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96章:大結局(一)  
   
第496章:大結局(一)

北堂燕一個人靜靜的坐在書房里出神.他今日接受到的消息一件比一件都要震驚.讓他一時間無法消化.

風千塵和雪玲瓏是舟車勞頓了,命了北堂王府的下人們准備好沐浴的水.夫妻二人沐浴過之後,將四個家伙交給云上老人和玉池老人.當雪玲瓏沐浴好之後,看到慵懶的躺在*榻上的風千塵,此刻已經恢複了絕色的容顏,此刻風千塵的中衣敞開,露出性感白希的胸.這等美男橫臥實在是撩人.讓雪玲瓏有一種噴血的沖動.好似誘人的果脯一般,雪玲瓏恨不得上前將風千塵給吞入口中.

風千塵看到自家東西這麼緊緊地凝視著自己,非常的有成就感.性感誘人的唇邊綴上一絲撩人的笑,周身不出的惑人.雪玲瓏但但是這麼看著都感覺到有些窒息的感覺.擦的,男人是不是只要有機會內心里,想的就是將女人壓在身下呀?

風千塵蠱惑的一笑,對著雪玲瓏勾了勾手指,雪玲瓏就不能自己的走向了風千塵.風千塵在雪玲瓏走到*榻邊的時候,大手一伸,將雪玲瓏給拉入懷中.就是這樣隔著中衣兩個人都感覺到了滾燙.

只是瞬間,兩個人就糾纏在一起了.雪玲瓏這一刻也沒有原則的任由風千塵為所欲為.在風千塵懷中的雪玲瓏,就好似一朵妖魅的雪蓮花一般.散發著陣陣的女兒清香.

室內,天雷勾地火.一場動之後,雪玲瓏哀怨的一瞪,她本想著好好的休息一下.然而再問風千塵,北堂燕能夠安排自己進宮嗎?自己若真的進宮去會如何?她問題沒有問出口,反倒是被這個男人又給吃了一頓.

風千塵但看自家東西這神.知道自家東西擔憂什麼.低聲富有磁性的聲音響起:"東西,不用擔心.北堂燕沒有你想得那麼脆弱.好了,乖乖睡一覺吧,明日醒來,還要進宮."

風千塵的聲音好像有安神的作用一般,也許是此刻的雪玲瓏疲倦了.只是一會,雪玲瓏便睡著了,風千塵看著懷中熟睡的東西,深邃的雙眸深諳下去,面色暗凝.玉邪這一招夠狠.用這個女子作為棋子.就算北堂燕看到了.也絕對不會對那女子動手,好在自己和自家東西早了一步.在北堂燕見到那個女子之前來到了北堂王府.至于宮中的皇後,他相信絕對是會和他們合作的.

果然第二日一早,北堂燕就准備好了進宮了馬車,安排了雪玲瓏進宮.至于風千塵則是化身為暗.四個孩子,交給云上和玉池老人看守.四個家伙明白爹娘有事要處理.因此也沒有吵嚷著要跟隨進宮.

宮中的皇後早已經接到北堂燕命人送來的消息.她在宮中早已經靜候了.雍容華貴的容顏上,有著別人看不到的疲倦.自己和親身骨肉分離二十年了吧.這二十年來,不思念自己的兒子是假的.若不是強烈的克制著自己,她生怕自己季會沖到北堂王府去想要將自己這兒子帶到身邊靜養著.

沖動被理智克制著.她是真切的愛南詔皇帝的.就因為這一份愛,在明白自己娘家人的野心勃勃之後,自然想要守護住南詔江山.她如此費心的為澹台皇朝的江山付出了所有.她為這個男人在守護他的江山,然而這個男人竟然納了貴嬪.昨日還徹夜的守護在那個女子的身側.本來對這個男人還是有千般的愛,萬般的期待,但是這一刻,她的心冷到了谷底.

