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44章:結局篇.風千塵詭秘多變,出奇制勝  
   
第444章:結局篇.風千塵詭秘多變,出奇制勝

當年的蘭玉公子心性如此的高傲,竟然被一個女子所傷.字果然傷人.

風千塵看著眼前的季玉,自然知道當年那一段過往對這季玉打擊有何等的大.乃至于讓這蘭玉公子從此隱姓埋名.

風千塵對眼前這個風華驚天下的季玉非常欣賞,今日願意見這個男子,目的是要斷了赫連絕的後路.是的,這季玉就是赫連絕的後路.季玉雖然和季家有仇,但是這季玉畢竟是姓季,不過季玉得季玉出手相助,也要他風千塵有這個能耐.所以他方才在一邊耐著性子的觀季玉自己和自己下棋.

有些人看似浪費了自己一個時辰,但是值得他風千塵等待.這幾個時辰,只要收服了這個男人的心,那麼這個男人會給自己意想不到的驚喜.

"先生蟄伏二十,是只待今朝一雪前恥."風千塵邪魅的聲音飄蕩而出.

風千塵望著眼前的季玉,這個男人當年或許名滿天下,畢竟是太過心高氣傲.乃至于會深受打擊,不過經過二十的風霜雨露,二十年的沉澱,這個男人的魅力卻更甚當年了.

季玉只是溫潤的一笑而過,他執黑棋果斷的落子,絲毫沒有手下留.這個男人出現在這里的用意他自然清楚,至于這個男人值不值得自己出手,那就要看這個男人有沒有這份能耐.現在各種局勢對眼前這個男人都是非常的不利,這白棋就好似風千塵,就看這個男人如何能夠扭轉乾坤.

棋如人,人如棋,棋局上的謀略就能夠看出這個男人的心胸,這個男人的謀略.

風千塵看著季玉果斷的落下黑子,眼底劃過一道精芒,他怕的是這個季玉不給自己機會,不屑和自己下棋,但是看到他落下黑子的時候,風千塵知道,這季玉是在給自己機會,想要看看自己有何等的謀略,有多大的能耐.如若自己能夠將讓這盤棋扭轉乾坤的話,那麼他就能夠贏得這季玉的相助.

看著季玉落下的黑子,又是給了白棋致命一擊,風千塵眼中沒有急躁,從容淡定,絲毫沒有在意.只是盡力謀劃而已.一步一個腳印的走.這樣雖然白棋要想一下子改變自己的劣勢是不可能,但是那每落下的一子,卻都給白棋謀劃好了未來的每一步.

季玉看到風千塵一臉謹慎,蹙眉深思落子,達到每一顆棋子絕不是廢棋,每一顆棋子都發揮極大的作用.

風千塵走得這麼謹慎也是因為眼前這個男人早在二十年前就贏遍天下,無人能及.他當然不能夠掉以輕心.這個男人出道以來,從沒有戰敗過.

風千塵知道自己要想贏眼前的季玉很難,但是他盡量希望將白棋走到和黑棋平局的地步.縱然不能夠平局,也讓白棋輸得不至于那麼慘,那麼難看.

季玉對于今天風千塵敢于執白棋和自己周旋,眼底的贊賞又是濃烈了幾分.心中對于風千塵好感頓時增加了一分.

季玉也是一個相當有棋道的人,不管對方是誰,他都會盡力和對方下,絕不歧視人.季玉對于自己是相當的自信的,雖然這風千塵棋藝不差,讓白棋的局勢也顯然轉好了很多,但是季玉還是自信風千塵無法改變白棋已經落敗的結局.只是讓這白棋輸得不至于那麼慘而已.

只是一個時辰之後,季玉溫潤的黑眸里閃過的贊賞更加的濃烈了,因為在這白棋已經落敗的局勢之下,風千塵竟然能夠讓白棋的形勢越來越好,而且本來看著白棋已經注定是輸了的局面,反倒是現在看來,自己的黑棋竟然沒有可以贏了白棋的局勢了.而且他黑棋的局勢竟然略顯敗象.

別人或許看到這樣的話,內心里會很不爽,然後季玉在見到風這局勢,反倒是內心非常的激動,精神也非常的亢奮.季玉更是投下十二分的心來對戰風千塵,因為他自從二十年前,就沒有一個人能夠遇到自己,可以自己已經是戰遍天下了.一個人沒有對手,那是很枯燥的事.今日能夠讓他遇到一個對手,這怎麼不是一種興奮呢?

看到眼前的男人竟然能夠將改變白棋,真的達到了扭轉乾坤的局勢,可見這個男人的謀略傾天下.

