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15章:干的漂亮,太解氣了(非常精彩,威武哦)  
   
第415章:干的漂亮,太解氣了(非常精彩,威武哦)

"是,是,王妃罵的是,卑職腦袋是被門夾了.還請王妃明示."侍衛統領點頭哈腰的.

雪玲瓏眼中泛著冷嘲,這就是皇家的侍衛統領,如此的沒有操守.還是一個大丈夫.雪玲瓏打從心底里是看不起這侍衛統領的操守.不過人家既然是要她明示,今天她就好好的,云帝不是想要查封邪王嗎?哼,膽敢將風千塵下獄,今天她就要削云帝的臉.

雪玲瓏如蝶翅般好看的睫毛蒲扇了兩下,如水般瑩潤的雙眸里的笑意比之三月的山花還要迷醉人心,但是在場的侍衛統領卻感覺到頭皮發麻.他有直覺,這個女人出的話,絕對會讓自己非常的頭痛.

在他頭麻的時候,雪玲瓏清悅的聲音響起:"肖統領,那本王妃就直了.侍衛軍毀壞我們的花草盆栽,還請原樣買回花盆和花草種植好.這何時買回來,何時種植好,肖統領就何時可以離去,不然……"

雪玲瓏手中輕撫著那白玉龍玨.威脅啊,這個女人根本就是在拿白玉龍玨的事威脅他.侍衛統領的面色那叫一個難堪.放眼風云大陸,這個女人絕對是開天辟地第一人.

竟然讓他們買花盆,買花草回來種植.還有這院子里的花草.天殺的.他已經能夠看到皇上對著他們發雷霆之怒了.侍衛統領知道,自己攤上這雪玲瓏,自己就是作死的節奏.橫豎都是一個死字啊.

侍衛統領的臉有些扭曲,好不容易拉回心緒,他試圖努力一把,讓雪玲瓏高抬貴手,放他們回宮去.侍衛統領當下又是矮身對著雪玲瓏躬身道:"王妃,卑職是奉皇上聖諭前來辦差,現在卑職要回宮複命."

侍衛統領的話音落下,雪玲瓏好看的月眉微微的一挑,唇角向上揚起一個冷峭的弧線,呵呵,想要拿云帝來威脅自己.她就是知道他奉云帝之命來這邪王府,今日她就是要削這云帝的臉.

"本王妃也是個通達理之人,知道你們急著要趕回宮去複命.我也不多為難你們."雪玲瓏裝似很寬宏大量道.

侍衛統領一聽雪玲瓏這麼,心中感歎,皇上龍威赫赫,饒是雪玲瓏這個女人再刁蠻又能夠如何?這侍衛統領當下便是抱拳作揖道:"卑職多謝王妃開恩,卑職這就告辭,回宮複命去了."

著這侍衛統領手一揮,打算率領皇家侍衛回宮.

"肖統領,這就想走了?"雪玲瓏陡然的聲音一冷,侍衛統領和皇家侍衛均是一顫.尤其是這侍衛統領.他真心的非常糟心的感覺,這雪玲瓏方才不是了,她是一個通達理之人嗎?她還想要怎麼樣?

"王妃還有什麼吩咐?"侍衛統領,內心里告訴自己,忍著,忍著.不要怒.

"肖統領,本王妃是個通達理之人,肖統領你也應該是個知趣懂理之人.還不快速速的買回花草盆栽,種植好回宮複命.不然,耽擱了回宮複命,看你吃罪的起."雪玲瓏凌厲的聲音呵斥道.

這侍衛統領當下的臉好似調色板一般,白了又,了又黑.他那叫一個氣啊.是這個女人現在耽擱自己回宮複命.死揪著要自己去買花草,買盆栽,種植花草的啊.

"肖統領,愣著干什麼,還不快命人去買花草,買盆栽."雪玲瓏聲音冷冽如寒冰.讓侍衛統領氣得差點噴血.他算是明白了,自己攤上雪玲瓏,只有倒黴的事兒.本以為會是一件美差,這邪王府肯定不少寶貝疙瘩的東西,自己想要從中撈一點.

好,這邪王府查封不了,這人請不得入獄,現在想要回宮複命,還被人家揪著自己方才的錯威脅自己.他憋屈啊,他苦啊.

