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28章:塵兒你這一手厲害啊  
   
第428章:塵兒你這一手厲害啊

風千塵自家東西對自己的承諾,當下將雪玲瓏摟得更緊了幾分,在皇宮之中,自己得到自家東西有一個未婚夫的消息,而且這個未婚夫還邪王不是什麼問題,要帶著她回第一莊,而且這個東西竟然還將人家留了下來.當下他就心急如焚啊.

風千塵短暫的片刻擁抱雪玲瓏,腦海里當下就一個計劃形成了.風千塵片刻之後,就對雪玲瓏道:"東西,你歇息吧."

落,風千塵就起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雪玲瓏沒有挽留,知道風千塵此次出來,定然是私自出宮的.她閉目休息了.

另一邊,風千塵從邪王府出去之後,來到了和上官云傾秘密約定的地方.

風千塵直接對上官云傾道:"這無極宮乃是江湖門派,我們總得叫上總屬于江湖中人做個公證人."

風千塵的話音落下,上官云傾的眼中劃過一道晶亮的光芒,他內心里當下就很不爽慕少白來著.聽風千塵這話的意思,上官云傾當下便是明白了風千塵的意思,這是要將天下第一莊也牽扯進來.到時候就有慕少白忙碌的了.無極宮就會找上天下第一莊.

上官云傾當下就和風千塵達成了共識.上官云傾內心里很排斥風千塵,是這個男人讓自己有了一生的遺憾,不過他不得不這個男人的厲害.不過當下對于慕少白這個男人,上官云傾也是相當的不喜歡,所以這才會兩人達成了共識,慕少白壓根就不知道,自己這就被人給算計上了.風千塵和上官云傾要唆使慕少白出手,這慕少白一旦出手了,他們就絕對不會讓天下第一莊脫身.

風千塵和上官云傾這一邊商討打成共識之後,又是將自己的計劃對上官云傾解了一邊,隨後上官云傾沒有異議之後便起身離去.

上官云傾一個人靜靜的望著風千塵離去的方向思緒翻飛.原先以為邪王蟄伏十五年,是為了能夠順利的登上帝位.不過而今從風千塵故意泄露出來的訊息,讓他知道,這邪王並不只是想要登上東起的帝位而已,他要的是整個風云大陸.

風千塵?會是凰族後裔嗎?不然無法解釋為何云帝要對自己的親兒子如此的趕盡殺絕.云帝有九子,雖然帝皇之家最是無,但是也沒有見云帝如此處心積慮的對付其他的皇子.

如若風千塵真的是凰族後裔,那麼他勢必是要好好的斟酌一番了.要知道這凰族被滅,現在天下四分.他要選擇好好的站隊,如若自己站錯了.那麼上官世家就要滿盤皆輸.雖然自己留著上官世家的目的是為了能夠有能力給雪玲瓏撐起一片藍天.

他知道風千塵故意將這個事泄露給自己,那麼他這是在試探自己,要自己趕緊給一個明確的態度.

……………………………………………………………

皇宮之中,風千塵才回到皇宮.云帝便來到了風千塵所在的宮殿.云帝來到這里,本就是突然造訪,想要看看邪王有沒有安分守己的留在宮中.最近有很多詭異的事.

二來云帝的目的也是想要試探試探風千塵.當云帝走進風千塵所在的宮殿的時候,風千塵整個人慵懶的躺在軟榻上,側臥著,一手捧著書.

云帝看到風千塵這般肆意的躺著.風千塵發現有人進來,抬頭一看,這才起身,對云帝恭敬道:"兒臣見過父皇."

"塵兒還未睡正好,陪父皇對弈幾局."云帝隨即徑直的走到案邊坐下.

"是,父皇."風千塵知道云帝這是在試探自己.當下就是和云帝對弈,而且風千塵眼底劃過一抹冷笑.當下棋盤上,一點都沒有因為云帝是帝皇而留,可以,風千塵是故意的,故意將云帝吃得一點都不剩.

這是風千塵在用下棋告訴云帝,也是道明了自己的心跡.人家不是要試探自己嗎?他就告訴他,自己要滅了他.而且還要將他滅的一點都不剩.一絲一毫的余地都不給他.

云帝被風千塵給氣得面色好似調色板一般,了白,白了黑.精彩之極.該死的,實在是太放肆了.

云帝本來是想要通過自己的棋藝告訴風千塵,你壓根就不用妄想登上東起的帝君之位,只是自己沒有威脅到風千塵,反倒是被風千塵狠狠的威脅了.云帝從來沒有想到這風千塵的棋藝是如此的了得.快,恨,准,的棋盤上,步步為營.

