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41章:不作死就不會死  
   
第441章:不作死就不會死

上官云傾和慕少白足足被定住了一個晚上,六個時辰.兩個天之驕子,從來沒有受到這等待遇.就這樣被止住了六個時辰,一直到天亮.

夜風瑟瑟.氣得上官云傾和慕少白真的恨不得將風千塵這個該死的混蛋給千刀萬剮了.從來溫潤如玉的上官云傾,也是大失形象的破口大罵著.

邪王,算你狠,你最好祈禱你不會落到我的手上,不然我上官云傾不弄死你,我就不姓上官.

終于在天際魚肚泛白之際,上官云傾和慕少白做了一個晚上的石柱之後便可以動了.上官云傾和慕少白第一時間就是拉過自己的馬,便是要向風千塵和雪玲瓏白日里消失的方向追去,他上官云傾和慕少白今日是和邪王杠上了.人家不讓他跟上,那麼他們偏偏要跟上.他們絕對要讓風千塵鬧心.這一次還最好將雪玲瓏給拐走了去.急死風千塵去.

然而正當兩人跨上馬,想要朝風千塵和雪玲瓏消失的方向駕馬而去的時候,風千塵的暗衛門就攔在了上官云傾和慕少白的跟前.對著兩人恭敬道:"上官家主,慕少莊主.你們還是趕緊達道回府."

上官云傾和慕少白兩人對看了一眼,打道回府,開玩笑,在風千塵那個混蛋對他們做了這樣的事之後,他們不出了心中這口惡氣,他們怎麼甘心,所以上官云傾和慕少白兩人甩也不甩風千塵的暗衛,當下便是要一駕馬腹離去.

風千塵的暗衛也不急,好像這兩人的反應他們早就預料到,繼續恭敬道:"上官家主,慕少莊主,我們主子了,讓我們將一個好消息告訴你們.你們的雙親現在正在緊羅密布的給你們安排婚事.如若你們現在趕回去的話的,你們兩人還能夠拒絕了這婚事.若是稍後回去,這只怕是昭告天下.絕不允許你們反對了."

這暗衛的話落下,上官云傾和慕少白真心有一種殺人的沖動了.他們的雙親湊巧的給他們著手婚事,不用想也知道是誰的手筆.

風千塵,你果然是混蛋之極.上官云傾和慕少白氣得差點要被風千塵給氣昏過去.

風千塵,你最好這一輩子都不要出現在我們的面前,不然你等著,我們絕對會讓你也品嘗品嘗今日這番滋味的.

俗話得好啊,不作死就不會死.風千塵又哪里會知道,上官云傾和慕少白是真的將他恨死在了心里.乃至于後面讓風千塵是真的也品嘗到了被拐走了妻子的痛苦.不過這是後話.

現在的風千塵和雪玲瓏正在朝西陵的路上.

這洛天這一步棋子也是該他利用一下的時候了.當日錦衣司總領洛天,後被他秘密送回西陵.這洛天一到西陵,風千塵就秘密將洛天的消息透露給長孫家族.

洛天,先皇後長孫無憂之子赫連澈.

馬車一路悠悠的朝著西陵的方向而去.馬車內,雪玲瓏試探性的問道:"千塵,云傾和慕少白會趕上來嗎?"

風千塵好看的眉一蹙,顯然有幾分不悅道:"不會,他們會各自回去."

"為什麼?"雪玲瓏不覺得這兩人會乖乖回去.尤其是慕少白,若是這家伙能夠乖乖回去也好.

"因為他們都要急著跟回去拜堂成親."風千塵冰冷的聲音道.聲音之底顯然是有著濃烈的警告意味,告訴雪玲瓏,你一丁點的念想都別想有.

雪玲瓏睜大眼睛道:"什麼?你他們兩一起趕回去成親?"

雪玲瓏的確是被這消息給吃驚的.

風千塵看著雪玲瓏睜大嘴巴,足可以塞下一個雞蛋樣兒,當下眼底翻滾著寒意,聲音也幾分冷冽道:"東西,怎麼?你有不想他們成親."

雪玲瓏聽出風千塵聲音之底的冷意,當下趕緊搖頭道:"不是,不是.這上官云傾也二十好幾了,他一個人打理這個家也夠勞累的.是應該要娶個賢內助幫助他打理後院了.至于慕少白,這性子太不定了.成親之後,有個人管管,定定性也好."

風千塵聽雪玲瓏這麼,臉上的寒意這才緩了幾分.聲音也緩了幾分道:"上官世家早已經為上官云傾物色好了門當戶對的女子.天下第一莊的莊主也已經為慕少白物色好了女子.這兩人回去之後就可以拜現成的堂了."

雪玲瓏聽著這個家伙對這兩人的事如此了如指掌.她不得不懷疑,這事兒和這個男人有關系,很有可能就是這個家伙的手筆.雪玲瓏心中暗歎,這個家伙竟然連人家的家室都能夠攙和上一筆.

