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52章:大結局倒計時(4)  
   
第452章:大結局倒計時(4)

風千塵是知道自己這些日子以來的事,這個聰明的東西肯定是能夠猜測到一些事的.他知道自家東西內心里有氣,但是也不能夠這麼的毀了自己送給她的一片心意.這白玉龍玨雖然只是一塊上好的玉,但是好歹這東西是自己送給她的.這個東西要嫁禍給風千影和風千錦也不能夠就這樣毀了啊.他相信,自家東西這麼聰明絕對可以選別的東西.絕對有別的法子可以解決.

風千塵雙眸冰冷的望向雪玲瓏,想要雪玲瓏給自己一個解釋.然而雪玲瓏也是周身的冰冷,壓根就沒有打算對風千塵解釋.她沒有覺得什麼地方是需要她對風千塵解釋的.

而且在當時,她是覺得這白玉龍玨足夠分量.也唯有這白玉龍玨能夠讓風千塵火,也唯有這白玉龍玨足夠分量嫁禍給風千影和風千錦.雪玲瓏臉上絲毫沒有愧疚之色.

似乎在風千塵這般冰冷的看著自己的時候,更加冰冷下來.

風千塵在和雪玲瓏對視之後.他是想要生氣,但是他發現自家東西比自己更較真.他終究是喟歎一聲,又是緩和了一些道:"東西,本王知道你想要找風千影和風千錦麻煩.你肯定有一千種方法,你為何要選擇這種辦法."

風千塵就是要糾纏著這白玉龍玨的事,讓雪玲瓏給自己一個解釋.為什麼這個東西要砸了這個東西.砸了自己對他的這份心意.

雪玲瓏看著風千塵不依不饒的糾纏自己.她在砸白玉龍玨的時候就已經預料到風千塵會生氣,就是因為知道這白玉龍玨足夠的分量,所以她才會選擇砸這白玉龍玨.若是別的東西還真的無法讓這個男人生氣,不過現在她算是知道了.自己在這個男人的心中,自己還不如這白玉龍玨.

而且在當時的自己就已經非常的生氣,不過現在在看到這個男人的態度之後,她卻是全身的冰冷.

這也算是讓她認清了自己在這個男人的心中究竟是有多少的分量.或許在這個男人的心中,自己永遠不如他的天下.籠絡自己,也不過是因為自己的一手醫術.是一個極大的助力,能夠幫助他籠絡人.能夠幫助他登上高位.

雪玲瓏全身更加的冰冷,什麼都不想和這個男人解釋.因為她怕自己再開口會忍不住就和這個男人攤牌.這樣自己就無法忍得下等上官世家的事處理好.現在上官云鴻需要自己.

她發誓,她是氣的,這兩個男人欺騙了自己,自己也斷然不會如此離去.

雪玲瓏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氣的.

風千塵黑著臉等這個東西解釋,可是等了良久,倒是發現自家東西的面色是越來越冰冷,但是這個東西絲毫就沒有解釋的打算.

好像做錯事的是自己.沒錯,他承認有些事,自己的確是沒有通知她.畢竟自己和上官云傾拍定.這也是出乎他預料的快.上官世家的事讓他沒有時間,事態非常嚴重.

兩人就這樣對視良久,風千塵從來沒有發現自家東西這樣冰冷的氣息讓自己心里恐慌.好像自己今日不低頭,那麼自己就會失去這個東西.

風千塵深呼吸道:"好了,東西,這白玉龍玨摔了就摔了.本王就不介意這事.下次可不許如此做了."

雪玲瓏似乎是和風千塵扛上了,櫻色的唇勾起一絲譏嘲的弧線道:"若是還有下次呢?你當時想要怎麼樣?"

風千塵被雪玲瓏這樣的話氣得差點要吐血.看來自家東西似乎氣得不輕.而且這個東西分明就是來找茬的.風千塵努力深呼吸,不然他發誓自己一定會發火.

風千塵努力的平息自己之後,不想糾結在這事之上,他發誓,自家東西這是在找自己鬧別扭.當下轉移話題道:"東西,你在南宮世家密室的事,你是不是應該對本王解釋?"

風千塵的話音落下,雪玲瓏冰冷的黑眸微微的抬起,冷冽的眸光投向風千塵,冷聲道:"南宮世家密室?有什麼事?"

雪玲瓏並不覺得自己去南宮世家救治上官云鴻的事,他風千塵會不知道,這南宮翼還不是他風千塵的人.自己都知道的事,這個家伙怎麼可能不知道.

雪玲瓏是真的不知道這個男人提這個有什麼可以生氣.反倒是眼含譏嘲的笑望向風千塵.

風千塵真心有一種挫敗的感覺,內心里就好像貓抓一樣的難受,這個該死的東西那眼里滿含譏嘲的笑.他是真切的知道,自家東西根本就沒有介意替上官云鴻擦身子的事.風千塵就是因為自家東西沒有意識到而更加的生氣.都男女有別.自家東西眼中根本就沒有什麼男女有別的.不用他猜測,他篤定,日後若是還有如上官云鴻這樣的男人,自家東西一定還會做出如此親密的舉動來.

