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云霧宗的雜役(三) 
  
云霧宗的雜役(三)

杜若等父親睡著之後,就回了自己的房里收拾行李,說是房間,其實是柴房,房里一半的地方放著柴禾.才剛開始收拾,突然一聲大吼,"杜若,你這死丫頭在干什麼!"

杜若嚇了一跳,轉身就見方大娘一手拿著擀面杖一手叉腰,氣勢洶洶的站在門口,"娘,我收拾行李,帶幾件換洗的衣服."杜若解釋說道.

"哦——"方大娘長長的應了一聲,皮笑肉不笑的說:"我來幫你理."說著進了柴房兼杜若的臥房,隨手拿了幾件滿是補丁的衣服往一塊褪了色的粗布里一塞,胡亂裹了一個包裹.

"娘你真好."杜若忍著雞皮疙瘩給方大娘拍馬屁,繼母雖然對自己不好,一直說要把自己趕走,可到底也沒有真的趕走她,家里除了她之外就沒有壯勞力了,她每天天不亮就要起來干活,一直要等到天黑才能休息……不是所有人都生來尖酸刻薄的,將心比心,要是杜若站在方大娘的位置,她不會比方大娘做的更好,甚至——她可能早就帶著自己的親生孩子離開這個火坑了!這也是杜若肯喊方大娘為"娘"的主要原因,思及此,杜若語氣柔和的對方大娘道:"娘,我在云霧宗一定會好好干活的,這樣你也能輕松點了."

方大娘聞言古怪的瞪了杜若一眼,這死丫頭今天吃錯藥了?"你真願意當雜役?"方大娘斜著眼望著她,"你的資質當雜役可惜了呢."

杜若一笑:"娘,我從來沒想過要修行,我只想去云霧派學點東西,能把爹的病治好."杜若說的是心里話,她從來沒想過要修真,雖然她穿越了,而且穿越到一個修真者的世界,但杜若對飛升成仙的事還是將信將疑的,對于這里人人都向往的修行也沒有太多的執著.不可否認修真者的壽命的確比一般人要長很多,可飛升成仙對于修真者來說,還只是一個傳說而已.據她所知,現在活得最長的人,是蜀山界的黃石道長,已經活了有八千多年了,其他的修者能活到五六千歲算是非常長壽了.

既然都要死的,她又何苦強求一定要活這麼長時間呢?再說這個世界有詳細記載的曆史就起碼有幾十萬年了,幾十萬年發展下來,這世界有什麼特別的變化,就一直類似中國古代的文明,這樣一成不變的世界,活的太久又有沒什麼意思!她可不想自己在死前回憶自己這輩子干了多少事,發現自己一輩子只做了一件事——修煉!再說現在家里這麼困難,她更不能讓爹因為自己,而讓把家里賴以生存的房子賣了.去云霧宗當雜役,說不定還能學上一門手藝,正如紀掌櫃所說的,雜役也會教如何修行,如果自己真的有機緣,只要自己肯用功,不愁將來沒機緣.這世界就是尋常人也能活百多歲呢,這點壽命也足夠了.

"阿若果然是個好孩子,娘沒看錯你."方大娘眉開眼笑的說:"走,我現在就送你去云霧宗."方大娘太了解自己男人的脾氣了,如果不盡早送走這丫頭,明天說不定他就又要改主意了!到時候肯定又要大鬧一場了!呸!不過一個賠錢貨而已,哪里值得他這麼費心思!說著把包裹往杜若懷里一塞,"走吧!"

"不用了."杜若接過包裹說,"我跟鐵牛叔說好了,他要送墩子去云霧宗,正好帶我一起去."

"那我送你出去."方大娘說道.

"……"奇怪?繼母今天怎麼了?居然會送她?

方大娘則在想,她要讓鎮上所有的人都知道這丫頭去云霧宗當雜役了,日後就算這死丫頭吃不了苦,從云霧宗跑回來,她也不會讓她再進門的!

杜若雖不清楚方大娘打什麼主意,但也肯定她又在算她那些永遠成功不了的小九九了.杜若失笑著跟方大娘出了門,杜家住在青山鎮的貧民區中,附近住的人家,男的大多跟杜父以前一樣為云霧宗靈礦上的礦工,女的大多以在鎮上干些雜活為生.這幾天連續下大雨,礦工們怕危險,大多不肯下礦,都三五成群的聚成一團,在街上喝酒.

杜若跟著方大娘一路上叔叔伯伯的喊過去,哄得這幫漢子眉開眼笑,"阿若你去跟娘去哪兒?"一名漢子將小丫頭抱上膝蓋,挾了一塊靈獸肉喂到了她嘴里.

