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27章:風千塵的危機感  
   
第427章:風千塵的危機感

雪玲瓏擁過晚上之後,隨即便起身打算回屋歇息著了.這幾日很困,事兒太鬧人心了.雪玲瓏這一站起來,慕少白也趕緊緊跟在雪玲瓏的身後.

雪玲瓏雙腳一頓,轉過身,冷冷的瞪著慕少白警告道:"你想要干什麼?"

慕少白看著一臉戒備的雪玲瓏,面色和善道:"我沒有別的事,只是想要送你回屋而已.玲瓏,不要拒絕我,我就只是想要送送你,真的沒有別的意思.以前心姨就經常送我回屋,我只是答應過心姨,會對她女兒好."

雪玲瓏本想要拒絕這慕少白的,但是人家現在提及她的娘親,她也想多想要聽聽關于娘親的事.在她原本以為的認知里,花流舞是自己的娘親,誰料,花流舞也不是自己的娘親.

雪玲瓏就和慕少白邊走邊聊道:"少莊主,你可知道我娘親還有別的姐妹嗎?"

慕少白看到雪玲瓏沒有拒絕自己,允許自己送她回院子,當下便是知無不,無不盡,不過了一大堆他和素心相處的事兒,就是不知道這素心是否有姐妹的事.

很快到了雪玲瓏和風千塵的房間,當下雪玲瓏在門口停住道:"多謝少莊主送玲瓏回屋.請止步吧."

"好.我看著你進去,我這就走."慕少白堅持要看著雪玲瓏進屋才走.雪玲瓏非常無奈的走回屋子,至于慕少白這樣執著的男人,在現在其實是很容易打動女人的,從他事上就可以看出這慕少白是一個非常細心的人,讓女孩子先進屋,再離開,這事兒雖然簡單.但是可見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關心.就是他娘的知道了.雪玲瓏心中就更加的糟心.躺在象牙木椅上,看著*上的天幕,雪玲瓏費神想著,如何將慕少白這個家伙趕出去.讓他乖乖的回天下第一莊去.

陡然的感覺到了空氣之中的異常,當下全身戒備,清冷的聲音道:"誰,出來."

隨著雪玲瓏的話音落下,一身黑衣的風千塵出現在雪玲瓏的視線里.

雪玲瓏看到風千塵,柳眉微微的一蹙,她不覺得這云帝會那麼好心的將風千塵給了放了出來,唯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這個男人又是自己出宮來了.

"千塵,你怎麼回來了?"雪玲瓏驚訝道.

"怎麼?本王就不應該回本王自己的府邸?是本王回來打擾你和你的未婚夫親親我我了?"風千塵的話音有著濃烈的酸味.

雪玲瓏一聽這風千塵的話,她問根本就不是這個意思好吧,這個男人還真會曲解.而且她內心有一種不好的感覺,不過現在聽"未婚夫"這三個字從風千塵的口中出口,雪玲瓏當下便知道這個家伙冒著危險從皇宮之中出來,一定是為了這事.

難道她雪玲瓏就那麼的不可信嗎?夫妻之道貴在一個信字.她以為風千塵應該會相信她的,不過現在看來是她錯了.

風千塵就那麼站著,釋放著強冷氣壓,雪玲瓏感受到風千塵這個男人的冷氣壓.

"女人,你是後悔嫁給本王了?現在你這未婚夫出現了,你是打算要跟人家走的節奏麼?"風千塵故意等著這個女人給自己解釋,好了,他沉默,人家也給他沉默,這讓風千塵內心里那叫一個火啊.這個該死的東西,就不能夠和他解釋解釋嗎?自己可是冒險從皇宮之中出來.

雖然這一次自己是救了云帝,但是皇上也是將自己放在皇宮之中近身軟禁著.自己這一得到自家東西有未婚夫的事兒,這不趁夜就迫不及待的出來了.

雪玲瓏一聽風千塵的話,臉色就黑了.

"風千塵,你這的是什麼話?我現在肚中可還有你的種."雪玲瓏沒好奇的冷瞪了風千塵一眼.若不是知道這個家伙是一個醋缸,她早就發飆了.

"恩,你的意思是你這肚子中若是沒有本王的種,你就會安心跟人家走了?"風千塵嘴上雖然這麼的賤,但是內心里暗自松了口氣,幸好自己足夠的努力的耕耘,讓種子生根發芽了.不然出來一個男的就要讓他提心吊膽的.

"風千塵,你明知道我不是這樣的人,若是我會跟人走,早先我就不會嫁給你,我嫁給你了就只跟定你了.除非你不想要我了."男人在傲嬌的時候,女人就只能夠各種哄著,雪玲瓏真他娘的覺得好累啊,本來應該是男人哄女人的,為什麼到了她雪玲瓏這里,卻是反了.需要她雪玲瓏哄著這個男人了.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讓這個男人留在邪王府中?"風千塵黑著臉道.

