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97章:大結局(二)  
   
第497章:大結局(二)

"軒轅皇後,我想將這位女子交給我處置."雪玲瓏直接點名了要這個女子,她心中有這個疑惑需要解開.

"好.敢問邪王妃有何計策."軒轅皇後望向雪玲瓏.

"皇後,只要你先將黃山牽制住,然後再帶著皇上來.我自然有辦法讓若曦當著皇上的面如實交代."雪玲瓏一雙如星辰一般的黑眸里閃爍著慧黠的光芒.讓人信服.

軒轅皇後鳳眸望向雪玲瓏,眼中有著淡定.從來沒有過的信任.

"好,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現在皇上定然是在禦書房訓斥北堂世子.本宮這就帶你先行前往若貴嬪寢殿."軒轅皇後還是相信自己要進一個貴嬪的寢殿還不是簡單的問題.

雪玲瓏迅速的裝扮成了一個宮女,自然的快速的化妝易容成了一名丑女.

…………………………………………………………………

禦書房內.

上首的南詔皇帝,面色絕冷,雙眸眸光含如冰,冷如霜,面色陰驁的恐怖,眸光凜凜的怒瞪著北堂燕,他很喜歡這個外甥,打從心眼里的喜歡.要知道,這個外甥比之自己的兒子們,不知道強了多少.他的睿智,他的沉著,他的深邃,他的果斷.他內心里,甚至于有一種沖動,想要將南詔的帝位傳位給這個外甥.

一直他沒有這麼冰冷的臉對這個外甥過,也是這個外甥非常的懂事,對南詔皇室也是忠心耿耿,絕無二心.就是因為他的坦誠,他的忠心,讓他更是打從心底里喜歡他.但是今日聽若曦,這個外甥竟然在皇後寢殿咄咄逼人.逼問若曦,這讓他心中非常的惱怒.

不由得面色冰冷如寒霜,黑眸凌冽的射向北堂燕,暗沉的聲音道:"燕兒,聽若貴嬪,今ri你在皇後寢殿咄咄逼人.逼問若貴嬪.縱然你是朕疼愛的外甥,但是若貴嬪那是朕的女人,按理,你應該向若貴嬪行禮.你今日如此咄咄逼人的逼問,實在是欺人太甚了.何況若曦這樣一個弱女子,挺身為朕擋了一劍.若是沒有若貴嬪,朕哪里還有活命的機會.再一個柔弱女子,你想得多了.若貴嬪根本就不願意隨朕進宮.是朕強行帶她回宮,強行將她留在宮中的.她是一個孤苦無依的柔弱女子.朕感念她的救命之恩,憐惜她的孤苦無依.她善良,純潔的讓人心疼."

北堂燕看著上首的南詔皇帝在到若曦的時候,滿眼的心疼之色.北堂燕這一刻也不知道怎麼的,就覺得皇帝舅舅此舉太過分了.北堂燕陰驁著面色道:"舅舅,呵呵,一個柔無縛雞之力的女子竟然能夠有能力替舅舅擋了這一劍,在凶殘的刺客手下救下舅舅.還真是讓人匪夷所思.而且舅舅,你覺得一個柔弱的女子出現在那半途,行跡不非常的可疑嗎?而且舅舅此行,秘密行動.竟然有人刺殺舅舅.那女子巧合遇上?"

其實如若此刻南詔皇帝足夠的冷靜的話,那麼應該是要相信北堂燕的話的,只可惜現在的南詔皇帝好像是中了若曦的毒一般,滿心滿眼的都是若曦,那一雙黑眸染就的愫就好似十七八歲的伙子一般.依照若曦身上的傷,相信兩人還沒有發生實質性的夫妻關系.尤其是在若曦乃是東起邪帝派來的棋子的時候.北堂燕眼底冷得不行.若不是姐提醒自己,在沒有她的允許之下,不要將沖動的在皇帝舅舅跟前,因為皇帝舅舅不會相信自己,只會對自己反感.

