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云霧宗的養蜂生涯(七) 
  
云霧宗的養蜂生涯(七)

杜若等孫小雅回家之後,想了想,又折回了修真集市,用一瓶補靈丹換了幾顆上珠,又去錢莊兌了三千兩銀子,再讓錢莊里的人給自己絞碎一錠銀子之後,才又回了青山鎮.

"阿若,你回來了?可是在云霧宗學了仙法?發財了吧?"杜若先把絞碎的銀子去銀店換銅錢,銀店老板娘見杜若取出的碎銀子成色極好,就知道是從細絲大紋銀上剪下來的.

杜若笑眯眯的說,"這些銀子都是仙師賞我的."

"仙師賞你這麼多銀子啊!足有一兩吧?唉,可惜我家大妮沒修仙的本事."她上下打量著杜若身上的衣服,嘖嘖有聲的說道:"哎呦,這衣服都是上等的絲緞做的,這得值多少銀子啊!"

杜若笑而不語,"對了,阿若你一個月多少工錢?"老板娘問.

"我們不是每月拿工錢的,是按年拿工錢的."杜若笑了笑說:"我還沒拿工錢呢,不知道有多少."

"唉,伺候仙師的活,拿的工錢肯定多!"老板娘羨慕的給杜若數了三貫銅錢,誰家出了一個有修真資質的孩子都能一步登天,可恨老方那賊婆娘還整天嫌棄這金娃娃,要是杜若是她的女兒該有多好!

杜若見老板娘不在追問自己工錢的事,不由松了一口氣,接過銅錢後,又買了些豬肉,米糧等物之後,才往家里趕.到家的時候就見方大娘捧著飯碗蹲在門口,津津有味的看著對過三柱叔,三柱嬸打架,墩子和二妮也有學有樣的各自捧著飯碗坐在門檻上,傻乎乎的張著小嘴看著熱鬧.

杜若嘴角一抽,上前輕喚道,"娘."

方大娘見杜若不由一愣,隨即跳起來罵道:"你這小不死的怎麼回來了?"

"娘,我回來看你們的,爹和奶奶身體好嗎?"杜若從懷里掏出三貫銅錢,"娘,你看,這是仙師賞我的."說著又從懷里掏出兩包麥芽糖遞給二妮和敦哥.

"姐姐真好!"兩人歡呼的跳了起來.

杜若從懷里掏出一根發繩,"二妮,帶著敦哥回桌上吃飯,一會姐姐給你梳頭."

"哦."二妮乖乖的應了.

方大娘見杜若帶錢又帶東西回來了,臉上立馬露出了笑容,"哎呦,我家閨女有出息了,都知道帶錢回來了."說著側身讓杜若進門,"阿若啊,你在云霧宗一個月多少工錢啊?"

杜若道:"我還不知道呢,我們是一年發一次工錢的."說著她閃身往房里跑去,"我去看爹."

"你這小不死的!"方大娘伸手一拉沒拉到杜若,氣的直跺腳.

"方大娘,你家閨女出息了,都帶錢回來了,你還不開心啊?"旁人湊趣道.

"老娘養了這小不死這麼久,她拿點錢回來也是應該的!"說著將那忙將那三貫錢往袖子里一塞,"去去!我要關門了!"方大娘把看熱鬧的人轟走之後,"砰!"一聲關上了大門!

"爹!"杜若興沖沖掀簾往父親的房里去,剛看到父親她就呆了.

"怎麼了?傻了?"杜父半躺在床上含笑望著女兒傻乎乎模樣.

"爹,你可以坐起來了?"杜若興奮的撲到了爹爹的身邊,"爹爹坐起來了!"

"傻丫頭!"杜父愛憐的摸摸她的小臉,"阿若,那位林仙師你是怎麼認識的?"那天云松子突然出現在家里的時候,把大家都嚇了一跳,他什麼話都沒說,給自己把脈過後,就離開了.幾天後,紀掌櫃就開始上門給自己針灸,用藥,才幾個月工夫,他下身就開始有感覺了,人也坐起來了.紀掌櫃說過,他的病不難治,難得是那些藥都要用千年以上的靈草才有效,那林仙長跟自己非親非故,怎麼會給自己送這麼好的藥呢?

