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60章:大結局(二,正文完)  
   
第460章:大結局(二,正文完)

一道清靈的身影擋在了馬車的跟前,清冷的眸子里劃過嗜骨的恨意,清越的聲音道:"雪玲瓏."

駕車的侍衛猛得拉住馬車的缰繩.看著眼前的一身白衣京華的女子.雪玲瓏撩起車簾問道:"你是誰?"

"你父親玉絕塵的表妹.你要叫我一聲表姑姑."白衣京華的馨兒收斂起眼中的恨意望向雪玲瓏柔聲道.

"既然是姑姑,那就請隨玲瓏一起回邪王府."雪玲瓏坦然的邀請.

"王妃,這個女人危險."侍衛攔住雪玲瓏的跟前.

雪玲瓏柔聲道:"玉簫,沒事.我相信她是我的姑姑."

玉簫執拗不過雪玲瓏,只能夠任由眼前這個叫做馨兒的女子坐上馬車.

女子上了馬車.也直道:"你就那麼相信我的話?不怕我是居心*的人."

"一個一直在佛堂前的女子.自然不是什麼大惡之人."雪玲瓏輕輕勾唇一笑道.

沒錯,眼前的女子就是無極宮宮主夫人.那一日她偶然見到了雪玲瓏這一張酷似素心的臉.也和玉絕塵有幾分相似之處.

馬車很快到了邪王府.

邪王府.

無極宮宮主夫人看著雪玲瓏如此氣定神閑的樣兒,眼中的恨意更是濃烈了幾分.

"姑姑想必很愛我爹吧."

雪玲瓏一出,宮主夫人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向雪玲瓏.

"你一定很詫異,我怎麼知道的.我是從你的眼里知道.我也知道,你還很恨我的爹和我娘.尤其是恨我娘."雪玲瓏的話音落下,宮主夫人當即一臉戒備的看向雪玲瓏.

雪玲瓏走到*邊,迎面吹著湖邊的風.雨後的天空格外的清涼.快要入秋了.這無極宮宮主夫人的到來.給她一個機會.其實在進宮的時候,她手中的火雷就是准備離開用的.只是被風千塵奪走了而已.

今日在這個女子出現的時候,雪玲瓏便知道今日便是自己離開邪王府了.

"你竟然都知道?你故意引我進邪王府,就是想要殺我?"宮主夫人一臉的冷靜,絲毫沒有驚恐.她似乎從雪玲瓏的眼中明白了什麼.

"你知道什麼?"宮主夫人一臉冷然的問道.

"知道,我爹娘的死和你有關.從你眼中的恨意我便知道."雪玲瓏也坦誠道.在見到這個女子的時候,看到她眼中的恨意那一刻.她便知道.這一定和這個女子有關.

"沒錯.你爹娘的死,的確是和我有關."宮主夫人之所以會坦誠,她相信,就算自己無法活,這個女人也休想活著.她今日就要這個女人的命.她絕對不允許素心和玉絕塵的女兒活著.

雪玲瓏看著宮主夫人眼中閃爍而過的殺氣.神色淡然道:"愛字真是傷人.你的愛太可怕了,我能夠明白,我爹為什麼不不喜歡你了,因為你太過自私?"

"我哪里自私,是你娘,都是你娘那個踐人的出現,表哥才會不要我的.不然,表哥娶得人就是我.我恨.終于使了一些算計.讓舅舅親眼看到你娘親在偷島上聖物.被舅舅抓到.只是我沒有料想到表哥竟然相信你娘親絕對不會偷取島上聖物.甯願隨你娘親一起被逐出東勝神州島.我恨,我絕對不能夠讓他們幸福的在一起.我離開了島上,只是才到陸上.我被……"無極宮宮主夫人回想當日,自己竟然被無極宮強迫要了身.那一刻她氣得想要殺人.若不是之後在知道.那人是無極宮宮主.能夠助她殺了玉絕塵和素心.她也不會委曲求全的跟無極宮宮主在一起.

雪玲瓏只是一眼,便知道接下去的戲碼.心中無聲的喟歎,時也,命也.

"後來呢?"