"燕兒,此事朕昨日已經命人查了,是朕隨行的人之中有人出賣了朕的行蹤.這才會導致殲臣賊子派刺客暗殺朕.若貴嬪身世清清白白的,朕絕對相信若貴嬪."南詔皇帝是相信若曦的.滿眼滿心的相信.

"舅舅.如若,她真的是有心人士派來的刺客呢?"北堂燕沉聲道.

至于北堂燕的話,南詔皇帝聽得面色是越來越冷,雙眸更加的陰驁,黑著臉打斷了北堂燕的話,森冷的口氣道:"北堂燕,你是北堂王府的世子,這是朕的事,你不覺得你管的事過分了嗎?朕才是南詔的皇帝,朕有權力選擇自己喜歡的女子.你若是再敢質疑朕,就別怪朕不客氣!"

南詔皇帝顯然是發怒了.北堂燕聽著自己這皇帝舅舅森冷的話,本就深幽的黑眸更加的陰驁了.眼中也沒有絲毫的溫度.他知道接下去多無益.此刻自己什麼也沒有用,也唯有聽從姐的,讓自己這舅舅親眼所見,親耳所聽,他才會相信,他發現,這才短短的兩三日的時間,自己這皇帝舅舅竟然如此袒護那個女子.可見那叫做若曦的女子手腕實在是太過強勁了.

想著舅舅如此袒護一個女子,再想到自己的皇後舅母,莫名的,竟然同不已.北堂燕深深的歎了口氣道:"舅舅,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做,舅母很傷心,方才在舅母的寢殿,我看到她眼中的心疼,心傷.甚至于對你的心灰意冷."

北堂燕這得不過是事實而已.這聲音溫潤的如風,南詔皇帝聽自己這外甥談及自己這結發夫妻.那如濃墨一般的劍眉暗沉下來,眼中劃過鋒銳的光芒,陰驁著臉道:"朕念及夫妻分,她才能夠坐在皇後的位置上,依照她這些年和軒轅家的作為,朕若不是念及分,早就應該將她打入冷宮了."

南詔皇帝這般絕冷的話正好是落入禦書房外站立著的皇後的耳中.原來在這個男人的眼中,自己不過是如此.這個男人不再是自己記憶之中的男子.罷了罷了.這是她最後一次幫助這個男人度過這一次劫難.從此以後,她軒轅子卿和這個男人夫妻分盡了.南詔的皇子們的明爭暗斗,她不再管.南詔的天下換誰坐.她也不再理會.但願余生,遠離皇宮,遠離這個男人,過自己想要過的自*人生.

軒轅子卿本來想要進入禦書房的,陡然的眼中額絕冷絕望讓她臉進入禦書房都不再願意.再度的折返.既然這個男人想要將自己打入冷宮,那麼她軒轅子卿如他所願.

當軒轅皇後來到若曦所在的寢殿的時候,雪玲瓏看到去而複返的軒轅皇後,唯有軒轅皇後一人.不由得蹙眉,至于若曦,雪玲瓏在來到這寢殿的時候,她發誓,這若曦有一種本事,那就是對人催眠,用古代的話是攝魂.顯然的這若曦的攝魂術很深,就是方才,她在和若曦較量的時候,若不是自己意志力足夠,只怕也是要被若曦給催眠了.而她剛好會反催眠.因此現在的若曦已經是被雪玲瓏給反催眠了.

軒轅子卿看著一般神色異常的若曦的時候,就知道雪玲瓏成功了.作為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事接下去會很嚴重,因為她看到了軒轅皇後眼中的絕冷,決絕,一如四年前的她.可能就是因為是過來人,因此,雪玲瓏一陣見血道:"皇後娘娘這是要離去."

雪玲瓏沒有離宮,只是離去,軒轅皇後黑眸望向雪玲瓏,她明白雪玲瓏口中所的離去.軒轅皇後點頭道:"沒錯."