"林仙師?您說夫子嗎?他是教我修煉的夫子啊,夫子人很好……"杜若膩在杜父身邊,和他說著自己在云霧宗的情況.

杜父聽得連連點頭,"不錯!阿若你要好好努力,才枉費仙師對你的一番教導."杜父心里暗想,莫非林仙長有意收阿若為徒?或者——杜父心里無聲的歎了一口氣,掩去了眼底的擔憂,不管怎麼樣,阿若現在還小,他還有時間……

"我知道."杜若佯裝漫不經心的問:"爹,娘留給我的那個簪子,我放在儲物袋里都被師兄發現了呢!"

"哦,你說那根青云簪嗎?"杜父說道,"那是你還沒有煉化的緣故吧?煉化後的法寶,你師兄就看不出來了."

"煉化過的寶物外人就看不出來嗎?"杜若問道.

"當然,如果靈器這麼容易被人看出來,那靈器還能用來防身嗎?"杜父笑道.

"是嘛?爹爹,有沒有一種法寶,煉化之後就不見了."杜若追問道,自從她得到小空間之後,她的玉佩就不見了.

"不見了?怎麼了不見呢?"杜父很是疑惑,想了想,"你說的可能是修者的本命法寶吧?修者的本命法寶在煉化之後,會收于修者體內."

"那麼修者的本命法寶可能被人知道嗎?"杜若問道.

"不可能!"杜父搖頭,"如果說尋常的法寶可能有些修者會有些特殊的手段探知,但本命法寶是絕對不可能被人知道的,除非——"

"除非什麼?"杜若追問道.

"除非那個修真被人搜魂,不過一旦被人收魂過後,那個修者也成傻子了,就不能修煉了."杜父說道.

"哦."杜若應了一聲,心里暗想,這個玉佩可能就是自己的本命法寶了,不然怎麼會突然不見了呢?看來夫子他們是不知道自己有這個寶貝.杜若知道修者只有擁有一件本命法寶,她那個玉佩這麼牛,讓它做自己的本命法寶她還真賺到了!

"你這丫頭問這個干嘛."杜父刮刮女兒的小鼻子,

"我隨便問問."杜若笑嘻嘻的說道,"夫子不讓我用靈器,他要我專心把基礎打好."

"你夫子說的不錯,靈器總有失靈的時候,唯有自己學到的本事才能在危機的時候救你一命."杜父笑著說,"我記得你紀伯伯也養過一段時間的蟲子,你要是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去問問你紀伯伯."

"好."父女兩人正親昵說笑的時候,門外方大娘一聲大吼,"杜若,你這死丫頭,還不快給老娘死過來做飯!"

"是!"杜若聞言立即跳了起來,"爹,我去給娘幫忙!"

"阿若——"杜父張了張嘴,頹然了歎了一口氣,狠狠的拍打了自己的腿一下,都怪他沒用!

深夜,杜若洗完家里的碗筷,應付完好奇前來打探的鄰居,把自己的小柴房洗刷了一邊後,才得以休息.她倦怠的半躺在硬硬的木板床上,手里把玩一塊小小的鵝卵石,咪咪趴在她的肚子上呼呼大睡.這塊石頭是她從那小池子里撈出來的,今天那個金丹期修者丟的那塊靈石給了她靈感,那池子里的石頭不會也是靈石吧?她就從水池里撈了一塊上來,觀察了半天也沒看出它有什麼靈氣……好吧!是她太貪心了!有了靈水還妄想有極品靈石!不過以純欣賞的角度來說,這塊石頭還是挺漂亮的,光滑如玉的觸感,雪白的底紋上有著極淡的金色花紋,在昏暗的地方還會發出柔和的光暈,看著就非常賞心悅目.

"喵——"小咪咪睡了一覺後,又覺得餓了,喵喵的叫了起來,無力的四肢努力的想要把肥肥的小身子支撐起來.

杜若歎了一口氣,恨恨的說了一句,"你這磨人的小東西!"才將它摟到懷里,用小勺子一勺勺的喂著它牛乳.這只小懶貓被她慣壞了,現在都不肯趴在碗里自己舔牛奶了,一定要她喂才肯吃.杜若喂完了小懶貓,又把她放在自制的貓砂上,讓它解決了生理問題之後,才又放心的讓它繼續趴在自己肚子上睡覺.既然爹爹身體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她明天就回云霧宗吧?她留在家里也沒什麼事情,杜若嘴角露出一絲苦笑,她在家里反而要比在云霧宗更忙呢!

