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59章:大結局(一)  
   
第459章:大結局(一)

風千月滿臉的怒容.一直坐在大殿內的雪玲瓏也依舊坐著,當時她也一直在大殿內,只是用障眼法而已.讓云帝一個人只以為是自己一個人在大殿內面臨這種恐怖的場景.云帝現在看著風千月的雙眸就覺得風千塵的一雙眸光就好似鋒銳的寶劍一般,在他頭頂盤旋.

云帝終算是反應了過來,原來自己是落入了他人的算計.云帝意識到自己方才似乎是了一些不該的話,當下心中劃過一絲恐慌,讓自己冷靜下來.

"千月,你在什麼?你看清楚,我是父皇啊?這些日子,你和人私奔,父皇都壓制下來了.千月,父皇知道你是被人唆使,才會與人合謀給父皇設下陷阱,暗害父皇.父皇不怪你,你只要出是誰唆使你這麼做的?"云帝瞬間冷靜了下來.一副慈父的嘴臉.看得風千月是各種惡心.

云帝話音落下之後,風千塵那俊美無比的臉,瞬間陰驁如萬丈深淵,布滿了陰霾之氣,那邪魅的唇微微的勾起,眼底劃過嗜血殘虐的殺氣.冷絕的聲音響起:"還真是一個好慈父啊.殺女,殺子,殺母.這就是天下人人敬重的君皇.今日,本王該要回你從本王身上奪走的一切了."

"不,那本就是屬于朕的.一切都是朕的."云帝在一聽到風千塵要奪回屬于他的一切,他就是知道自己這帝皇之位是怎麼坐上的.就是因為知道,所以這才如此的激動.

云帝一手怒指著風千塵,隨即激動的往後退,退到風千月的身側的時候,陡然的一個轉身將風千月掐住,咬牙切齒道:"你竟然和外人合謀暗害父皇.你竟然害朕,朕也絕對不會放過你."

沒錯,方才扮鬼的是風千月.因為千月和太後比較親近.所以她能夠將太後的聲音模仿得惟妙惟肖的.以假亂真.也是今日天時地利人和.才能夠驚嚇到云帝,讓云帝在不經意間承認了是自己暗害太後的.

風千塵雙眸之中滿是狂怒之色,怒聲道:"你為什麼要殺害皇祖母?"

云帝一手死死的掐住風千塵白希的美頸.云帝想到,方才都是風千塵驚嚇得自己不經意間承認了是自己暗害了太後.他就恨不得撕裂了風千月.云帝恨自己的人竟然沒有將風千月給處決了.

"為什麼?你還好意思問朕為什麼?從到大,母後的眼中根本就沒有朕,為什麼?我才是他的皇兒.是她懷胎十月生下的.朕的努力,她根本就不看在眼中,一心就為你謀算皇位,謀算天下."云帝怒聲道,雙眸猩,這個時候的云帝是發瘋發狂了.自己竟然又是掉進了人家精心布置的局.

鬼魂計.呵呵,真是好計策啊.

正當這個時候,一襲中衣的太後從內室走了出來.她一手指著云帝大罵:"你這個大逆不道的畜生.你手上的性命還不少嗎?你謀害你父皇,你暗奪篡改你父皇的遺旨,你這狼心狗肺的東西,在千塵八歲的時候就暗害他.害他每月月圓,必須吸食人血.分明是人,卻成了讓人懼怕的魔鬼.你謀殺你的女兒,你還屢次想要暗殺哀家."

太後在看到風千塵月云帝當做人質的時候,已經不淡定的出來了.直到此時大家這才睜大眼睛.尤其是云帝的妃子們,兒子們.父皇謀害先帝,篡改先帝遺旨,那麼不用先帝想要傳位給誰.怪不得方才邪王要拿回屬于他的一切.

云帝在看到太後沒死,出來指證自己這些的時候,他徹底的發狂了:"胡,那一切本就應該是朕的,是他該死,竟然不將皇位傳位給朕,朕才是他的皇兒.他憑什麼要傳給一個孽種.這一切都是朕的,朕的,誰也別想奪走."

