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大澤曆練(三) 
  
大澤曆練(三)

夜晚的大澤鎮亮如白晝,極盡奢靡,沿街的店鋪爭先展示著各自明豔燦爛的靈燈,耳邊不時傳來各家店鋪奮力招攬客戶的吆喝聲.站在光怪陸離的街頭,杜若不禁有些恍惚,她回到現代了嗎?

"阿若,你怎麼了?"薛靈芸見杜若停下了腳步,不由奇怪的問道.

"沒什麼."杜若微微一笑,"這里真熱鬧."

"那當然,大澤鎮是我們堯光界最出名的修真重鎮,每天來這里的修真者數以萬計."一位性子較為活潑的師姐歡快的說道,"咦?不知道那邊在干什麼?"她指著前面一處人群最多的地方.

"是在打擂台吧?"八人中年紀最長的師姐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是在打擂台."薛靈芸肯定的說道.

"太好了!我們去看看好不好?"不少女孩子躍躍欲試想湊過去,有些性子活潑些的紛紛掀起臉上的面紗,目不暇接的望著街上各種新奇的景象.一開始杜若穿上把渾身上下都包起來的模樣,惹來大家的取笑,說她像個扭扭捏捏的凡俗千金小姐,可在飛船上吹了幾個小時冷風之後,眾人都紛紛找出法器把自己裹起來了,體內靈氣再多總有耗完的時候,可那半空的冷風可是一刻都不會停的!

"這里人多雜亂,萬一走丟了怎麼辦?還是跟著師叔她們比較好."大師姐反駁道.

"哦——"眾人也想起在出來之前,師叔再三吩咐她們,不可隨便亂闖,一定要緊緊的跟著她們.

這次和杜若一起前來的都是年紀在十五歲以下,修為在煉氣四層的外門弟子和雜役們,這些小女孩大多從小在云霧宗修煉,最遠不過去過宗門下面的集市而已,又何曾見過這麼熱鬧的地方?一個個都興奮的紅了小臉,好奇的東張西望著,要不是礙于臨走之時師叔們的嚴正警告,恐怕一個個早往裝飾漂亮的鋪子撲去了.

街頭一下子聚集了這麼多人,是很惹人注意的一件事,很快眾人就引來了不少探視的目光,當看到聚集的一群含苞待放的豆蔻少女時,目光頓時轉為火辣!在那些火辣辣的目光注視下,不少小少女皆不自在的紅著臉,低下了頭,大家在楊管事和方夫子的嚴厲注視下,乖乖的戴回了面紗.要不是顧及尚有兩個築基期的女修在,恐怕已經有人上前搭訕了.

杜若則注意到司徒靜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了,她悄悄的拉了拉薛靈芸的衣擺,"阿芸,你知道哪位司徒師叔是誰嗎?"

薛靈芸詫異的說道:"你不知道?司徒師叔是掌門的獨生愛女啊!火系天靈根的天才,今年才三十歲,已經有築基六層的修為了!"

"真厲害!"杜若由衷的贊道,這才是真正的天才啊!

"是啊,司徒師叔性格灑脫和善,不僅深得大家愛重,甚至聽說還有女修——"薛靈芸突然頓住了,過了好一會才含糊的說道:"反正大家都很喜歡她."

杜若見薛靈芸難得扭捏的模樣,先是奇怪,後來想起司徒靜英姿颯爽的模樣,忍不住微笑,像這樣中性灑脫的女子到哪里都有人喜歡吧?

這時幾位師伯帶著男弟子們走來,楊管事和方夫子見同大部隊回合了,便笑道:"我們先去別院把這些孩子安置好吧."云霧宗是堯光界最大的門派,這種師門出面帶著的弟子曆練活動,自然是住在師門的別院里了.

"方師叔,一會我們可以出來玩嗎?"一名小少女嬌憨的問道,方夫子為人和善,平時和大家相處極好,女弟子們有什麼心事也喜歡來找方夫子解決.

方夫子好笑的搖頭,"你們這些丫頭,我們辛苦帶你們出來,可不是讓你們出來玩的."

眾人聞言吐吐舌頭,楊管事板著臉嚴正警告道:"你們要記住,你們是來曆練突破,而不是來游玩的,一旦被我發現你們私自外出,我就立刻把你們送回去關禁閉!"

