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云霧宗的學習生活(四) 
  
云霧宗的學習生活(四)

深夜,云霧宗的書閣里燈火通明,杜若捧著一冊《太清玉冊》看的津津有味.正如杜若所猜測的,《太清玉冊》的就是類似于十三經中《爾雅》,全書一共有九卷,詳細解釋了天地演化,陰陽五行生克以及三洞經書目錄,符箓階次,齋醮科儀……還把修真功法中出現的所有專有名詞詳細的解釋了一遍.

"明天去問問薛師姐,這卷書在那兒有得買."杜若看的幾乎著迷了,書閣里只有一套《太清玉冊》,已經被人借走了大半,尤其是杜若想看的基礎卷已經全部被人借走了,這種書還是自己有一套比較好.

"你想買什麼書?"清冷的聲音突的響起.

杜若嚇了一跳,驀得抬頭卻見云松子站在她面前,她忙站了起來行禮,"夫子.啊!"她突然想起早上云松子跟她說過,晚上要去他哪里的,"夫子,對不起,我忘了……"她羞愧的低下了頭.

"你想買《太清玉冊》?"云松子並沒有責怪她,反而抽走了杜若手里的書卷,見她看的是《太清玉冊》,不由微微詫異,這麼枯燥的訓詁書她也看下去?

"是."杜若坦然說道:"夫子給我的功法,我都看不懂是什麼意思."

云松子並不答話,反而望著杜若散亂擺放在一旁的筆記皺眉.杜若手忙腳亂的收拾著自己的筆記,"夫子,我有天天臨字帖……"在云松子不算特別嚴厲的目光注視下,杜若咽下了後面解釋的話.

"以後不許在用鉛槧寫字."

"是!"杜若低著頭連連應聲.

"明天去找清微要一套《太清玉冊》."

"嗄?是!"杜若抬頭望著云松子那種依然沒什麼表情臉,興奮的說:"多謝夫子!"《太清玉冊》足足有九卷,每卷都有上中下三冊,想來價格肯定不會太便宜,要是自己出錢的買的話,肯定要存上好長一段時間呢.

"回去休息吧."云松子臉上神色不動,但看杜若的目光已經柔和許多.

杜若這才注意到更漏上顯示的時間都快子時了,"這麼晚!"她不由吐吐舌,見云松子已經離開,她也打了一個哈欠,收拾東西回房睡覺了,夫子都給自己書了,她就沒必要熬夜看了.

第二天杜若還沒有去找楊管事,楊管事就拎著一套《太清玉冊》來到了杜若上課的書房,"阿若!"

杜若正辛苦的毛筆奮戰中,聽到有人叫她,她茫然的抬頭.

"阿若,這是師叔讓我給你的《太清玉冊》."楊管事含笑說著,將《太清玉冊》擺放在了她腳邊.

"楊管事."杜若手足無措的起身,"我……您……"她小臉憋得通紅,"我自己去拿就好了."

楊管事輕拍她的肩膀,"我正好沒事就送來了."她望著杜若那形狀清秀,但依然沒什麼力道的字,輕笑的說:"你也不要怪師叔不許你用鉛槧寫字,他也是為你好,我們以後畫符咒,陣法都是要用毛筆寫的,你現在練好毛筆字,將來有的要吃苦呢."

"我知道……"杜若怯怯的說.

"好了,你慢慢看書,我先走了,要好好用功,別辜負了師叔的一番心意知道嗎?"楊管事笑著說.

"知道……"杜若跟在楊管事身後送楊管事出書房後才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她望著那堆書,幾不可見的蹙了蹙眉頭.

書房里寂靜無聲,半晌突然響起一聲輕笑,"同人不同命啊!資質好就有人喜歡,像我們這種'廢物’只有打雜的份!"

"別人就是寶貝,才入門就給一流功法了,現在連書都讓楊管事送來了,真是好大的臉面!"

"連字都要督促讓練!夫子什麼時候管過我們字寫得好不好?"

"你嫉妒也沒用,誰叫你沒投好胎呢!"

同班的八人除了薛靈芸和孫小雅外,剩下幾人的資質都是三靈根,只是因為家境緣故,才不得已當雜役的,大家見云松子格外看重杜若,自然心里不服氣,七嘴八舌對杜若冷嘲熱諷起來.杜若頭也沒抬,依然專心致志的完成著手上的作業.

"你們說這個話什麼意思?有本事你們也讓夫子送你們書啊!"孫小雅甩開被杜若拉著的手,跳了起來,跟她們對罵道.

"我們說我們的,管你什麼事?"一人反駁道.

"你們這是——是——指槐罵桑!"孫小雅自覺說了一個成語,不由洋洋得意.

書房里先是一靜,隨即爆發出一陣大笑,"哈哈哈——指槐罵桑?哈哈哈——她連指桑罵槐都不知道!"