"皇後離去,那世子皇後打算怎麼安置?"雪玲瓏這些話都是靠近軒轅皇後,唯有兩人才能夠聽到.當雪玲瓏這話落下,軒轅子卿發現這雪玲瓏知道的還不是一般的多,在知道眼前的女子是雪玲瓏的時候,軒轅皇後知道,自己這兒子當年就是這個女子所救.這個女子此話並沒有想要暗害自己這兒子的意思.

"讓他遠離朝堂.過他喜歡的逍遙生活."至于自己這個兒子,作為娘親的,雖然沒有照料在懷,但是至于他的內心渴望的,她其實還是非常的知曉的,在以往,她雖然不奢望他能夠繼承南詔帝君之位,但是她也是希望這個兒子能夠輔佐南詔江山永固.但是現在她現在豁然醒悟了.自己以前這是強行的將自己的意願強壓在這個兒子的身上,乃至于讓他心中很壓抑.將守護南詔江山所謂自己的責任,義務.那麼忠心.那般用心.

現在她和皇上已經是走到如此決絕的地步,該是醒悟的時候了.

雪玲瓏已經明白了皇後的意思.心中暗暗的喟歎.南詔皇帝只怕今後會在悔恨之中度過,這麼好的女子,他錯待了二十年.用帝皇的猜忌去對待這個一顆丹心為南詔的女子.

………………………………………………………………

禦書房內.

正當南詔皇帝雙眸籠著陰驁嗜血的殺氣,怒瞪北堂燕的時候,這個時候,禦書房外太監急促的前來稟告:"回皇上的話,若貴嬪宮殿傳來皇後前去貴嬪那為難貴嬪了."

南詔皇帝一聽太監稟告,當下顧不得北堂燕,身子如一陣風一般的直奔出禦書房,根本就顧不上斥責北堂燕.北堂燕直覺上也會發生事,緊隨南詔皇帝之後,快速的跟上.

當南詔皇帝和北堂燕來到若曦寢殿的時候,便看到軒轅子卿絕冷著臉,鳳眸里滿是冷芒,勾起殘虐的弧線,讓人對若曦掌嘴道:",是誰派你接近皇上的.交出你背後的主謀,不然……"

"不然怎麼樣?"嗜殺的聲音響起,這一道聲音顯然是南詔皇帝的,軒轅子卿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她並沒有轉頭看向大殿外,至于這個男人趕來的時間,都在她的算計之內.是她自己安排好的一切.她是算計好時間對若曦動手.

當南詔皇帝看到若曦白希的臉上左右兩邊的五爪印的時候,眼底滾滾的怒意,當即觸怒了南詔皇帝,絕冷的聲音道:"來人,皇後善妒,有失婦德.打入冷宮."

軒轅子卿聽到南詔皇帝這嗜血絕殺的聲音的時候,唇角勾起自嘲的笑.二十多年的夫妻分不敵眼前這個來路不明的女子,人家不過是兩三日而已,只是緊緊一次的算計當街救了皇帝,然而她呢?暗下了,多少次救了皇帝.暗中除掉殲臣賊子安排在他身側的殲細.軒轅子卿根本就沒有反抗,隨著侍衛就前往冷宮.她曾經有過設想自己可能會被打入冷宮,不過倒是真的如自己所設想的一樣.

雪玲瓏看著軒轅子卿,暗歎一口氣.她也被一起帶下去,前往冷宮照料軒轅子卿.雪玲瓏內心里根本就沒有擔憂.她相信風千塵一定安排好了一切.

至于若曦麼,自己根本就不擔心.這一邊,軒轅子卿前往冷宮的時候,在若曦的寢殿里,南詔皇帝滿眼心疼的將若曦擁入懷中.

北堂燕本來是想要上前攔下軒轅皇後的,但是他接受到了軒轅皇後的眼神示意.因此他這才乖乖的站在若曦的寢殿里.