季玉也是越戰越興奮,風千塵則是越戰越輕松了.局勢也是越來越好.兩人一直到天亮時分,風千塵果斷落下最後一顆白棋,邪魅的唇勾起性感的弧線道:"先生,你輸了."

簡簡單單的五個字落下,卻好似動聽的仙樂一般.

季玉真心的朗笑出聲:"哈哈……好……好啊,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你這棋路,詭異多變,狡詐機智,老夫領教了.如若你再和老夫戰一局,老夫定然能夠勝你."

季玉絕對有這份自信,這一局是自己過于自信,而且不明風千塵的棋路招式.現在通過一局,他已經明白了風千塵的棋路招式.所以第二局,他絕對有這一份自信.

季玉能夠遇到對手,眼中是相當的興奮的.

風千塵看著對面眼中閃爍著激動的光芒的季玉,他知道這季玉何等能耐,他絕對不是自吹.所以第二局,他也絕美有這份自信能夠勝過季玉,

他知道自己這棋路勝在出奇制勝.勝在詭異多變.棋走偏鋒,如同劍走偏鋒一般,一通百通.雖然走了*,畢竟這前面白棋棋路要重新洗局一邊,這眼前坐得可是從來沒有敗過的蘭玉公子.對于這一局,風千塵是相當滿意的.

只不過棋如人生,沒有重來.風千塵邪魅的唇飄蕩出聲:"先生,人生如棋,棋如人生,本王只下一局."

風千塵的話音好似重錘一般狠狠的擊打進季玉的心中,是啊,人生如棋,棋如人生,這棋輸了可以下一盤,可是這人生的棋局呢?唯有一盤.風千塵這是在通過這樣的方式提醒自己.自己應該複得仇還沒有複,自己的所有報複都沒有施展.

話都已經到這里了,季玉絕不是一個愚笨的人,他相信一個有謀略的人,絕對不會平白無故的浪費一個晚上陪自己下一局.既然這個男人通過這一棋局展現他自己.將自己的所有都暴露在他的眼前,如此的坦誠,如此的具有才華.季玉內心里很是被觸動.他欣賞風千塵.相信他的謀略,相信他的才能.

通過這一局棋,他看到了這個男人博大的胸懷.每一顆棋子都已經在生死邊緣了.但是這個男人絕不拋棄,甯願多走一些彎路在勝利.這就是一個帝皇該擁有的仁心.也是讓天下百姓得意跟隨這個男人的這一份胸懷.你心中有天下人,天下人的心中才能夠有你.

季玉知道自己這一次絕對是遇到了正主,他甘願為這樣的人謀劃天下,甘願跟隨他.這樣的人值得他交付自己的性命.

風千塵完全能夠通過季玉的眼中看出這個男人的贊賞,也知道自己通過方才那一局棋收服了這個男人為自己所用.風千塵唇角的笑意更加的張狂,更加的倨傲了.

這樣的倨傲,在別人身上是讓人很不舒服的,但是風千塵有這個才華,有這個能力支撐起這份倨傲.就是季玉看來都沒有不舒服,反倒是覺得這個男人合該如此.

季玉知道眼前這個男人這一局之後,已經讓自己的心沸騰了,他已經深深的被這個男人所折服了.他願意陪這個男人來謀劃這天下的棋局.

季玉當下絲毫沒有遮掩,直接道:"邪王,吧,你想要老夫如何做?"

季玉的話音落下,風千塵的唇角邊的笑意燦然起來,眼底劃過一絲贊賞,和明白人話就是簡單省心.

風千塵在季玉的手心寫了大學士三個字.

季玉睜大眼睛,壓低聲音道:"邪王的意思是想要讓老夫除掉翰林院大學士沈施恩?"

這個名字季玉怎麼可能不熟悉,這個男人他怎麼可能不恨.自己鍾的公主,就是鍾這個男人,就是為了這個男人謀劃了這麼一個要職.翰林院大學士,又稱內相.參與皇上的機密事.

風千塵看出季玉眼中一閃而過的痛色.沈施恩帶給季玉一聲的恥辱.讓季玉帶了二十年的綠帽子.他怎麼會不恨.

"先生會錯意了.本王會除掉翰林院大學士,不過本王是要你坐上翰林院大學士一職."至于這翰林院現在的大學士沈施恩,登上大學士一位,手段並不光彩,也是踩著別人的尸體登上高位的.要除掉這翰林院大學士,輕而易舉.他要的是這季玉坐上這個位置.

