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10章:上官云傾發怒,鐵血手腕  
   
第410章:上官云傾發怒,鐵血手腕

第410章:上官云傾發怒,動真格了

黑色錦衣的長老面色有些不悅道:"家主是什麼意思?莫不是在記恨我們沒有派人去營救你?"

上官云傾面色清冷,沒有抬眸望向黑長老,而是清冷的唇向上的弧線更加的上揚了幾分.

"這是上官世家對于我云傾的考驗,作為家主,我上官云傾還是知道這一點的.若是我記恨,那我上官云傾就不配為上官世家的家主."上官云傾的聲音顯然的平靜了幾分,不過聽入眾人的耳中卻更加的冰冷了.

"家主不愧是我們上官世家的家主,明事理,知道這是上官世家的族訓."這黑長老故意咬重這族訓二字上.

上官云傾聽這黑衣長老的話,他自然是聽出了人家的弦外之音,這黑長老是早告訴他上官云傾,你墜入黑風崖差點死去,上官世家沒有派出人是因為上官世家族訓規定不准上官世家族人派人相助.上官云傾心中更加的冷了幾分,很好,這就是他的族人,族訓?

好,很好,人家既然拿這族訓話,那麼今日他上官云傾就在他們跟前族訓了.

上官云傾唇角勾起清冷的笑,抬起如冰河冷星般灼灼耀眼的黑眸,將那冷芒掃過一邊的黑長老道:"云傾自然是謹記族訓.云傾倒是不知,我這當家家主竟然不知道族中聯合其他七大世家,干涉皇家內部的事.幾位長老是不是應該給云傾一個交代?"

上官云傾在交代二字之上聲音更是清冷了幾分.黑衣長老望向上官云傾,他是執行家族懲罰的長老,對于上官云傾,他並不害怕,更是絲毫不忌憚他.一個毛孩,能夠有什麼作為.自從上一次,沒有娶家族安排的女子,家族對他處罰之後,幾位長老們,均是對他心生涼意.他們不能夠指望這個家主.作為上官世家的家主,因為雪玲瓏這一個女人,忤逆家族安排.

"家主何必生氣.決定此事的時候,家主還沒有回到族中,再.此事我們四位長老一致通過.並不是貿然決斷."這黑長老的口氣還有三分囂張,三分傲慢,四分輕蔑.那口氣就是這事兒是我們四位長老決定的,你又當如何?上官世家族訓規定四位長老一致可以決定事.只要他們四人全都通過,縱然是上官世家的家主也不能夠更改他們的決定.這黑長老就是不將上官云傾看在眼中.那意味就是,這就是我們四人決定的,你想怎麼著?

上官云傾冷著臉,一邊的藍長老也是眼中滿是輕蔑道:"家主,此事我們幾個老東西都同意了.莫非家主是覺得我們這幾個老東西無權做主?"

這藍長老這一落下,青長老也是冷著臉道:"家主是越來越能耐了啊,先是抗拒家族為你安排的女子,現在我們幾個老東西都不配做這個決定了.一個女人,竟然讓家主偏袒邪王,家主離開汴京城的這些日子,這邪王伙同皇上如何打壓我們上官世家.作為上官世家的家主,不為家主謀取福利,竟然被一個女子迷惑.現在還偏袒邪王.真是豈有此理?"

可見這青長老對于上官云傾今天當著上官世家子弟們的面,找他們算賬,相當的不悅的.

上官云傾面色沒有變,然而眼中的寒意又是冷了幾分,這些人,分明這是云帝想要打壓世家,現在世家勢力在強大,這云帝生怕世家的勢力大過皇家,想要削弱世家勢力.現在這些個長老們,竟然把一切的過錯扣到了他的頭上,扣到了雪玲瓏的頭上.

上官云傾任由面前的四位長老你一,我一語的怒罵他,唇角勾起淡然無華的笑,看似溫潤,但是在場的眾人卻是感覺到了,上官云傾現在這淡然的笑比方才的冰冷之色更是讓人心里不安.上官云傾的父親上官棠以及其他的上官世家位分高的叔伯爺輩們,看向悠然的品茶的上官云傾,心中均是暗歎.

要知道這四位長老可是有賞罰家主之權,他們四人連成一氣,就是廢除家主,另換他人都可以.但是這云傾並沒有因為四位長老的連珠炮似的攻擊生氣.眾人壓根就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麼.一臉的高深莫測.他們捫心自問,若是換成自己,只怕早已經氣得不行了.至于長老們的決定,在座的上官云傾的叔伯爺爺輩分的人之中也是有不少人非常的不贊成上官世家去攙和皇家的事.

