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58章:大結局倒計時(10)  
   
第458章:大結局倒計時(10)

雪玲瓏滿心的冰涼,她相信風千塵是了解她的,在上官云傾將計就計,拿自己作誘餌,對上官世家出手的時候,她真切的擔心.

謀算深深,謀算了誰的心?雪玲瓏覺得自己的心在破碎.雪玲瓏再一度的離開大廳,上官云傾和黃天域不知道雪玲瓏離開大廳是干什麼.上官云傾和黃天域都有一種不好預感.會出大事.

雪玲瓏准備好一切東西.深深的望了一眼,兩人昔日恩愛的寢室.似乎想要牢刻在自己的記憶力永遠.隨後雪玲瓏深深的呼吸,感覺到這空氣劃過咽喉的刺痛.努力收斂好自己的心緒.緩步來到大廳.

"侯爺,上官家主,來吧,該進宮去拜祭太後了."雪玲瓏聲音輕輕柔柔的,好像方才根本就沒有發生過皇家侍衛軍來邪王府這一事一般.

上官云傾和黃天域知道此刻應該進宮,但是他心中這一絲不安是越來越強烈了.他們真心感覺到這一次進宮會出大事.而且這大事會讓他們強大的不安.

黃天域還是不放心的望向雪玲瓏,雪玲瓏抬起頭,一臉的淡然道:"不用擔心,既然現在這屎盆子扣到了邪王府的頭上.為了邪王,為了邪王府一干人等,我也應該進宮去查看一下案發現場和太後娘娘.指不定會有一絲蛛絲馬跡."

上官云傾和黃天域又覺得雪玲瓏這話在理,現在迫切的需要查明誰是殺人凶手,收集證據.只是殺人凶手怎麼可能還會保留現場.

雪玲瓏又是讀懂了兩人眼中的擔憂,淡然一笑道:"任何凶手再狡猾,再破壞現場,都一定會有蛛絲馬跡留下.走吧,不親自去看看,怎麼就不知道會有好消息呢?"

上官云傾望了雪玲瓏一眼,玲瓏得不錯.只是……

黃天域看向雪玲瓏,覺得雪玲瓏得非常的有理,不進宮去看看,怎麼知道不能夠發現一絲蛛絲馬跡,若是不進宮看看,怎麼就知道會沒有好消息.

現在案發地點是在太後宮中,唯有前往太後寢殿,才能夠查探案.能夠在皇宮殺人的,而且要嫁禍邪王的人,無非也就那麼幾人.而且嫌疑最大的無非就是當今聖上.

雪玲瓏在上官云傾和黃天域的陪同之下來到了皇宮.

當雪玲瓏,上官云傾,黃天域三人來到皇宮的時候,云帝身穿孝服,黯啞著嗓音道:"雪玲瓏攔下."

雪玲瓏抬起頭,和云帝四眸相碰,譏嘲對狂怒.

云帝的眼中滿是狂怒之色,然而雪玲瓏的眼中則滿是譏嘲.雪玲瓏清冷的聲音響起:"皇上,兒媳是來祭拜太後的."

"祭拜?邪王暗害太後潛逃.來人,將邪王妃拿下."云帝絲毫不客氣.

云帝的話音落下,黃天域和上官云傾上前一步,一左一右的站在雪玲瓏的身側.意味分明.

雪玲瓏不在意的笑道:"放眼天下,最不會害太後的人就是我家王爺.太後如何疼愛邪王是天下人都知道的.邪王敬重太後.孝敬太後還來不及,怎麼可能害太後?"

云帝猩著雙眸,眼底卻是劃過一絲冷笑,縱然今日有忠義候府和上官世家又當如何,鐵證如山.

"太後貼身照顧的嬤嬤和宮女們親眼見到邪王殺害太後,還有邪王的匕首在此.人證物證,鐵證如山.朕也希望不是他害死太後."皇上眼里的心痛,眼中的怒意.演得還真是那麼幾分的想象.

