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72章:咪咪密室發現:你是誰?  
   
第472章:咪咪密室發現:你是誰?

第472章:冪冪密室發現:你是誰?

皇宮內.

當雪玲瓏才來到邪帝的寢殿的時候,邪帝醇厚的聲音響起:"你終于是來了."

當雪玲瓏走進邪帝的寢殿的時候,便看到邪帝慵懶的躺在軟榻上,一手支撐著頭,唇角勾起一絲邪魅的笑,一雙星眸在琉璃燈光的照耀下,蕩漾著瀲灩的波光.隱隱透著幾分銳氣.

雪玲瓏看著眼前精美絕倫的五官,墨發隨意的垂掛在胸前,中衣胸口敞開大片,露出完美如玉的肌膚,一身的黃色中衣,更襯托地邪帝肌膚賽雪勝霜,晶瑩剔透.分明讓人見了就想要咬上一口的.

這個男人也分明美得天上人間只此一人的.以前看到他這美男橫臥的美圖,自己會止不住的心狂跳.現在看到他這般美男橫臥,心湖之中絲毫就沒有半分的波瀾.看來,真的是時間能夠沖淡她對他的感.

雪玲瓏心中氣惱這個男人的無恥,竟然趁她進宮之際,偷偷的將冪冪和慕少白給帶進宮來了.

"邪帝,把我女兒還給我."雪玲瓏那清冷的眸子好似寒冬里灼亮的星眸,泛著冷冽的寒芒,透著冰冷無.

邪帝那絕美的唇勾起的弧線又是深了幾分,好似絕色滴血的玫瑰一般,眼中蕩漾起一陣柔波.雪玲瓏腦海之中劃過一道精芒,不對,風千塵何時會催眠術了?眼前這邪帝是在對自己使用催眠術.雪玲瓏心中當下是糾結.自己要不要假意受這個男人的催眠呢?

雪玲瓏心中不動聲色,眼中稍稍顯得迷離.唇角邊蕩漾起微微的淺笑.就這樣緊緊的凝視著橫臥在精致軟榻上的邪帝.邪帝看著雪玲瓏的神色,唇角邊的魅笑又是深邃了幾分.眼中有著一絲竊喜.果然自己這攝魂術天下無雙.

雪玲瓏寬之中的手一枚銀針刺入了自己的肌膚之中.痛能夠讓自己的意識清醒.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的催眠術極其的厲害,若不是自己是一個醫者,對于這方面的領域也是有涉及到.那麼她就會被眼前這個男人給攝魂了.

邪帝為何要對自己催眠?雪玲瓏心中升騰起疑惑來.如若是愛,不盡然,她在他的眼中看到的是掠奪,而不是愛.在以前的時候,她倒還是能夠從風千塵的眼中看到她對自己的愛意.不然自己也不會被他給騙了身騙了心.

雪玲瓏整個人身子在搖晃.邪帝唇角邊的魅笑深邃的好似地獄里的彼岸花.妖嬈奪目,而又嗜血奪魂.躺在精致軟榻上的男人,對著雪玲瓏伸出白希修長的手指.那手指完美無瑕,對著雪玲瓏伸出食指,勾了勾.雪玲瓏就這樣滿眼迷離的朝著邪帝無神的走出.當走到邪帝的軟榻邊的時候,不能自己的將自己的秀美如玉的手指搭在了邪帝的手心.

邪帝唇角的魅笑帶著幾分得意,幾分獲勝的姿態.呵呵,今天,他就鑽有了這個女人的身子.

當雪玲瓏那柔軟的指腹觸及到邪帝的手心的時候,當邪帝的眼中閃過一絲竊笑.哪個女人想要逃過他的五指山,根本都不可能.哼……

軟榻上的邪帝隨即一個用力,就將雪玲瓏給圈入了自己的懷中.雪玲瓏巧妙的轉了一個身,背靠著邪帝落入他的懷中.邪帝深邃的笑里有幾分的鬼魅.讓雪玲瓏的背脊都一陣的發憷.

邪帝一個轉身,將雪玲瓏硬生生的放在了軟榻上,而他則是面對面的近距離望著眼前放大數倍的臉.這張臉是那個男人牽掛在心中的女人,哼哼……若不是得這個女人的相助,他還算計不了風千塵.