"是."大家被楊管事嚇了一跳.

"師姐,你也不要把她們拘得太緊了,都還是孩子呢."方夫子微笑的打著圓場,"孩子們,今天晚上你們好好休息,明天放你們一天假期,可以好好出去玩玩!"

"真的?太好了!"大家開心的歡呼起來.女弟子們咯咯笑了起來,連男弟子也面露雀躍之色.杜若注意到幾位師伯,師叔望著他們,笑的意味深長……

云霧宗在大澤鎮的別院很大,但門派在此駐守的弟子人數也頗多,並沒有多少空閑的房間,幾位築基期的師叔肯定是單獨一人房間的,剩下的女弟子便兩人一間房,男弟子三人一間房.

薛靈芸目瞪口呆的望著杜若從儲物袋里拿出木盆,浴桶,巾帕,茶盞……"我說你不是把你竹屋里的東西都帶來了吧?"

"當然不是."杜若吩咐別院的下人給自己燒水,"這些都是我新買的,以後我們出去的機會多了,這種東西自然都要備齊."

"你帶了幾個儲物袋?"薛靈芸上下打量著她周身,懷疑的問道.

"不多,就兩個儲物袋一個手鐲,其中一個還是空的."杜若說道,她身上有很多儲物容器,但大部分都被她丟到小空間里去了.

"就兩樣東西,你也敢帶這麼多東西?"薛靈芸焦急的問道,"我問你,你帶了多少丹藥?多少法器?"

"放心吧,我帶了很多."杜若見薛靈芸滿臉不信,就從身上取下了一個荷包給她,"不信你自己看?"

薛靈芸將信將疑的接過那荷包,"你儲物袋里還能放儲物袋?"有這麼好的儲物袋?那要多少靈石啊!

"當然不是."杜若無語,"這只是個普通的荷包."她除了自己小空間之外,她還沒見過能相互疊加的儲物空間.

薛靈芸打開荷包後才發現里面放了兩個小小的儲物袋,她不禁訕訕一笑,神識一探,只見儲物空間里面放了好多個架子,物品都整齊的放在架子上,整個空間塞得滿滿的,"你真會——放東西."薛靈芸還沒見過能把空間塞這麼滿的人呢!

"難道還像那些師兄師姐一樣?腰上一溜煙掛著十來個儲物袋?"杜若笑著說.煉氣期的修士大多沒什麼積蓄,買的儲物袋也是最便宜,體積最小的那種,一個也就半米的正方形盒子那麼大小.要是不怎麼會整理物品的話,也難怪會在身上掛這麼多儲物袋了.不過她也都不懂那些修者在想什麼,與其掛這麼多儲物袋,還不如一起打個包裹背在身上呢.

"噗嗤."薛靈芸想起這幾天看到的情形也笑了.這也是煉氣期修士常有的事,等到了築基期,修者不是用袖里乾坤,就會換容量較大的儲物袋了!

這時下人們提了熱水進來,杜若說道:"你要洗澡嗎?"

薛靈芸看到那熱氣騰騰的熱水,突然覺得身上癢癢,她身上的衣物有避塵決,這麼多天冷風吹下來也沒染到半點灰塵,但能洗個熱水澡對已經快半個月沒洗澡的薛靈芸來說,還是不小的誘惑,"你先洗吧."她謙讓道.

"你先洗,我先整理下東西,你不會想睡這里的床褥吧?"杜若利落的把自己帶來的褥子鋪在床鋪上.

"好,我先洗."薛靈芸見這個架勢,就知道這活她干不來,也不客氣,先下水洗了.等她洗完後,杜若也把房間整理的差不多了,讓下人換了熱水後,杜若也舒服的洗了一個熱水澡,"困死了,我們早點睡吧."薛靈芸也打著哈欠,倒在了床上,兩人沾枕就睡著了.

第二天兩人是被院子里練武聲給吵醒,"唔——"薛靈芸揉了揉眼睛,瞄了下更漏,"誰這麼早起來練武了?"

"可能是劉師伯吧."杜若說道,"他天天很早就起來練武了."說著她推了推薛靈芸,"我們也起來洗洗吧,一會還要收拾東西呢."

