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42章:結局篇.狸貓換太子  
   
第442章:結局篇.狸貓換太子

風千塵黑眸凝視著眼前的吳文傑.

當年吳文傑所在的村子陡然的有一天被一伙人一把火肆意的燒成了灰燼.全村數百條人命竟然在他眼前被燒盡.而他則是因為貪玩,去了村外的樹林里掏鳥蛋.等他回來的時候,他只看到官兵重重把守,肆意的看著火勢滔天.哭喊聲一片.

當年的吳文傑亦是八歲.不知道這些官兵為什麼要燒他們的村子,但是幼的他心中埋下了仇恨,他要替爹娘報仇,他要替這全村數百條人命討回公道.

才八歲的他,饑寒交迫,偷錢偷到了風千塵的身上.風千塵也只是需要西陵的人而已,順手救下這吳文傑.順手培養吳文傑,只是沒有想到,十五年,這個和自己一般大的孩子成了這西陵的少年宰相.多少女子的夢中郎啊.

只是在吳文傑的眼中,沒有女子,唯有仇恨,經過十五年的查探,他知道,當年全村數百條人命都是當今西陵皇後殘害的.

就是因為心中的仇恨,促使這少年宰相吳文傑成為了東起邪王風千塵的屬下,成為了他埋在這西陵的一顆棋子.暗中搜集西陵的報.

風千塵清冷的聲音響起:"起身把."

冰冷的聲音落下,吳文傑站起身,當抬起頭看到眼前透著蝕骨的冷冽氣息的風千塵,也是不能夠自己的打了一個機靈.當年同是孩子時期,十五年之後再見,吳文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驚人奪魂的男人就是他們家主子.自己在也算是美男一枚了.但是和自己主子一比,主子乃是天上的一輪明月,他只是暗淡的星輝而已.

吳文傑在見到風千塵之際的出神,讓風千塵黑眸眸光一凜,眼底閃過一道冷芒,修長的手骨輕輕的扣了桌子兩下.

讓吳文傑驚魂不已,他忙抬起對著風千塵連連道:"請主子恕罪,屬下冒犯了."

風千塵冰冷的聲音響起:"自己去領五十軍棍."

"是."吳文傑恭敬的領罰到.吳文傑內心里也各種自責,要知道作為一個潛伏在西陵皇室的人,這絕對是大忌,何況他還有大仇沒有報.西陵的皇後當今還活著好好的,他要皇後季秋和季家為之付出一切.

風千塵看到吳文傑低垂著頭,滿臉的懊惱.風千塵眼底的寒意又是冷了幾分,今日這吳文傑就是犯了大忌,他知道他和西陵皇室,西陵季家有不共戴天之仇.他渴望報仇.就是因為他心中的那一團怒火,這人才甘心為之賣命.因為他知道自己會助他.

看到跪在地上的吳文傑冷靜下來,風千塵這才開始細細盤問了西陵的一切.以及在這西陵人脈的安排詳細況.

吳文傑這十五年,從一個屁孩,爬到了少年宰相這個位置,自然是離不開風千塵的栽培.也是風千塵一手在暗中培植.才讓吳文傑少年得志.白衣卿相的美公子.

收集報,替風千塵在西陵不斷的安插人手.現在主子前來西陵,看來是需要收網的時候了.吳文傑盡管經過方才的出神,已經是冷靜了不斷,但是那眼底跳躍的光芒還是出賣了他.

他有多麼迫不及待的想要複仇.對于這吳文傑眼中跳躍的光芒,風千塵又怎麼會陌生.自己的仇恨又怎麼會比這吳文傑.

風千塵從吳文傑處細細了解了西陵的一切,風千塵對于吳文傑這些年在西陵所做的一切都是非常的滿意.

"告訴香菱,七夕那日可以行動了.這幾日就刻意和皇後走得親近一些."

吳文傑聽到風千塵下達的任務,他的心都差點都要跳出了心口.沒錯,這香菱是風千塵刻意安插在西陵皇帝身側的一顆棋子.這香菱會攝魂術,能夠籠絡住西陵皇帝.現在這香菱就是西陵皇室的*妃,被稱香妃.風千塵所的行動,指的是讓香菱設計皇後暗害她腹中的龍子.

皇後季秋手中染了多少鮮血,先皇後長孫無憂就是被這季秋所迫-害.當年長孫無憂皇後和季秋先後懷孕,這季秋生怕長孫無憂生下龍子,那麼她季秋的兒子永遠只能夠屈居人下.她不甘心,季家也絕不甘心.季秋就和季家謀劃好了一切.

當日,皇後和季貴妃同一日腹痛要生產,西陵皇帝甚是愛長孫皇後,陪在皇後寢宮外焦灼的等待他的皇兒出生.足足三個時辰的等候,沒有聽到嬰兒的叫聲,只聽到里面的幾聲貓的叫聲.