不過在回云霧宗前,她還要做個試驗!杜若從小荷包里掏出一只綠努蜂的幼蟲來,說起來綠努蜂在異蟲中算是外貌比較漂亮的蟲子了,性子也頗為溫順,通體呈現淡淡的綠色,看久了還挺可愛的.這只幼蟲是她照著書上介紹的,已經定下主從契約的靈蜂——小綠.她現在修為低,除了這種沒什麼攻擊力的幼蟲之外,也簽不了什麼其他靈寵.

杜若逗了小綠半天,小綠就是懶懶的趴在她的手心里,淡定的一動不動,真懶!雖說很多人都說養綠努蜂當靈寵是浪費,但她還是簽了一個幼蟲,准備做個試驗.杜若小心的把小綠放在從空間帶出來的石頭上,用一根筷子蘸了一滴空間里帶出來的水,滴到了小綠面前,然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小綠的舉動.小綠先是安靜的趴著,過了一會它慢慢的朝那滴水滴爬去,然後試探性的伸出口器,淺淺的蘸了一下那滴水珠,就迅速收回口器,飛回杜若手心——繼續趴著裝死.

"嗄?沒了?"杜若錯愕的眨了眨眼睛,小心的戳了戳小綠,一動不動!杜若黑線,試探著要將小綠放回碗里,卻不想小綠拼命掙紮起來,緊張的連蜂針都露了出來,隱隱向杜若傳來一種不願意的情緒,杜若忙將那石頭移得遠遠的,安撫著小綠,過了一會小綠才安靜了下來.是因為水滴里的靈氣很濃,多了消化不了,所以才不肯再次靠近嗎?杜若看著明顯已經進去沉睡狀態的小綠,靈蜂沒有經脈,所以在得到足夠的靈氣之後,靈蜂就會進去沉睡狀態,讓身體自動將靈氣吸收.杜若相信動物都有趨利避險的本能,所以她把水滴在了小綠面前,讓小綠自己選擇,而不是喂到小綠嘴里,果然小綠很聰明!杜若松了一口氣,她剛剛很擔心,小綠會跟咪咪一樣的下場!

她也突然想起自己似乎從來沒有在空間以外的地方用身體接觸過這種水!杜若沒多想,就將咪咪和小綠移到一旁,難得有避開這麼多修真者耳目的機會,她要是不搞清這池子水的用法,她還真不甘心!杜若取出特制的蒲團,又打開了兩個簡單的防禦陣法後,才用筷子蘸了一滴水遞到了自己的手心里,隨即她就感覺到一股比平時服用補靈丹要濃厚精純的多的靈氣瞬間湧入自己的體內,她不假思索立刻進去修煉狀態.

"杜若,死丫頭!越來越來懶了!"方大娘大力的推開門,氣勢洶洶的對著朝盤坐在床上的杜若罵道,"不燒好早飯就算了!連水都不燒?別以為你去了云霧宗我就不敢教訓你!"方大娘說著就要拎杜若的耳朵,想把她從床上拖起來,"啊!"她還沒有碰到杜若,就被防禦陣法給震開,身體狠狠的撞到了牆上.

"娘,你沒事吧?"杜若早發現繼母進來了,但她正好處在收功階段,也就沒理她,沒想到繼母一大清早就如此"朝氣蓬勃"……不過昨天那滴水的靈氣還真充足,她這麼修煉一晚上,抵得上她平時半個月的修煉了!杜若決定以後就用這靈水修煉了,可惜這水離開水池後保存不了多久.

"你這死丫頭——"方大娘呲牙裂嘴的爬了起來,"疼死老娘了!"

杜若扶著方大娘,"娘,你小心,我給你揉揉."她運氣給方大娘揉著後背,方大娘感覺身體舒服多了,伸手拍了她後腦一下,"還不快去做飯!"

"好."杜若將咪咪一把撈起,往懷里一塞,轉身去了廚房.

"死丫頭,快把這那只瘟貓放下來,髒死了!"方大娘喊道.

