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第499章:大結局(四)  
   
第499章:大結局(四)

玉邪帶著捉弄的笑去撩動雪玲瓏的蓋頭.眼中,口中都是壓抑的輕笑.

蓋頭下的雪玲瓏,面色冰冷,惱怒這個男人的戲弄.她清潤的聲音道:"皇上,你這逗弄臣妾很好玩嗎?"

雪玲瓏是想要努力的裝溫馴的,但是她還是止不住的籠罩著惱怒之色,玉邪本來是玩兒著非常的開心,當下收斂起了自己眼中的笑意,隨即正襟危坐,那俊逸的臉上隴著冰寒之色,那深幽如寒潭一般的雙眸里有著嗜冷的寒意.邪魅的唇勾起嗜冷的弧線,冷聲道:"不,朕不是在逗弄你,朕只是在警告你,盡管你是西陵公主,最好別給朕耍什麼花招,不然,朕對付的不只是你,還有西陵."

玉邪嗜血殘冷的聲音帶著濃烈的煞氣,和警告的意味.在玉邪的認知里是以為這西陵公主乃是赫連洛天挑選的,那麼別有目的.這西陵公主便是赫連洛天的人.不然赫連洛天絕對不會選眼前這位公主前來.

玉邪的聲音絕冷嗜血,落入雪玲瓏的耳中,卻更是激起雪玲瓏內心深處的恨意,蓋頭下的正張臉都是冰冷之色,作為一個正常的公主,此刻的雪玲瓏陡然的拉下蓋在自己頭上的蓋頭,雙眸瞪著玉邪,四眸相對,看著眼前這張和風千塵一模一樣的臉,不得不感歎,這個男人的易容術之強悍,竟然沒有絲毫的破綻.

看著眼前這張俊美絕倫的臉,雪玲瓏再度感歎,自家男人這張臉,無疑是世上無雙的臉.眼前這個男人易容的沒有瑕疵.只是這一雙黑眸缺少了風千塵的那一種打心里透出來的歲月的錘煉,這是玉邪無法扮演的傳神.

"皇上迎娶臣妾,不是也看中了西陵的利益嗎?不然,皇上只要招招手,東起有多麼女子甘願進宮.縱然不求名分也甘願留在俊美無雙的邪帝陛下身側."雪玲瓏知道對于玉邪而,不能夠扮演一味的溫馴,因為在這個男人的眼中,自己乃是赫連洛天一邊的人,肯定是受了赫連洛天的意.

玉邪看著眼前這一張臉,他早就收到了這西陵最的公主赫連鏡月的畫像,只是看著眼前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這樣不絕美的容顏,竟然看得晃神了.

玉邪的心中劃過一絲不悅,很不喜歡自己被一個女人所影響了自己的心魂.要知道,他現在的目的是一統天下,等到天下全都在他韓家人的手上的時候,他玉邪這才得以以韓家子弟的身份出現在眾人的面前.不然自己永遠都是風千塵的影子.

玉邪看著眼前這個穿著大嫁衣的女子,身上沒有舉世無雙的容顏,但是那一雙眼睛卻晶亮的好似銀河里最最皎潔的星辰,閃爍著慧黠的光芒,眼中的聰慧,讓他瞬間明白了,赫連洛天為何會選擇這西陵最的公主赫連鏡月前來和親了.因為這個女人有著慧黠的光芒,眼前的她,有著淡然自信的笑容,好似天上的浮云一般,驚人而捉摸不定.

就是這樣的氣質,他發現自己竟然被眼前這個赫連鏡月給迷惑住了心魂.他向來隱忍,就是風千塵這樣睿智的人,他都能夠在他的身側隱忍了這麼多年.他的自制力非常的驚人,然而他卻對眼前這個女人心動了.那心漏跳的節拍,雖然這一種晃神的時間很短促,但是那也是致命的要害.玉邪心底的懊惱是越來越濃烈.

玉邪收斂好自己的心魂,黑眸如寒潭的望向雪玲瓏,那深幽嗜冷的寒眸之中,布滿了陰驁.那修長如竹節般分明的雙手,給雪玲瓏將蓋頭蓋好,溫柔的聲音道:"崇政殿快到了.記住你的身份.別耍花樣."

前一刻還是陰冷暗沉的人,這一刻竟然裝似很溫柔的男子一般,都女人善變,在她看來,這男人比之女人更是善變,玉邪就是一條變色龍,不然怎麼可能在風千塵的身側蟄伏了這麼久,最後讓風千塵這樣的男人也被這一條毒蛇給蟄到了呢?

雪玲瓏滿臉的冷意,不過內心里倒是暗暗的松了口氣,她在這個男人飾演的赫連鏡月非常的成功.沒錯,在這個男人面前不需要虛假,要的就是聰明.明白自己的處境.

