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73章:哆哆,有人受傷了,我們救還是不救?  
   
第473章:哆哆,有人受傷了,我們救還是不救?

冪冪滿眼哀傷的看著冪冪道:"你見到的那個人不是你的父皇,你父皇根本就不會和你搶娘親,他指揮加倍的疼你和你娘親."

冪冪忽閃著大眼睛,有著疑惑道:"是這樣嗎?既然我父皇會那麼的疼愛我和我娘親,我娘親為什麼要父皇就是和我們搶娘親的人?"

"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現在你的父皇已經被你見到的那個人給害死了."楚楚的眼中滿是痛色,這痛苦有知道師兄心中一直就沒有自己.更有師兄被害的悲痛之色.

至于冪冪壓根就沒有和父皇生活在一起過,所以眼中根本就沒有那一份痛苦.她不明白楚楚眼中都被悲傷.她只是忽閃著一雙如銀河星辰般晶亮的雙眸,隨即問道:"你是誰?那個壞蛋又是誰?為什麼會將你關在這里."

"我叫楚楚,是你父皇的師妹.那個畜生是玉邪.你若是出去,你一定要告訴你娘親,為你父皇報仇."楚楚看著自己這玄鐵鎖鏈.沒有鑰匙,自己根本就無法出去.

冪冪似懂,不懂.師妹?楚楚?玉邪?她繼續忽閃著如玉泉般清澈的大眼睛道:"那我父皇叫什麼名字?那家伙為什麼要暗害我父皇?"

"你父皇叫風千塵,又叫凰無.那個畜生是韓家後裔.早在他幼年的時候,韓家就已經埋好了這一顆棋子.現在韓家已經派出兩位公子來協助玉邪.你父皇在三年前因為你娘親喪身在邪王府的大火之中而悲痛欲絕.因此被這玉邪給趁了空擋.將你父皇給暗害了.當年接受封帝的人根本就不是你父皇."楚楚的理解便是如此.

其實當年風千塵傷心欲絕的是,雪玲瓏竟然甯願設計這樣的大火,決然的離去.這才是他傷心的根源,這人一旦沉浸在傷痛之中,便是容易降低警惕性的.而且風千塵當年對玉邪是那麼的信任,玉邪和南宮翼可謂就是他的左膀右臂.自己的左膀右臂若是不信,他還可以相信誰.只是他萬沒有預料到自己就是被自己的這認為的左膀右臂給算計陷害了.

也直到那一刻,他才是真正的知道,原來韓家對凰家的恨意那麼深刻.是他們凰家和花家聯手,將這韓家趕出了幽云十六州.那麼這韓家現在是要複出了.在當時的風千塵,一直在預防韓家兩位公子韓子笑和韓非.只是他萬沒有想到,韓家的真正繼承人,玉邪早已經被韓家安排在了自己的身側.

"哦."冪冪點了點頭.自己的父皇被人害死,她內心里是一丁點的悲傷也沒有,不過看這個人這麼傷心的份上,她也只好假裝一些黯然神傷的樣子.隨後抬起頭道:"姐姐,你告訴我,我要怎麼做才可以救你出去?"

楚楚搖了搖頭道:"沒用的,這是用玄鐵鑄成的鐵鏈,沒有鑰匙打開,我根本就出不去.所以你不要管我,你趕緊想辦法逃出去,告訴你娘親這些事.一定一定不要相信那個畜生.還有,你應該叫我一聲姑姑.不是姐姐."

"哦.姑姑."冪冪雖然不懂這姑姑是什麼,不過她還是本能的叫了聲姑姑.

"記住我的話了嗎?你趕緊離開,若是讓人發現了你,恐怕你就必死無疑了."楚楚趕緊催促著冪冪離去.

冪冪深深的望了一眼楚楚,點了點頭道:"好,我出去之後,我一定會讓我娘親將你救出去的."

