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61章:續:羊水破了,要生了  
   
第461章:續:羊水破了,要生了

東起國朝堂更替.原來這東起云帝的帝位乃是偷得自己的兒子邪王的皇位.還處處算計邪王.正當朝堂局勢扶持邪王登上帝位的時候,邪王府竟然發生了一場滔天怒火,邪王妃命喪火海,邪王登位,世稱邪帝.以國母之禮厚葬.

整個皇城的人萬分感歎,本來這邪王妃可以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國母皇後,榮chong不斷.只是萬萬沒有料想到這邪王妃竟然是如此薄命之人.竟然喪生在火海之中.

皇城百姓間私下有傳,這雪玲瓏本就聲名狼藉,慣用閨房秘術,這才魅惑住了邪王,現在邪王乃是真龍,真命天子.因此,天火燒死了雪玲瓏.

不過這也是百姓間私下里的傳,當不得真.

話風千塵,登上帝位之後,日夜勤于政務.日日早朝之後,向太皇太後晨昏兩定請安.絲毫就沒有喪妻之痛,和之前邪王萬分chong愛雪玲瓏的他判若兩人.

邪帝的這番作為讓世人算是明白了,女人麼,天下間多的是,對于一個帝皇而,一個女人算不得什麼,那萬古的江山才是根本.每個人都渴望這至高無上的皇權,現在昔日的邪王榮登高位,手中握手了這至高無上的權力.自然女人就不那麼重要了.

等再過些日子,誰還會記得這什麼雪玲瓏.世人明白,這邪帝之所以用國母的厚禮厚葬雪玲瓏,那是邪帝不想被人道他薄寡意.

現在邪帝後宮沒有一位妃嬪.這就讓全皇城的千金們都做起了國母的美夢.只是多少千金明著示好,沒有一個人能夠讓風千塵另眼相看,讓他對之憐香惜玉.

轉眼間一個月過去了.太皇太後看著忙于朝政的邪帝,看似平常,但是太皇太後發現,雪玲瓏是這邪帝過不去的一道坎.現在後宮沒有妃嬪.云帝的妃嬪們全都給關到了冷宮,等待他們的也唯有日複一日的老死.至于名王和毓王則是被關在天牢里.

太皇太後頒發懿旨,明年入春替邪帝舉辦第一屆選秀.

這一道懿旨昭告天下,讓所有千金暗喜不已.

………………………………………………………………

皇城外.

上官云傾站在他初見雪玲瓏的笑木屋.

秋風颯颯,樹上的秋葉在秋風中飄零.上官云傾就這樣呆呆傻傻的一坐就是幾日.那一雙華眸里蓄滿了派遣不去的痛.

上官云傾痛苦的閉上雙眸.他以為自己不出愛,只要這麼看著她生子,幸福的生活,那麼他的人生也了無遺憾.只是老天爺卻如此的殘忍,竟然連這樣一份壓制的幸福都不給他.要奪走那個風華絕代的女子.讓他每日里的呼吸都是如此的灼痛.心撕裂成了碎片,再也無法跳動了.

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上官云傾多麼希望這只是他一場噩夢而已.用力的呼吸,秋風灌入咽喉之中,化作利刃,刺得他的咽喉生痛生痛.全身都是透心的冰涼.

昔日芝蘭玉樹,鍾靈毓秀的云傾公子不複存在,反而一臉的傷痛欲絕,面色煞白如紙,那秀挺的身子明顯的瘦了幾圈,顯得那麼的單薄.如若可以,他好像追隨那風華絕代的女子而去.生得不到她的人,死也要相伴.只是他不只是上官云傾,他還是上官世家的家主.

所以他只能夠痛苦的活著,日日活在痛苦的思念之中.

上官云鴻悄然的來到這木屋,他知道,二哥又在思念那個女子了.他的眼中也是劃過痛色,一個月,恍如做夢一般.他的身體好了.只是他卻得知了這個女子的噩耗.喪身在火海之中.

是如此的讓人心痛.

他完全能夠明白,二哥的思念,因為他發現,他的心里不知道在何時也住下了一個叫做雪玲瓏的女子.他發誓,今生他再也不會再愛了.不過上官云鴻沒有.他發誓自己若是再在這皇城,他會窒息而死.所以,今日他是來和二哥辭行的.

在皇城,觸景生,更讓他心窒息的無法呼吸.他需要去放縱自己的心.放縱自己的腳步.

"二哥."上官云鴻黯啞著嗓音喚了一聲.

上官云傾收斂起眼中所有的傷痛,神色平靜的轉過身來,唇抿成了一條直線,望向上官云鴻.

"珍重."簡單的兩個字,道明了上官云傾放上官云鴻離去.如若可以,他也想要選擇順著自己的心去生活.只是他在成為上官家主的時候,再也沒有了自我.他唯有以上官世家為主.因為他上官云傾不再是為自己而活.而是為家族活.在雪玲瓏喪身火海之後,他選擇讓上官云鴻順心而活.只是送上兩個字.

上官云鴻上前,給了上官云傾一個神的擁抱,今夕何夕?何日是歸年?他並不清楚,或許這一別,便是一輩子.