"收拾什麼東西?"薛靈芸起身穿衣.

"褥子,臉盆這些東西啊."杜若穿好了衣服,從儲物袋里取出昨天問下人要的熱水,兌了涼水漱口洗臉.

"放在這里就好了,我們晚上不是還要回來睡嗎?你每次都收拾來收拾去不累嗎?"薛靈芸不解,現在又不是平時趕路的時候.

"一會下人可能要進來收拾房間,那些東西還是隨身帶著好."杜若有點小潔癖,不怎麼喜歡陌生人碰自己的東西.

"這樣啊,那我也把東西收拾好吧."薛靈芸是世家小姐出生,在這方面也很講究.兩人梳洗打扮完畢,剛整理好隨身行李,就聽到方夫子的叫喚聲.

庭院里方夫子語氣和藹的吩咐大家可以去集市上逛逛,但要注意安全,有什麼危險立刻給他們發信,同時也要隨時注意身邊的傳音紙鶴.大伙欣喜的齊聲應了,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相約去逛集市了.

薛靈芸說道:"阿若,我不想去."

杜若早知道薛靈芸會這麼說,她微笑著勸道:"阿芸,修煉也不差這麼點時間,師門讓我們出來曆練,不僅是希望我們能進階,也希望我們能開闊下眼界,體驗下有別于云霧山上的生活,如果每到一個地方就只知道修煉,那麼跟在山上又有什麼區別呢?"

薛靈芸聽了杜若的話,面露遲疑之色.

杜若見薛靈芸快被自己說動了,加了一把勁說道:"再說我也不是出去玩,這里就是大澤鎮,很多人世代生活在這里,肯定對大澤很熟悉,我們出去打探打探消息,順便看看這里有什麼書買."

"買書?你要買什麼書?門里沒有嗎?"薛靈芸奇怪的問道.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大澤鎮里云霧山這麼遠,定有很多風俗民情不一樣,買些關于這里情況的書,也不枉費我們來這里一趟啊!"杜若說道.

"也好,那我們走吧."薛靈芸見大家走的差不多了,也同杜若一起去了集市.

到了集市,兩人如出籠的鳥兒,目不暇接的望著鎮上熱鬧繁華的景象,"阿若,這里真熱鬧啊!"

"嗯,是啊."兩人正說話著,一名長著人臉鳥嘴的修者迎面走來,兩人同時愣了.這是鳥人?

那人感覺到兩人的目光,回頭朝兩人一笑,尖銳的彎嘴張開,露出了紅紅的尖舌,薛靈芸害怕的倒吸了一口氣,杜若下意識的回了那人甜甜一笑,那鳥人朝兩人點點頭就轉身走了,待那人走的遠遠的後,薛靈芸和杜若才松了一口氣.

"不要命的笨蛋!"一聲沙啞冷哼從兩人身後響起,兩人同時回頭,只見羅峰陰沉著臉望著杜若,"你不要命了!妖修也是能隨便看的?要不是這位妖修脾氣還不錯,你早血濺當場了!"

薛靈芸眉頭跳了跳,雖說知道羅峰是好心提醒兩人,但心里也不舒服.杜若沉默,她的確太大意了,但羅峰的那副好像她欠他很多靈石的模樣,讓她一時不知道該說是什麼好,最後干巴巴的憋了一句話出來,"謝謝你的提醒."

羅峰聽到杜若的道謝,非但神情沒有好轉,反而更加陰沉了.杜若無奈的望天,不知道自己又哪里說錯話了,這孩子的神經咋這麼纖細呢?

"阿若,那邊有書店,我們去書鋪逛逛吧."薛靈芸冷哼著拉著杜若的手說道,這羅峰整天陰著一張臉不說,還一逮到機會就欺負阿若,她和小雅都很討厭這人.

"好啊,我們先去買書,買完書給小雅去買點零食."杜若連忙說道,她對羅峰這種心靈受過創傷的孩子最沒轍了,應付不了,那就避得遠遠的吧!

"好."

一進書鋪,伙計就笑著迎上來,"兩位姑娘可要買什麼書?我們這兒從煉氣期到合道期的修煉法決都有,還有專門教你畫符咒的書,還有各種陣法……"

"好了好了!"薛靈芸揮了揮手,"把你們的玉簡拿來."一般大一些的書鋪都會做一個玉簡,上面記錄了書鋪里所有書的目錄.