侍衛統領真是進退兩難,自己這一邊不按照雪玲瓏辦的話,雪玲瓏一個損毀先皇禦賜的皇家聖物,自己就是有十個腦袋也不夠砍的.

如若自己留下來,按照雪玲瓏的意思將皇家侍衛踏碎的花草盆栽,以及這院子中的花草種植好的話,這事兒傳到皇上的耳中,可見皇上的雷霆之怒,自己也是要狠狠的被皇上扒掉一層皮.

"王妃,卑職要回宮複命,皇上一會問罪起來,王妃也脫不了干系."侍衛統領咬牙切齒道,可見他是在極力的忍耐,如若可以,他真的想要沖過去,將雪玲瓏這個該死的女人,掐死了去.

雪玲瓏心中冷笑,哼,還想要拿云帝威脅自己,他當自己是白癡不成.這云帝竟然陷害風千塵,如此高調的讓皇家侍衛軍查封邪王府,還妄想要將她也押解入獄.哼,人家一個堂堂的帝君都敢堂而皇之的誣陷人,敢光明正大的打邪王府,她雪玲瓏也不是一個軟柿子.

反正自己恭敬,乖順,人家當是好欺負,既然如此,她就高調給人看看,究竟誰才好欺負?今日她就狠狠的打這云帝的臉了.還絕對不善罷甘休了.

雪玲瓏自動的過濾掉這侍衛統領的威脅,對著侍衛統領道:"既然肖統領急著回宮複命,還請肖統領利索點.忙完好回宮複命.來人啊,不要耽誤肖統領辦事."

雪玲瓏一聲令下,邪王府的下人們當下給侍衛統領以及皇家侍衛們讓開了道.

侍衛統領壓根就沒有想到雪玲瓏根本就是一塊頑石.又臭又硬.侍衛統領繼續咬牙切齒道:"王妃,卑職是奉皇上聖諭辦事,你這是對皇上大不敬.對皇上不敬可是死罪."

雪玲瓏聽了這侍衛統領的威脅,眼中的譏嘲更加的濃烈了幾分,呵呵,威脅?難道就他會威脅麼?雪玲瓏當下清冷的唇微微的抿動起來,清冷的聲音飄蕩而出:"肖統領意圖毀壞先皇禦賜的皇家傳承聖物,是對先皇不敬,是對皇家列祖列宗不敬,按罪是要誅九族的大罪."

雪玲瓏冷笑,哼,威脅,誰威脅誰?就他這點道行還想要威脅自己?

一邊的秦日照和黃天域看著雪玲瓏今日的舉動,真心是狂抽,當下心中知道,這個女人以後是萬萬不能夠得罪的.皇上打別人的臉,你唯有接著.委屈你也必須咽到肚子里去,但是這個女人壓根就吃不得一點的虧.就是尊貴如云帝打邪王府的臉,這雪玲瓏也是要狠狠的打回去,今日這邪王府查封不了,而且雪玲瓏竟然還要人家皇家侍衛軍替邪王府種植好花草.這個女人強悍了啊.

侍衛統領氣得雙眸怒瞪,大有沖上去要找雪玲瓏拼殺了去.

雪玲瓏壓根就不在意這侍衛統領那吃人的眼神.她當下對著邪王府管家道:"管家,你帶人從旁協助."

"是.王妃."管家恭敬道.

侍衛統領唇角勾起的抽搐,這個女人這是用威脅的手段,他相信邪王府的人身手絕對不簡單.今日這個女人是和自己碰上了.這個女人和自己碰上就碰上,前提是現在自己是奉皇命辦事,自己一個侍衛統領和皇家侍衛若是在邪王府替人家種植花草的話,那簡直就是打皇上的臉.自己就是知道這雪玲瓏就是故意找茬的.所以才如此堅持的想要趕緊離開這里,回宮複命.

只是他不知道,進邪王府容易,想要回去難.

雪玲瓏看著那侍衛統領被自己氣得頭上冒青煙,心中的歡樂又是多了幾分,看來她非常的邪惡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人家的痛苦之上.不過這也怨不得她啊,人家自己送上去想要討要這痛苦,這憋屈,這又什麼辦法.

雪玲瓏隨後命人將自己的象牙躺椅搬到邪王府的大門口.雪玲瓏躺在了邪王府的大門口.