云帝手中的力道又是重了幾分.

一直安靜的坐在一邊的雪玲瓏示意大家不要上前,不要去刺激云帝.她站起身,勾唇淡淡的笑道:"皇上,你手中掐的是你的親生女兒,你拿她威脅,也不過是多了一條性命而已.這樣吧,換我作為人質,我和千月換.你不是一直以為我是邪王最大的弱點嗎?"

雪玲瓏看著風千月逐漸變得慘白的臉.知道,再任由云帝掐下去,那麼風千月下一刻恐怕就要窒息而死.

雪玲瓏壓根就不理會身後的阻止聲,她含笑緩步朝云帝而去.關心玲瓏的人都將眸光凝視在玲瓏的身上,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官云傾和黃天域忍不住喚了一聲:"玲瓏."

雪玲瓏壓根就不理睬上官云傾和黃天域.他們太過知道云帝現在已經發狂了.玲瓏這樣上前會有危險.雪玲瓏卻全然不顧及自己的擔憂,而是緩步上前,不急不躁,全身的沉穩,云帝看著雪玲瓏這麼淡定的走來,神一愣,就是在云帝這愣神的空擋,雪玲瓏清冷的聲音響起:"玉簫."

一落,一道快如閃電的黑影飛掠而來,瞬間出手就點住了云帝的穴道,隨之漂亮的落在地上,恭敬道:"王妃."

兩人之間配合的天衣無縫,令在場的眾人震驚,就是風千塵也沒有預料到.前一刻,眾人都還膽顫心驚的捏著自己的心,下一刻這個女人竟然和侍衛配合將這一切給制服了.只是瞬間,就將局勢轉變.他們現在相信,這個女人有扭轉乾坤的本事.

三國的人馬是再一次見識了雪玲瓏這個女人的沉著冷靜,睿智天下,原來是早有准備人手,怪不得她會如此淡定如此的從容.只等這最後的一擊即中.

人手風千塵也有安排,只是自己還沒有下令就被自家東西給搶先了.他也打算出手,只可惜自己今天還不如東西的冷靜.

云帝被點了穴道之後,雪玲瓏隨後又是退位到位置上坐下,滿身的霸氣,寒意全都收斂了起來,仿佛方才的不是她一般,她安然的坐在椅子上,叫這里的一切交給風千塵.這本就不是她的事.

她如這個男人所願的沖在前面,留在皇宮之中.一切都只為配合這個男人.這樣深沉的心思,她是可以讀懂,只是在讀懂的那一刻,她心痛,心累.他太自我了.如他所願的可以得到這東起的天下.只是他有他的天下,從此以後,再也和她雪玲瓏無關了.

風千塵深邃的黑眸布滿陰驁之氣,那狹長的墨眉一揚,嗜血殘冷的話響起:"來人,將云帝押送到金鑾殿,召集滿朝文武大臣."

"是."隨著風千塵的聲音落下,風千塵的幾個手下沖了進來將云帝直接的往大殿上帶.云帝這個時候才驚覺到後果的嚴重.一臉是煞白.又怒又驚的大叫:"你們放手,你們膽敢抓著朕,朕才是真命天子."

只可惜這些侍衛壓根就不會理會云帝,風千塵滿臉的陰驁之氣.只要一想到,這個畜生一樣的皇帝竟然要暗害最疼愛自己的皇祖母,他就無法原諒.若不是自己的人手及時救下.若不是自己假意讓人易容,演了這麼一場戲.讓這個狗皇帝得意.將這殺人的罪名扣到自己的頭上.

云帝被侍衛帶到了金鑾殿,即刻大臣們被召見.其他的幾位皇子們,一時也是怔愣住了,只是到意識到他們應該一些,做一些什麼的時候,已經是來不及了.這云帝已經是被風千塵的侍衛給帶向了金鑾殿.