雪玲瓏冷冷的瞥了一眼那匕首,勾唇清冷的聲音道:"那匕首玲瓏知道.是皇上送給王爺的."

那匕首,雪玲瓏有見過,據風千塵,在他八歲當年,云帝賜給他這把匕首.就算這把匕首是風千塵的又當如何,能夠明什麼呢?

云帝的眼中怒意又是升騰了幾分:"雪玲瓏,你的意思是朕殺害太後?"

雪玲瓏唇角依舊綴著冷笑,眼底就是那麼認為的,但是口上沒有.只是道:"不,皇上自己多心了.玲瓏只是想,不是匕首的主人就一定是凶手.王爺手上的匕首只是懷念皇上隆恩的.並不是為了暗害自己的親人."

云帝之所以站在這里和雪玲瓏扯,那是因為太後寢殿有大臣,有忠義候老婦人在.他還動不得黃天域,動不得上官云傾.

雪玲瓏淡定從容,絲毫沒有因為云帝滿臉的狂怒而心生膽怯,驚恐.

"凶器的主人不是凶手,那何人才是凶手?"云帝質問.現在這風千塵不在,他自然是要拿雪玲瓏將風千塵引來.唯有雪玲瓏才是風千塵的弱點,這一次,他一定要將風千塵鏟除了,以絕後患.

"天下間想要邪王死的人大有人在,這凶器是邪王的沒錯,但是邪王也不是天天就攜帶這匕首在身上,有被盜走,嫁禍給邪王."

"這凶器可以被盜走,但是這宮女們親眼見到邪王拿著凶器殺害太後.那又當如何?"云帝冷聲道.

"這也簡單,只要找個體型相似邪王的,然而讓他穿上邪王的王爺服,再易容一下.成功嫁禍了."雪玲瓏神淡然的都給解答了.

云帝今日是真正的感受到了雪玲瓏的伶牙俐齒,三兩語就被這個女人輕輕巧巧的辯解了.

忠義候老夫人一直在一邊,冷靜的看著云帝和雪玲瓏塵槍舌劍的來往.

云帝眼底有劃過陰冷的毒芒,雙眸猩冷冽的瞪視著雪玲瓏道:"邪王既然沒有暗害太後,人在哪里?"

雪玲瓏勾唇冷笑:"皇上,既然那畜生都有心謀劃偷去邪王的匕首,殺害太後,嫁禍給太後,玲瓏生怕邪王被這畜生給暗害了.還望皇上幫忙查找王爺下落."

被雪玲瓏這麼一,現在邪王倒是成了受害者.被人偷著凶器,殺害了最疼愛邪王的太後,又嫁禍給邪王.

朝臣們內心里也覺得雪玲瓏的話在理,邪王的確不可能殺害太後,太後最疼愛邪王了.其實站立在下首的人都是明白人,雪玲瓏這話都到這個份上了,這凶器是當年皇上送給邪王的,那麼皇上最清楚這匕首,可以讓人依照再打造一把就是,而皇宮之中,能夠殺害太後,而讓宮女們都一致指認邪王,也唯有皇上能夠做到的.

皇上對這些人是最知根知底的人.至于現在邪王下落不明,要在東起,能夠讓一個邪王一夕之間下落不明,也唯有皇上的勢力能夠辦得到.所以,這事其實做得很粗糙.根本就不精密.

云帝這完全是被上官世家的事弄得氣躁了一些.他自以為這是很精密的事,只是到了雪玲瓏這里,輕輕巧巧的就解決了.

雪玲瓏如此不含糊的話,在眾人面前,這是在告訴云帝,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讓人鬧邪王府.也不是如此好鬧的.今天他是把邪王府陷害到底了.

雪玲瓏隨即咚得一聲跪在云帝跟前:"皇上,玲瓏懇請你務必要替玲瓏找到我家王爺,活要見人,死了也要將尸體找回來.可憐我這還沒有出世的孩兒……"

今日有這雪玲瓏唱得一出,云帝便沒有了借口找邪王府麻煩.上官云傾望向雪玲瓏,不得不,這個女人太強悍了.該強則強,該弱則弱,而且這腦子還不是一般的好使.他是滿心嫉妒風千塵的.