"她才是真的'廢物’呢!聽說她是四靈根的!"

"沒法子,誰讓我們家里沒她家那麼有錢呢!連四靈根的廢物都能用錢買進來!"

"你們——"孫小雅難堪的漲紅了臉,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被別人說是'廢物’沒關系,就怕自己也認為自己是'廢物’,那麼就真的是'廢物’了."杜若放下毛筆慢悠悠的說,心里暗暗歎氣,這丫頭怎麼這麼沉不住氣?又不是再罵她?還有這些孩子到底腦子里在想什麼?小小年紀就這麼尖酸刻薄,也不知道跟誰學的.蘿莉嘛,還是軟軟糯糯的最可愛了!

"你說什麼!"一人忍不住跳出來指著杜若的鼻子說道:"你敢說我們是廢物?"

"她什麼時候說你們是廢物了?是你們自己對號入座吧?"薛靈芸抬頭冷冷的說,"有閑時間嫉妒別人,還不如好好學習呢!不然就真成廢物了!"

杜若輕輕的移開了指到自己鼻子前的手指,"有錢怎麼了?有錢也是本事!沒錢又沒靈根的才是——"杜若最後兩個字沒出口,可誰都知道她再說什麼.

"你們!"果然對罵的人被她氣得一時找不到什麼反駁的話.

"噗嗤!"孫小雅見薛靈芸和杜若不過說了幾句話,就讓她們氣的說不出話來,不由噗嗤一笑.

"小雅,你不是說要喂小猴子嗎?我們走吧."杜若抬頭對孫小雅說道,孫小雅前幾天在山上撿到一只剛出生的小猴子,愛的跟什麼似地,天天去廚房要水果喂它.

"對哦!"孫小雅忙收拾東西,"我們快走,去晚了廚房就沒水果了."

杜若偏頭問薛靈芸道:"薛師姐,你去嗎?那只小猴子是白色的呢."

薛靈芸不說話,但也收拾起東西來.

"你小心點."走到半路的時候,薛靈芸突然對杜若說了一句:"吳師姐的哥哥是云霧宗的記名弟子."

"嗯."杜若點點頭,"多謝薛師姐."

薛靈芸冷哼道:"不用謝我,我只是討厭她們吵我看書.再說資質好不代表就是廢物!云霧宗金丹期以上的真人沒幾個是天靈根的!"她也是四靈根的,也是靠著家里的權勢才能進云霧宗的.那幾人雖是在罵孫小雅,可也把她也罵進去了.

"師姐說的對,所謂的天才都是百分之一的天賦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得來的."杜若微笑的說.

"不錯!"薛靈芸雙目瑩亮,"以前教過我的夫子也是這麼跟我說的."

杜若臉上笑容不變,心里卻暗暗接了一句,基本上所有的大人都不會對孩子說下面的一句最重要的話,但那百分之一的天賦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的汗水都要重要!云霧宗金丹期真人或許沒有幾個是資質超好的,但是也絕對沒有幾個是資質真正差的.

"阿若,你看!我去廚房要到了幾個桃子!小猴子今天有的吃好吃的了!"孫小雅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

"我去把書放好."一整套《太清玉冊》還是非常重的,她又不能當著薛靈芸和孫小雅的面把書放在玉佩里.

"好,我們先去喂小猴."孫小雅說.

"我要回去修煉."薛靈芸遲疑了一下說道.

"哎呀,你們老是修煉看書會成書呆子的!"孫小雅拉著薛靈芸的手說:"走啦,跟我一起去喂小猴子,我的毛毛長得可漂亮了!渾身雪白雪白的!"孫小雅突然發現薛靈芸說話不討厭了!

"白猴子?唔,我記得通臂靈猿是白色的,你養靈獸?靈獸不要用這種水果喂了,我那里有些靈果,你用靈果喂它吧.其實養靈獸最好用靈丹……"薛靈芸滔滔不絕的說著.

"呃……"孫小雅聽得都成蚊香眼了.

"我想那只猴子應該不是靈獸."杜若忍笑說,照她看那只小猴子應該是只得了白化病而被猴群拋棄的普通山猴而已,不然孫小雅去哪里揀這種剛出生的小猴子.

"不是靈獸也有白猴子嗎?"薛靈芸疑惑的問.

"有啊,不過很少而已."杜若說.

孫小雅的撿到的小猴子不過才巴掌大小,睜著一雙紅紅的小眼睛怯生生的瞅著她們,慢慢的舔著被碾碎的果肉,"小猴子太漂亮了."孫小雅愛憐的摸著它茸茸的白毛.

"是啊."杜若伸手輕輕的摸著它柔順的毛發,隨口打趣道:"小猴子,你要快點長大,以後變成齊天大聖!"