蘭陵王軒轅子墨一直望向安靜的坐在椅子上的雪玲瓏,他眼底劃過一絲趣味的笑意,這個女子今天格外的冷靜,似乎努力的在將自己當做一種空氣.而且他發誓,從她的眼底,他看到了一絲決絕.對,不是對云帝的決絕,而是對風千塵的決絕.

他似乎有那麼一點了解這個女人了.就如他,他根本無心北耀的帝位,如若自己有心,那麼北耀的帝位根本就不成問題.對于別人想要掙破腦袋的皇位,至于他而只是一種束縛.至于這個女人只怕也是,風千塵經過如此一鬧,又有先帝遺照,顯然的,東起的下一任帝君應該是他.

不過,這個女人顯然的不樂意.他似乎是明白了,這個女人是渴望自*的.而且,作為帝皇之後,哪里還能夠如一個王爺一般的相愛她.一個王爺可以只娶一個王妃,但是作為一國的帝君卻不能夠只有一個皇後,他需要開枝散葉.

軒轅子墨眼底有一種幸災樂禍的精芒在跳躍.如若這個女人有這個想法,他倒是可以助她一臂之力.軒轅子墨投去一個善意的眸光.

雪玲瓏絲毫就沒有領軒轅子墨的.不過,她心中倒是暗自一驚.如此亂的時局,這個男人竟然能夠看穿自己.可見這個男人真心的不簡單.雪玲瓏眼底劃過一絲自嘲的冷笑.到這個時候,一個外人都能夠看穿自己的決絕.作為自己的夫君,精心布局的風千塵,竟然沒有絲毫的解釋.

是的,她周身的涼意.從此這一切都和她無關了.雪玲瓏輕輕的摩挲著自己纖細的手指.

赫連洛天也是某個望向雪玲瓏,這個女子今天才是扭轉乾坤的關鍵.只是現在如此淡漠的坐在那里,深幽的黑眸閃爍.邪王有此女才得以得到東起的天下.在赫連洛天的眼底跳躍著火花.一種勢要奪雪玲瓏的篤定.

太後換好衣服,親自去金鑾殿主持朝堂的事.風千塵在跨出大殿之後,陡然的又折回來.走到雪玲瓏的跟前,和雪玲瓏四眸相對.

雪玲瓏能夠感受到這個男人強大的冷氣壓,雪玲瓏冷笑,原來這個男人還不至于木訥.她能夠明白這個男人在氣惱什麼.風千塵絕冷的聲音響起:"東西,過來打消你腦海里的想法,過來."

雪玲瓏滿身的冷意,依舊默默的坐在椅子上,唇角勾起淡然的笑.

風千塵等了良久,雪玲瓏就是打定主意不過去.他眼中隱含怒火.最終的最終,沒有辦法,山不來就他,只能夠他去就山.風千塵走到雪玲瓏的跟前,一把將雪玲瓏撈起來.

風千塵就是知道這個東西對自己不滿了.知道她腦海里在打什麼主意,這才暗沉著臉氣惱道:"你沒有什麼要和本王嗎?"

"沒有."雪玲瓏淡漠道.

"哦.那你手中的東西是什麼?"風千塵快速手一動,從雪玲瓏的中一個火雷滑入風千塵的手中.眾人當下震驚.

上官云傾和黃天域看向風千塵手中的火雷.兩人面色相當的不好.玲瓏進宮帶著火雷.這是要和云帝同歸于盡嗎?怪不得方才云帝在擒住風千月的時候,她如此淡漠的願意用自己去交換風千月,她這是在作死的打算.

上官云傾和黃天域現在總算是知道了,自己方才在和雪玲瓏進宮的時候,心中的不安是什麼.