"曦兒,別怕,有朕在,往後再沒有人能夠欺負你了.那個惡毒的女人,朕已經將她打入冷宮了."南詔帝君安慰的話,在聽入若曦的耳中就好似警鈴一般.她陡然的喃喃自語:"是,主子,任務,迷惑住南詔皇帝.保證完成任務."

若曦一直喃喃自語的就是這麼一句話.南詔皇帝不可置信的搖晃著若曦道:"曦兒,你是嚇著了吧?在滿口胡話什麼?"

"舅舅,她沒有胡,她是東起假皇帝安排的人.現在西陵皇帝已經被下了藥.被東起皇帝控制住了."直到這個時候,北堂燕才順理成章的將事出口.

南詔皇帝睜大眼睛.望向自己的懷中,再望向北堂燕.

"你又是如何知道的?"南詔皇帝是不願意相信.但是自己懷中的女子一直喃喃自語的話,讓他心中好似被擊打了一擊悶棍一般.當北堂燕分析給南詔皇帝聽之後,南詔皇帝當下暗冷著臉,揪住若曦的衣襟,嗜殺的聲音道:",你的主子是誰?"

"東起邪帝,玉邪."若曦其實是被雪玲瓏下了催眠.她原先的意識里根本就沒有玉邪,她也不知道自己的主子是誰,因為她根本就沒有見過主子的真容.當南詔皇帝一個個逼問,若曦一個個解答的時候,南詔皇帝震驚.當下便是狠狠的一把將若曦推倒在地上.

嗜血的殘殺的聲音道:"來人,將這個女人給我拖下去斬首."

"舅舅,這個女人還有用處.暫且看押.眼下還是懇請舅舅前去將舅母從冷宮之中追回了.這一次,舅舅很傷舅母的心了."北堂燕若是以前絕對是不會替軒轅子卿話的,但是自從雪玲瓏替軒轅子卿了那些話之後,他滿心的都是一種愧疚.因此不自禁的替軒轅子卿話了.

南詔皇帝趕緊的趕往冷宮.只是當皇帝趕到冷宮的時候,便聽到一片的哭聲:"娘娘……娘娘……"

"來人啊,救救……娘娘……"只聽見虛弱的聲音道:"不……要……去.就讓本宮……安靜的去……"

南詔皇帝聽到哭聲,心狠狠的一痛.身影快速的踏進冷宮大殿.當跨進大殿的時候,他整個人傻眼了.只看到軒轅子卿面色慘白如紙,唇角流著腥的鮮血,衣襟上也是.

南詔皇帝這一刻的心,才深切的感到好似被萬千的鋼針所刺穿一般的痛.黯啞著嗓音道:"子卿."

他怎麼忘了,子卿一直都是一個剛烈的女子,他忙將軒轅皇後擁入懷中.焦灼的喊道:"來人,快宣太醫."

軒轅子卿氣虛的靠在南詔皇帝的懷中.氣若游絲道:"皇上,沒……用……的,臣妾……臣妾……快不行了……"

"子卿,不要再了.都是朕的錯,是朕糊塗.你忍著,太醫很快就來了."夫妻二十多年,日日都得見,然而二十多年來,日日相厭.相斗.現在看到自己這個曾經愛到心里的女子竟然虛弱的躺在自己的懷中的這一刻,他真的心慌了.

"皇……上,不用……了.就這樣聽……臣妾幾句……臣妾今生不怨,是臣妾自己……服毒……自盡……不要責怪任何人……懇請皇上……將伺候過臣妾……的宮女太監們……都放出去……讓他們能夠安享晚年……這是臣妾唯一的請求……"軒轅子卿,氣息若得好似游絲.

南詔皇帝緊緊的摟緊軒轅子卿.他怎麼也沒有料想到子卿竟然賭氣服毒自殺."子卿,朕不答應,朕不答應,朕不許你死,子卿,別話了.朕一定會讓人將你醫治好的.你不會有事的."

