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34章:雪玲瓏發怒,風千塵和上官云傾恐慌  
   
第434章:雪玲瓏發怒,風千塵和上官云傾恐慌

上官云傾緊張,心中恐慌實在是因為雪玲瓏從來就沒有這麼生疏的稱呼自己過,以前一直都是叫自己云傾的,但是現在竟然稱呼自己上官家主,這根本就是對自己生疏了.而且雪玲瓏這麼盯著他們看,看得他萬分的緊張啊.

上官云傾努力的吞咽了幾口口水道:"是啊,散步回來."

雪玲瓏那絕美的唇依舊掛著輕柔的笑,在聽到上官云傾的話音之後,那唇邊的笑意是越發的輕柔了.別人不知道,雪玲瓏真的生氣那不是狂怒,狂冷,而是怒極反笑.她給過他們機會,讓他們在她跟前坦誠.畢竟這算計自己的兩個男人,一個是自己的摯愛,一個是自己當做今生的藍顏知己的.現在他們倒是好啊,竟然兩人聯手算計自己.

雪玲瓏心底劃過一陣冷意,不過面容上卻笑得分外的輕柔道:"哦,上官家主是一人嗎?"

上官云傾看了一邊的風千塵,但感覺到口干舌燥,連話都很困難,不知道該什麼.倒是一邊的雪玲瓏很善心的替上官云傾開口道:"上官家主這是和邪王一起?"

雪玲瓏這話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上官云傾的心鼓咚咚咚的狂跳.他覺得這樣的雪玲瓏好可怕.雖然眼前的雪玲瓏笑得一臉的溫柔照水的,但是卻比生氣的雪玲瓏更讓他恐慌.

"嘖嘖嘖,我倒是看不出來,原來,邪王爺和上官家主感如此深厚."雪玲瓏唇角勾起一絲譏嘲的弧線.就是一眼都沒有給風千塵.自己上一次在汴京城外的山上,雖然的如同戲.自己是從天上星球掉落下來.她當時知道風千塵肯定不信.不過真真假假,這話便是如此.萬沒有想到這個男人心中有疙瘩,竟然選擇這樣的方式來試探自己.

雪玲瓏從來沒有感到過的心寒,心冷.自己和他已經是夫妻,有什麼事,他可以直接問自己,這樣子,自己反倒是會坦誠一些.只是那靈異附身這話實在是太過詭異了.她之所以不,是生怕嚇著了風千塵.

一邊的風千塵見到雪玲瓏這般,比之上官云傾要好一些.強行的越過雪玲瓏,走進屋內.

臉色比雪玲瓏要臭多了.氣得雪玲瓏真想轉身就走人.這個混蛋.自己算計了她,還好意思就這麼給自己臭臉.

上官云傾心翼翼的開口道:"玲瓏,有什麼話進去吧."

上官云傾的話外之音是這里是過道.雪玲瓏冷冷的瞥了上官云傾一眼,轉身也走進房間.看著那個臭屁的坐在桌子邊,自己給自己倒茶喝的風千塵.雪玲瓏心中那一股氣啊,更加的旺盛了.這個混蛋男人就不會對自己解釋一下嗎?有時候她是氣,氣得是這個男人缺少一些解釋.

上官云傾顯然沒有那桌邊的風千塵淡定.他一時間也比較局促,不知道該什麼.看向風千塵,風千塵優雅的喝了一口茶之後,隨即臭著臉,冷冷道:"問吧.想問什麼盡管問,本王知無不."

雪玲瓏輕笑出聲:"邪王大人,這話真是女人想要的,你想要問什麼,你盡管問女子.女子一定知無不.女子犯不著你們如此費心的算計.念在你們是初犯,我還能夠站在這里,如若還有下一次算計,那麼我會永遠消失在你們面前."

邪王大人都出來了.風千塵如黑曜石般的雙眸深諳下去.聽了雪玲瓏,永遠消失在他們的面前,聽得風千塵和上官云傾兩人都是非常的緊張,上官云傾現在是後悔了.

是的,今天的事看似是這個白衣女子來刺殺自己的.她不知道風千塵和上官云傾如何找到這個白衣女子.她也一直知道他們心中有懷疑.但是他們沒有問出口,她也不會自己就那麼詭異的事.只要這兩個男子問自己,自己會坦誠的告訴他們.可是現在竟然選擇用這樣的方式來試探自己.她的心被傷了.

"東西,你胡八道什麼?"風千塵面色一冷,臭臭道.

風千塵面色要有多冷就有多冷,該死的風千塵就是太過知道這個東西是真的生氣了,而且他也相信這個東西話算數,到時候還真的會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永遠不讓自己找到.他絕對相信她有這等本事.

風千塵的面色之所以這麼的臭,那是因為,他內心里最最擔心的就是這個東西有一天生自己的氣消失在自己的跟前.現在提前被這個東西出來,他的心非常的煩躁.