邪帝唇角的笑帶著幾分血腥味道.這都是他的錯,是他自己活該死.陡然的邪帝的眼中劃過血腥的狠毒光芒.看著雪玲瓏的眼中帶著殺氣.是的,他恨風千塵,也恨這個女人.既然這個女人,風千塵那麼的寶貝,那麼他就要鑽有了這個女人.

雪玲瓏雙眸迷離的和邪帝相對,至于他眼中的血腥,眼中的煞氣,全都收入眼中,這一刻,實在的,她沒有緊張,反倒是越來越的冷然.不對,這個男人不對.

雪玲瓏的心中閃過狐疑之色,風千塵縱然是嫉恨自己當年自己設計大火,但是也絕對不會露出這樣血腥殘虐的眼中,而且這個人似乎是在看她,似乎又不是在看她.似乎是恨她,又似乎還不僅僅是恨她一個人.難道,邪帝是在見到慕少白之後,以為自己和慕少白?這個倒是有可能.

雪玲瓏在心中這麼給邪帝現在這眼神的解釋.邪帝眼中的邪魅的笑好似吸食魂魄的妖孽一般,白希的手骨撫摸著雪玲瓏的臉,一下一下的讓雪玲瓏有一種厭惡作嘔之感.

三年多的時間竟然讓自己對這個男人如此的厭惡反感,雪玲瓏是真心覺得,她和風千塵真正的走完了兩人的生活了.這一次帶著冪冪離開之後,她再也不會想念這個男人了.出來見到這個男人是為了自己死心.她算是死心了.

邪帝伸出唇落在雪玲瓏的唇上,"嘔……"

這完全是本能的一個嘔吐出來,在他撫摸自己的時候,她胃部就在翻江倒海,這唇一碰觸,就讓她作嘔不已.當下就是吐得軟榻上一片的汙穢.

邪帝的眼中凌厲的殺氣閃過,伸出手掐住雪玲瓏的脖子,一個用力.該死的這個女人竟然膽敢對自己的碰觸自己的吻在被攝魂之下還如此直覺的反應.讓邪帝恨不得就直接將這個女人這樣就掐死了過去.

"嘔……嘔……"縱然是邪帝掐住了雪玲瓏的脖子,反正就是這個男人的碰觸,讓雪玲瓏心中翻江倒海一般,就算是他想要掐死自己的動作,雪玲瓏也是不能夠自己的嘔吐出來.讓邪帝的手上,衣服上全都是汙穢.

氣得邪帝趕緊放開了雪玲瓏的脖子.雪玲瓏當下又是打吐特吐出來.邪帝殺人的眼神看著雪玲瓏.該死……實在是該死.

邪帝只能夠氣哼哼道:"來人,准備熱水,朕要沐浴更衣."

在殿外伺候的太監,一愣,皇上不是剛才就沐浴更衣過嗎?怎麼又要沐浴更衣了.不過心中雖然有疑惑,也不敢出口,自己這又不是想要找死.

只得命太監宮女們准備.側殿,邪帝在沐浴更衣,這一邊,雪玲瓏是吐好了.好在自己吐的時候,全將這些汙穢的東西都吐在了邪帝的身上,自己就是有一股酸澀的味道,身上並沒有這些汙穢的東西.

她就這般呆呆的保持著一個狀態,因為這被攝魂回魂需要一些時間,現在她就是應該這個表,她自然不能夠讓那個家伙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中了他的催眠術.

雪玲瓏雙眸深諳下去,自己這身子是怎麼了?竟然對這個男人的碰觸會如此的抵抗.而且這個男人方才眼中的殺氣非常的濃烈,如若不是自己的嘔吐吐了他一身,那麼他絕對是真心的想要殺了自己.

當雪玲瓏還這麼呆呆的時候,太監和宮女們已經進來是將這里給收拾了一下.還有宮女將她帶下去沐浴.那家伙自然不敢再想要被她給吐了一身,所以沒有帶她和他一起沐浴,以前風千塵可是竟然將她拐去一起.也好,連自己的身子都對這個男人抵抗了.可見自己和他算是徹底的完了.