四位長老見上官云傾被他們的啞口無,一句反駁的話都沒有,當下氣焰是越來越囂張了,心中冷笑,這上官云傾畢竟是一個毛頭子,想要和他們斗,還嫩著呢,他們吃過的鹽都比這上官云傾走過的路還要長.

四位長老以為上官云傾是被他們的威嚴給愣住了.當下四位長老眼中的輕蔑更加的濃烈了幾分.

上官云傾依舊是優雅的品著茶,上官云傾隨即勾唇淡笑道:"來人,給四位長老斟茶."

上官云傾這一舉動,看在四位長老的眼中,就是上官云傾在向他們服軟,當下脖子的弧度更是向上揚起,滿臉的輕蔑,滿眼的鄙視.青長老冷聲道:"家主,別以為你服個軟,我們四個東西就能夠不計較這事兒.作為上官世家的家主,你理應緊急族訓,要為家族謀取福利.只要對上官世家有利的事,作為家族,就應該傾全力為家族謀取福利.對家族不利的事,作為家主,萬萬不應該去做.敢問家主,你上位之後,為家族謀取了什麼利益?"

上官云傾含笑又是抿了一口茶,這四個長老,做一句家族利益,右一句家族族訓.好啊,既然他們今日拿這家族利益事,拿這家族族訓事.那麼他上官云傾今日就好好的和他們家族利益,這家族族訓.

上官云傾將口中的茶不疾不徐的含如口中,吞咽下口,隨即雙眸眸光陡然的一利,好似千萬道利箭蓄勢待發,齊齊的對准四位長老一般,讓四位長老頓時感覺到如芒刺在前.讓他們的心跳都漏了好幾拍.

"黑白,青藍四位長老教訓的是,云傾定然謹記上官世家家族族訓.不過云傾可是深切的記得上官世家家族族訓有,不拉幫結派,不攪合皇家家事.四位長老而今違背族訓,攙和皇家家事.按照我上官世家家族族訓,理應逐出上官世家,用不得入上官世家.從此和上官世家永無瓜葛."上官云傾的話音無波無瀾.但是那話音落下,可是生生的將四位長老的面色氣得通.

"上官云傾,你好大的膽.竟然妄想將我們四位長老逐出上官世家."第一個跳起來的是青長老.他一把年紀了,為上官世家盡心極力,今日竟然被一個黃毛子要將自己逐出上官世家.

上官云傾的話音落下,當下是驚住了下面在場的眾位.他們生生是感受到了上官云傾的鐵血手腕,一直以來覺得這云傾太過溫文儒雅了一些,今日看來,是他們要重新認識這云傾了.

一邊的黑長老則是冰冷著一雙冷冽的黑眸,冷笑道:"本長老倒是要看看,家主如何將我等四位逐出上官世家."

黑衣長老壓根就不怕上官云傾.

上官云傾絕美的唇微微的蠕動,清冷如風的聲音響起:"云傾念及四位長老對上官世家的勞苦,逐出上官世家就免了,不過四位長老也已經是古稀之年了,還是退居其後,安享晚年吧."

黑長老滿臉都是冷笑,這上官云傾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毛頭子.要知道他們可是上官世家的長老.而且上官世家的權勢地位都可是在他們一脈之下.因為黑長老絲毫不忌憚上官云傾,其他三位長老也並不將上官云傾放在眼里.

白長老眼帶輕蔑的笑道:"家主可是要三思而後行,要知道我們四位一直決定,可都是從上官世家家族利益出發.先前,邪王打壓我們世家,上官世家被削了不少勢力.損失比較重,可謂是元氣大傷.而且哪里還是第一世家.我們只是想要讓上官世家更上一層樓.家主不應該質疑我們,而是應該以我們上官世家的利益為一切.這樣不為上官世家謀取利益的家族,根本就不配當我們上官世家的家主."

這白長老的話音一出,當下另外三位長老眼中含笑,均是一致口氣,覺得上官云傾根本就不配成為上官世家的家主,理應該廢除,這上官世家的家主應該換人當.

上官云傾聽了當下這四位長老的話,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本來,他還不會真的拿罪這四位長老.畢竟這四位長老為家族也是出力不少.但是今日竟然如此威脅他,還當眾要廢了他.好啊,既然他們從家族利益出發,那麼他上官云傾倒是好好的和他們這家族利益.

這些個腦殘的長老,真當以為他們這樣做是在為上官世家謀取利益,真是愚不可及,他們這根本就是在自取滅亡.

上篇:第409章:云帝,我們且看,誰笑到最後     下篇:第411章:云傾出手,雷厲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