"什麼齊天大聖?"孫小雅和薛靈芸異口同聲的問道.

"沒什麼,就是一只猴子而已."杜若笑道.

"你是說把凡獸養成靈獸嗎?"薛靈芸問道.

"凡獸也能養成靈獸?"杜若和孫小雅異口同聲的問道.

"當然可以,就是要多費心而已."薛靈芸想了想,"我記得書閣里有這種書,過幾天我找來給你們看."

"好."杜若點點頭,心里暗想昨天她看書忘了時間,今天可不能忘了時間了!

"阿若,你怎麼了?"孫小雅見杜若站在那邊跟呆了一樣,不由疑惑的問道.

"沒——沒什麼."杜若笑了笑,"小雅,要不要拿點牛乳什麼喂小猴子,讓它現在吃桃子是不是太早了?"

"猴子不就吃桃子的嗎?"孫小雅反問.

"可這是小猴子啊,小猴子是應該吃奶的吧?"杜若也不會養小動物,但也知道猴子是屬于哺乳類動物,幼兒期吃奶總歸沒錯的吧?

"是嘛?"孫小雅迷茫的望著薛靈芸.

薛靈芸遲疑道:"要不給它吃點靈果試試?"

孫小雅和薛靈芸兩人煞有其事的商量了半天也沒得出一個結果來,最後見小猴子吃飽喝足又美滋滋的睡了,才決定以後還是繼續喂水果,而杜若則心不在焉的同兩人說笑著,直到天色暗去,三人各自回房休息不提.

深夜,萬籟無聲.

杜若等粉花睡下之後,披衣起身瞧了瞧房里的更漏,剛過亥時,還不算太晚,穿戴好衣服之後,就離開了自己的院子,往云松子的院子里走去.至茅屋門口,杜若見那院門隙了一條縫,不由心下暗喜幸好夫子沒怪自己!

"吱嘎"一聲,杜若緩緩的推開了院門,院內茅屋大門半開,借著月光隱約可見云松子側身朝里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杜若剛想進茅屋,又突的收回了腳步,抬手就想敲門,可轉念一想,還是選了個比較平坦的位置跪了下來.

"進來吧."杜若膝蓋還沒有著地,云松子便翻了個身,緩緩的坐起,淡淡吩咐道.

"是夫子."杜若乖乖的走了進去.

"坐."云松子指了指自己對面的蒲團,杜若依言盤坐在蒲團上.

云松子微微點頭,他見過不少孩子,這個孩子不是資質最好的一個,但無疑是最聰明最刻苦的一個,"你以後想做煉丹師還是靈植師,靈獸師或者是靈器師?"云松子問道.

"什麼可以救我爹爹我就學什麼."杜若不假思索的說道.

"你父親?"云松子微微挑眉.

杜若簡單的把父親的病症說了一遍,云松子聽杜若說完,面無表情道,"以你現在的本事,學什麼都救不了你父親."

"……"杜若滿臉黑線,太打擊人了.

云松子說完之後見杜若整張臉都垮下來了,不由沉默了,過了一會道:"過些日子我會下山一趟."

"嗄?"杜若先是一愣,隨即驚喜的望著云松子,是她想的那個意思嗎?

"修真之人豈可被俗事所累?"云松子輕敲杜若的額頭,"以後要專心修煉知道嗎?"

"知道!"杜若這兩個字說的又快又響,她都樂得找不到北了,爹爹的病有救了!

云松子又敲了敲她額頭,握住她的手腕,沉聲說道:"沉住氣,默誦養氣訣第一篇,然後好好感受你體內的靈氣."

"是."杜若深吸一口氣,讓心情漸漸平複,然後閉上了眼睛,默默的背誦著心法,感受著云松子輸到自己體內的那一縷熱熱的氣流慢慢的游遍了自己的全身……

"阿若!阿若!"

"嗯哈——"杜若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有人叫她?

"阿若!咚咚咚!"這次還加了敲門聲.

杜若打著哈欠下了床,"誰啊?"咦?她昨天睡覺沒脫衣服?

"阿若,你還沒起來?快上課了!"孫小雅在門口喊道.

"上課?"杜若呆了呆,頓時想起夫子昨晚帶著自己引氣入體,然後——然後她就睡著了!杜若呻吟了一聲,這下丟臉丟大了!難道是夫子把自己送回房里的?

"阿若?"孫小雅疑惑的喊道,"你起來了嗎?"

"起來了."杜若開門讓她進來,"你等等我,馬上就好."

"阿若真懶."孫小雅笑眯眯的刮著杜若的臉,杜若吐舌一笑,梳洗完畢,跟著孫小雅一起去上課了.

上篇:云霧宗的學習生活(三)    下篇:云霧宗的學習生活(五)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