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94章:南詔,再見故人  
   
第494章:南詔,再見故人

雪玲瓏經此知道了.風千塵實在是這四年餓慘了,才會導致如此的瘋狂.看來這一段時間來,只怕這個男人是喂不飽的.所以,她還是心著點.

好在風千塵是真的放過了她.兩人這才相擁睡去.

第二日一早,四個家伙無比委屈的醒來.不用,他們這無端端的在另外一件客房睡著,一定是自己這爹娘的搗鼓的鬼.有過上一次哆哆被帶走的記憶,只敢委屈的嘟囔起嘴,但是不敢吭哧一聲.

雪玲瓏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被抱著上馬車的.她根本就沒有精力去理會四個委屈的家伙.

四個家伙看到娘親都這樣淪陷了.他們覺得,他們得時刻的提著醒.絕對不能夠再被人給算計了.這實在是太刷新他們的記錄了.

風千塵在馬車上,看著心愛的女人,再看著幾個家伙,唇角邊的笑意無比的知足.那一雙如墨一般的黑眸之中氤氳著迷蒙的水汽.

……………………………………………………………………

南詔都城盛京.

北堂王爺府上.一道暗影閃身進書房,對著背著雙手而立的北堂燕恭敬道:"王爺,皇上在回京途中遇到刺客,正當刺客的劍要刺向皇上的胸口的時候,一名柔弱的女子,舍身替皇上當下了一劍.現在皇上已經將那名女子收做貴嬪."

在書房之中背對著書房門的北堂燕雙眸陰驁如墨,周遭散發著冰冷的寒氣.

如若此人細細看去,竟然是和四年前的莫有些相像.沒錯,眼前的北堂燕,正是四年前的怪物莫.因為一頭的金發,被北堂家當做怪物.北堂燕,母親乃是南詔的長公主,現在南詔皇帝的親妹妹.北堂王爺,而今臥病在*.一切事物,暫時都有他接替.

四年的時間,自己穩固了自己在北堂家的地位.成為北堂王府的世子.爵位的繼承人.當今局勢多變.皇子暗中爭奪皇位非常的激烈.而今更是有一股外來的勢力攪得南詔不得安甯.

自己的皇帝舅舅從皇覺寺祈福回來竟然遇刺,一個柔弱的女子替皇帝舅舅擋下了一劍,被帶回宮中.是個腦子的人,只要稍稍一想,便知道,這一場遇刺顯然是有預謀.恐怕這個女子就是和刺客有關.

他不擔心是諸位皇子之間動的手,他擔心這是暗中的一股力量.北堂燕面色凝重.只怕南詔要經曆一場血雨腥風.

皇帝舅舅一共有四位皇子,據當年大皇子出生就夭折了.二皇子澹台辟邪,三皇子澹台莫離,四皇子澹台龍淵.二皇子之陰險,三皇子之優柔寡斷,四皇子之魯莽.均不是擔當南詔帝君的大任之人.怪不得自己的皇帝舅舅一直遲遲沒有立下儲君.

現在又出這麼一個女人.南詔的天恐怕是要變了.暗中多少人覬覦南詔.南詔的朝局非常的敏感.一個不好,南詔是要走向滅亡的節奏.

北堂燕雙眸深諳,皇帝舅舅不是一個貪戀女色的人.而且已經是十幾年就沒有納妃入宮了.現在一個貴嬪入宮.只怕宮中是要攪動一池的渾水了.

而且,他擔心的是,皇帝舅舅這一舉動恐怕是要刺激自己這舅母的.現在的皇後,已經故去的大皇子的母後.恐怕也是因為皇子的夭折.自己的皇帝舅舅這才允許皇後坐在皇後的位置上.

皇後乃是南詔軒轅世家的嫡長女.軒轅錚野心勃勃.如若皇後有皇子在,皇帝舅舅斷然不會讓皇後坐在皇位上.本來自己這舅母也沒有什麼心思,因為皇帝舅舅一直就沒有納美入宮.讓她這皇後做的心中舒暢.但是現在,這不是激怒皇後嗎?要知道,據,當年的大皇子,就是因為皇帝舅舅的新納入宮中的美人給捂死的.

北堂燕,越想,雙眸越加的陰驁下去.皇後舅母,其實勢力也是不容覷.他暗中替舅舅將舅母的一切勢力暗暗的除掉.可是這一刻,不知道怎麼的,他內心里竟然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他廢了足足三年的心血,將舅母和軒轅家在朝堂上埋下的一些暗棋,暗暗的去掉.在今天之前,他都覺得自己無愧這個皇後舅母.因為他北堂燕是澹台皇家的外孫,他有義務要維護這個皇家.絕對不能夠讓軒轅家給鬧騰了.