楚楚看著一臉堅定的冪冪,唇角勾起一絲笑,這是她這些年來被關在這密室里最最溫暖的一刻了.從來也沒有覺得師兄有後是這麼的開心.當知道師兄已經娶妻有了孩子,那一刻她快心碎的死去.然而緊接著便被玉邪這個畜生給玷汙了身子.讓她這般痛不欲生的活在這里.

她苟活著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出去,替師兄殺了這個畜生,為師兄,也是為自己報仇.現在她總算是知道了.自己這些年來痛不欲生的活著是為了今日的遇見.

這個孩子長得和師兄真像.楚楚這一刻看著眼前的人兒是真心的很開心.

冪冪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楚楚.楚楚催促道:"快,趕快離開.不然,被發現就晚了."

冪冪鄭重的點了點頭.隨即在石壁上的機關處,觸動了一下,冪冪朝楚楚揮了揮手之後便離開了.

家伙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離開的.等到她見到光亮的地方是一個偏僻的宮殿.

等冪冪出來的時候,天已經放亮了.

陡然的冪冪看到一個宮女,就對那宮女下了藥.逼問道:"告訴我,我娘親被關在哪里?"

宮女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冪冪在問什麼,但是她感覺到全身都難受的緊.抓心抓心的痛.

"那好,這樣,你告訴我,我父皇住在哪里?"冪冪這下子還算是明白的.不能夠讓她知道假父皇的事讓那個混蛋知道了.

"父皇?"宮女就不解了.這皇上至今還沒有納妃,和西陵公主的大婚也還早著.皇上何時有這個女兒了.

"快帶我去."冪冪狠聲道.

"你的是皇上嗎?"宮女忍著抓心的痛問道.

"對,就是皇上."其實冪冪真心不知道皇上是誰,是什麼東西,只是知道這皇上里面也有一個皇字,就想著應該是同一個人,所以逼著宮女帶自己到皇帝的寢殿去.

……………………………………………………………………………

時間倒轉到昨天深夜.

邪帝一幅美男橫臥圖的逼著雪玲瓏上前.雪玲瓏絕美的唇勾起一絲冷魅的走向邪帝.

"給朕寬衣."邪帝唇角勾起絕美的弧線,這個該死女人不是對自己的碰觸很作嘔嗎?他這就是要讓這個該死的女人自己替自己寬衣解帶.

雪玲瓏緩步上前.走向邪帝,當下手便是要一動.那慵懶的躺著的男人似乎看穿了雪玲瓏的舉動,魅冷的聲音響起:"你的手最好別亂動,我保證,你若是一動,那麼今生你就別想能夠再見到我們的女兒.朕甯死也絕對不會讓你再離開朕了."

"你……混蛋."雪玲瓏氣得要炸毛.該死的混蛋,他就是吃定了冪冪就是自己的弱點.

雪玲瓏努力的壓制自己的怒意,隨即咬牙切齒道:"我要見我的女兒."

"可以,不過你必須要取悅我.過來,如若你取悅了朕,朕就會帶你去見我們的女兒,"邪帝眼中有著勢在必得的冷笑.這個女人,既然自己主動,無法讓這個女人誠服于自己,那麼就讓這個女人自己取悅他.

"你……"在這深夜下,靜得可以聽到雪玲瓏的磨牙聲.雪玲瓏恨不得咬死這個混蛋.該死的竟然拿冪冪威脅自己.

"不要再讓朕再一次,你若再不過來,你就不必再見她了.我就將她送走,送到你再也找不到的地方去."邪帝眼中劃過冷魅的陰笑.

雪玲瓏萬般無奈的只能夠靠近邪帝,那纖美的手骨氣哼哼的搭上風千塵那黃色的中衣.雪玲瓏覺得這黃色的中衣好似有千斤重一般.

邪帝雙眸含著魅笑就這麼直勾勾的看著雪玲瓏,唇角邊蕩漾的笑意是越來越濃烈了.這個女人越加的不願意,那麼他越是要這個女人自己心甘願的伺候自己.