可以,她的心死了.今日聽到自己的兒子,竟然捎信進宮.讓她疲憊的身心,有一絲的期待.只是眼底黯然更多.為了澹台皇朝的江山.她舍棄了于自己親生兒子享受.只能夠任由自己的兒子將自己當成敵人.

看著他卓越的能力,有欣慰,更是心傷.作為一個母親,誰不想和自己的骨肉相守.然而她卻只能夠硬生生的和自己骨肉分離.

正當皇後黯然心傷的時候,殿外一道聲音響起:"北堂世子到."

聽到外殿太監的聲音的響起,軒轅皇後強打起精神望向大殿外,自己這兒子從來就沒有找過自己.她知道,他這一次所來是為了何事.公主的用心,她並不在意自己的兒子成為帝皇,作帝皇太累.做帝皇的女子,太苦.她但願自己的兒子尋得一份良緣,和自己親愛的女子,相愛厮守.

軒轅皇後臉上有著一絲溫和,在北堂燕進來的時候,還有雪玲瓏.此刻的北堂燕沒有往日面對軒轅皇後的冰冷,有著是不解.周身的耀華還是遮擋不住.雪玲瓏能夠進來,自然是得了軒轅皇後的恩准.當軒轅皇後在看到雪玲瓏的那一刹那,本來溫和的臉黯然下去.不能夠自己的緊緊的望著這張臉.

不過,軒轅皇後畢竟是軒轅皇後,只是觀察了片刻,便知道,眼前的女子雖然和皇帝帶回的女子長得一模一樣,但是兩人卻有不同.皇上帶回的女子嬌弱嫵媚,眼前的女子周身的貴氣,緩步而來,給人一種震懾心魂的感覺,讓人甘願匍匐在地,好像她就是這世間的王者.

北堂燕和雪玲瓏上前對著軒轅皇後恭敬道:"叩見皇後千歲千歲千千歲."

軒轅皇後收斂好心魂,清冷的聲音道:"免禮.看座."

北堂燕和雪玲瓏起身謝過之後便坐下.此刻殿內唯有軒轅皇後,雪玲瓏和北堂燕,宮女和太監們全都退身出去.

軒轅皇後看著眼前的北堂燕,縱然再是冷靜,內心里還是止不住的心酸,她雖然貴為皇後,但是她更想要的是平常人家的夫妻和樂,家人團聚,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自己的兒子在眼前,自己都不能夠相認,對這個兒子內心里是有愧疚的,自己從來就沒有好好的抱抱這個兒子.盡管,她這樣做的目的是為這個兒子好.她甯願自己苦累.不願意自己的兒子被軒轅家利用,作為軒轅家的傀儡.

她為澹台皇朝付出了所有的心血.暗中替皇帝除掉覬覦澹台皇朝的亂臣賊子.除掉殲賊.算計野心勃勃的皇子們,她以為,她會守得云開見月明.只是,她付出了自己所有的一切,等來的卻是皇帝竟然納了新貴.

她並不在意皇上去別的妃嬪那,但是她介意皇上對這位新晉妃嬪的*-愛.軒轅皇後就是這樣看著北堂燕,想著自己這二十多年來為皇家付出的一切,她覺得心酸不已.不過,畢竟是善于深藏的,軒轅皇後很快便收斂好了自己的心神.這一刻,面無表,唯見周身的華貴.

軒轅皇後看到自己的兒子,想著自己為了這個男人失去了自己的兒子,她後悔嫁給這個男人.如若有來生,自己絕對不成為皇家媳婦.她甯願尋一位普通的男子成為她一生一世的妻子.夫妻相親相愛.

她是一個失敗的人.輸掉了所有的一切.北堂燕和軒轅皇後還來不及什麼,大殿外又是響起太監的聲音:"奴才(奴婢們)給若貴嬪請安."