上官云鴻自己也萬沒有預料到,他這一別真是一生,一輩子.

…………………………………………………………

玉龍山,連綿起伏,一座山頭過了又是一座山頭,一眼望去,就好似碧玉色的巨龍一般.在郁郁蔥蔥的林間道上,一前一後走著一男一女,女子一襲白衣,面色顯得有些蒼白.身影憔悴.

身後的男子看著眼前挺著個大肚子,顯得很笨重的女子,那肚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大得實在是太離譜了.盡管知道現在這肚子也已經是有個8個月了.雖然他是男子,沒有親生經曆.但是他慕少白發誓,這個女子的肚子一定是世上最最巨大的肚子.大的好似會爆了一般.讓他的一顆心時刻被吊著.

慕少白看著眼前一臉郁色的雪玲瓏,知道她這是想起了風千塵.他發誓,自從那一次在城外偶然的遇上雪玲瓏,他戲的稱,帶她私奔;她亦是戲的答應了,誰知道,她卻真的跟自己走.額,因此他就帶著她來到這玉龍山避世.

他經常能夠看到這個女人一直就一個人呆呆的坐在竹屋前,一坐就是大半天.每當那個時候,她滿臉的若有所思,慕少白內心里再冒著酸泡泡,他知道,雪玲瓏一定是愛極了風千塵.

在沒有和雪玲瓏相處的時候,慕少白是費盡心機的想要自己帶雪玲瓏離開.只是當自己真的有機會和雪玲瓏在一起,看著她為了另一個男人那麼痛苦的活著.他看得就非常的抓心.萬般不是滋味.

眼前的女子,只是短短的三個月時間,就已經瘦得好似風中弱柳一般,一陣風就能夠將她給吹跑了.那臉煞白的太過可怕了,沒有一絲一毫的血色.肚子又如此的大,大得恐怖.他從來不知道,思念能夠將一個人折騰成這樣.不過最近這三個月來,他是深深切切的感受到了.這一刻,他倒是恨不得將這個女人丟回那個該死的男人身邊去.讓她身上長點肉出來.

慕少白努力的找回自己的聲音道:"玲瓏,眼看著你的肚子越來越大,再看你這麼的想他,我還是將你送回到他的身邊."

雪玲瓏一聽慕少白的話,立即堅定道:"不."

自從自己設計了邪王府的大火,讓自己喪身在火海之中,離開之後.三個月的思念,讓她知道,讓她品嘗到了度日如年的滋味.畢竟自己是那一種,愛了就是一輩子的人.只是,回到他身邊,她也絕對不是那樣的人.

她非常的清楚,她無法原諒他對她的欺騙,對自己的利用.他那樣的作為根本就不是夫妻應該作為的.她是確定自己很愛他,或許他不怎麼愛自己.或者是愛得不深.對他而,複仇和江山都比她要重要.

"不,別去,你忘了,我至于他而,已經是一個作古的人."雪玲瓏堅定道.現在這樣的生活雖然很清閑,但是足以.她發誓,現在之所以思念他.是因為自己腹中的孩子還沒有哇哇落地.只要這腹中的孩子落地之後,自己生活的重心全都會圍繞孩子轉.

慕少白俊朗的臉上滿是憂色,他慕少白發誓,自己從來就不是一個憂郁的人,但是和雪玲瓏這個女人在一起的三個月,他幾乎每天都是在憂郁之中.尤其是現在,看著她8個月超級巨大的肚子,他都有一種隨時要暈厥過去的感覺.

慕少白深幽的黑眸望向雪玲瓏那超級讓他心驚膽顫的肚子,實在的,他不是一般一般的擔心啊.他生怕這個女人和腹中的孩子出了什麼事,若是她或者孩子出了事,他該怎麼辦?從來沒有夠如此的恐慌和擔憂,他慕少白短短的三個月卻是品嘗夠了.

雪玲瓏停下腳步,回望向慕少白.投給她一個安慰的淺笑:"少白,不要擔心,這生孩子的事,還無需擔憂.至于他麼,從此以後將不會出現在我的生命之中."

雪玲瓏完美如玉的手,輕輕的摸著自己這超級巨大的肚子,櫻色的唇這個時候才舒展開會心的笑.腹中是她的寶貝.手撫摸著腹部,腹中的家伙就會動動胳膊或者動動腿,而且她感覺到了還不只有一雙手一雙腳.她不夠肯定,腹中不是一胎,應該是雙胞胎吧.不過就算是雙胞胎,肚子也大得太過離譜.太過恐怖了.

在現代她從來就覺得雙胞胎什麼的很有愛.不但一次性解決了女人的生養痛苦,而且看著兩個一模一樣的家伙,感覺真的非常有愛啊.不過現在這時代沒有精確的儀器,所以無法確定.

不過想到孩子們,雪玲瓏就不能夠自己的再度想到風千塵,他應該也如她一般的殷殷期盼吧.其實在離開之前,她一直都能夠想象到,風千塵那俊美絕倫的臉上滿是殷切的期盼.顫抖著抱著家伙的樣兒,總感覺那畫面是多麼的美感,多麼的溫馨感人.只要一想,她還是止不住的黯然,雙眸隴上一絲霧色,心也止不住的一痛.

