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74章:強盜啊,你一定是屬強盜的  
   
第474章:強盜啊,你一定是屬強盜的

來來和發發上了馬車之後,兩個家伙就面色有些凝重,他們幾個家伙,自認為被娘親教導,對這些醫術還是有些研究,但是對于這個人臉上的傷害和手臂上的傷,還是有些局促的.

哆哆看著兩人蹙眉,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狀況,問道:"那傷勢很嚴重嗎?"

來來和發發,點頭道:"是,傷勢很嚴重,臉上不僅有刀疤,還被下毒,面目全非,根本就看不清楚這個人長得什麼樣子.這刀疤可以醫治,但是這臉上的毒一時間還不知道.無法對症下藥.需要我們好好研究研究.還有麻煩的是他的那一條手臂,想要保命,就必須將那手臂去掉."

來來和發發內心里非常的感歎,究竟是何種毒,竟然能夠將一個人的臉毀成這樣,還有一條胳膊,都在潰爛.真心讓人不忍直視.他們也只是給他喂下了自己的藥.也不知道那藥頂不頂用.反正不管頂不頂用,都要回去之後好好的研究研究.畢竟娘親的話還是要聽的,他們學醫術是要救死扶傷的.

洛天看著三個家伙這麼面色凝重的在商量那人的病,眼中染著的興味則是,果然如此,這三個家伙哪里是家人丟棄的.絕對沒有哪個娘親願意丟棄這麼可愛的孩子.疼到心坎里去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會丟棄掉.一定是這三個家伙自己偷跑出來的.現在恐怕家里人都擔憂不已.

不過,那不管他的事,現在這三個孩子喊了他干爹,那麼就是他洛天的兒子了.誰也休想要將這三個孩子奪走.就是孩子的親生爹娘來了.也不許.

若是讓雪玲瓏知道洛天想要霸王她家兒子們,絕對是要弄了炸彈炸了他的太子府.哼,她雪玲瓏的兒子也是他想要拐就能夠拐的.

三人幽幽的歎了口氣.

三個家伙深思.

馬車本來是放慢速度的,但是因為有個傷員,三個家伙現在是迫切的想要到達西陵太子府,趕緊替這個人研究如何救了他臉上的毒.

三天後,馬車抵達了西陵的都城,咸陽城.

洛天則是叫了宮中的太醫給救治.太醫蹙眉搖頭道:"啟稟太子.他的手是保不住了."

哆哆,來來,發發也是凝眉看著那個男人,沒錯,他的手是保不住了.太醫是給受傷的男人清理了傷口.敷了藥.

正當這個時候,男人醒來,唯有一雙黑眸非常的有神.眸光灼灼的凝視在太醫的身上.那個男人在看到三個人兒的時候,他在看到三個人兒的時候,心中無比的激動.不用多,他便知道,那便是他和自家東西的結晶.心中升騰起為人父親的喜悅之.

"那就截了."洛天冰冷絕的聲音響起.

那原本滿心都在感動之中的風千塵在聽到洛天的聲音的時候,當即搖頭.

"啊啊啊……"他只能夠發出這麼黯啞破碎的聲音.

"什麼?還是個啞巴?"三個家伙面面相覷.這個人怎麼那麼的悲慘啊.饒是他們這樣沒有同心的人都不由得覺得這個人真心的好可憐,一張好好的臉被人又是砍的,又是下毒的,被毀得面目全非了.一條胳膊也是.拖了一些時日,才會變成這樣糟糕的局面.現在這人還是個啞巴.

來來的雙眸里不由得盈上水霧,鼻尖酸酸的,他望向哆哆道:"哥哥,他好可憐啊.他的意思是不要廢了他的手臂.哥哥,能不能想想辦法,不要砍了他的手臂."

哆哆還沒有開口,太醫堅定道:"不能,如若不砍了這手臂,那麼性命恐怕也不保."

那受傷的男子,又是搖頭,"啊……啊……"口中只能夠溢出這一個聲音.

來來,發發,看著他那急切的樣子,當下滿臉的心疼.這個人真的好可憐好可憐啊.若是他的手不能夠保住.他會更加的可憐的.

哆哆也是黑著臉道:"不行,他要保命的話,只能夠聽從太醫的話,將這條胳膊砍了."

受傷的男人,怎麼也沒有想到,該死的韓家下的毒竟然如此的厲害,要他砍了一條胳膊,那他不就成為一個廢人,這樣的他還配站在自家東西的身邊嗎?

他自然是死也不會願意砍掉自己的手,而且自己嗓音沙啞,發出這一個啊的聲音,咽喉都非常的痛.可見這韓家的毒非常的厲害.

風千塵眼底有著蝕骨的恨意.他萬沒有想到,竟然在玉邪還是繈褓之中的時候,就已經算計好了一切,讓他誤將豺狼當成左膀右臂.

風千塵滿眼的堅定,就是甯願死也不願意廢了這一條胳膊.他絕對不允許自己是一個廢人.

"你自己要死,那隨你.只給你一炷香的時間考慮.如若你真的決定要這條胳膊,那麼你就等死吧."哆哆大人樣的.太醫看了看哆哆一眼,他倒是沒有想到,這麼大點的孩子竟然能夠還懂得醫術,似乎這醫術還不差呢.