要知道這翰林院大學士可是皇上的顧問,參與皇上的機要事,是天下人共知的內相,比左右丞相知道的事更多.更能夠左右皇帝的決策.

既然這季玉乃是長孫家介紹的,自然除掉現在的翰林院大學士沈施恩,長孫家會出手,因為洛天要歸位,長孫無憂要恢複皇後之位.沒錯,當年皇帝是一杯毒酒要毒死長孫無憂,但是忠心的大太監將毒藥換成了假死藥.因為他是知道帝後恩愛之人.

皇後對他全家有救命之恩.他自然是竭盡自己全力聯合長孫家將長孫無憂尸體偷了出去.而今的長孫無憂找到了自己的孩子,是要回來逆襲了.

長孫無憂和太子歸來,自然是要換掉季家所有的安排.連同季家也要連根拔起.蘭玉公子雖然也同樣姓季,但是有長孫無憂和太子力保,以及蘭玉公子和季家的恩怨仇恨對皇上一,皇上自然是會同意讓這季玉成為翰林院大學士.

再了,洛天和季家也需要這蘭玉公子為他們謀劃西陵的天下.

取代沈施恩,成為翰林院大學士,對于季玉而,那是施展才華,他內心里又是波濤翻湧,眼前的男人今日就是帶給自己激的.他渴望絆倒季家,渴望登上高位.他有施展才華的報複.

只是季玉眼底也是劃過一絲疑惑道:"邪王在和老夫開玩笑麼?皇上怎麼可能讓老夫登上翰林院大學士一職."

風千塵是知道眼前的男人已經被自己動了,他內心里非常的渴望取而代之,一雪前恥.不過他也是在猶豫自己又何等能力能夠助他登上這個位置.

風千塵用手蘸了茶水在桌子上寫了"狸貓換太子"五個字.

當季玉看到這五個字的時候,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向風千塵.二十多年前,長孫皇後產下一只"狸貓"可是驚動天下.被當成妖女.皇上也是因此賜死長孫皇後,二十幾年來一直和長孫家族明爭暗斗.都無法將長孫家族從第一世家的位置上弄下去.

季玉直到現在才徹底的明白,原來這是季家干的事,狸貓換太子.換掉了真太子,害死了長孫皇後,怪不得季家要牽線搭橋.讓自己和邪王風千塵見面.

"先生放心,長孫家會助先生登上翰林院大學士一位.至于能不能夠取得皇上對你的重用就要看先生你的本事了."風千塵話印證了季玉心中的某些猜測,有些話雖然沒有明,但是他隱隱的覺得西陵的宮中要有大動了.

季玉今天的確是激動的,但是激動歸激動,他內心里還是有一絲疑惑,直接問出口:"王爺,這天下能者多之,王爺為何要助老夫?"

風千塵望向季玉一臉邪魅的唇抿動道:"先生才華傾天下,本王非常傾慕,所以不甘願先生才華被此埋沒,故而助先生一臂之力."

風千塵知道季玉是聰明人,自己這理由,季玉自然不可能信,就是他自己這理由也得很牽強.但是他現在自然不可能對這季玉出實.他總不能夠告訴季玉,他娘親一族就是因為凰族而被滅.唯有他娘親幸存.不然依照他娘親當年的身份,怎麼可能會落得現在無名無分.讓季玉成為私生子.

季玉娘親乃是皇甫家族嫡女,血統高貴,忠心凰族統治.就是因為這皇甫家族的忠心,才給皇甫家族帶來了滅頂之災,連同凰族,一起被滅.他千方尋找才終究得到這皇甫家族還有一條血脈尚且存活.對于他凰族忠心的族人他自然是傾盡全力幫助.只是現在他斷然不能夠和季玉出實.不然只會給季玉帶來殺生之禍.

這顆棋子今天他是埋下了.他有這一份自信,因為從季玉眼中跳躍的光芒,他相信自己已經將這個男人收服了.至于季玉的能力他也是無需多心.如若這季玉沒有能力,那麼季玉就無法興起當年的皇甫家族.自己也就沒有必要告知他真相.

季玉知道這個男人給予自己這樣一個理由,就是不願意出自己真正的目的,肯定有他的考量,他也不是想要探索別人的秘密的人,他季玉只跟隨明君,他相信通過方才一局,這風千塵就是自己想要找尋的明君,自己願意跟隨風千塵.為他謀劃.聽從他.

可能是因為心中認定了風千塵就是自己想要追隨的明君,季玉對風千塵自然的眼露恭敬之色.