侍衛統領當下的臉好似吃了惡心的蟑螂一般難看.他當下氣得"嗖"的將自己的佩劍拔出.

當雪玲瓏躺在邪王府門口的時候,這邪王府外圍觀的眾人還非常的不解.

要知道他們也是各自受到主子的命令來打聽這邪王府的事兒的.秦日照和黃天域看到這侍衛統領的舉動,當下兩人快步上前,來到了邪王府大門口.黃天域眼底壞心一笑,哼,當下扯著嗓子喝道:"肖統領,還不快點將這損壞的花草買來,種植好.早點完事可以早點回宮複命."

秦日照也上前,面冷道:"是啊,肖統領,還愣著干什麼?趕緊清理這些東西.耽誤回宮複命,心皇上問罪."

…………………………………………………………………………

這秦大將軍和侯爺這一吆喝,當下外面圍觀的眾人算是聽明白了.皇上的皇家侍衛和侍衛統領竟然要給邪王府種花草.他們的主子之所以派他們打聽,無非是想要確認,邪王府是不是會被查封,邪王是不是真的要倒台了.沒有翻身之日.現在聽來,好像這皇家侍衛查封不了這邪王府.而且竟然還要替邪王府種植好皇家侍衛們毀損的花草盆栽.這個消息就足夠了.看來邪王府不會有事,不是了嗎?邪王在殿前乖乖的,這根本就不是邪王的風格.看來今日這一切,都在邪王的預料之中.邪王不會倒台.

而且這里面還有秦大將軍和侯爺.這兩位可都是有實權的人,都是手握重兵的.當下心中更是有了幾分底子.

當下圍觀的人里面,均是命人將消息送回各自的主子跟前,讓主子先別忙著另選良木而棲.另外留著人監看著.接下去的事.

雪玲瓏自然是將這圍觀之中的一切人的申請和舉動落入眼中.她之所以故意將躺椅搬到了邪王府外面,就是要告訴他們,邪王就算入獄,邪王府也不會有事,還有她雪玲瓏這邪王妃在.

今日皇上派皇家侍衛想要查封邪王,妄想.她今天就狠狠的打皇上的臉.她如此高調,也是在告訴原本支持邪王的人,邪王斷然不會有事.

至于今日這皇家侍衛查封不了邪王府還要替邪王府種植花草這事兒落入這些圍觀者的耳中,那真的是幾家歡喜幾家愁啊.和邪王聯盟的官員家丁們自然是萬分的激動的.要知道這邪王若是倒台了.自家主子也是完蛋了.現在邪王不倒.自己主子也不會有事.至于和邪王對立面的那些官員家丁們,心中有些惶恐.

現在這麼大的事兒,皇家侍衛想要查封這邪王府,竟然還查封不了.而且還要替這邪王府種植花草,這皇上的面子今日可是狠狠的被削了.這明什麼?明邪王的強硬,本事大啊.人都在監牢,竟然還有這等能耐.

侍衛統領看著當下的舉動,他縱然多麼想要吐血.有這侯爺和秦大將軍在,他生生的知道,今日如若不將這損壞的花草種好.這雪玲瓏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侍衛統領是萬般不甘願的對著侍衛下令道:"去,清點花草,快速命人去花草市場買回花草盆栽,請花農來種植好這些花草."

這侍衛統領還不至于腦殘,如若他們皇家侍衛真的在這里種植花草的話,那真的是將皇上的顏面全都丟進了.皇上肯定會大發雷霆之怒,自己肯定是要被扒掉幾層皮的.

雪玲瓏悠然肆意的躺在躺椅上,隨即涼涼道:"肖統領早點知趣不就早點可以走了."

雪玲瓏落,拈了一顆葡萄含入口中,將皮朝著侍衛統領的臉吐去,那皮正好就黏在了侍衛統領的臉上.

那侍衛統領的臉叫一個丑啊.這個該死的女人.他暗自發誓,他日這個女人不要落在他的手上,不然他要這個女人好看.不過內心里也是發誓,以後事關邪王府的事兒,事關這個女人的事兒,他就裝病,絕對不能夠和這個女人硬碰上.那倒黴的絕對是自己.