哆哆這個時候倒是非常有雪玲瓏的冷靜,鐵血.風千塵看看自己的手臂,再看看一臉冷絕的哆哆.現在的他和兒子們相遇,在一眼就篤定了的.但是這上天似乎是和他開了如此大的玩笑.

另一只完好的手撫摸上自己受傷的手臂.他堅定的搖頭.

來來,不忍心看著他嘶啞著嗓音只發出一個啊啊的聲音,他隨即問道:"你不想要砍掉這手臂是嗎?"

風千塵眨了眨眼神.

來來和發發,再度望向哆哆.這外傷方面,哆哆比他們好一點,畢竟現在這下毒之後,身上的爛肉是要弄掉.毒他們暫時控制住了.

哆哆黑著臉走到風千塵的跟前,一個大人樣道:"這是你自己的命,你自己要考慮清楚,如若你選擇保住你這一條胳膊.那麼就是選擇了死亡.太醫也無能為力."

"啊……"風千塵的這一聲聲音其實是想要不,哆哆是看懂了.黑著臉道:"你是不?"

風千塵點了點頭.他絕對不能夠廢了這一條胳膊.風千塵不可以,凰無更不可以.這樣的他讓他如何去複興凰族.

他無法接受那樣的自己.他是那一種驕傲的人,甯願如此死,也斷然不接受這樣殘廢的自己.

"哥哥,你看他真的好可憐好可憐,你就趕緊想想辦法,現在娘親不再,要是娘親在就好了.娘親絕對不會有這樣的難題的."來來滿臉的祈求的望向哆哆.

發發也是望向哆哆道:"哆哆,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了嗎?若是不砍了這一條胳膊,他能夠活的幾率是幾成?"發發問出了一個最最關鍵的問題.

太醫卻比哆哆更早一步的道:"唯有等死."

來來和發發壓根就不理會太醫,現在他們只相信哆哆.兩個人眼巴巴的望著哆哆.哆哆冷冷道:"太醫的對,唯有等死,除非……"

"除非什麼?"來來和發發以為是有希望了.

"除非有奇跡發生."哆哆的聲音落下,再度是澆滅了來啦和發發的期望,也讓風千塵雙眸暗沉下去.難道他風千塵真的只有這麼等死嗎?他好不甘心,他就要賭.如若真的不能夠完全的活著照顧他們母子,那麼他甯願就此死去.是的,風千塵應該是驕傲的.

哆哆隨後望向風千塵道:"你想好了,究竟是要命還是要你的胳膊."

風千塵眼中的堅定,又是讓哆哆知道,這絕對一頭倔強的牛.

一邊的洛天一直都沉默的注視著風千塵.這個男人雖然受到極大的傷.但是那一雙眼睛倨傲而堅定.想必也是江湖上應該有名氣的才是,洛天想著自己究竟是有沒有聽過他這號人,只可惜,這個人是一個啞巴,不知道這啞是先天的還是後天被下毒致啞的.

"好,你要找死隨便你.真是枉費了我們將你救回來."哆哆的聲音之中有幾分氣惱,他怎麼就覺得這個人這麼的脾氣倔呢,要知道,如若這手臂砍掉之後,這一條性命好歹還是保存著,好死不如爛活著.但是這個家伙呢,居然甯願要一條胳膊也不要自己的性命.

哆哆氣得整個人都在發顫,狠狠道:"好好,你要找死隨便你.既然如此,我就替你處理傷口."

哆哆這般口氣,一邊的太醫一愣.饒是洛天深幽的黑眸眸光也是一閃.不由得好奇,這麼點大的家伙是要怎麼替這個受傷的男人處理傷口,方才太醫可是已經清理了一下,現在這是在等這個男人做決定,如若他同意去掉這一條胳膊,那麼太醫就著手准備.

只是他倒是沒有想到,會是這個家伙這種口氣的話.

風千塵不相信命,他發誓,自己的手臂和自己的命他都要,他絕對不想命運低頭.他凰無可是創造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跡的,他不相信這一次會過不去.所以他絕對要賭.

風千塵一臉的堅定,讓哆哆再度的知道,這個男人是甯可要一條胳膊了.

"好,既然這樣,你的生死到時候與我們無關."哆哆一幅大人樣道.

"那自己寫下一份保證書.若是你性命不保,一切和我們無關.到時候你的家人不准找我們的麻煩."

哆哆的話音落下,風千塵的雙眸眸底微微的一愣,萬沒有想到,才三歲多的娃娃,竟然有如此縝密的心思.風千塵那是欣慰啊.只可惜自己這是錯過了多少和她們相處的時間.

洛天看著哆哆如此縝密的心思,倒是越看越加的喜歡,更是堅定了要將這幾個家伙留在自己的身邊,當定了他洛天的兒子.風千塵看著洛天眼中灼灼的光芒,眼底暈開一層寒涼.該死的洛天,竟然妄想搶他兒子,沒門.在悄然之中,兩個男人開始在拉鋸"奪子戰爭"了.