很顯然太後的事,云帝本是要邪王府一干人等的命,但是現在被雪玲瓏這麼三兩語的一,邪王府反倒是最大的受害者了,現在還有她雪玲瓏也還是一個身懷六甲的女人.未出世的孩子.

云帝望向雪玲瓏隆起的肚子.眼底劃過一絲毒芒.

現在這個局面,是皇上也沒有想到的,他這是抓人也不是,不抓人也不是.

不過,云帝還是將雪玲瓏留在了這太後寢殿,讓雪玲瓏替邪王留在宮中守孝.不過念在雪玲瓏身懷六甲的份上,怕這尸體的陰氣太重了.云帝賞賜雪玲瓏辟邪的佛珠.

雪玲瓏在神色淡然的接過云帝賜給的辟邪的佛珠.大大方方的戴在手上.

云帝看到雪玲瓏將那佛珠戴在手上之後,眼底的毒芒一閃而過.唇角勾起一絲冷笑.哼……並親自在一邊監督著.他諒雪玲瓏也不敢當著他的面將那一串佛珠給取下來.

雪玲瓏低垂著頭,神色黯然.身穿孝服.

上官云傾和黃天域也執意留在宮中替太後守孝.黃天域要喊太後一聲外祖母,在太後靈柩前守孝也不為過,這上官云傾喊太後一聲姑婆,他給太後守孝也不為過.所以云帝根本就沒有將兩人驅趕走的理由.這也讓云帝非常的氣惱.

上官云傾和黃天域擔憂的望向雪玲瓏淡然的戴著那一串佛珠.兩人心中明白,這佛珠絕對有詭異.

自然上官云傾比之黃天域更能夠明白,這佛珠上的做了什麼手腳.因為他這才滿臉擔憂的看向雪玲瓏的腹部.沒錯,云帝的用意是想要算計雪玲瓏腹中的孩子.如若雪玲瓏在這守靈的時候,沒了孩子,反倒是可以,太後這是怨氣太重,邪王暗害了她,她要邪王斷子絕孫.所以這才讓雪玲瓏沒了孩子.這就是報應,自己父親做了孽報應在孩子的身上.

雪玲瓏這般淡定的坐著,看似她的頭低垂著,在替太後守靈.然而雪玲瓏低垂下的黑眸咕嚕嚕的轉動,絲毫沒有停歇.她在這殿內搜索查看.還有觀察這些宮女太監們的臉色.

太後的靈柩擺在大殿正中央,棺木之上端端正正的放著一朵潔白的大花,觸目驚心的白,整個大殿內陰森森的恐怖.一大群的宮女太監們均是身穿白色孝服,更是讓這個大殿白的磣人.

一干妃子,王爺們全都身穿孝服替太後守孝.就是云帝也是一身孝服.面色憔悴.滿臉的悲痛之色.雙眸通.替太後添紙,添加燈油.

陡然的有太監從殿外進來,走到云帝的跟前,心翼翼的開口道:"皇上,北耀冷帝和蘭陵王,西陵太子赫連洛天,南詔澹台辟邪前來拜祭."

云帝眼底有過驚愕,冷帝,蘭陵王在東起他知道,這西陵的宮變他也得到了消息,現在的太子是赫連洛天,也是當日東起國錦衣衛統領.這幾人竟然速度如此之快,可見這些人早守候在東起,這讓云帝當下雙眸深幽下去,深邃的眼底盈上一絲陰驁之色.

云帝收斂起眼中的詫異之色道:"快請他們請來吧."

很快便領著幾人一起走進大殿.幾人走進大殿,看著白磣磣的跪了一地人,白得觸目驚心.云帝一臉的傷心.云帝並沒有起身相迎,只是黯啞著嗓音道:"朕不便起身相迎."