這個可惡的東西,她知不知道男人很容易被感動的.這些男人之所以沒有心動,那是因為沒有讓他們感動的事.上官云鴻以前可以當他清貴的公子.若是知道自家東西如此做.他又當如何作想?

風千塵氣惱的是,自家東西根本就沒有想想,自己現在是什麼身份,她可是他風千塵的邪王妃.讓他如何作想?

風千塵深呼吸之後,隨即努力的讓自己冷靜道:"東西,你是要本王親自你在密室的事嗎?"

雪玲瓏冷著臉回憶了自己在南宮世家密室的全過程.自己並沒有覺得自己做錯了.她倒是明白風千塵為何質問自己.這個男人竟然如此想自己.

雪玲瓏垂下眼淚,她唇角的笑意更加的冰冷了.

這又是讓她更加清楚的認清楚了自己在風千塵心中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雪玲瓏絕美的唇蕩漾的弧線更加的冷然了幾分,隨即冷冷的聲音道:"你是我給上官云鴻擦身子的事?我是擦了如何?然後呢?"

雪玲瓏這樣的態度,真心差點又是要將風千塵給氣炸了.語氣更加的冰冷刺骨.雙眸冰冷的和風千塵對視.她雪玲瓏自問,自己沒有什麼對不起這個男人的.而且她覺得別的男人可以這麼想自己.這個男人不可以這麼想自己.因為自己的身心全都交給了這個男人.而且自己現在腹中還有這個男人的孩子.如若不是因為自己全身心的愛這個男人.自己又怎麼可能會願意為這個男人生孩子呢?

她以為這個男人明白自己對他的深愛.不過現在親耳聽到這個男人這麼想自己.實在的內心里有一種受傷的感覺.滿眼的冰冷也擋不住內心的受傷.

然而雪玲瓏這般的態度,可是讓風千塵有一種想要沖過去掐住雪玲瓏的沖動.好在風千塵還是有一絲理智的,風千塵強行的壓下心中的一口怒意道:"東西,男女有別,何況你竟然脫光了一個男人的衣服褲子.這種事根本不需要你動手.你可記得你自己是什麼身份?你可是本王的王妃."

風千塵氣得咬牙切齒.他發誓自家東西分明就是故意的.她就是故意和自己對上了.

雪玲瓏自然是將風千塵眼中的怒意看在眼中,以前,或許她願意退讓,不過現在她是絕對不會退讓分毫,這個男人已經是直接的傷害了她.她還有什麼可以對這個男人退讓的理由.雪玲瓏好似一只驕傲的孔雀一般.

"是,我是脫光了一個男人的衣服.我雪玲瓏這是在救人."雪玲瓏倨傲的抬起頭,滿眼的冷芒好似萬千道利劍一般射-向風千塵.

雪玲瓏是不屑和風千塵解釋,但是還是了這句解釋的話,畢竟自己對這個男人的感是真的.而且自己在當時也的確是在救治上官云鴻,自己是心無旁騖的.雪玲瓏唇角勾起一絲自嘲的冷笑道:"呵呵,邪王大人,原來我在你的眼中竟然是如此一個女人."

雪玲瓏落,低垂下頭,之所以低垂下頭,是因為,她頓時覺得眼中有一種酸澀的感覺,生怕自己在這個男人眼淚不爭氣的落下.不是她雪玲瓏不流淚,只是未到傷心處.然而這個男人卻讓自己心再度傷了.她付出了自己所能夠擁有的最好.自己的身和心.還有甘願為這個男人生兒育女.這個男人對自己呢?絲毫沒有信任可.還利用自己,戲耍自己.她發誓如若不是自己的內心足夠的堅強的話.這一刻她只怕是崩潰了.

他心有天下,她盡管自己不樂意,但是只要他和自己坦誠,自己願意為他盡十二分的力.可是呢.這個男人用這兩種身份將自己戲耍的團團轉.

風千塵看到雪玲瓏低垂下頭的時候,眼中的霧氣.當下他心中的怒意煙消云散了.在聽到自家東西這自嘲的話.他頓時覺得自己這麼想自家東西不對.她的身和心都交給了自己,現在腹中還有自己的邪王或者玲瓏.自己這樣的自家東西.話有些重了.風千塵隨即暗暗的歎了口氣道:"東西.本王並沒有那個意思.你是一個大夫沒有錯,但是這些事你完全可以交給別人去做.現在是上官云鴻昏迷不醒,若是上官云鴻醒來,聽到這些事,以後他見著你,該如何面對你?你讓上官云鴻如何自處?"

風千塵的話音落下,雪玲瓏低垂的眼中劃過一道苦澀的譏嘲.是啊,她是一個現代的大夫,她一直在做的事是盡一個大夫的力量去對病人好.但是這是在封建禮教森嚴的古代.若是讓上官云鴻知道自己被一個女子脫光了衣服,摸遍了身子.讓他怎麼想?

"人可畏"四個字在現代都能夠害死人,更不要在古代.沒有多少人能夠如自己內心這般的堅強.