"你只有今晚這一次機會,錯過了今晚取悅朕,你就永遠都休想再見到我們的女兒了."又是這個威脅.雪玲瓏氣得雙手勒住邪帝的雙邊的衣襟怒罵道:"混蛋,你就只會威脅我!"

雪玲瓏氣哼哼的一拳落在了邪帝的胸口處.邪帝唇角邊的笑意更加的冷魅了幾分.故意噴出熱熱的氣息在雪玲瓏的頭頂.雪玲瓏雙眸眸底又是閃過一絲疑惑.

風千塵又是凰無,她以前總算是明白了,風千塵為什麼要不在水里糾纏自己,要不就是熄燈,她以為這個男人的害羞.原來那個男人是因為屢次受傷,自己給縫合了好幾次的傷口.那傷口就算再愈合的好,還是不一樣的.可是眼前的肌膚完美無暇,根本就不想是受過傷的.

雪玲瓏是太過清楚,凰無的心口處的傷當時有多麼的嚴重.這個男人的心口處哪里像是受傷過.當下大腦被什麼狠狠的撞擊到了.難道凰無和風千塵是兩個人,自己是冤枉錯了風千塵了?

雪玲瓏震驚的抬起頭和邪帝的眼神對視.她想要從他的眼神看出什麼來.

然而邪帝的雙眸深幽如海,雪玲瓏根本就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邪帝也萬沒有想到,雪玲瓏會這麼直勾勾的凝視著自己.

"怎麼?還是覺得朕很帥是嗎?"邪帝調侃道.

雪玲瓏是真心的疑惑了.如若風千塵和凰無根本就兩個人呢?本來雪玲瓏是想要問出口.不過隨即想到,他有他的錯處了,自己也有自己才錯處,這算不算是扯平了.然後現在開始她們就是真的是橋歸橋,路歸路.

雪玲瓏隨即松開了揪住風千塵的衣襟,一個人頹然的坐在地上.原來最先錯的是自己,是自己強行的被凰無給玷汙了身子,盡管那是強行的,但是抵不過事實.

又是自己的猜忌.以為風千塵就是凰無,然而設計大火.在之前風千塵沒有過別的女人,那是事實.就算前兩日,自己看到了他和別的女人翻云覆雨,這也是自己"死"後啊,她憑什麼要別人為她一直守身如玉.

她有什麼資格傷心.雪玲瓏想著著一切.非常的頹敗.滿口的苦澀,原來釀成他和她這樣局面的都是自己.這一刻,雪玲瓏頹然的道歉道:"對不起."

簡單的三個字,頹然而無奈,讓邪帝的眼中劃過一絲勝利的笑.

"既然知道對不起,那麼趕快過來取悅朕."邪帝殷的唇因為燈光的作用,潤的好似度了一層蜂蜜一般.

雪玲瓏逼著自己上前的時候,在依照邪帝的要求的似乎,又是嘔吐了邪帝一身的汙穢.這讓邪帝那叫一個氣啊.他真心想要掐死這個女人了.咬牙切齒道:"該死的女人,你是故意的?"

邪帝無奈,只能夠再度拔高聲音道:"來人,准備熱水.朕要沐浴."

殿外的太監,狠狠的抽了,今天這皇上是怎麼了?怎麼又要沐浴了.這可都是第三次了.不過做奴才的也只能夠在心中嘀咕,皇上就是一整天沐浴,他們也管不著,只能夠再度恭敬的下去讓宮女太監准備好一切.

雪玲瓏看著邪帝氣哼哼的甩離去,她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的身子竟然這麼的抵觸和風千塵肌膚相觸.這就是命.

這一次邪帝沐浴更衣之後可是乖了,不敢碰觸雪玲瓏,也不敢讓雪玲瓏再碰觸自己了.否則他又要遭罪一次.他真心的發誓這個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邪帝氣哼哼的上了龍榻睡覺,讓雪玲瓏在自己方才躺過的軟榻上安睡.本來的目的是想要讓雪玲瓏伺候自己的睡覺.只可惜,這個目的現在顯然的不行.這讓邪帝有些挫敗,有些抓狂,他暗自發誓,今日先放過了,明日可不會如此的放過她.