現在她只想要帶走冪冪,將冪冪帶離這里.

等雪玲瓏被宮女帶著沐浴更衣之後回到邪帝的寢殿.邪帝也已經是沐浴換洗好了.這一次換的是雕刻精美的檀木軟榻.他依舊是橫躺著,這一刻上身的衣服干脆就沒有系好.衣服松松垮垮的搭在肩上,露出誘人的肩膀.雪玲瓏發誓,這個男人絕對是在使用美男計.

只可惜以前的自己對他的美男計非常的沒有抵抗力,但是現在自己對他完全不感冒了.雪玲瓏心中冷笑,現在自己也是應該回魂.

雪玲瓏冷厲的寒眸射向邪帝,絕冷的聲音響起:"邪帝,還我女兒."

邪帝冷魅的一笑道:"那也是我的女兒.你私自將朕的女兒和朕分開了三年多.你,朕該如何懲罰你?"

邪帝眼中的笑意冷魅嚇人,雪玲瓏完全讀到了這個男人的威脅氣息.她抬起倨傲冷絕的眼中,嗜冷的聲音道:"邪帝,你最好將女兒還給我."

同樣絕冷的聲音響起:"除非你留下,否則你永遠都別想見到我們的女兒."

同樣的倨傲,同樣的冷絕.同樣的不甘示弱.

"你……"該死的混蛋,雪玲瓏恨不得沖過去就劈死這個男人,可是偏生她只能夠挫敗的怒瞪著眼前這個男人.

邪帝絕冷的聲音響起,至于方才這個女人竟然對自己的碰觸,作嘔,他當下心中的怒火還難以平息.隨即絕冷的聲音道:"過來."

雪玲瓏冷冷的站著,壓根就不挪動分毫.

邪帝深邃的黑眸布滿陰驁之氣,絕冷的聲音再度道:"不要讓朕再第二次.你是永遠都不想見到我們的女兒了?"

邪帝的每一個字就好似一把把冰冷的利錘一般,狠狠的敲打在雪玲瓏的心湖里.

雪玲瓏氣惱這個男人該死的竟然膽敢威脅自己.好啊.是他要自己走近的.竟然敢用冪冪威脅自己,不管這個男人是誰,他這都是在找死.

雪玲瓏緩步走向邪帝,唇角抿成一條完美的弧線.

…………………………………………………………………………

冪冪因為要解醒來,當睜開眼睛的時候,掃視了一圈,當下冪冪眼珠子咕嚕嚕的翻轉.周遭都是石壁.睡得是石*.這個地方好似一個密室.當下冪冪就有一種糟糕的感覺.自己恐怕是被壞人給捉住了.

家伙眼珠子咕嚕嚕的翻轉.密室內空無一人.當下翻身下石*,在石壁上尋找可以觸動的機關.找遍了,都沒有找到.家伙托著腮幫子.大大的眼睛咕嚕嚕的翻轉著.怎麼辦?自己都不知道是被什麼壞人給抓了,不知道,娘親又沒有被壞人給抓了.冪冪的臉上滿是擔憂.現在哆哆,來來,發發不再,自己應該要保護好娘親才是.

她趕緊又是在石*上尋找機關,還是沒有.隨即鑽到了石*底下.果然石*底下有一個機關.冪冪擰動了那個機關.陡然的一道石壁開啟.冪冪不假思索的快出的跑向那道石門,隨即冪冪的身影過去,石壁又是咚的一聲合上了.

走了一段時間,冪冪發又被關進了一件石室.家伙現在內心里是非常的害怕,不過,她告訴自己要冷靜,一定要找到娘親,自己一定要自救並且將娘親也救出去.

冪冪冷靜的在四周尋找可以觸動的機關.這機關很高.人夠不到.冪冪當下便是背脊貼著石壁,背部靠著石壁,倒著爬上去.在爬到了那個機關處,一手和背部緊緊的吸附住石壁,另一只手按下機關.哐當,石門開啟了.冪冪的臉上盛開歡笑.當下快速的下來.又是走.

走著走著,一個地方卻是一個十字路口,還有三處可以選擇.