"云帝請節哀."三國使臣隨即來到太後靈柩前,恭敬的拜祭.只是幾人的眼底劃過一絲看戲的趣味.幾人就這樣裝模作樣的拜祭了太後之後,又是上前對云帝好一番安慰.最後幾人話風一轉道:"云帝請放心,有人膽敢暗害太後,我們西陵,北耀,南詔,絕對不會手旁觀,我們一定協助云帝將凶手繩之以法."

云帝在聽到這幾人的話之後,眼底劃過錯愕,不過,他心中知道,這三國各懷心思.這是想要瓜分東起的節奏.他沒有想到,自己這才對風千塵出手,這三國馬上就聞到風聲.云帝哀痛雙眸一臉的感激,但是心底卻是明鏡似的.

"謝謝過諸位.朕一定不會讓凶手逍遙法外."

"好,我們支持."澹台辟邪壞壞的一笑.聽著云帝將他們的話給聽了進去,也就不再多了,這云帝是明白人,再多生怕云帝起懷疑.畢竟他們幾人這是在東起的皇宮.

"云帝請節哀.不要太過于悲傷了.誰也沒發預料到太後會發生這樣的事,云帝保重龍體."冷帝又是虛著安慰了幾句.

云帝黯啞著嗓音:"謝冷帝,謝各位."

冷帝幾人隨後起身向云帝告辭打算回驛站了.只是幾人這才走到大殿外,狂風怒卷而起,刮得人睜不開雙眼,刮得花草樹木凌亂而狂舞.云層烏壓壓的蓋壓下來,好似要壓塌了整個皇宮一般.讓人有一種窒息的感覺.眾人感覺呼吸都非常的困難.

大殿內白色的紗幔白色的綢緞被狂風掀得飄蕩起來,這明明是午時,竟然天黑壓壓的如此恐怖,大殿內頓時暗沉沉的一片.好像末日要來臨的感覺.

雪玲瓏冷冷的看了天外一眼,輕盈的話語飄縈而出:"瑪雅人的預來臨了麼?世界末日來了?"

這聲音幽幽遠遠的好似從地獄透過千年的阻礙傳來.陰森恐怖的嚇人.讓跪在大殿內的妃子們嚇得面色煞白.

雪玲瓏冷笑,這云帝還真的意味自己做得事很隱晦,沒有人知道嗎?呵呵,看來是好戲要開始了.

大殿外,電閃雷鳴,大雨如瀑布一般的蓋下來.霹靂巴拉的響得恐怖.天黑得森冷的嚇人.這天格外的詭異.

跪在大殿內的人心驚膽顫不已,就是云帝心中也是劃過強烈的不安.這天詭異的太恐怖了.陡然的大殿的妃子們全都倒在了地上,白煙充滿了整個大殿.森冷的風吹進大殿里,宮燈搖曳,隨著狂風,影子閃爍的嚇人,那宮燈忽然熄滅了.太後宮殿里,頓時伸手不見五指.云帝面色煞白,滿臉布滿陰驁,厲聲道:"來人,來人啊……"

云帝的聲音落下,他看不清大殿內的人,感覺不到大殿內有人,大殿內空蕩蕩的嚇人,將云帝整個人好像是與世隔絕了一般,唯有聽到外面的狂風怒卷進來,大殿外樹枝斷裂的聲音,有一種詭異的氣息.縱然是他一代帝皇,自詡為真龍天子,唯有他內心里清楚,自己這真龍天子是如何得來的,自己這皇位是如何得來的.他想要洋裝鎮定,陡然的外面一道閃電炸響,那如白練一般的耀眼的光芒一瞬間將大殿照亮,讓云帝看清楚那棺木里竟然冒出一陣一陣的白煙.那白煙充盈滿大殿.籠罩著整個大殿猶如地獄一般.陡然的棺木蓋竟然打開,一個披頭散發的身子從棺木里站了起來.

