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14章:就汙蔑你,你想怎麼著?(2)  
   
第414章:就汙蔑你,你想怎麼著?(2)

"統領,反正人證,凶器都在,鐵案如山.本王妃不怕和你去聖上,太後面前道道."雪玲瓏恢複到戲謔笑鬧的樣兒.美眸含著戲謔的笑,好像在,本王妃就汙蔑你了,你想怎麼著?

侍衛統領盡管知道這皇家侍衛均在,可是這雪玲瓏也有人證侯爺和秦大將軍,若秦大將軍和侯爺會幫雪玲瓏撒謊,罪加一等,汙蔑皇親貴族,汙蔑朝廷命官.而且這些侍衛也是聰明人.到時候兩相權衡.自然不會替自己作證.他這是生生的被汙蔑,而且還汙蔑的這麼光明正大,汙蔑的這麼理直氣壯.

當下他有一種想要殺人的沖動.他努力的吸氣呼氣.今日這邪王府勢必是要查封,這邪王府一干人等也必須入獄.侍衛統領壓下怒意,冷靜下來之後,對著雪玲瓏冷聲道:"邪王妃,你休得想要這種計策拖延時間.邪王這是鐵案,沒有人會出手攙和邪王的事,下官也提醒侯爺和秦大將軍,此地不宜久留.今日之事,下官會如實向皇上稟告."

秦日照和黃天域對看一眼,知道這個統領是在威脅自己.他們想要上前,雪玲瓏一個眼神止住了秦日照和黃天域.

雪玲瓏清越的聲音響起:"切,真經不住逗.要幽默知道不知道.話,總統,你那凶器有機會出鞘過嗎?能不能行啊?"

侍衛統領生生的要殺了雪玲瓏,他黑眸圓睜,這個該死的女人.果然這個女人就是故意耍自己好玩的,後面一句話,絕對是侮辱人啊.什麼叫自己的凶器有沒有機會出鞘過.那是對一個男人的最大侮辱.他是男人,他很男人,但是今天竟然被這個女人自己不行.他男人的面子必須要.當下黑著臉道:"本統領怎麼可能沒有出鞘過,怎麼可能不行.一個晚上一打都沒有問題."

雪玲瓏看著這侍衛統領被自己給逗得一張黑炭臉,她的心非常的愉悅.

"哦,一個晚上一打都沒有問題?好厲害啊.是一盞茶的功夫放倒一個麼?我家王爺倒是沒有你能耐,一個晚上只能夠倒騰我一個.不過,一次倒是能夠倒騰個幾個時辰的.統領啊,不是我你,你呀,一次倒騰的時間也太太枉為男人了.本王妃有藥可以助你一展雄風."雪玲瓏自顧自的著.

那侍衛統領的臉已經黑得像是染缸了.他全身上下好似埋了幾百斤的炸藥一般.恨不得將雪玲瓏給炸死去.他發現和這個女人話,自己能夠被她活活的該氣死.

秦日照和黃天域唇角惡劣的抽搐了幾下,這個女人還算是女人嗎?這種話,臉不心不跳的.損人于無形.

那侍衛統領,真的是怒了,當下拔劍怒道:"邪王妃,還請你乖乖跟下官走,不然下官的刀劍可是無眼的."

雪玲瓏看著這侍衛統領就這麼點能耐.至于方才的逗,完全是在給這個侍衛統領一條路,告訴人家,縱然是人證物證在還是可以汙蔑的.顯然的,人家只有氣憤,根本就不長腦子.

雪玲瓏眼中含著譏嘲,唇角勾起冷峭的弧線,這個侍衛絕對是豬腦子,竟然敢在邪王府橫.哼,橫也是要有本事的.沒有本事就不應該在這里橫.

"哼,本王妃就不走.咋的."當下,侍衛統領提劍快速的朝雪玲瓏的脖子處而去,雪玲瓏並沒有驚恐,只聽見叮咚一聲,那白玉龍玨摔在地上.

這侍衛統領一出手,當下皇家侍衛也一齊上前,秦日照當下想要出手.黃天域似乎直到此刻才明白雪玲瓏的用意.當下倒是不急躁的拉住秦日照.示意他輕舉妄動,交給雪玲瓏處置.

雪玲瓏臉上絲毫沒有驚恐之色,但是在看到自己的白玉龍玨落地的那一刹那,黑眸一凜,眸光冷冽,好似兩柄鋒利的玄鐵寶劍一般.未曾出鞘就已經感覺他的威懾之氣.被雪玲瓏這麼一瞪,那侍衛的手一顫,硬生生的退後了一步.連帶的那些皇家侍衛也是不能夠自己的退後了一步.