當下,寢殿內,一個寬大的龍榻上,一個精致的檀木軟榻上.邪帝是放心的沉睡了,因為他篤定,雪玲瓏的女兒在自己的手上,這個女人就不會對自己怎麼樣.若是她敢動手,那麼她也別想見到自己的女兒了.

就這樣,雪玲瓏是*未眠.直到天亮之際才睡了.

……………………………………………………………………

前往西陵的官道上.馬車因為有了幾個家伙,速度上,洛天刻意是讓車夫慢了下來,他生怕這三個孩子會受不了.

陡然的,馬車被逼停了下來.洛天清冷的聲音響起:"何事?"

冰冷的兩個字里顯然的有著不悅.侍衛恭敬道:"啟稟太子,前面躺著一個人.好像受傷非常的嚴重."

三個家伙可是非常的具有好奇心的.發發最是忍不住,當下撩起簾子便看到官道上果然是躺著一個人,只是一眼,發發就發現那個人傷得很嚴重呢.他回過頭來望向哆哆:"哆哆,我們救還是不救?"

哆哆好看的眉宇皺起來,一看那家伙,救了也是一個殘廢的,他想要帥氣的不救吧,可是內心里竟然覺得不救那人非常的有罪惡感,娘親叫他們學醫術的目的也是有朝一日出谷能夠光施善心.隨後堅定道:"救."

哆哆的一聲救字落下,那些侍衛當下就想要狂抽,你們幾位鬼,咱們太子可沒有發話呢,要知道,你們也可是太子救下的.現在自作主張的要救這個人.

只可惜,這哆哆一點頭,發發和本還非常虛弱的來來也是快速的下了馬車,直奔那個受傷躺在官道上的人.發發身影來到了這個受傷的人跟前.

的人一看,擦.這個人的臉被毒毀容得好難看啊.臉上還有恐怖的幾條像是蜈蚣一樣的疤痕.太可怕了.再看這個人的一條胳膊,好像腐爛的肉.來來,仔細的看,兩人交流眼淚,只怕這個人的手臂是要廢了.

洛天的侍衛恭敬道:"太子,依照屬下看,這人雖然受傷,但是形跡可疑.太子已經救了三個孩子了.我們還是少惹管這些事的好.太子,我們趕緊趕路吧."

哆哆冷冷的瞪了那侍衛一眼,哼聲道:"冷血動物,這好歹是一條人命,上天有好生之德.只要能夠救的人都應該有.你沒有聽過,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嗎?你這是想要害我們干爹嗎?"

哆哆隨後轉身撒嬌道:"干爹,反正你也不急著趕路,我們就救那人一命吧."

"太子.不可啊."他覺得太子就不應該帶著這幾個家伙回西陵.這三個家伙出現就非常的莫名其妙,現在又出來一個受傷的人,這事顯然是非常的可疑.他非常的不贊成太子管這等閑事.

可是洛天就好似中了蠱一般,中了這三個家伙的蠱.深幽的黑眸冷冷地一掃官道上那兩個家伙,隨即清冷的聲音道:"去,將那人救上."

"太子."這一邊,侍衛不滿道,哆哆則是狠狠的一個響亮wen落在了洛天的臉上道:"干爹,有沒有人過,你是世上,最有愛人的人.哆哆好愛你哦."

哆哆的話聲落下,讓洛天的唇角邊蕩漾起笑意.

侍衛還想要勸洛天,只是洛天的雙眸陰驁起來,不容置疑他的話,只能夠萬千不甘願的將那受傷的人帶上.

……………………………………………………………………………………

第二更來了.還有一更,大約是要在傍晚5點多的時候更新出來了.龜速前進啊.

上篇:第472章:咪咪密室發現:你是誰?     下篇:第474章:強盜啊,你一定是屬強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