這一刻,他才深深的怕自己懷中的女子就這樣香消玉損了.只是南詔皇帝後悔的已經晚了.軒轅子卿的雙手就這樣垂落在南詔皇帝的懷中.

"娘娘……"雪玲瓏是第一個看到軒轅子墨垂下的手,當下聲色俱佳的哭泣道.

南詔皇帝聽到宮女女撕心裂肺的哭聲起,看向懷中的女子,他的心撕裂成了碎片.他怎麼就害死了這個女子.雪玲瓏是冷眼看著南詔皇帝那眼中的痛.只可惜,有些人,就是要這樣,等到失去的時候,才知道後悔.要知道這世上難買的就是後悔藥啊.

北堂燕整個人怔愣住了.他看著前一刻還活生生的人,這一刻竟然就去死了.鐵骨錚錚的他,亦是雙眸不能夠自己的落下淚來.他的心,好似被尖利的針刺穿一般.喉嚨處澀痛澀痛的.

他知道皇後強勢,但是從來沒有想過,這麼一個強勢的女子,竟然有一天會選擇這般決絕的方式,服毒自盡.為什麼?明明知道那個女子是敵國的殲細.揭穿就是.為什麼要用這樣的方式,讓仇人快,親者痛呢?

這一刻的北堂燕好後悔自己沒有攔下皇後舅母.心中對于皇帝舅舅從來沒有過的怨念.以前,這個皇帝舅舅如此的疼愛自己.他也是真心的為澹台皇朝著想.

頃刻之間皇後服毒自盡的消息傳遍了整個皇宮.至于軒轅子卿的死,最最讓人開心的不過就是澹台辟邪,澹台莫離等幾位皇子.沒有了皇後作梗.他們還愁登不上儲君之位?

當太醫來的時候,上前查看之後,全都跪在地上,顫抖著身子道:"回皇上的話,皇後已經駕鶴西去了."

太醫的聲音落入南詔皇帝的耳中,這個帝君也黯然落淚.痛心疾首.這一刻,他痛恨自己,只是晚了,晚了.南詔皇帝緊緊的抱著軒轅子卿不願意撒手.到現在,他才知道,藏在自己最心底深處的是這個女子.只是作為帝皇的猜忌.誤會,讓他們兩個人漸行漸遠.也是禦天的死,讓他們夫妻決裂.

從此後,這個女人的霸權,軒轅家的野心,讓他對子卿的心冷藏了起來.南詔皇後的死,讓南詔多少人痛快,又是讓多少人傷心.

縱然南詔皇帝再不願意.軒轅家的逼迫之下,南詔皇帝只能夠將軒轅子卿入棺,葬于皇陵.在軒轅子卿葬入皇陵之後的第*,南詔皇帝一個人,就這樣呆愣愣的坐在軒轅子卿的寢殿內.一個人,融入夜色之中,似乎一下子,便蒼老了幾十歲,頭上了也多了一般的銀發.

這夜,一道身影閃身進了軒轅皇後生前的寢殿.當南詔皇帝發現異常想要出聲的時候,風千塵便是制住了南詔皇帝,冷魅的聲音道:"生前沒有好好的珍惜,死後傷心又有何用.軒轅子卿為你這個男人付出二十多年,還真是不值得."

南詔皇帝看向夜色之中的男子.不明白這個男子是什麼意思.風千塵繼續道:"你且靜靜聽著,接下去,我的每一句話你都要必須相信.不過不信也沒有關系,你可以去像長公主求證."

………………………………………………………………

親們,本來今天大結局的.但是編輯忘記了我今天大結局.我早上屁顛屁顛去找編輯的時候,編輯諾諾的告訴我,她忘記了我今天大結局,忘記給我安排推薦了.明天的大推也安排出去了.然後諾諾的告訴我,後天8號.

上篇:第496章:大結局(一)     下篇:第498章:大結局(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