只是一局,風千塵就將云帝殺得如此的難看.云帝哪里還有心再和風千塵對弈,當下便是大手一甩棋子.

風千塵看著眼前一臉暗黑的云帝,邪魅的唇勾起性感的弧線,唇角邊勾起的淡淡的笑,似笑,非笑.又好像是譏嘲.縱然眼前的男人貴為九五之尊,那又當如何,他想要讓他慘敗了就慘敗.風千塵隨即優雅的將這些子都落入棋盒之中.

云帝看著自己都在面前,風千塵竟然隨後將自己當成了空氣了一般,心中那叫一個氣啊,不過他也只能夠隱下這狂怒,冷靜之後才假裝和顏悅色道:"塵兒的棋藝真是絕妙經綸.父皇還以為塵兒還是父皇眼中的塵兒,而今沒有想到,塵兒這一手厲害啊."

如若此刻不知道的人,會以為云帝是在誇獎風千塵的棋藝精湛,然而云帝的話外之音則是在風千塵這在大牢之中竟然還能夠運籌帷幄,將一切都掌握在手中.

風千塵知道云帝是想要試探這刑部大牢著火一案.云帝是在警告風千塵,你不要太過囂張,我畢竟是一國之君,真想要處死你還不簡單.

風千塵是聽懂了云帝的話,但是風千塵絕對不會受云帝的威脅.只怕現在大家心中都明白,那刑部大牢著火定然是風千塵放的.只是沒有證據而已.

風千塵將最後一顆棋子放進盒子里道:"父皇誇獎了.父皇身為一國之君,自然是忙碌萬分,哪里像兒臣那般的清閑,以前兒臣十五年閉門不出的時候就靠專門研究這些玩意兒.現在在宮中閑著無事,就再度拿來研究研究,今日這才放肆的贏了父皇了."

風千塵這話看似輕描淡寫的,然而細細想去,其實這是在諷刺云帝,心中冷笑道,就是我這全都是拜你所賜,十五年的賬是要和你算算了.這個意思,云帝應該能夠明白.

"哦,塵兒這是在告訴父皇,皇宮悶著你了.讓你覺得非常的無聊??"云帝聲音有些冷.

風千塵絲毫沒有因為云帝變冷的聲音而有些變化.風千塵撥弄著手指道:"都金窩銀窩不如自家的草窩.而且草窩里還有兒臣牽掛的妻兒在.兒臣非常想念邪王府,想念自己的妻兒."

風千塵這話句句在理,云帝無話反駁.而且風千塵的話音落下,云帝一下子頓住了.因為風千塵這明顯是在告訴云帝,我這邪王府還有我的妻兒在等著我,我要想回邪王府,你准備什麼時候放我出宮.

還有這話,金窩銀窩不如自家的草窩,他在將王府比作草窩,自己不羨慕皇宮這樣的牢籠,喜歡自家的草窩溫暖.他可以相信風千塵嗎?如若他真的不想要這個帝位,那麼他這種種的表現又是為何?云帝雙眸深邃下去,泛著犀利的精芒凝視向風千塵,想要從風千塵的臉上看出這話的真假,只可惜,風千塵是誰,那雙眸如碧海,深幽無比,看不出他的所思所想.

云帝卻是犯難了,自己這是該放該死不該放,要知道風千塵那一手可是做得漂亮極了.他舍生救自己.道理上自己都不過去.云帝一臉陰驁,沉思.

"塵兒,今日天色不早了,明日一早再命人送你回邪王府."云帝知道風千塵方才那一局是在警告自己,如若自己不放他出去,那麼他就會出手了.至少現在他表明帝位不是他想要的.

的確風千塵要的不是東起的帝位,而是凰族的再顯.而是複仇.

風千塵站起身,對著云帝道:"皇宮雖好,但是兒臣歸心似箭.甚是想念妻兒."

風千塵這般,故意誤導云帝,他這是要回去王府,因為現在這邪王府住著一個自稱是雪玲瓏未婚夫的天下第一莊少莊主慕少白,這事兒云帝知道,這也是云帝會同意將風千塵放出宮去的原因之一,他可是查探了.這天下第一莊少莊主是一塊鐵板,目前就先讓風千塵去踢踢這一塊鐵板.

…………………………………………………………

親們,昨天飛月不是故意要斷更.飛月白天去複診,因為上下三樓,折騰到了,這腿痛,晚上就沒有起來碼字.

上篇:第427章:風千塵的危機感     下篇:第429章:拋下誘餌,坑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