對于風千塵的指責,雪玲瓏是非常的懂.盡管自己懂.這也是這個古代人的看法,這是事實,但是風千塵卻不應該這般想自己,不應該這般自己.

雪玲瓏將眼中的淚逼回去.就這樣低垂著頭,沒有打算抬起來的意味,因為她今天還不想要和風千塵完全的撕破臉來事.因為上官云傾在自己最最落魄的時候,那一份知遇之恩.盡管自己對這個男人也有所責怪,如若不是他的鐵血,上官云鴻就不會傷成這樣.

但是她還是希望他過得好,不然自己內心里會有牽掛.至于對他們的懲罰麼.她會的.

雪玲瓏其實是理解風千塵的,但是她理解他.那是因為他是一個古代人,有這古代的教條.可是她雪玲瓏是一個現代文明古國的人.她這樣做,完全沒有錯.尤其她還是一個大夫,讓人會有這種況發生.尤其是一個血肉模糊的病人,自己更是需要給這些病人將血衣減掉,替病人清理身子.

風千塵看著雪玲瓏就這樣倔強著委屈的低垂著頭,看著自己的雙手.她雪玲瓏的個性,注定不可能如這古代的女子一樣,琴棋書畫,描龍繡鳳.這些東西她雪玲瓏根本就做不來.

風千塵無奈的暗歎了一口氣道:"東西,本王沒有質問你的意思.你今日這也是在南宮世家的密室里,若是在別處呢?被別的有心人士看到呢?到時候到人家嘴上又是另外一番話了.事態會非常的眼中.本王這只是和你提個醒,希望是諸事心."

風千塵是真的看到了雪玲瓏眼中的受傷.這才低聲安慰.

雪玲瓏收斂好自己受傷的心,武裝好自己之後,抬起頭,淡漠疏離的眼神,望向風千塵,恭敬謙卑的對風千塵道:"是,多謝王爺提點."

風千塵發誓,自家東西完全有本事將自己弄瘋了去的本事.自己都已經如此低聲下氣的安慰她了.這個東西竟然還如此的倔強.

雪玲瓏站在風千塵的跟前,從骨子里透出來的冰冷啊.自己完完整整的將自己呈現給這個男人.而這個男人呢?竟然提點自己這個.

是啊,她雪玲瓏一個有夫之婦,脫別的男人的衣服.這若是落入他人的眼中作何感想?事後的謠,雪玲瓏自己都能夠想象得出來.

她雪玲瓏下賤.不要臉.她耐不住寂寞,又在勾搭男人.

雪玲瓏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怕這些謠,但是她知道,自己不在意,這上官云鴻會在意,上官世家更會在意.

她一直覺得風千塵是她的良人,他應該是最懂她的人.這世上她不在乎任何人的指責,唯獨在乎眼前這個男人.可是這世上別人還沒有指責自己,這個男人倒是第一個指責了自己.

雪玲瓏就那樣站著,她真的不覺得自己和這個男人還有什麼好的了.她是已經被這個男人傷得傷痕累累,只是她沒有將自己那傷痕累累的心呈現在這個男人的跟前,那是她僅存的尊嚴.

或許風千塵的不符合這個世界的教條,但是她在遇到需要她救治的病人的時候還是會如此做的.她是雪玲瓏.只是這個世界獨特的雪玲瓏.

風千塵和雪玲瓏就那樣僵持著,風千塵覺得自己今天到這里,做到這里也都夠了.他望向雪玲瓏,眼神示意雪玲瓏,告訴雪玲瓏,讓雪玲瓏開口服軟.然而雪玲瓏壓根就沒有打算開口.

是的,雪玲瓏是甯願不開口,就是眼神也沒有落在他的身上了,而是甯願等著漢白玉地板.似乎想要瞪出一個窟窿來.風千塵是遇到自家東西生氣過,但是像這一次這般倔強的一次還真的沒有過.

風千塵唯有再度在心中無奈的歎氣,聲音柔了幾分道:"東西,本王今日已經讓皇上明日對名王和毓王的事給一個交代.你放心,名王和毓王絕對會受罰."

風千塵以為雪玲瓏會對這個話題感興趣,只是風千塵的話音落下,雪玲瓏絲毫沒有抬起頭來,眼中也沒有絲毫的興趣.

這讓風千塵有些挫敗感,隨即他的聲音再度響起:"東西,上官云傾已經被救治好了.安然無恙的回到了上官世家."

風千塵以為雪玲瓏會對上官云傾的事有些興趣.然而雪玲瓏並沒有抬起頭來.對于上官云傾,雪玲瓏在南宮翼出現在邪王府的時候就知道了.自然是知道上官云傾絕對不會有事的.既然這一次是上官云傾下手了.那麼上官云傾有風千塵相助,自然是不會有事.

風千塵看向自家東西,他真心有一種抓狂的感覺,因為他發現自家東西根本就沒有一絲的興趣.

…………………………………………………………

親們,今天會一萬字的更新,第一更更新上了.還有第二更,也是五千字.

上篇:第451章:大結局倒計時(3)     下篇:第453章:大結局倒計時(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