寒風吹在臉上,她覺得臉頰上一絲冰涼,隨即她趕緊將出游的思緒拉回來.自從離開之後,肚子越來越大,她就越來越多愁善感了.尤其是臨近生產,她是越來多愁善感.

現在是寒冬了,過春的時候,她該臨盆了.而他該是選美進宮了.雪玲瓏才拉回來的思緒,又是隴上眉眼,該在身邊的人不在,他還會有很多女人為他生兒育女,而她雪玲瓏今生只怕不會再愛了.是的,不是不能夠愛,而是不會愛了.其實一個人,真正的愛只有一次.她這唯一的一次就給了這個男人.只是這個男人對自己的傷害,欺騙,利用,是她無法原諒的.就是因為出神,雪玲瓏無神的朝前面走著,陡然的腳一崴,一驚,身子向側倒去.

"啊……"

好在慕少白眼疾手快,快速的將雪玲瓏接個滿懷.只是,雪玲瓏在落入慕少白懷中的時候,感覺到下身有液體往下滑落.而且這個時候,肚子疼痛起來.還沒有站穩的雪玲瓏當即面色一變,那煞白的臉上染上驚恐色.

"少白,不好,我羊水破了.現在肚子很痛.快……快抱我回去."

"羊水破了?"慕少白一臉的驚恐,在三個月之前,他還不知道羊水是什麼,但是和雪玲瓏相處的三個月之後,她給他沒有少上這些懷孕,育兒的知識.這下子他要驚了.

慕少白頓時覺得手足無措.

"玲瓏,怎麼辦?"

"我怕是要生了.抱回去,讓她們准備接生.快……"雪玲瓏努力的讓自己冷靜,在這里,唯有自己是醫者,最最了解的.好在在她7月的時候,已經讓人安排了好了接生的婆子.

慕少白趕緊將雪玲瓏抱著回到山谷竹屋.

當看著慕少白將雪玲瓏抱回來的時候,兩位老人一聽羊水破了.當下也是大驚失色.趕緊張羅著人燒水的燒水,呼叫產婆.當下山谷里一陣手忙腳亂.

好在東西一應俱全.人手也有.避世也不只有慕少白和雪玲瓏兩人,某兩個老人也自動自發的非得跟著他們一起.名曰保護主子.

現在,他們內心是更加的彭拜啊,主子又要生主子了.

很快,一切都准備好了,產婆也在房間里接生.雪玲瓏是醫者,不需要產婆多費力,她就很配合的吸氣,呼氣,在宮-縮來臨的時候,她用力的呼氣.用足了吃奶的力.

產婆在一邊道:"好,好,用力用力用力."

只是很快產婆發現不對了,面色一變……

此刻的雪玲瓏則是滿頭大汗,發間全是一片濕漉漉的.全身好似被抽干了一般,雙眸充滿血絲.而且敏銳的她發現了產婆臉色相當的難看.她虛弱的開口:"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夫人,孩子是屁股先出來."產婆不是沒有接生過這樣的,按照正常的生產的話,應該是先頭出來,這樣才是順產,而屁股先出來也就是這是難產.這樣的生產,十有**都是要出事的.不是孩子被悶死在里面,就是大人會血崩.最最糟糕的就是大人和孩都會……

雪玲瓏一聽產婆的話,內心里也是一陣恐慌,她也深切的知道自己遇上了難產,家伙竟然屁股先出來.她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暗自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絕對要冷靜,這種時候,唯有靠自己的醫學常識救自己.

雪玲瓏在心中狠狠的讓自己冷靜,安慰自己不會有事的.她努力的深呼吸,幾個深呼吸之後,冷靜了下來.趕緊道:"你聽我的,將孩子的屁股推進去,你的手伸進去替他把胎位撥正."

產婆一聽,趕緊冷靜的依照雪玲瓏的做,將家伙的屁股再度的推進去,手也伸進去一些,不過由于這陰-道-口不是很大,無法確定的撥正.

產婆盡力撥正之後,手一出來,一松開,里面的家伙又是翻動了一下身子.一陣宮-縮傳來,雪玲瓏用力,產婆也在一邊努力的替雪玲瓏加油打氣,只是當再度看到家伙出來的竟然是腳丫子的時候,產婆的面色又是一白.

方才是出來了屁股,現在是出來腳丫.

雪玲瓏盡管整個人很虛弱,但是作為母親很敏感,她再度表現產婆的面色一白.又是虛弱的追問:"又出什麼事了?"

"孩子,腳先出來.我把他腳推進去之後,孩子就橫著躺了."不管她怎麼的撥動,孩子就會恢複到橫躺,也就是死也不出來的模式狀態.這下子可是真的把產婆給急得不得了.要知道,這完全是要出事的節奏啊.

上篇:第460章:大結局(二,正文完)     下篇:第462章:續:孩子,你真夠鬧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