一般,深深的烙印在了自家東西的心上.凰無知道自己的另一個身份將會很用力的將上官云傾從自家東西的心中趕走.不過那一條路似乎很坎坷.

……………………………………………………………………………………

親們,今天一更5000字啊.親們看文愉快.親們,最近很消沉啊,多多抖動乃們可愛的身影啊.最近留很慘淡.浮出水面來啊.

上篇:第393章:無中招,玲瓏孤軍作戰     下篇:第395章:下萬丈深淵,玲瓏悲痛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