皇後是一聽到太監和宮女的聲音的時候,當下便是起身來到雪玲瓏的跟前,讓雪玲瓏進內寢.雪玲瓏和北堂燕原先是不明白軒轅皇後為什麼有此舉動,不過在看到進來的若貴嬪的時候,雪玲瓏和北堂燕都明白了.原來,這個女子竟然和雪玲瓏長得一模一樣.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不過,兩個人雖然有同一張臉,但是氣質上卻是相差太遠了.眼前這個女子嬌弱嫵媚,雪玲瓏則是一身的貴氣,只要她往那一站,就有一種不怒而威的感覺,讓人心生敬畏之心.

北堂燕面色幽暗的望向眼前的若貴嬪,不是替皇上擋了一劍嗎?雖然看起來是嬌弱了一些,面色有些微微的白.那若貴嬪對著軒轅皇後行禮道:"若曦見過皇後娘娘."

軒轅皇後冷眼看著眼前的女子,她是打從心里不想要和這個女人周旋.不過還是淡漠的的聲音道:"若貴嬪身上有傷,應該好生休養.

若貴嬪乖巧道:"皇後娘娘哪里話,我理應向皇後娘娘請安."

北堂燕子看著眼前乖巧的若曦,暗凝著臉道:"敢問若貴嬪是哪里人士?"

北堂燕的聲音響起,若曦身子一顫,怯弱弱的抬起頭來望向北堂燕.那一雙水眸之中氤氳起水霧來.所皓白的牙齒輕輕的咬住自己的唇.真正是我見猶憐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欺負這若曦了.

北堂燕看著眼前這個病弱的美人,乖巧的站在一邊,那一幅我見猶憐的姿態.只是若曦前腳才到皇後寢殿,外殿太監的聲音再度響起:"皇上駕到."

軒轅皇後原本冷漠的臉,在聽到皇上竟然為了這麼一個來路不明的女人,前來她的寢殿,她那絕美的唇勾起一絲冷嘲,是嘲諷皇上,亦是嘲諷自己.自己的一腔熱血竟然給了這樣的一個男人,是替自己的不值得.她望向北堂燕.此刻深深的後悔自己和兒子的分離.如若一早便知道,她倒是甯願設計自己離去.帶著兒子,遠離這個男人,澹台皇朝的命運,她不管.可是世上最最難買的便是早知道.

南詔皇帝明黃色的虎軀閃身進皇後的寢殿,在見到若曦的時候,直接的上前,滿臉心疼道:"曦兒,太醫你需要靜養.怎麼不在寢殿好好的修養."

南詔皇帝直接的將若曦這一幅梨花帶雨的嬌容怪罪到了軒轅皇後的身上.黑眸轉過去,陰驁的一瞪軒轅皇後.

若曦一臉的乖巧的低垂著頭,好似弱柳扶風,風一吹,就會倒,任是哪一個鐵骨錚錚的男子看了都會心憐的.皇帝滿眼溫柔的看向若曦,那眼中蓄滿了一池的春水.那梨花帶雨的嬌容更是讓南詔皇帝心憐不已.

南詔皇帝隨後轉過身對著皇後道:"皇後,曦兒心地單純,你不要計較.當日救了朕,她不願意隨朕進宮,更不願意留在宮中,是朕強行帶她進宮,強行將她留在宮中的.她一介弱女子,你何必與她計較.現在朕送她回去."

當著皇後的面,皇帝就將若曦打橫了抱起來.直接的將若曦抱著出去.

北堂燕和藏身在內殿的雪玲瓏在看到了南詔皇帝的舉動之後,心中也是暗歎,怪不得皇後的臉色會這麼的難看.試問哪一個女人忍受得了自己的男人這般*-愛別的女人.

這一刻的北堂燕也是非常的同軒轅皇後.這個女人很霸權沒有錯,但是縱霸權又當是如何,但是皇帝舅舅這樣的舉動對于這皇後舅母傷害還是比較大的.從她冰冷的面容上就看出來了.還有那死死拽緊的雙手.

軒轅皇後聽著這個男人的這般涼薄的話,心是徹底的死了.冷了.但願余生,不再為皇家人.這一刻,她的心中下定了決心,那就是離開澹台皇家.他們澹台家的江山,于她又是何干?她為之付出了整整二十多年了.也夠了.