杜若嚼著嫩嫩的靈獸肉,嘟噥的說:"我去云霧宗,聽說那兒在招雜役呢!"

"雜役?那也不錯,反正雜役也能修行."大家安慰杜若道,因為交不起束脩而去當雜役的孩子比比皆是.

方大娘一聽忙問道:"什麼?雜役也教修行?要交錢嗎?"她不等眾人回答,就指著杜若的鼻子罵道:"好啊!我知道你這小不死的不安好心!說!是不是想騙我去云霧宗,然後逼著我交錢讓你學修行?"方大娘說著舉起手就要扇杜若.

一旁的漢子忙伸手攔下她:"嫂子你這是干嘛呢!雜役教修行是不要錢的,不過要是通不過考核就要在云霧宗賣身為奴了!"

"真的!"方大娘眼睛一亮,"能拿多少賣身錢?"

杜若哭笑不得,眾人搖頭歎氣,簡單的給方大娘解釋了云霧宗是如何招雜役的.方大娘聽完後板著臉對杜若說:"你這死丫頭的一定要給我爭口氣!要是當不上雜役,你就不要回來了!"

杜若心里暗想,就算我當上雜役了,你也不會想我回家的!她望了望天色,"娘,我們快走吧!不然太陽都要下山了."

"對,我們快走!"方大娘也急了,開口罵道:"都是你這死丫頭的耽誤時間!"

一旁的人看不下去了,開口說道:"云霧宗離這兒遠著呢,你們娘倆這麼走,到那兒都天黑了,我送你們一趟吧."說話的是青山鎮上唯一一個靈獸車的車夫.

"不用了,我——"杜若剛想說鐵牛還在等她.

方大娘狠狠擰了她胳膊一下,忙湊上去說:"那太好了!我這輩子還沒做過靈獸車呢!"

那車夫笑著抱起杜若,"阿若,你去云霧宗養靈獸,將來養上一堆靈獸給你娘拉車!"

"好!"杜若咯咯笑著坐上靈牛車,"叔叔,鐵牛叔說他在鎮頭等我."

"沒事!正好我載他一程,坐穩了!"車夫吆喝一聲,靈牛長長的"咩"了一聲,快步的跑了起來.等杜若到鎮口的時候,鐵牛和墩子果然已經在等她了,在車夫的吆喝聲中,兩人也跳上了牛車,一起去云霧宗.

"阿若,一會去云霧宗的時候,你可要小心點,哪里都是仙師,要是惹火了他們,他動動手指就能殺死我們了!"墩子坐在杜若身邊低聲說道.

"嗯."杜若知道在修真眼中,他們這種普通人就路邊的雜草沒什麼區別.

方大娘瞄了兩人一眼,笑著對墩子說:"墩子,以後你就是云霧宗的仙師了,以後可要好好照顧我們阿若啊!"要是能給她一點靈珠就更好了!

"我——阿若——"墩子的小臉漲的通紅,"阿若比我本事還高呢!"

杜若同情的瞄了墩子一眼,毅然轉頭跟鐵牛說笑起來,留下墩子一人打發方大娘.等眾人到云霧宗的時候,已經快天黑了,不過云霧宗的弟子堂和雜役堂里依然人山人海.

"牛叔,要不你先送墩子進去?"杜若說道.

鐵牛朗朗笑道:"沒關系,墩子不用去弟子堂,我讓我師兄直接帶他宗門就是了."他望著那堵人牆,干脆彎腰抱起杜若,"阿若,我帶你進去,還有半個時辰雜役堂里的仙師就要回山門了,趕不上,今天就白來了."

也對,她都忘了鐵牛叔以前是云霧宗的外門弟子.鐵牛帶著杜若擠進了人群,方大娘忙跟在鐵牛身後,兩人順利的擠進了雜役堂外殿,外殿里依然擠滿了前來報名的人,唯有內殿入口處一塊地方是空著的.眾人皆圍在空地周圍,不敢上前.鐵牛四處張望了一下,笑著走到一名弟子面前,同他寒暄了幾句,杜若三人就在外面眾人羨慕的目光下,由那弟子就帶著進了雜役堂的內殿.

同外殿的人聲鼎沸不同,內殿里十分安靜,兩名身穿青色道袍的修者雙膝盤坐在蒲團上,二人面前站著幾名年紀在六歲到十歲不等,神色拘謹的童男童女.

【看完這一批我們就回去吧.】一名年紀看起來略長一些的修者對師弟傳音道.