"後來.我知道當年有一青年喜歡你娘親.在你娘親一個人下山的時候,我就跟蹤她.我就故意下藥.讓你娘親和那青年一起*在一起……"無極宮宮主想起那一日,那素心被那青年給玷汙了身子.她就得意.

只是眼中的一絲得意最後化作不甘心.

"我不甘心,你娘親都被那青年玷汙了清白.表哥竟然還要她.之後表哥更是不許我再接近他們.我隱隱知道你娘親懷孕了.我等,我費心的查探.你娘親生下孩兒的那一晚,我偷走了那孩子.將那孩子掐死了."無極宮宮主夫人沉浸在自己的回憶之中.

然而聽著她的話,雪玲瓏的雙眸又是暗沉下去了.看著這個女人,她相信有一個孩子死在這個女人的手中.那麼這個孩子是?

雪玲瓏似乎明白了.這無極宮宮主夫人得恐怕是雪天傲,至于和雪天傲發生關系的人,不用,就是花流舞.而那被偷走掐死的孩子.怕是花流舞的孩子.

只是雪玲瓏心中有疑惑,自己怎麼就成了花流舞的孩子?

"我想知道,你又是如何殺害我爹娘的?"雪玲瓏問道.

"哈哈.你娘手上有幽云十六州的地圖.我將這消息透露給了四國皇帝.有一天,我作為誘餌.引你爹娘出來.四國人馬一起滅了她們."無極宮宮主夫人著,每一個字里都是蝕骨的恨意.

她陡然的抬起頭來:"我不明白,我明明將那孩子掐死了,扔下懸崖.你怎麼會活著?"

她以為雪玲瓏的命就那麼大.雪玲瓏有疑惑.一,自己如何會成為花流舞和雪天傲的孩子.二,當日上無極宮的路上,刺殺自己的女子長得和素心一模一樣.那女子是不是自己的胞妹?她究竟又是落入誰的手中.

雪玲瓏發誓,自己一定要查明這些.

"我不管你是怎麼命大,扔下懸崖都能夠讓你活過來.今ri你就休想再活著.我要殺了你.我絕對不能夠讓素心那個踐人的女兒活著."

雪玲瓏看著眼前滿是蝕骨恨意的女人.她愛得好極端.愛得如此的可憐.

然而雪玲瓏隨即又是勾唇自嘲的一笑,這個女子在愛自己爹爹的時候那麼的可憐.然而自己呢?愛風千塵,其實也愛得可憐.在這個權勢滔天的時代.這個男人有心天下.今日,風千塵成功了.成功的可以成為東起的帝君.

尤其是對于一個新帝,要權衡東起一國的勢力.勢必是要娶妃選秀.這是這個時代的男子注定的權衡利益的最好的方法.

在和風千塵在一起的時候,她已經是放任了自己的心去愛.讓自己不要在乎太多,不要去想太多.努力的對待自己的心.只是現在這一刻,她發現是風千塵的一次又一次的算計,將她的心擊垮了.今日若是不離開.那麼她會恨自己.只怕兩人之間不會再平和.她不喜歡日後成為金絲雀.只能夠在皇宮也華麗的牢籠之中.

或許她懦弱也罷,她怕自己的心*的太深,有一天,這個男人為了權衡自己的利益.納妃選秀.自己是那麼極端的人.而且自己還是無法原諒一個男人的欺騙.

雪玲瓏斂去黑眸之中的心痛.隨即一臉的冷靜淡然.

雪玲瓏淡淡的一笑.

"好,我任你取我性命.不過,我想要選擇我死的地方."

"好.,你想死在哪里?"無極宮宮女道.

"邪王府湖心亭."雪玲瓏落之後,便當前走在前.

無極宮宮主看了一眼雪玲瓏的背影,隨後緊跟著雪玲瓏,兩人一起來到湖心亭.

湖心亭的涼亭里,擺滿了糕點佳肴.

"讓我做個飽死鬼."雪玲瓏落便優雅的用起膳來.

雪玲瓏和無極宮宮主在湖心亭里.

湖心亭周遭,邪王府的暗衛門全都凝視著湖心亭.

侍衛們看著湖心亭內兩人把話用膳,只是陡然的湖心亭內頃刻之間火光滔天.暗衛門發現那火勢竟然頃刻間就將雪玲瓏和那無極宮宮主夫人一起給吞沒了.