雪玲瓏在看到了那被稱為若曦的女人之後,面色深幽下去,這個女子,她見過,在以前攻打無極宮的時候,便見過.這個女子刺殺過自己.時隔四年,這個女子竟然被玉邪利用了?

北堂燕看著皇後舅母煞白的臉色,他想要安慰,但卻不知道該用什麼語來安慰她.這麼靜默片刻,便有太監來請北堂燕.是皇上有請,他去禦書房一趟.

北堂燕起身朝軒轅皇後告辭.軒轅皇後這才從丈夫的背叛之中回過神來,自己的丈夫背叛了自己,她不願意自己這個剛直不阿的兒子去和皇上較真.軒轅皇後在看向北堂燕的時候,溫和道:"世子,切莫和皇上起爭執.皇上要訓罵幾句,你低頭做的應是就是.切記."

北堂燕眼中神思複雜的看向軒轅皇後.在他的心中,皇後舅母就是要爭奪澹台皇家江山的人,自己針對了她那麼久,陡然的聽到她關切的話,還真心的不適應.北堂燕很想要問問軒轅皇後,為什麼?只是皇帝舅舅來宣召自己的太監在外面候著.他只能夠暫且將心中的疑惑埋在心中.

北堂燕離去之後,軒轅皇後也是走進內殿.她抬起頭望向雪玲瓏.若不是親眼所見,軒轅皇後萬不相信,這世上有這般想象的人.

雪玲瓏和軒轅皇後直視,眼中為這個女子可惜.南詔皇帝有妻如此,竟然不珍惜.這一次只怕是真的傷到了這位軒轅皇後.因為她在她的眼中看到了冰冷,心死.

軒轅皇後冷聲道:"吧,你是誰?要北堂世子帶你見我究竟有何事?和皇上帶進宮的女子又有什麼關系?"

雪玲瓏望向軒轅皇後,坦誠道:"我乃東起邪王風千塵的王妃雪玲瓏."

"雪玲瓏?東起已故的皇後?"軒轅皇後不可置信的望向雪玲瓏.對于東起這位已作古的皇後雪玲瓏,風云大陸所有人都知道.邪帝為了這位皇後三年多來沒有納一位妃嬪.只是最近好像聽,西陵的公主嫁給邪帝為妃?軒轅皇後滿心的疑問.

雪玲瓏沒有讓軒轅皇後疑惑很久,就直接替軒轅皇後解惑道:"軒轅皇後,我是東起邪王的王妃,並不是東起邪帝的皇後.東起邪帝是假的.在四年前,我設計邪王府的大火離去,邪王傷痛欲絕,邪王身側的門客玉邪就暗中對邪王下手.他則是憑借自己的一手易容術,易容成風千塵的容顏.欺瞞世人.至于南詔皇帝陛下帶進宮的女子乃是東起這位假邪帝布的局.西陵的皇帝已經被東起這位假皇帝聯合西陵前太子赫連絕下藥控制住了心魂,還有西陵一般的朝臣都被下了藥.東起這位假邪帝的目的在于整個天下."

軒轅皇後萬沒有想到,竟然是如此?她就知道皇帝帶進宮的女子來路不明,絕對是別有目的.在聽到雪玲瓏這話之後,軒轅皇後更是震驚.連東起這樣舉世無雙的邪王都被這人給算計了.這個家伙竟然還將魔抓伸到了西陵和南詔.該死.

"那這位女子面容和你一樣,也是易容的?"軒轅皇後將心中的疑惑問出口.

雪玲瓏一雙星眸暗凝著,對著軒轅皇後搖頭道:"不,那女子的容顏是真切的,這女子,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四年前,在邪王和上官家主聯合攻打無極宮的時候,此女子刺殺過我.我見過一次.這也是出乎我的意料.

……………………………………………………………………………………

今天一更完畢了.明天繼續更新啊.

上篇:第495章:一件又一件震驚的消息     下篇:第497章:大結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