玉邪溫柔的笑,那修長的大手亦是將雪玲瓏白希如玉的手握住大掌之中,只因為他握著的感覺非常的美好,雖然心中是懊惱被一個女人所影響了心魂,雪玲瓏羞澀著臉,想要抽出自己的手,但是又不敢抽出自己的手,那一種女人的糾結也是演繹的很好.讓一邊的玉邪很是得意.他隨即再度溫柔的聲音道:"愛妃,只要你乖乖的,朕會給你所想要的一切."

玉邪握著手中的玉手,他竟然心底里生出一種,想要和她一生與共的感覺.他似乎是找到了與自己手天下的女子.只要這個女人表現不錯,他在收服了西陵之後,會允許西陵作為藩王存在.

雪玲瓏運力從玉邪的手中將自己的手抽出來.正當這時候,龍輦已經到了崇政殿外,太監的聲音響起:"恭請皇上,皇貴妃下龍輦.恭祝皇上和貴妃百年好合."

玉邪聽著文武百官的聲音,那性感邪魅的唇竟然不自覺的勾起一絲愉悅的笑.好像就真的只有這個女人能夠和自己百年好合一般.玉邪緩緩的起身,牽著雪玲瓏走下龍輦.

在眾人的矚目之下,玉邪牽著雪玲瓏的手走下了龍輦,接受百官的朝拜.百官更是知道,這西陵公主雖然是皇貴妃,但是之上唯有已故的雪皇後.日後這皇貴妃乃是這後宮的女主人了.他們從來沒有在皇上的眼中看到這種溫柔的眸光了.

眾人看著眼前的皇貴妃雖然蓋著鳳冠霞帔.但是從那玲瓏的身段,便知道這皇貴妃一定是一個美人兒.

"拜皇上,皇貴妃."隨著太監高聲起,下首的眾人齊刷刷跪地行拜:"拜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雪玲瓏任由玉邪握著自己的雙手.她是在等待玉邪藥效發作.哼,他要在眾人的面前將這個男人的那一層皮撕下來.接受了百官朝拜之後,正當欽天監要高唱起:"送入洞-房"的時候,陡然的雪玲瓏身側的玉邪,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意識到自己的身體不對的時候,一個鐵骨錚錚的男子竟然在眾人面前倒下.讓玉邪來不及發出聲音.只是他倒地的時候,一手指向雪玲瓏.沒錯,這藥效就是這麼的猛烈.

百官們看到皇上倒地,而且在倒地之前一手指著身側的赫連鏡月,當下眾人都明白了,是赫連鏡月對皇上做了手腳.侍衛們正要上前的時候,雪玲瓏更是上前一步,用銀針抵在玉邪的咽喉之處,絕冷的聲音道:"你們膽敢再上前一步,我就一針刺入他的咽喉里."

百官們一個個滿臉怒視雪玲瓏.武將更是黑著臉,大將軍上前一步,怒聲道:"赫連鏡月,你若是膽敢傷我們邪帝,我們東起要西陵為之陪葬."

雪玲瓏看著眼前的大將軍秦日照.心中暗歎,這個男人是風千塵的人,只是這個男人一直在邊疆,根本就不知道朝堂上的人根本就不是他昔日忠心效忠的人.底下的西陵的使臣,和南詔,北耀的使臣們都是望向雪玲瓏.

雪玲瓏自己扯下了鳳冠霞帔.對著秦日照冷笑道:"秦大將軍,虧你還是東起的大將軍.你且來看看,你們眼前的邪帝是誰?"

當雪玲瓏上前要去撕下玉邪臉上的人皮面具的時候,陡然的暗處一道勁風襲向雪玲瓏的手腕處.雪玲瓏知道自己若是躲避了這一道暗器的話,那麼自己就失去了在眾人面前撕開玉邪人皮面具的機會.因此,盡管知道那暗器對于自己而是致命的打擊,她此刻已經是在來不及了.雪玲瓏,不管會被暗器打中.從懷中拿出藥水,在玉邪的臉上搓著.

雪玲瓏在玉邪的臉上搓著,那道暗器向雪玲瓏飛來.眼看著暗器便要擊中雪玲瓏的時候,陡然的一道身影快如閃電一般,出招,打掉了那一道暗器.當下崇政殿里氣氛非常的緊張,弓箭手對准著雪玲瓏和一身黑衣蒙面的男子.

黑衣男子擋在雪玲瓏的身前,暗中一道又是一道的暗器從暗處直接的飛向風千塵.此刻雪玲瓏已經是撕下了玉邪臉上的人皮面具.風千塵似乎背後有眼睛一般,退身將玉邪提起來.當眾人看到雪玲瓏手上一張人皮面具,再看向被一身黑衣蒙面的男子提著的"邪帝"竟然……竟然是醫聖玉邪?

………………………………………………………………………………

親耐的們,下一章就是終結章節了啊.

上篇:第498章:大結局(三)     下篇:第500章:大結局(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