【唉!看了這麼幾天也沒見到有個資質好的.】師弟喃喃的對師兄說道【師兄你說我們要是像牛師叔一樣,招雜役的時候遇到一個天靈根的孩子多好!嘖嘖,一百塊上品靈石!要是沒這些靈石,牛師叔也不可能當上內門弟子!】

【你做夢吧!你以為天靈根的天才是靈田里的雜草,隨便一抓就有一大把?】師兄翻了翻眼皮,毫不留情的打破了師弟的白日夢,【再說那都是快百年前的事了!】

師兄弟兩人在談話,外人是聽不到的,那師兄翻了一個白眼,站在他面前的女孩嚇得撲通一聲跪坐在地上,小嘴癟了癟,顯然要哭出來了.那師弟見狀不耐煩的揮揮手,一旁伺候的僮兒立即機靈的上前,拖著小女孩除了內殿.

【我這不是隨口說說嘛……】師弟訕訕一笑.

【你還是想著今天來個資質好點的孩子比較實際.】師兄無奈的說,【我們這些天送過去的孩子,沒一個能入林師叔眼的.】

【林師叔那要求也太高了,四靈根的孩子都看不上!】師弟抱怨道,【難道他要雙靈根的孩子不成?三靈根的孩子哪里肯當雜役?都去當記名弟子了.】云霧宗的記名弟子首先就是要求要三靈根.

兩人正說話間,帶著杜若進內殿的雜役領著杜若上前,"仙師,外頭又送來一名孩子."

"又來人了?"師弟不耐煩的皺皺眉頭,"算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我們一會就回山門了"

"是,仙師."那雜役恭敬的說道.

師弟隨即漫不經心的掃了杜若一眼,突然眼睛一亮,傳音給師兄道【師兄,你看這孩子是雙靈根啊!好像是火木雙靈根,最適合煉丹,這樣的孩子給林師叔不是合適?】

師兄聞言也仔細的打量了杜若一會,不由心里一喜,臉上卻不動聲色,淡淡的掃了杜若一眼,懶懶的開口說:"就是年紀小了一點,又沒修煉過,干不了什麼事."【你別忘了林師叔要的是丹童,她這麼小,怎麼能做丹童呢?】

【反正林師叔沒說要幾歲的孩子,我們交給他就是了.】師弟滿不在乎的說

【也是.】師兄想想覺得也對.

方大娘聽師兄這麼一說急了,也不顧鐵牛對她使眼色,忙巴上前諂媚的說道:"仙師你別看這個丫頭年紀小,打水,做飯,洗衣服,砍柴……"

"去!去!去!你以為我們買丫鬟呢!"師弟不耐煩罵道,丟了一張契紙給方大娘,"按了手印趕快滾!"

"那……那……"方大娘想問杜若每月的工錢是多少?卻見那師弟臉色一沉,目露凶光,突然想起之前墩子對杜若的忠告,嚇得她慘白著臉,屁滾尿流的往殿門外跑去.

杜若在她身後喊道:"娘,你別忘了回去喊讓紀伯伯來家里一趟."她已經讓二妮去叫紀伯伯給爹看病了,她這麼說是希望繼母"記得"給紀伯伯藥錢.

"知道了."方大娘頭也不回的應了一聲,飛快的跑出了殿門.杜若絲毫不在意繼母的態度,反正她又不是親娘,只要她肯照顧爹就好了.繼母嘴上雖惡毒,可對爹爹的照顧還是很不錯的,不然也不會照顧癱瘓的爹爹這麼多年.

倒是鐵牛上前揉了揉杜若的小腦袋,不舍的吩咐了一句:"阿若好好干,有什麼事你盡管去找墩子."

"嗯,我知道了,今天多謝牛叔了."杜若甜甜笑道.

【這下好了,總算能教了林師叔那兒的差了.】師兄弟同時松了一口氣,招了這麼多天的雜役,總算來了個雙靈根的了.要是再不給師叔送個資質好點的孩子過去,他們以後就別想從師叔那兒要靈丹了.

鐵牛笑了笑,也轉身出了殿門,那雜役上前指著另外幾名孩子問道:"仙師,這些孩子怎麼處理?"

"都趕出去!盡是些四靈根,五靈根的廢物!"師弟沒好氣的說道,"當我們云霧宗是阿貓阿狗都能進來的地方嗎?"

"是."雜役心中不以為然,如果這些孩子都有三靈根還來當什麼雜役?早就去當記名弟子了!

師兄弟收了杜若之後,心情大好,【回去吧.交了林師叔的差,明天就不用來了.】

【是啊!】云霧宗這麼大門派,門內弟子的後代就多得數不清,要不是幾名師叔嫌棄身邊雜役天賦不佳,資質駑鈍,想要找幾個天賦較好的僮兒,他們根本就不用對外招雜役.

兩人拋出各拋出一只紙鶴,年輕男子一把拎起杜若,"小丫頭,走了!"

上篇:云霧宗的雜役(二)    下篇:云霧宗的雜役(四)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