此刻是入秋的時候,空氣比較干燥,又加上刮起了西風了.那火光沖天.整個湖水都浸潤在一片火光之中.

這火讓暗衛們那叫一個措手不及.這火如此大,只怕兩人都無法活命了.

暗衛們想要沖入火海.只是這火勢滔天.邪王府侍衛們趕緊打水滅火.只是依舊無法阻止這滔天的火勢.

才從皇宮出來的風千塵陡然的心口撕裂般的疼痛.痛得他窒息一般.他當下有一種強烈的不安.趕緊加快速度朝宮外趕,這趕到宮外便得到暗衛的稟告.

當下得到噩耗.風千塵雙眸猩.顧不得所以,整個人飛躍而起.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邪王府.

侍衛們都在打水滅火.只是盡管是在湖心亭.這火卻怎麼也滅不了.侍衛們一聲聲的高喊:"王妃.王妃."

湖心亭內,沒有人回應他們.

邪王府內的眾人壓根就不知道,這火怎麼會突然而起.尤其是盯著湖心亭的暗衛們,更是想不通,在他們這麼敬業的密切監視之下,竟然這火還能夠燒的如此旺盛.

當風千塵趕到邪王府的時候,那湖心亭是被撲滅了.卻已經全部燒毀了.四周一片灰燼.湖心亭燒的只剩下浸在水里的梁柱.

"王妃……王妃……"暗衛們跳入水中找.

西風刮起,吹起滿地的黑灰,合著那火星.侍衛們還在繼續的打水撲滅.

風千塵如黑炭般的臉灼痛的看著眼前被燒成一片灰燼的湖心亭.那一雙原本耀華奪目的黑眸猶如一片死水.毫無生氣.侍衛們在湖中打撈.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直到暗衛門將兩具已經燒成黑炭一般的尸體打撈上來的時候.自來強大的風千塵眼中布滿了魔性的嗜血火光.整個人在顫抖,就是上下牙齒都不住的打顫.

不……不會的……方才在皇宮自家東西還在,等著自己回去的.怎麼轉眼間就……

邪王府的所有人都親眼見證了王妃和王爺兩人的恩愛.王爺是如此的愛王妃.如此的寶貝.現在這一場大火實在是太過詭異,太過迅速,太讓人措手不及.

不過他們發誓一定是那女子要王妃死.

"主子,這火起得莫名其妙.我們仔細的勘察了.發現湖面上漂浮著一層菜油.周遭也有被淋了菜油.主子,一定是那個自稱王妃的姑姑."

風千塵靜靜的站立在一邊,那一張臉猶如死灰一般,雙眸猩的可怕.好似嗜血殘虐的魔鬼一般.但但是這麼站著就讓人有嚇得心神具碎.他的心口處,傳來撕心離肺的痛,痛得讓他好似要窒息一般.

"東西.你……你怎麼可以這麼決絕的離開本王."風千塵的聲音帶著黯啞的哽咽.

一雙黑眸之中有淚珠滑落.都男孩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心傷處.

一邊的管家看向風千塵,他的眼底也布滿痛色.他想要問主子接下去該怎麼辦?只是看著主子這麼呆愣愣的站著,面色猶如死灰.

風千塵靜靜的看著地上那兩具冰冷的尸體.風千塵雙手緊握成拳.鮮的唇角鮮血流瀉而下.

侍衛們這個時候不希望王爺像柱子一般呆愣愣的站著.這一刻,他們多麼的希望王爺哪怕是罵他們一句也好.還是管家上前道:"主子,請節哀,安葬王妃吧."

管家看著自家王爺唇角邊流淌的鮮血.他滿心的擔憂.他也無法相信,方才還鮮活的人,頃刻間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體.

呆愣愣的風千塵,雙眸猩,好似地獄修羅一般,面色煞白如紙,全身的殺氣.眾人不知道他呆愣愣的究竟在想什麼.當眾人以為王爺要發瘋的時候,風千塵猩的雙眸凌厲的瞪了那兩具冰冷的尸體.絕冷的聲音道:"這兩具尸體沒有一具是王妃."