不過雪玲瓏倒是非常的好奇問道:"千塵,究竟是哪個世家的千金?"

雪玲瓏這一問,風千塵濃眉眉角一挑,唇角一勾道:"東西,你過度關心了."

雪玲瓏顯然知道這男人誤會了.當下含笑搖頭道:"千塵,你誤會了,我不是關心,可是為上官云傾的妻子感歎啊.要知道一個男人美成這樣,讓人簡直是自慚形穢啊.要是我是絕對沒有這份勇氣的."

雪玲瓏的話音落下,一邊的風千塵眼角狠狠的抽搐了幾下,難道他不美嗎?

雪玲瓏似乎覺得風千塵誤會了,趕緊道:"我不是你不美啊,你別誤會,只是我覺得你比他冷一些.自動的將你的美抵消了一些.讓我覺得我還是能夠配得上你的.上官云傾那種美得如玉如仙的,要和他朝夕相對,真心是需要勇氣的."

"那是別的女人的事,不需要你感歎操心."風千塵冷冷道.他真心覺得女人有時候不可理喻.這都能夠好奇感歎.

風千塵之所以這般不爽,其實他是知道依照上官云傾這般頑固,這一次只怕上官世家為他安排的婚事又會告吹.至于慕少白,他也隱隱覺得這個家伙也不是一個會乖乖的聽從莊主成婚的.

雪玲瓏和風千塵兩人喬裝進了西陵都城.

雪玲瓏踏入西陵的時候,看著這里的風土人,穿著打扮.一如東起.雪玲瓏心中咯噔了一下,似乎有什麼不對勁?

風千塵似乎能夠看透雪玲瓏一般.在雪玲瓏耳際正色道:"以前這風云大陸有凰族統治.雖然後來瓜分.畢竟這凰族的統治根深蒂固在百姓的心中.一切文化,生活飲食.畢竟會相似."

"凰族?凰無?"雪玲瓏的腦海里就自然的蹦出凰無這三個字來.而且她的內心里,篤定,凰無就是這凰族後裔.別人在初聽凰字,或許會以為敢在眾人面前將這凰字作為姓的人,可見他絕對不是凰族後裔,不然這四國帝君就絕對不會允許這凰無存活在世上,一定會追殺凰無.

然而這恰恰就是凰無的高深之處.逆向思維.打消別人的顧忌.

雪玲瓏這一刻想起這凰無,內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悶悶的,那一晚,樹上凰無的占有,在她腦海里,心里揮之不去.讓出走很久的愧疚之感再度爬上了心頭,她不敢看風千塵這個男人.

聽風千塵如此鄭重的凰族,眼中沒有鄙夷之色.陡然的雪玲瓏內心里隱隱的升騰起一絲不安來,既然這凰無是凰族的後裔,那麼凰無是不是在利用風千塵,讓這個男人在前面謀劃,而那凰無就是要借助風千塵的手,恢複凰族的大統.

雪玲瓏越想越覺得很有可能是這種.雪玲瓏心中埋下了懷疑的種子之後,發誓,下一次再見到凰無的時候,不管這個男人再如何威脅自己,自己一定要想盡辦法,將這個該死的男人解決了.她絕對不能夠將危險留給風千塵.尤其還是凰無這樣非常危險的男人.

風千塵隨即帶著雪玲瓏走進了西陵都城咸陽最豪華的酒樓.

風千塵這一行,沒有錯,是徹底要幫助雪玲瓏出一口氣,那一邊才在無極宮損毀了赫連絕全軍四萬人馬.這下子,直接來到了西陵,利用該利用的人,這就是風千塵,不遺余力的將自己手上該利用的人全都利用徹底.

這赫連絕既然做了初一,就別怪他風千塵做十五.毀人就要毀滅的徹底.

當年長孫皇後和這皇後嫡子也是該公布于眾的時候了.風千塵唇勾起殘虐的弧線.

酒樓頂樓.

"見過主子."豪華酒樓的幕後老板,而今西陵國的左丞相恭敬的跪地叩見風千塵道.

雪玲瓏望著眼前的人,並不知道人家跪在地上的屬下乃是西陵左丞相,不然雪玲瓏一定會狂抽,風千塵這個家伙太腹黑了.這棋子埋的好深啊.西陵左相,已經在西陵步步上升了十五年了.也就是,風千塵這厮在邪王府不出門的時候開始,人家已經在這里玩弄權謀了.要知道那才是多大的孩子啊,也不過就是一個八,九歲的孩子.會不會太奇葩了一點啊.

風千塵黑眸凌厲的打在眼前這個西陵左相吳文傑身上.自己十五年前埋入西陵的棋子.現在是該發揮效用的時候了.

上篇:第440章:結局篇.卑鄙無恥的風千塵     下篇:第039章:他是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