…………………………………………………………………………

天際魚肚泛白,風千塵知道自己是應該離去了.當下風千塵再度率先離開,只是在樓道的拐角處,一個女子向前倒去,風千塵人一側,那花樓娘子整個人向前傾,好在花樓娘子搖晃了幾下,極力的穩住自己.

風千塵當下凝眉,眼露煞氣,女子趕緊求饒道:"請公子恕罪.女子並無惡意,只是奉我家公子之命,是給公子你制造一點樂趣."

"你家公子是誰?"風千塵絕冷的聲音響起.

"請公子恕罪,我家公子了,公子你來這花樓,身上怎麼可能沒有女子的香氣.所以讓女子故意和公子走進一些,讓公子身上占得一些女子的香氣,這樣走出云煙閣才有人相信公子是來這里是尋花問柳來了.

風千塵本來是想要從這云煙閣的密道回到酒樓,經過眼前這個花娘打扮的女子,風千塵知道自己的行蹤當下有人跟蹤了,自然不可能從密道再回去.

風眼底閃過一絲寒芒,勾唇冷絕的聲音響起:"替本公子多謝你家公子.就本公子記下你家公子今天的了."

風千塵滿臉黑線,當下便知道眼前這花娘根本就不是云煙閣的姑娘,這個女子究竟是誰的人,他心知肚明.

而且他發現這身上的氣味很濃烈,自己暗中散了清雅的竹香都不能夠蓋過這香氣.臉色很臭.自然是明白這洛天的用意,這個家伙竟然給自己來這陰的.自己這樣帶著女人的香氣回去,自家那個東西,鼻子可是很靈敏的,到時候會覺得自己一整個晚上未歸這是在花樓找女人呢.他是解釋都只怕是解釋不清楚了.

那女子看著眼前滿臉黑線,眼中翻湧著蝕骨的寒芒的男人,她心中各種叫天啊,公子啊,你這是要我的命啊,你這玩的也太不靠譜了.人家夫妻恩愛的,你這根本就是在給人家制造矛盾麼?你是可以看熱鬧了,但是我的命可是差點要被驚嚇掉了.

那女子強行的壓下心中的恐怖道:"這位公子,我家公子已經在外為公子備好了馬車."

風千塵瞬間冷靜下來,收斂起眼中的煞氣,絕冷的聲音道:"好,替本公子謝過你家公子,就改日本公子一定會還你家公子這個,奉送上大禮."

風千塵沒有拒絕洛天安排的馬車,坐著長孫家的馬車回到酒樓,一回到酒樓,就是狠狠的泡了半個時辰,狠狠的搓洗,只是這香味一旦沾染上了,必須要足足十二個時辰之後才會消散.

風千塵換上了衣服,那香氣雖然是淡了很多,但是這香味細細一聞還是能夠聞出來的.

………………………………………………………………………

風千塵推門而入,雪玲瓏陡然的睜開眼睛,柳眉微蹙,騰的坐起身,看向風千塵,蹙眉問道:"千塵,你菜回來?"

她分明聞到了空氣之中的女人的香味.

風千塵只是輕輕的應了一聲.雪玲瓏當下問道:"你這一個晚上在哪里?"

"花樓."風千塵絲毫沒有遮掩.

"呵呵,花樓."雪玲瓏對于風千塵的人品是相信,相信風千塵去這花樓也是有事,但是她氣得是這個男人去了竟然帶了這一身的香味回來,還不和自己解釋.

風千塵怕雪玲瓏誤會,當即道:"像本王這樣,用得著偷吃嗎?"

"是,你用不著去偷吃,你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吃,你這一身的女人香氣是怎麼回事?你是不是應該向我解釋一下?"雪玲瓏唇角狠狠的抽搐,作死的男人,她知道依照他這樣定然是不必偷吃,但是他也應該和自己解釋解釋啊.

"男人去花樓應酬是很正常的事,有什麼好解釋的?"在風千塵的認知里,的確是這麼覺得的.再了,自己這身上的香氣是洛天故意惡作劇的,他不屑解釋,但是他會用實際行動奉送還洛天大禮.

"風千塵,我是你的王妃,你一個晚上不回,帶著一身的女人香氣回來,你居然告訴我男人出去應酬是很正常的,不應該和我解釋."這個作死的男人,她不是不信他,只是想要這個男人解釋一下.該死的,他應該解釋的時候,竟然給他倨傲.氣得雪玲瓏實在是想要一巴掌拍死這個男人算了.

上篇:第443章:風千塵以身涉險     下篇:第445章:上,活捉邪王,活捉這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