要知道,自己和東西兩人是夫妻,而且現在東西的腹中還是有自己的邪王和玲瓏的.這個東西竟然能夠出這等話來,實在是太讓他生氣了.

上官云傾聽了雪玲瓏的話,當下心里是更加的緊張了,眼中有些哀求道:"玲瓏,別這樣啊."

雪玲瓏壓根就沒有理睬上官云傾的哀求.雪玲瓏不是想要生風千塵的氣,只是夫妻做到這樣子,她覺得心有些涼.

一邊的風千塵什麼也沒有,面色依舊冰冷.

雪玲瓏抬起頭望向風千塵,這個家伙竟然還是沒有試圖和自己解釋.雪玲瓏的心也是冷的.隨即清冷的聲音道:"邪王大人,上官家主,好了,現在我允許你們問,只要你們想要知道的,我雪玲瓏絕對知無不.你們問吧."

雪玲瓏內心里也是篤定了一點,那就是在他們不信任的問自己之後,自己只怕也無法和風千塵那麼沒有隔閡了.他的不信任,刺傷了她.

上官云傾在聽到雪玲瓏這樣之後,反倒是問不出口,內心更加的恐慌道:"玲瓏,云傾錯了.我不該試探你的."

上官云傾率風千塵一步坦誠.

雪玲瓏望向風千塵,這個男人還是臭著臉,冷聲道:"邪王大人,你想要問什麼?盡管問吧,我保證我所句句屬實,絕無半點虛假."

雪玲瓏冷冷的出口,然而大家知道的是,如若風千塵真的問了,雪玲瓏也答了,那麼兩人之間的夫妻只怕也真的是走到了盡頭了.雪玲瓏知道,風千塵比雪玲瓏更知道這一點.他就是該死的害怕,才用冰冷的的臉來掩飾內心的恐慌,內心的不安.

雪玲瓏的手摸了摸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她都甘願為這個男人生兒育女了,還有什麼不能夠坦誠的.

今天這個女子自己能夠制服的了,若是這個女子很厲害呢?自己真的不是她的對手呢?他竟然敢讓自己置身危險之中,只為他心中的疑惑.她從來沒有這樣的心傷過,不是因為她不會受傷,而是那些不在乎的人,縱然人家用盡心機的算計自己,自己也會狠狠的反擊,不會心痛心傷,但是這兩個男人不一樣,一個她是當知己.一個是摯愛,就是因為在乎,所以才會被傷到.

雪玲瓏受傷了,沒有如別人那樣哭泣,她的唇邊的笑又是越加的溫柔如水.然而讓風千塵和上官云傾看了,內心里更加的恐慌,更加的不安,緊張了.

"玲瓏,很抱歉,我們不是有心的."上官云傾再度道歉道.試圖雪玲瓏能夠原諒他們.

雪玲瓏笑得好似三月的春風望向上官云傾道:"上官家主,不管是有心還是無心,你們都這樣做了不是嗎?你們分明可以有另外的渠道,你們可以直接問我,難道我會欺騙你們嗎?如若我能夠的,我一定會.現在你們問吧."

雪玲瓏就那樣溫柔甜美的望著上官云傾和風千塵.上官云傾看到這樣的雪玲瓏,更加不可能問出口,他內心里非常的顫抖,恐慌,生怕自己問出口了.那麼,他連雪玲瓏的知己都做不成了.他現在知道錯了.

一邊的風千塵盡管內心里也恐慌,也害怕,但是他比上官云傾要冷靜上幾分.風千塵抬起頭,如黑曜石般深幽的黑眸凝視在雪玲瓏的身上,隨即絕冷的聲音道:"本王問你,你究竟是何人?"

雪玲瓏望向風千塵,這個男人終于問出心中的問題了.只是這個問題,她是明白風千塵的意思,但是她只怕是要讓風千塵失望了,因為她前生今世都叫雪玲瓏.所以她都是雪玲瓏.

雪玲瓏清越的聲音道:"雪玲瓏."

無比的認真,眼中沒有虛假.風千塵和上官云傾都知道,她沒有話,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那麼他們不管.

其實風千塵很聰明,選擇這樣的問題.

剩下的,他會慢慢的去知道,這就足夠了.雪玲瓏有秘密,他不是也有秘密,只是這個女人讓他覺得有些恐慌而已.風千塵根本就不知道讓他恐慌的只怕不是眼前,還是在日後.他若是知道自己費盡心機尋找的東西出現,讓雪玲瓏看到,那才是恐慌不已.如若他早知道,一定會發誓,自己絕對不會尋找那幽云十六州的藏寶圖.

上篇:第433章:真假雪玲瓏,某人的算計     下篇:第435章:雪玲瓏生氣,風千塵討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