雪玲瓏冷呵道:"肖統領,你好大的膽子,你竟然敢毀壞先皇禦賜的皇家祖傳白玉龍玨."

雪玲瓏的話,好似平地一聲驚雷.驚得侍衛統領瞪大眼睛.縱然他無知,也聽過白玉龍玨.

皇家侍衛在聽到白玉龍玨之後,當下面色也是一變,暗自慶幸,這將龍玨刺落的不是自己.

"肖統領,若是不信,你倒是可以撿起來,仔仔細細的看看,究竟是不是皇家的白玉龍玨."雪玲瓏眼中含著輕笑.帶著濃烈的嘲諷.

那侍衛統領內心里還是有一絲期望,希望這雪玲瓏是恐嚇自己,他自認為自己不是被嚇唬大的,因而蹲下身子,將那白玉龍玨撿起來.要知道這是皇家禦造之物,上面有特屬于皇家的標志在.

這白玉龍玨的文案仔細看去,其實上面是梵文,只是雪玲瓏不懂這字而已.而這侍衛統領該死的就是知道這上面鐫刻的字是什麼,自己剛好就知道這梵文.那梵文的意思是傳帝後之玉.先皇禦賜?難道先皇是傳位給邪王的?天哪,他似乎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秘密.這侍衛統領的面色當下非常的煞白.他是不想要這麼猜測的,但是至于邪王入獄的事兒.他雖然不懂全部,但是隱隱的還是知道皇上有心要針對邪王.

都虎父不食子,但是皇上一直以來針對邪王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兒.當看清楚這龍玨上的字,他當下腦海里跳躍出來的便是這樣一個直覺.

雪玲瓏看著這侍衛統領那煞白的臉色,當下便知道這是個識貨的.那下顎不由得上揚,倨傲的看向侍衛統領,狂傲道:"肖統領可是看仔細了?"

今日不要是這一個侍衛統領,就是云帝也奈何不了她.這是先皇傳賜給風千塵的.有這太後在,云帝也不能夠撥亂.

侍衛統領暗暗的摸了一把冷汗.當下態度來了一百八十度轉彎.對著雪玲瓏無比恭敬道:"請王妃恕罪.是卑職該死."

雪玲瓏看著這侍衛統領對著自己點頭哈腰恭敬樣,眼中的譏嘲又是濃烈了幾分.這人啊就是這麼的勢力.雪中送炭少有,踩高拜低者居多.

"恕罪?本王妃倒是想要恕你的罪,可是你今日所要毀的是皇家聖物.若是今日這龍玨毀了,你就是有十個腦袋也不夠砍."雪玲瓏厲聲呵道.

隨著雪玲瓏呵斥聲,那侍衛統領當下嚇得咚的跪在雪玲瓏的跟前求饒道:"是卑職該死,請王妃饒命."

侍衛統領知道,今日這事兒是發生在邪王府,現在這龍玨安然無恙,只要雪玲瓏不和自己計較,自己還是可以保住性命的.雪玲瓏看著一個侍衛統領,毫無骨氣的在自己跟前磕頭請罪.滿眼都是鄙夷之色.這人還真是讓人瞧不起.

不過麼,她今日倒是不會和這個侍衛統領計較這個.畢竟這是一個識貨的.雪玲瓏從侍衛統領手中接過白玉龍玨,隨即又是冷聲道:"好了,念在龍玨完璧如初,我可以不揪你去殿前.好了,你可以跪拜了."

隨著雪玲瓏這一聲下,這侍衛統領當下便是對著白玉龍玨叩拜道:"謝過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謝過邪王妃."

先皇禦賜的皇家聖物在雪玲瓏的身上.這侍衛統領哪里還敢動雪玲瓏.他當即便是起身朝雪玲瓏告辭,打算回宮複命去了.

雪玲瓏冷冷的看著這侍衛統領,呵呵,這硬闖邪王府容易,想要這麼就回去,門兒都沒有.雪玲瓏不疾不徐的開口道:"肖統領,就這麼打算走了?"

侍衛統領回過頭來,對著雪玲瓏躬身恭敬道:"王妃,卑職回去複皇命,敢問王妃,還有何事吩咐?"

侍衛統領恭敬的低垂著頭,額際又在冒冷汗.難道這位姑奶奶又反悔了?打算揪著自己要毀了皇家聖物的事兒不放.自己至于這事兒,他相信告到禦前,自己不死也是要脫掉幾層皮.