那黑發遮住了她整張臉,根本看不清面容,可是幽幽怨怨,冷冷戚戚的聲音好似從地獄里飄蕩而來:"皇兒,你害得母後好慘啊."

這聲音飄渺的好似云煙,云帝看向那身子,嗦得一聲從棺木里飄了出來.饒是云帝這樣鐵骨錚錚的男子,當下也是被驚嚇到了.他雙眸大睜,看著白煙迷蒙之中,看不真切的鬼魅身影.暗自鎮定,怒聲道:"誰?你究竟是誰?膽敢假扮我母後?"

"來人,來人啊……"云帝又是大聲的喊道.

正在這個時候,一道震天怒雷炸響,天際劃過一道閃電.他看清楚了那漂浮在空中的身影.都鬼(gui)是沒有腳的,他看到了,這鬼(gui)沒有腳.在空中飄浮著.

這一次饒是云帝面色也是煞白的恐怖.不能夠自己的顫抖著身子,直接的往後退後了幾步,連忙道:"母後,母後,不是兒臣害你的.不是兒臣……"

"皇兒,你害得母後好慘啊,你拿命來."鬼魅伸出尖銳慘白的雙手,雙臂陡然的拉長,朝云帝直直而來,掐住云帝的脖子.

云帝頓時感覺到窒息一般,忙煞白著臉求饒道:"母後饒命,母後饒命.你饒過兒臣吧,兒臣以後一定給你多燒一些紙錢.母後,是兒臣一時糊塗,母後.你饒過兒臣吧.你饒過兒臣."

"母後,兒臣動過心思,可是,母後,是你逼兒臣的.你若是不逼兒臣,兒臣怎麼會動歪心思."

煞白的鬼魅伸出長長的舌頭,雙眸泛白,陰冷恐怖的嚇人,那雙手指甲非常的鋒利.掐著他咽喉的手,冰冷的好似萬年冰刃一般.讓云帝是相信,真的是鬼(gui)

殿外雷鳴轟隆,殿內恐怖異常,當云帝向鬼魅求饒之後,陡然的宮燈亮了起來,原來倒在地上的妃子,太監宮女以及朝臣們,再度跪在大臣上,震驚的看著云帝.

顯然的云帝還沒有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就這樣傻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這是,方才大殿外走進了一眾人,冷帝軒轅烈,蘭陵王軒轅子墨.為首的是邪王風千塵,風千塵一臉陰驁,雙眸內盈滿驚天的怒浪.陰驁冷冽的恐怖,森冷的眸光瞪著云帝,云帝抬起頭震驚的看著身邊立著冰冷如寒劍的女子.這個女子正是很久都沒有出現的風千月.那張冷豔逼人的臉上滿是森冷的戾氣.眼中布滿驚濤怒浪.這就是他的父皇.

他的陰謀算計被自己偶然間發現,然而自己也被父皇發現,這個狼子野心的父皇竟然要滅了自己.好在大王兄的人救下自己.

云帝在看到風千月的面容的時候,震驚道:"你……怎麼是你?"

"呵呵,父皇沒有想到兒臣還活著吧?"風千月滿臉的戾氣.唇角邊勾起譏嘲的笑.滿心的涼意.

云帝震驚了,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老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道:"這……這究竟怎麼回事?"

風千月冷冷的逼近云帝,現在的她絲毫沒有懼意,這個自己的父親,如此畜生,竟然不顧手足之,一心只為圖謀算計.陰謀詭計被她發現,就要殺她滅口.現在竟然又是要殺皇祖母,栽贓嫁禍給大王兄.譏笑道:"你真是讓千月大開眼界.天下間有你這種畜生.殺自己的女兒,暗害自己的母後,栽贓嫁禍給自己的兒子.不是算計這個兒子,就是算計那個.你這個冷血無的畜生.天地不容."

……………………………………………………………………………………

親們,今天一更更新完畢.明天步入大結局了啊.

上篇:第457章:大結局倒計時(9)     下篇:第459章:大結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