"不是王妃?"眾人在聽到王爺這麼,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氣.只是隨後面色又是凝重起來了.尤其是那些盯著湖心亭的暗衛們,他們可是親眼看著王妃和那個自稱是王妃的女子一起在湖心亭的.現在王爺這兩具尸體里面沒有一具是王妃?他們也願意相信王爺的,但是他們也相信自己親眼看到的.方才火勢那麼的大,王妃和那個女人絕對沒有時間能夠從那大火里逃出去.

不過為了不打擊王爺.他們願意讓王爺自欺欺人.不然,他們相信王爺那麼愛王妃,一定會瘋掉的.

不過管家倒是聽王爺這麼,聰明的明白了這是什麼.心中無聲的暗歎.哎.方才大火是大.而且這火氣得莫名其妙.如若是一個人陡然的起火了.那麼一定會大呼救命.王妃身在火海,也沒有呼救.所以,他瞬間便明白,王爺為何那兩具尸體里沒有一具是王妃的.他相信.

暗衛們的想法可和管家又是不一樣,他們覺得是當時火太大了,就是讓王妃連呼救都來不及就喪身在火海里了.現在王爺就是在自欺欺人.

暗衛們再看向地上被燒得面目全非的兩具尸體.他們還是覺得那是王妃.

風千塵絕冷的聲音響起:"來人,將這兩具尸體抬下去扔了."

當風千塵的聲音響起,那些侍衛們面面相覷.因為他們還是相信自己親眼看到的.不由得均是叫出聲:"王爺."

風千塵在聽到這一眾人的喚聲,聲音里帶著肅殺之氣道:"別讓本王再一次.扔了."

"王……"暗衛門看著王爺那冰冷的背影,感受到他散發出來的殺氣.

管家隨即揮手讓人將這尸體抬起來.示意他們將這兩具尸體抬下去依照風千塵的要求扔了.

暗衛們盡管心有不願,但是此刻的王爺太過可怕.侍衛們上前,其中一具尸體腹隆起,中一具長命鎖滑落.那一具長命鎖是雪玲瓏強烈的要求他替他們為出世的孩子打造的.

當長命鎖從其中一具尸體上滑落的時候,風千塵本來冷靜下來的臉好似龍卷風一般,滿臉的狂怒,整個人快速的沖到其中的一具尸體千,顫抖的聲音道:"放下."

風千塵顫悠悠的走到那具尸體的跟前,顫抖的手撫摸上那具尸體的腹部.

風千塵陡然的一把抱住了那具尸體.淚合著血狂流而下.

東西.東西.你好狠,好狠啊.懷中的尸體已經冰冷的好似沉睡了千萬年的冰冷的尸體.冰冷刺骨.他的心口在淌血.被撕裂成了碎片.

原本暗自松了一口氣的管家在看到王爺緊緊的抱著那具尸體狂流著血淚的時候,心當下又是提了起來.完了.這具尸體只怕真的是王妃.王爺沒有了王妃,以後該怎麼辦?

上官云傾和黃天域等人趕來的時候,便看到風千塵抱著一具燒焦的尸體.

上官云傾的面色當下煞白.滿目的震驚.身子狠狠的顫抖了幾下.上官云傾邁動著步子朝風千塵而來的時候,陡然的風千塵抱著懷中燒得不面目全非的尸體,身影一掠,飛躍離去.消失不見了

汴京城外,和雪玲瓏看過天現龍鳳呈祥的山頂.風千塵猩的雙眸看向那一具"雪玲瓏",邪魅的唇勾起冷邪的弧線.聲音輕柔的好似天上的浮云一般:"東西……你真頑皮……"

………………………………………………………………

親耐的們,這就是惡女正文的大結局.你們見怪了太多的千篇一律的結局.所以就想著.給一個開放性的結局吧.不喜歡的親們也不要噴.你們有你們內心的結局.飛月也有飛月內心的結局.

這個文文還是會有一些番外.番外休息兩三天,飛月整理整理再開始更新.親們發現很多正文里沒有解釋的,飛月也會在番外為親們一一解答.

上篇:第459章:大結局(一)     下篇:第461章:續:羊水破了,要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