而且,他隱隱的覺得皇帝舅舅今天新帶入宮中的這個女子只怕會不簡單,會攪得南詔風云變遷.北堂燕正在萬分的糾結之中.

正當這個時候,管家來報.

"啟稟世子,王府外有一個女子帶著四個孩子和一個怪摸樣的仆人,還有兩老頭前來求見."這管家口中的怪摸樣的便是風千塵無疑了.出門在外,風千塵還是偽裝的.畢竟現在還不是讓韓家知道他風千塵還沒有死的消息.

北堂燕本就陰驁的雙眸更加的陰驁下去,他記憶之中可不覺得自己有認識這麼一個女子和四個孩子.凜著黑眸,冷沉的問道:"可知那女子是誰?"

"那女子沒有報姓名,自稱是莫的主子.讓我這麼告訴世子,世子一定會去見她的."管家的話還沒有落下.莫陰驁的雙眸里滿是震驚.驚喜.

莫的主子.莫就是他在東起的時候,被姐所救之後,隨口的假名而已.北堂燕此刻的是激動,激動的忘記了,三年多前,他得知一個噩耗,那就是自家姐死了.死在邪王府的一場大火之中.當時,他根本分身無術.只能夠對著東起的方向暗暗的傷心.站高眺望,一站便是整整一日.

他感歎自己還沒有穩固自己在北堂世家的勢力.恩人已經去了.北堂燕完全是太過于激動.他高蜓的身影快速的從書房里直接的來到王府外.當看著王府門口,那一襲白衣翩翩的女子的時候,北堂燕一雙濃墨般的黑眸里氤氳著一層水汽.沒錯,這個女子是他的主子.他在東起的姐.

北堂燕雖然貴為北堂王府的世子,但是,他永遠沒有忘記,昔日姐的救命之恩,雖然,自己被毒蛇咬,不至于死,但是只怕也是殘了.若沒有姐替自己染發.那麼自己就是北堂世家眼中的怪物,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回來奪回自己的一切.

"姐.真的是你."盡管鐵骨錚錚的男子,也是止不住現在這一刻的激動.這一刻,北堂燕才想起,自己的主子,似乎已經是成為了故人了.自己今生都無法得見的人.但是現在就活生生的站立在自己的跟前.

雪玲瓏笑得的溫婉的看著眼前的北堂燕.高蜓的身影,哪里是之前自己見到的十五歲的男子.沒錯,之前的北堂燕是運用內功,將自己的身體肌肉全部的縮起來.這才給雪玲瓏一種錯覺,大約是一個十五歲左右的少年,其實當年在雪玲瓏身邊的北堂燕已經是年方二十,眼前的北堂燕則是年方二十又四歲了.

雪玲瓏笑得溫婉道:"莫,別來無恙."

她在馬車上已經知道,莫就是南詔北堂王府的世子.當年南詔皇帝的胞妹長公主的兒子.而且是唯一的兒子.當年就是因為一頭的金發.

其實北堂燕根本不知道的是,他還有一個驚人的身份.當時,她在馬車上聽風千塵的時候,也是一驚.看著眼前的北堂燕.暗歎母親的偉大.也暗歎長公主的偉大.這個女子絕對不簡單.她犧牲自己.而一心為南詔.這樣的女子,值得她雪玲瓏敬佩.她自問,自己也未必會這等胸襟.

雪玲瓏真心的覺得,這女人真心的好偉大.北堂燕滿心激動的將雪玲瓏一行人迎進了北堂王府.

雪玲瓏讓北堂燕帶著她和風千塵逛王府,讓云上老人和玉池老人將孩子們待下去安頓.隨後選了翠湖中心的亭子.

北堂燕冷瞥了一眼這個丑奴,不過,北堂燕明白,這丑奴可能是姐的護衛,保護姐的安慰.他只是一眼,便知道這丑奴身手怕是不簡單.

在翠湖湖心亭之中.風千塵其實是非常的有抵觸,因為自家東西就是在邪王府湖心亭設計了大火,要在他的心中沒有陰影那是不可能的.因此一在湖心亭的時候,風千塵的身體就非常的緊繃.提著一顆心,看著自家東西.他實在是對那一種感覺太記憶猶新了.一生都無法忘懷.

雪玲瓏真心的稱贊道:"莫,北堂王府好漂亮呢."

北堂燕淡然的環顧四周,對這一切,都非常的冷漠.其實,他對于權利的*不大,這短短的四年,讓他身心疲憊.如若可以,他甯願逍遙山水之間.和自己的心愛之人,遠離這喧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簡單而幸福足以.

只是,他生為北堂王府的世子,生為長公主的兒子,皇家的外甥.他有義務要護住皇家.

上篇:第493章:你這是在誇獎本王很厲害?     下篇:第495章:一件又一件震驚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