雪玲瓏冷冷的抬眸望向風千塵道:"這不是你所希望的嗎?讓我沖在前面,這樣你才可以暗中行動.有我吸引住了皇上的視線.讓皇上自信滿滿的以為我就是你的弱點.你一定會進宮來救我.他只要在宮中布局好一切就可以.我如你所願的在宮中代替你守孝.牽制住了皇上.你這才可以悄然的做事.不讓皇上察覺.至于這手雷麼?無非就是在非常時期,打算同歸于盡用的而已.從今天的事看來,顯然你成功.恭喜你."

雪玲瓏字字句句都是真實的.他的確是這麼想的,讓雪玲瓏進宮.牽制住云帝,自己就可以暗中布置.暗中搜集證據.一擊擊中云帝的要害,讓云帝永遠沒有翻身之地.

在云帝自以為得意的時候,風千塵已經挖了一個巨大的坑讓云帝跳下去,讓他萬劫不複.

風千塵正色道:"對不起,本王沒有選擇事前告訴你,是因為事態緊急,而且本王相信,你我之間心靈相通.你一定能夠明白本王的心意.本王根本就不用什麼."

風千塵這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對雪玲瓏解釋.在自己從雪玲瓏的手中將一枚火雷取下的時候,他已經能夠感覺到自家東西當時有多麼的決絕.如若今日事敗了.東西落入了云帝的手中.那麼這個東西真的就會走上這一條決絕的路.自己只怕會後悔終身.

雪玲瓏臉上的表緩和了一下.風千塵又是用力將雪玲瓏圈入懷中.雪玲瓏將自己的頭靠向風千塵.什麼也沒有.知道自己手中這一枚火雷出現在眾人眼中有多大的震撼力.

風千塵在雪玲瓏把頭靠在自己臉上的時候,眼中的怒意消融了,要知道自己在見到這枚火雷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

雪玲瓏抬起頭,正色的望向風千塵:"我不是所有時候都能夠猜正確你的心意.記住以後不要讓我再猜了.那會很累的."

風千塵點頭點頭.風千塵自認為這一邊的危機解決了.這才對玲瓏道:"好,本王答應你.你先回邪王府.本王現在還要前去金鑾殿."

風千塵絕美的臉上滿是溫柔的笑意,一臉深的看著雪玲瓏.

雪玲瓏也是溫馴的點頭道:"好,我在府上等你."

兩個人眸光相對,隨後風千塵命玉簫等護衛將雪玲瓏送回邪王府.

雪玲瓏溫馴的坐上馬車.隨著邪王府的侍衛朝邪王府而去.

暗處一道清靈的身影緊跟著雪玲瓏馬車,危險悄然逼近……

………………………………………………………………

話三國看戲來東起皇宮.風千塵自然是不讓三國人離開.

"今日之事,既然諸位在,也請諸位都去金鑾殿替本王做個見證."風千塵凌寒的聲音落下,三國的人面色均是一怔.本來麼,是想要來看戲的.想要看這云帝和風千塵如何斗爭.不過今日看來,這局面顯然是被風千塵給控制了.

金鑾殿.

被點了穴道的云帝望向風千塵和太後,此刻一臉的冷靜,面色陰驁猙獰.死命的瞪向風千塵和太後.

哼,別以為這樣就妄圖將朕拉下帝位.他可是現在東起的帝皇.他們無權處置他.云帝的眼中一片冷意.

太後坐在高坐上,望著下首的云帝,凌厲的鳳眸好似兩把刀子隨時准備刺向云帝,暗冷的聲音道:"皇帝,你親口承認是你要殺哀家,現在還有什麼話?"

太後凌厲的聲音響起,眉一挑,眼中劃過一絲殺氣.一邊的風千塵面色陰驁嗜殺,好似從修羅地獄來的酷酷的魔鬼.

云帝唇角劃過陰冷的光芒:"你個逆子,你這是要篡位不成.你鼓動太後,兩人串通一氣,今日這是要逼宮?"

云帝矢口否認自己殺人.

這下子,三國的人看著比較興奮了.人家窩里斗,斗得越加厲害越好.

上篇:第458章:大結局倒計時(10)     下篇:第460章:大結局(二,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