"是."那伙計取出了兩塊玉簡擺在了兩人面前.

杜若神識探入,不一會就對伙計說了一大堆書名出來.

薛靈芸聽著杜若報了這麼一長串書名,頭都暈了,"這麼多書你看得完嗎?"

"看得完啊,再說看不完擺著,我也開心."杜若前世沒什麼癖好,就愛看書,買書,穿越到修真世界之後,拜法術所賜,修真界只要是不涉及修煉,書都是非常便宜,一顆上珠能買上很多,所以這個愛好被她一直保留下來了,她現在擁有的書已經快塞滿兩個儲物袋了,每次看到儲物袋里的書架上面擺滿了書,她就有種無比的滿足感.

"咦?阿芸這里還有不少關于水系法術的書呢,要不我們也買點?"杜若注意到這里水系法術的書很多,或許是因為靠海的緣故吧?能在放在店鋪里買的法決肯定不是什麼好貨,有些理論甚至會很偏頗,不一定對自身修煉有用,但增長些見識也是好的.

"好啊."一聽是關于修煉,薛靈芸來了精神,兩顆小腦袋湊在一起挑挑揀揀了半天,才心滿意足的各拎著一個儲物袋出了店鋪.隨後兩人去了靈器店,買了避水衣,可以在水下行駛的小船,附近海域的暗流圖……

薛靈芸看的眼睛都花了,最後就干脆杜若買什麼她也買什麼,等兩人大采購完結,已經快中午了,"哎呀!花了這麼多時間啊,都沒感覺呢!"薛靈芸驚訝的說道.

"阿芸,我們去嘗嘗這里的小吃吧."杜若說道.

"你沒吃辟谷丹?"

"吃了,但是難得來這里,就嘗嘗特色小吃嘛,不吃五谷就好."說著拉著薛靈芸往小攤跑去,薛靈芸無奈的跟了上去.

"阿若,你真會玩!"薛靈芸挾了一條烤的香酥脆嫩小魚吃得不亦樂乎,她跟父親,母親出門的時候,從來沒有玩的這麼開心過!

"書看多了,自然就會玩了."杜若咬了一個烤海螺肉,湯鮮肉嫩的口感讓她滿足的眯了眼睛,"可惜小雅不在,不然她肯定喜歡這里了!這里的小吃比我們那里多多了!"

"因為這里凡人也多吧,我也要吃海螺肉."薛靈芸頭湊了過來,杜若喂了她一個.大澤鎮不僅修真眾多,還有很多沒修為的凡人.兩人你一口我一口正吃得正開心的時候,突然飛來了兩只傳音紙鶴,楊管事和方夫子讓大家在一刻鍾之內到碼頭聚集.

薛靈芸見狀,忙丟下吃食就要離開,杜若壓著她說道:"不急,碼頭里這兒很近,幾步路就到了,先把東西吃了,浪費了食物可不好."

薛靈芸想想也對,兩人快速把食物吃完,結了帳,才不緊不慢的去了碼頭,到碼頭的時候,大家還沒有到齊,合道期的師祖和築基期的師伯,師叔們都站著碼頭等著眾人.

"走了."等人都到齊,合道期的師祖面無表情的說了一聲,就又放出了那條木船.

"啊?去哪里?"大家錯愕不已.

"我的好多儲物袋都還在別院里呢!里面還有我帶的辟谷丹呢!"

"是啊,我還有好多東西沒收拾呢!"

"我的傷藥都留在別院了呢!"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道,有些小姑娘急的眼眶都紅了,誰逛街的時候,會帶著一串儲物袋逛街啊!

但師祖也好,師伯,師叔也罷,都沒有人回答大家的問題,連一向和善的劉師伯,方夫子都冷著一張臉望著大家,大家在諸位長輩的低氣壓下,漸漸的收了聲,低頭乖乖的上了木船,還沒等眾人坐穩,木船便破浪朝一座小島疾駛而去.

杜若和薛靈芸對視一眼,暗暗慶幸,她們把東西都收拾好了!

上篇:大澤曆練(二)    下篇:大澤曆練(四)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