試問這個女人連皇上的臉都敢打,還有什麼事兒干不出來.碰上雪玲瓏你只有認栽的份.他今日算是深深的知道了.他只能夠自己將這葡萄皮從自己的臉上取下.憋著臉不敢朝雪玲瓏發火.至于雪玲瓏這一囂張的舉動落入外面圍觀的眾人眼中,又是幾家歡喜幾家愁啊.

只是踏碎了盆栽,踏壞了花草,就要揪住人家賠.雪玲瓏威武啊.

侍衛們將這花草清點,有些叫不出名字的,直接就拿著被踩死的花草去花草市場買花草和盆栽了.只可惜,他們不知道的是,自己這一出去忙碌,就是跑斷了腿都找不到原樣的植物回來啊.只因為這是雪玲瓏自己雜交而成的.誰讓她是一個醫者呢?對這些生命懂得多呢?

侍衛統領命了侍衛去買花草盆栽之後,強行的憋著一口怒氣,在大門口,眾目睽睽之下,對著悠然肆意的躺在邪王府門口的雪玲瓏恭敬道:"王妃,卑職已經命人清點了去買花草,請花農來.卑職就先行回宮複命了."

"不行,本王妃了,一切要照舊,如若這些侍衛買回來的不是原先的花草.本王妃到時候找不著你人.還是請肖統領稍等,等侍衛們買回來花草,買回來盆栽,處理好了事兒,你再回宮複命."

雪玲瓏心中冷笑,哼,今天想要這麼快就走,沒門,她就是要告訴眾人,想要進邪王府容易,但是想要出邪王府的大門還沒有那麼容易.

一邊的秦日照道:"是啊,肖統領,再多稍等片刻就是."

是的,秦日照是真心的以為只要稍等片刻就可以的.所以他這才出口的.只是他不知道這稍等片刻就是稍等到了夕陽西下,還沒有照舊的買回來.只因為雪玲瓏這些花盆上的圖案是別致的.這市場上根本就買不到,還有侍衛們直接拿著的花,花農,他們根本就沒有見過.

………………………………………………………………………

不過在秦日照此刻的時候,他根本就不知道,就是這侍衛統領也根本就不知道,以為真的只是稍等片刻而已,他想麼,不就是花盆麼?不就是盆栽嗎?不就是這些花草嗎?要知道他看了這些花草都不是什麼稀罕的品種.還有這些花盆也不是什麼名貴的瓷器.只是他壓根就不知道,這東西不分貴賤,最主要是這雪玲瓏想要為難你了.想要找你茬了.你就只能夠接著,受著.

當下邪王府門口,雪玲瓏躺在邪王府門口,而秦日照,黃天域陪著雪玲瓏等這侍衛統領將邪王府的花草給照樣弄好.只是這一等,等到了中午時分.

侍衛統領是真的等不急了,他當下便要起身回宮複命,雪玲瓏手中把玩著白玉龍玨,清越的聲音道:"肖統領莫要急,這麼多時間都等了,不在乎再多等一會.你還是催你的侍衛趕緊去催催這些辦事的侍衛,叫他們手腳利索一點."

這侍衛統領站起身,在看到雪玲瓏手中的威脅自己的白玉龍玨,硬生生的只能夠憋屈的坐下,當下又是命了一撥人去張羅.

…………………………………………………………………………

只是這些被被侍衛統領派下去的侍衛根本就是有去無回,那些侍衛只能夠狠狠的找,好好的找,仔仔細細的找,只是,天殺的,忙碌了一上午,他們是一只照樣的盆子都沒有找到.唯有現場燒制.是的,真的是現場燒制起來.這還是在日落時分,人家管家好心的給了這些花盆的圖案.他們這才能夠忙碌.同時他們也在內心里深深的記住了,甯可得罪閻王,也不要得罪雪玲瓏這個女人.

今天要不是邪王府管家給自己這圖案,自己就是跑斷了腿都找不到原樣的,人家管家還告訴他們,這是王妃自己畫的圖案.絕無僅有.

他們真想罵大爺的.這邪王妃真心的太坑爹了.讓他們跑斷了腿去找也找不到一樣的,只因為這根本就是獨一無二的圖案啊.他們當下也是深深的記住了,邪王府中任何一件細的東西都不要看了,自己損壞了,難以找到一模一樣的.

…………………………………………………………………………………

另一邊,邪王府.