洛天是覺得有些怪異,具體哪里怪異不上來.

來來和發發看著眼前這個可憐至極的男人,真心不是一般的可憐,現在他們好像規勸這個人保命,因為哆哆都這麼了,他要想活下來,除非有奇跡發生.也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這個人會因此而死,他們就覺得好難過好難過.他們不想看到他死啦.可是他眼中的堅定,讓他們無法開口勸,這個人已經很可憐了.要是真的連這一條手臂都沒有了.那活著也不是很可憐啊.左右都是非常的可憐.他們現在也只能夠祈禱有奇跡降臨了.

風千塵當下就刷刷的寫了起來,那字體蒼勁有力.可見其不凡.

風千塵寫到.

一切都是我燕天華自願.生死與人無關,我的家人不准替我報仇.落款處是燕天華三個字.

"燕天華."哆哆念著名字.隨後就將風千塵這自願書交給了洛天.洛天玩味的念著著三個字.不再語,倒是在一邊坐著看戲,壓根就沒有理會太醫的驚愕.

哆哆也不再話了,反正這一切都是這個男人自己的選擇,生死都是他自己的事,無人無關,他們也不必可惜了.他們已經是給他指了一條生路,只可惜是這個人自己不要走這一條生門的.

哆哆隨後吆喝來來和發發一起准備.又是吆喝太醫道:"太醫爺爺,麻煩你給他服下麻沸散."

太醫心中覺得怪異,但是竟然不知道為什麼乖乖的聽哆哆這個才三歲多的屁孩的話.太醫就給風千塵服下了麻沸散.

哆哆一臉的暗沉道:"雖然給你服下了麻沸散,但是這畢竟是割肉,還是會很痛.所以你自己千萬要忍著."

風千塵點了點頭,這種事,他不服麻沸散也讓自家東西替自己縫合過傷口,他當然相信自己絕對不成問題.因此點了點頭.其實他內心里也恐慌的,生怕這一次就真的過不去這一道坎.因為他這才發現自己的三個家伙是如此的可愛.真心的一眼就想要疼到了心坎里去.

哆哆竟然從懷中拿出一把特制的刀子.能夠將鋒銳的刀鋒一轉就露出來.來來和發發也是在一邊准備好,因為哆哆,來來,發發人比較,三個家伙只能夠站在凳子上.哆哆操刀替風千塵割肉.

其實但凡是有理智的人都絕對不會讓這三歲多的孩子替自己醫治,太醫想要阻止,但是太子卻對他揮手,只是讓他在一邊協助.

哆哆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操起刀子來了.刀子很快的利索的下去,一刀子一刀子的腐肉割得非常的粗暴,非常的血腥.看得太醫那叫一個蹙眉啊.

天啊,你個娃娃呀,你怎麼可以這麼的血腥啊.才三歲多的娃娃也,以後長大了可了得啊.他是想要什麼的,但是看人家這操刀的手法,下手雖然粗暴,割肉手法也比較的血腥,可是他就是知道,這是練家子了.擦,若不是他們只是一個奶娃娃,他還會以為這是一個神醫在操刀呢.

他今天的驚嚇是真的不,太子不知道從哪里帶回來了這麼可怕的三個娃娃,竟然看著這麼恐懼的傷口,面色絲毫就沒有變化.

風千塵是絲毫面不改色的,其實他也沒有什麼面色可以改了,因為現在的他面目全非,根本就看不到表,要是他做一個動作,都會覺得非常的猙獰可怕,這也是哆哆,來來,和發發,若是別的孩子的話,只怕早就哭爹喊娘了,被嚇得不輕了.

太醫今天真心是被狠狠的震驚到了,這麼一個三歲多的娃娃下手如此的利索,而且非常的精准啊,他一個太醫都非常的汗顏,竟然不如這麼一個娃娃,怪不得太子讓他在一邊看著就好.

這哆哆的手段絕對是殘暴的,這也沒有辦法,他家娘親就是這麼直接了當的教育他們的,他們追求的只不過是最短的時間里達到最快的救治.

哆哆切割,來來替風千塵縫合那細的血管.這孩子實在是太神奇了,天曉得,那血管有多麼的細.這個娃娃竟然在用針線縫合.這縫合術他們隱約在四年前的時候倒是聽過.

現在竟然在三個娃娃的身上看到了.

洛天緊緊的凝視在了哆哆,來來,發發三人的身上,這樣的一手醫術天下之間唯有一個人.

那就是東起現在已過世的皇後.洛天唇角勾起一絲冷笑.他的眼中劃過一絲興味的笑.呵呵已亡故?看來,當年邪王府的那一場滔天大火可是有詭異呢.現在再細看,哎,還真別,這三個孩子和風千塵長得還真是想象.

洛天唇角勾起一絲冷笑,哼,風千塵的兒子又當如何,現在叫了他洛天干爹,那麼就只能夠是他洛天的兒子.他喜歡了.他就絕對不會松手.

…………………………………………………………………………

第三更更新來了.親們看文愉快啊.

上篇:第473章:哆哆,有人受傷了,我們救還是不救?     下篇:第475章:母女逃出皇宮,趕往西陵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