雪玲瓏是不知道這龍玨上的字,如若知道了,那麼這個傳承給東起國母的一枚龍玨無疑是有著崇高身份,甚至于有著聲殺大權.她就想著,自己這玩意雖然不是像虎符那般有用,但是麼,要唬住這些個古人還是沒有問題的.最最主要這是先皇禦賜給風千塵的.是屬于皇家的聖物.

雪玲瓏看著驚恐不已的侍衛統領,眼底劃過一道冷笑,呵呵,現在知道害怕了.雪玲瓏抬起素手,指著被侍衛們毀壞的花草盆栽道:"肖統領,侍衛軍可是將我邪王府的花草盆栽等損壞了.尤其是門口那些盆栽,可是花費本王妃半生的心血培育而成.肖統領,侍衛軍是不是應該賠本王妃這些盆栽."

侍衛統領和皇家侍衛們都扶額啊.天殺的,那王府門口的花草分明就不值錢,踩了就踩了.這個女人竟然要向他們索賠.

侍衛統領是氣,不過再氣,他今日也只能夠硬生生的隱忍下,誰讓自己方才差點就要毀了皇家聖物呢?現在雪玲瓏是大爺,他得好生陪著.不過這個女人還真不是一般的狂妄,竟然敢向皇家侍衛軍索賠東西.放眼東起,雪玲瓏是第一人.她這等張狂勁兒,還真的是和邪王如出一轍,也難怪皇上會如此氣惱邪王,如此氣惱這個女人.

侍衛統領粗略的望了一眼被損毀的花草盆栽.損壞的花草並不名貴,定然不會超過一百兩,為了息事甯人.他大方的拿出兩百兩銀票遞給雪玲瓏道:"王妃,這是兩百兩銀票,夠買這兩倍的花草盆栽了."

兩百兩?這家伙當她雪玲瓏今生沒有看到過銀子嗎?當下面色一冷,雙眸泛著寒芒.

侍衛統領感受到周遭的冷氣壓,又是暗暗的摸了一把冷汗.再度從懷中掏出三百兩道:"五百兩."

雪玲瓏看著侍衛統領那肉痛的樣兒,好像這五百兩是割了他身上幾斤肉一般.雪玲瓏的黑眸泛著深幽的冷芒,隨即唇角勾起燦然的冷笑,笑得在場的人一陣毛骨悚然,心驚膽戰.冷汗不斷的冒著.

雪玲瓏唇抿動,如彼岸花般嗜血:"肖統領?你是當我是叫花子打發麼?"

呃,有嫌棄五百兩的叫花子嗎?侍衛統領只敢在腹中腹誹,不敢將這話出口,要知道現在的雪玲瓏就是他大爺.人家不夠他縱然是心痛,肉痛這些錢,他也得咬牙配錢.

"王妃,你個數,究竟要賠償多少?"侍衛統領恭敬道.心中卻是擔憂的緊啊,若是這雪玲瓏獅子大開口,他到時候要怎麼賠償給她.

雪玲瓏唇邊的笑意更加的燦然的,分明那笑讓花自飄零水自流的,但是落入侍衛統領的眼中就好似催魂奪命的利器一般,讓他的心不斷的顫悠.

"肖統領,我邪王府像是這麼寒磣的嗎?貪墨肖統領你這麼點錢?"雪玲瓏清冷的聲音好似從云端傳來.

雪玲瓏這口氣,雖然讓侍衛統領很不爽,不過聽雪玲瓏不是要錢,他暗自利索的將錢塞回了懷中,要知道這錢可都是自己的,賺錢不宜.他方才還真的怕這雪玲瓏漫天要價,只要人家不要錢就好.當下這侍衛統領緊繃的心放下幾分道:"是卑職的不是,還請王妃教導."

"肖統領,真不知道你這統領是怎麼當的?這點破事兒竟然還要本王妃教導你.我看你這腦袋是被門夾了吧?"雪玲瓏冷冷語道.

這話罵得侍衛統領那叫一個臉黑啊,然而他被罵的只能夠將這個怒氣忍下.誰讓自己犯錯在前.他只能夠躬著身一個勁的點頭道:"是,是,王妃罵的是,卑職腦袋是被門夾了.還請王妃明示."

……………………………………………………………………

今天一更,依舊是四千字更新了.明天大圖,盡可能的多更啊.

上篇:第413章:就汙蔑你,你想怎麼著?     下篇:第415章:干的漂亮,太解氣了(非常精彩,威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