"我會洗手的."杜若可不敢把咪咪留在房里,不然自己的那幾個弟妹非把咪咪玩死不可!等杜若做完早飯,就先回房收拾東西了,她早就辟谷了,自然不用吃飯了.

"咦?"她的目光一轉驚訝的發現,小綠居然又趴在昨天那塊石頭上,不死心的在石頭上團團轉,昨天滴的那滴水珠早已蒸發了,靈氣也散盡了,小綠還想要那水?杜若笑了笑,看來自己的實驗成功了,這個水果然可以用來養靈獸!算上今天,她已經三天沒給小綠喂靈石了,據劉師伯說,綠努蜂的幼蟲兩天不喂靈石就會死掉.

植物的話,她在云霧宗的時候就試驗了,尋常的小花小草一滴下去保管立馬枯萎,若是種在藥田的靈植澆了之後,不會枯萎,但也沒有出現一夜成熟的奇跡,該怎麼長還是怎麼長,看來她還是用水養蟲子比較實惠,既不容易被人發現,又能替自己省下很多靈石.

杜若從小空間里舀了一小碟靈水,滴了一滴在小綠面前後,把剩下的水繼續撒到空間里,她早發現了,這水里的靈氣過段時間不是消失,而是揮發掉了,玉佩空間就那麼大,所以靈氣都保存下來了.但是外面靈氣揮發之後就散開了,所以她現在用完之後就把水潑在空間里,省得靈氣都浪費了.

"喵——"小咪咪從她懷里探出了小腦袋,好奇的伸出小爪子要撥弄小綠,被杜若再次塞了回去,開玩笑小綠體積上是比它小,可人家好歹是靈蜂!扇扇翅膀就能把你這只小奶貓扇飛了!

"阿若,你現在要回云霧宗了?"杜若收拾完行禮,給杜奶奶洗澡洗頭,她換上乾淨的衣服後,就去和杜父道別,杜父歎了一口氣,"早點回去也好,在家你也修煉不了."

杜若低聲說道:"爹,等你腳好了,就帶著娘他們去城里吧,敦哥再大些也該開蒙了."她給爹的那三千兩銀子,足夠家里搬到城里去,舒舒服服過上一段時間了.

杜父並不回答杜若的話,反而伸手替杜若整理了下鬢發,"阿若,在云霧宗你要千萬小心,努力修煉,別跟同門結仇……"

杜若安靜的聽著杜父的教導,"爹,我知道,我會乖乖夫子話的."

杜父望著杜若欲言又止,最後長歎一聲,"你先回去吧."

"嗯,那爹我先走了."杜若同杜父道別之後,轉身頭也不回的出門了,她原本以為她會在鎮上等上小雅兩天,可沒有想到,兩人在路上就碰面了,孫小雅一早就起身來找杜若了,"阿若,我們回門派吧."孫小雅說道.

"小雅?"杜若一怔,隨即一笑,這傻丫頭也感覺到了吧?

兩人走到鎮口之後,放出紙鶴往云霧宗飛去,"阿若,你說為什麼我回去之後,大家都會怕我?"孫小雅茫然的說道,"還有我娘要我晚上跟她出去,我說我要修煉,她就不高興了."孫小雅發現她這次回去跟前一次回去的感覺又不同了,她在家的時候一點都不開心.

杜若沉默一會,低聲說道:"這或許就是阿芸不回家的緣故吧."

"為什麼?修真者就不可以有親情嗎?"孫小雅激動的問道.

"不是不可以有,而是我們把它放在心里就好."杜若微微一笑,"小雅,你看家里因為你修真了,而不愁吃喝,弟弟妹妹有個好歸宿了,你會開心嗎?"

"當然!"

"那不就是了."杜若微微一笑,"這就是親情啊!我們變強了,家里人自然會好過?為什麼要強求一定和他們在一起呢?我們有我們的路,他們有他們的路."

"嗯!"孫小雅眼神依然有些迷茫,但在杜若的勸解下,眼神漸漸堅定,"快看!"她興奮的指著,漸漸顯現在眼簾里的云霧山,"我們快到家了!我想武師叔和阿芸了!"

"是啊."杜若望著那云霧山,心里也揚起了淡淡的喜悅,雖然她的家早在六年前就沒了……

上篇:云霧宗的養蜂生涯(六)    下篇:云霧宗的養蜂生涯(八)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