這下子,冪冪是犯難了.自己現在改選哪一條路?隨即她也顧不上什麼,只能夠隨意的選了一個暗道向前走去.冪冪這是越走越深,越走越詭秘.

當冪冪打開一道石門的時候,里面是一個蓬頭垢面,衣衫襤褸的女子.這個女子的雙手和雙腳都被鐵鏈給鎖著.那女子在見到冪冪的時候,顯然是不可自信的望著冪冪.而且冪冪那一張臉,依稀有幾分熟悉感.

冪冪大大的眼睛蒲扇著.看向眼前這個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女子.冪冪稚嫩的童音響起:"你是誰?你也是被壞人抓到這里關起來的嗎?"

那女子聽出冪冪的話外之音了.她黯啞著嗓音道:"你也是被那混蛋給抓來的?"

女子的眼中盈滿了蝕骨的恨意,這個畜生,竟然連一個孩子都抓.

冪冪大大的眼睛里閃過一道光芒,她點頭道:"是啊,我醒過來就發現自己被關在了石室里.你能夠告訴我,這里是哪里嗎?"

"皇宮密室."那白衣女子黯啞著嗓音道.

"皇宮?父皇?"她知道了,一定是那個叫做父皇的男人要和自己搶娘親,現在他將娘親搶走了,就將自己關在這個密室里.該死的可惡的男人.

那蓬頭垢面的女子,沒有錯過家伙口中的一聲父皇.她雙眸之中閃爍過殺氣,那個混蛋竟然這麼快就有了自己的骨肉了.自己這是被那個混蛋關在這里多久了?好像是有好幾年了吧.她眼底劃過濃烈的悲痛之.畜生,那個畜生毀了自己.害了師兄.現在這麼的關著自己就是讓自己生不如死.她陡然的抬起頭來,眼中滿帶著殺氣道:"你是那個畜生的女兒?"

冪冪點頭隨即又狠狠的搖了搖頭.

女子帶著殺氣的眼神看著冪冪又是搖頭,又是點頭的.黯啞的聲音帶著蝕骨的恨意道:"你究竟是還是不是那混蛋的女兒?"

"混蛋?你是父皇嗎?"冪冪睜著大大的眼睛,她其實到現在也不是很懂得父皇和爹爹.只是娘親告訴她爹爹是要搶和她們搶娘親的人.

"那畜生是你父皇?"那女人眼中有著滾滾的怒意.這一刻,她似乎是忘記了冪冪既然叫人家父皇,就不應該被關在這密室之中.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和我娘親一直就生活在谷里.娘親才帶著我和慕叔叔一起出來.我從來就沒有見過這個男人.更不喜歡這個壞蛋.他要搶走我的娘親."冪冪氣哼哼的著.

這下子,那個女子就不解了.

"你一直生活在谷里?你現在才出來?你娘是誰?"女子滿眼的疑惑.

冪冪很坦誠道:"我娘親叫雪玲瓏."

"雪玲瓏?!"那女子顯然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人兒.

"你確定你娘親叫雪玲瓏?"女人再一度問道.

"對啊,我娘親叫雪玲瓏啊."冪冪確定道,隨即大大的眼睛望向這個蓬頭垢面的女子,隨即問:"難道你認識我娘親?"

雪玲瓏,雪玲瓏,將近快四年了,當年不是邪王府發生了一場大火嗎?那滔天的大火將她燒成了一具焦炭般的尸體.也是因為雪玲瓏被大火燒死了.這才讓師兄黯然傷神.那個混蛋才有機可趁.至此,原來眼前的女子乃是楚楚.她本不知道師兄其實就是邪王.原本以前,一直守候在自己身邊,為自己的病照料的人是一個好人.誰料,那個畜生,狼子野心.一直潛伏在師兄的身側.當年,自己會昏睡五年,也都是這個畜生算計的.

為了能夠留在師兄的身邊.楚楚痛苦的閉上眼睛.如若她的娘親真的是雪玲瓏,那麼這個孩子是師兄的.

上篇:第471章:續:玲瓏得知孩子不見了     下篇:第473章:哆哆,有人受傷了,我們救還是不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