雪玲瓏一早就知道這個男人知道了會這麼問,上官云傾白日里不是也問過同樣的話嗎?這根本就不是她雪玲瓏要將人留下來好不好,是這慕少白這個男人好像狗皮膏藥.自己也是看在自己爹娘的份上,又是念在這慕少白不是很壞,所以也就只能夠任由他留在邪王府了.

"千塵,不是我要留下慕少白,而是這個男人自己執意要留下來,再了,看在我爹娘的份上,我留人家幾天也不過分是吧."雪玲瓏解釋道.

風千塵聽了雪玲瓏的解釋,壓根就不信了,這邪王府真的要趕一個人,不要是一個天下第一莊的少莊主,就是整個天下第一莊來了,邪王府照樣能夠將人趕出去.根本就是這個東西不願意趕人家走,當下風千塵聲音更冷道:"東西,本王看,不是他慕少白要留下來,而是你心里根本就不想要他走.你看人家無怨無悔的等你十五六年,你後悔了.是不是?"

是的,慕少白這樣的男人和上官云傾不同,上官云傾就是太溫吞,太被動了,為了家族猶豫不前,這慕少白卻不同,隨性慣了.而且是一個為目的執拗的人,現在的人,太讓女人感動了.他實在是擔心,這個男人真的將自家東西和腹中好不容易辛勤耕耘出來大人兒給拐走了.到時候他哭死去.

雪玲瓏一直以為,這樣的無理取鬧的只有女人會,但是今日她算是知道了,男人無理取鬧的時候比女人還要讓人無語.讓人頭痛.雪玲瓏很想給這個男人臭臉,不過念在這個男人在知道這事兒,冒險出宮,可見自己在這個男人心中非常的重要,就是因為知道了這一點,雪玲瓏才沒有計較風千塵這些話.

再了自己已經是嫁給了這個男人,好壞都是認定了這個男人了.

"千塵,我雪玲瓏嫁給了你,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今生今世,只是你風千塵的人.我絕不會再讓別的男人碰我……"雪玲瓏在到最後兩個字的時候,不由得氣虛,心中一陣心虛,因為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樹上那一日,被凰無點了穴強了的一晚.自己對凰無是恨的,可是想到凰無為了自己墜入黑風崖,心不能夠自己的狠狠的一痛.

她氣虛的低垂下頭,這一刻又是想起來自己愧對風千塵,她都已經被另一個男人給……自己竟然還什麼絕對不會讓別的男人碰自己的.現在只是一個未婚夫而已,若是讓風千塵知道,自己已經被凰無給占有了身子,這個男人會怎麼樣?

雪玲瓏低垂著頭實在不敢往下想.

風千塵看著雪玲瓏低垂下頭,至于她眼底閃過的心虛,傷痛,還有傳達出來的深深的自責.風千塵當下心中惶恐了.天殺的,他自然知道自家東西這是在心虛什麼?在自責什麼.這一刻風千塵該死的又是恨死了自己.當時自己為什麼要用凰無的身份對自家東西做那樣的事.現在是辛勤耕耘了,知道自家東西腹中有了自己id孩子了.可是這邪王和玲瓏還沒有生下,這個東西還是隨時可以走了.而且現在又出現了一個未婚夫,風千塵是更加不敢讓自家東西知道自己就是凰無的事.

他實在是接受不了自家東西跟別的男人離開,他相信自己一定會瘋掉的.

風千塵盡管知道自己用另一個身份做了混蛋的事,不過他面色不變,心里心虛,面上絕對不能表現出心虛來.風千塵冷著臉道:"東西,過來."

雪玲瓏因為想起來凰無玷汙自己的這一件事.沉浸在自己的愧疚之中,所以壓根就沒有聽到風千塵的聲音,風千塵隨即大手一撈,將雪玲瓏圈進懷中.

"東西,不是本王不相信你,本王也信你,實在是本王將你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你若是膽敢跟慕少白走,本王一定會滅了天下第一莊."風千塵烙下狠話.

雪玲瓏被風千塵這一個擁抱和這狠話拉回思緒,心中狠狠的喟歎了一聲,這個男人的愛就是這麼的濃烈.

"千塵,我不會讓你費心這一天的."雪玲瓏承諾道,只是事後雪玲瓏才深深的感受到,承諾就是讓自己以後違背的,以後自己還真的會跟人家這個未婚夫走.離開這個欺騙自己的男人.不過這是後話.現在的雪玲瓏壓根就不知道往後的事.

上篇:第426章:風千塵的怒,討人厭的未婚夫     下篇:第428章:塵兒你這一手厲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