宮殿外的西陵帝蹙眉,他分明聽到里面了生了.激動的沖到皇後內寢,只是當看到皇後*邊的一只"狸貓"的時候,西陵帝睜大一雙鷹眸,滿臉的震驚.顫著聲音道:"朕的皇兒呢?"

接生婆和宮女們都顫抖著,低垂著頭不敢吱聲.

西陵帝沖過去,大手一把將接生的嬤嬤,提起來,嗜血殘虐的聲音道:"朕的皇兒呢?"

接生的嬤嬤上下牙齒打顫道:"回皇……上……皇後生下的是……一只狸貓……"

"皇後生下的是一只狸貓……"

"皇後生下的是一只狸貓……"

西陵皇帝耳朵回想的都是這接生嬤嬤的這一句話,不……不可能……

西陵皇帝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當即發怒,長孫無憂早在生產之後看到身側的狸貓的時候,也是嚇昏了過去.

皇宮這事件因為西陵皇帝的狂怒,皇後生了一只狸貓的消息也不脛而走.整個西陵國都城咸陽都震動了.正在西陵皇帝因為長孫無憂生了狸貓一事暴怒的時候,季貴妃生得龍子,這才讓皇宮之中有充盈滿了喜氣.

長孫無憂日日以淚洗面.整個人都崩潰了.

當時的季秋不知道吹了什麼耳旁風,竟然讓一向愛長孫皇後的西陵帝下了狠心毒死長孫無憂.

一杯毒酒賜死了長孫無憂.

吳文傑震驚于季秋和季家膽敢做出這等混賬的事,狸貓換太子,害得太子流落民間,害得長孫皇後被毒酒賜死.長孫皇後死得無辜,太子又何其無辜.

當年火災只因為這已經封為皇後的季秋和季家聽,太子被當年季秋身側的公公悄悄的交給值得信任的宮女悄悄帶出宮,並沒有滅口.

她生怕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她絕對不允許這長孫無憂的孩子活在這世上.不知道這季秋是從哪里得到風聲,長孫無憂的孩子在他們村子,當下不管所有,直接就火燒了他們整個村子.

至于當時長孫皇後所生的太子根本就不在他們的村子,他本也不知道,只是到前幾個月才知道,原來那太子是東起的錦衣司總領洛天.被主子秘密查到,並暗中護送到西陵,長孫家族現在知道太子,當下更是暗中動作.

長孫家不急著將洛天這個太子送到皇上跟前,實在是因為對皇上這些年來十分的失望,而今也不過就是心中的一口怨氣.他們要季家和季秋付出代價.

吳文傑知道,香菱一動,洛天和長孫家族隨即也會行動,他們爹娘的仇,他們全村數百條人命的血海深仇,可以報了.

要知道,這十五年來,親眼看著殺害自己爹娘的仇人在跟前,自己還得向她行禮叩拜,他心中的怒意就翻湧的厲害.若不是主子有令,他沒有指使,絕對不准擅自行動,否則斬立決.他早就沖上去殺了季秋了.

直到主子送來了香菱,給這季秋添堵,他心中這才有一絲解恨.

這麼多年了,季秋和季家的勢力不可覷,但是一個帝皇怎麼可能容忍後妃謀害自己的愛人,自己的親生血脈.

風千塵看著眼前強行克制住自己吳文傑,深幽的雙眸里劃過一道寒芒,就是因為太過能干感受到心中那一種恨意,他很是能夠吳文傑.這季秋和季家這些年來暗害皇子的事可沒有少做.除了長孫無憂之外,宮中的女子很難懷孕,偶爾有一些妃子懷孕,那些妃子也絕對不能夠平安生下龍子.這西陵皇帝的皇子並不多,這也導致了這赫連絕的太子之位的穩固.

只是而今這真正的太子歸來.他現在利用香菱這一手,不過是讓事有一個引火線而已.這也不算她們冤枉這季皇後.這些根本就是她的手段而已.

有香菱,再加上當年震驚咸陽的皇後生了狸貓一案,如若讓西陵皇帝知道,是這季秋和季家用狸貓換了太子,只怕西陵皇帝會震怒.

這季秋和季家心思歹毒,害得西陵皇帝親自賜長孫無憂一杯毒酒.這事件一處,西陵的太子之位哪里還能夠由得赫連絕坐了.

赫連絕瞬即會從云端*到地獄.因為季秋和季家當年的狸貓換太子,當年的算計,害死了長孫皇後,西陵皇帝就絕對不會再待見赫連絕.從此赫連絕就休想再登上西陵的高位.至于季皇後和季家都會狠狠的被打擊.

以前不行動,那是因為還沒有到行動的時機,現在來了,是因為現在時機已經到了,也是這赫連絕自己該死.龍有逆鱗,觸之即死.

上篇:第440章:結局篇.卑鄙無恥的風千塵     下篇:第443章:風千塵以身涉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