這侍衛統領一整天,不知道要站起身,他早已經被氣得怒火攻心了.只可惜,雪玲瓏一直就拿著手中的白玉龍玨.而且邪王府倒是好飯好菜的在邪王府大門口招待他.只可惜,他哪里吃得下這頓飯.被雪玲瓏氣都氣夠了.

中午時分,邪王府門口便是一道別樣的風景啊.秦日照,黃天域當下也是在邪王府大門口,在眾目睽睽之下,吃了這麼一頓飯.

一邊的侍衛統領狠狠的瞪著雪玲瓏,如若眼神可以殺人的話,雪玲瓏真的是早已經萬箭穿心而死了.他以前覺得女人最最可惡也不過爾爾,但是今日算是真正的領略到了,這雪玲瓏是這世上最最可惡的女人.自己今日橫豎都是要被皇上去掉幾層皮了.

至于云帝派人出宮打探的人,也不知道為什麼,被人給坑了.

…………………………………………………………………………

直到夕陽西下,雪玲瓏也算是消氣了.當下便是吆喝著皇家侍衛們清處那些被踩死的花草,吆喝他們種植.吆喝他們在門前擺好.

這些個侍衛乖得像條狗一般.一丁點的怨都不敢有.就是這侍衛統領也是沒有落下,被雪玲瓏給吆喝上親自動手了.

外面圍觀的眾人當下是看傻了眼啊.心中均是在,邪王妃威武.當一切完事的時候,天色已經落下帷幕了.在夜色之中,這侍衛統領才帶著皇家侍衛回宮複命,至于皇上派出的人此刻不知道在哪里昏睡著呢.

顯然的,這一切雪玲瓏都早有准備.不然此刻皇上肯定是要親自出馬了.拿雪玲瓏問罪了.只可惜,雪玲瓏就是不給云帝挽回一絲的顏面,她今日就是要將這云帝的臉給丟盡了.

不要今日邪王府門口這些圍觀的眾人,就是秦日照和黃天域也是看傻了眼.連他們都不知道這皇家侍衛在雪玲瓏的跟前乖的就好像是雪玲瓏養的狗一般.

于此同時,汴京城內,云帝如何混蛋,如何不是人,都虎毒不食子,這云帝比老虎還要狠毒,竟然各種算計邪王,這事兒滿城風云啊.

………………………………………………………………………

邪王府內.

秦日照和黃天域真的是太有感今天雪玲瓏的強大,威武了.不過也是相當的解氣啊.這皇上如此陰險,竟然暗害自己的兒子.

黃天域和雪玲瓏的眼中滿是看到偶像的光芒,將雪玲瓏奉若神明般膜拜了.他們發誓以後絕對不能夠得罪這個女人.得罪了邪王會讓你死,但是得罪這個女人會讓你生不如死啊.看這個女人將那侍衛統領給折騰了.還將云帝的臉也給狠狠的打了.最最可憐可悲的是這侍衛統領,這一邊在雪玲瓏處受氣.回宮之後還是要被云帝狠狠的去掉幾層皮.真心是可憐啊.

這就是腹黑,睚眦必報的雪玲瓏.

至于在晚膳的時候,邪王府的侍衛將汴京城內傳云帝暗害邪王的事兒傳得紛紛揚揚,而且云帝會遭天譴的,這六月會飄雪.

六月飄雪?雪玲瓏雙眸深幽下去,無疑這放出謠的人意在指六月飄雪.雪玲瓏當下絕美的唇勾起一絲冷峭的弧線,當下在紙上寫上了需要的材料給黃天域和秦日照兩人.

秦日照和黃天域看著自己手中的東西.兩人的內心有一種直覺,這東西非常的危險.當下兩人一臉疑惑的望向雪玲瓏.雪玲瓏知道這兩人心中有疑惑.她當下對兩位道:"先不要問,趕緊將這些東西給我辦好,這是能夠讓風千塵早點出獄的東西."

…………………………………………………………

親耐的們,第一更上了.今天會有一萬五的更新,這一更七千字.下一章八千字更新啊.親們今天可以好好的開坑了.

上篇:第414章:就汙蔑你,你想怎麼著?(2)     下篇:第416章:狂妄,帥氣的雪玲瓏,氣死人不償命(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