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大澤曆練(四) 
  
大澤曆練(四)

"一人抽一張."木船在海面上行駛的時候,方夫子將一個插滿了竹簽的筆筒放在甲板上,示意大家一人抽一張.

眾人一時弄不清師門長輩們在干什麼,不過還是依言行事,杜若抽了一張竹簽,上面寫著"司幽",而薛靈芸抽到了"中容",有人寫的是"壑明","猗天","甘華".

"這是什麼東西?"眾人紛紛議論.

"是大澤上面的島嶼吧."杜若悄聲對薛靈芸說道,"你還記得大荒山海志上寫過這些名稱."

"難道我們要分開曆練."薛靈芸微微變色,手緊緊的抓住了杜若.

"抽到司幽的過來."楊管事喊道.

杜若安撫的拍拍薛靈芸的手,走到了楊管事身邊,同時走出來的還有五男三女,羅峰赫然在列.

"這次曆練一共有司幽,中容,壑明,猗天,甘華五個島嶼,每個島分八人過去……"劉師伯渾厚的嗓音在眾人的耳邊響起,"你們的任務是在一個月之內把我們規定的任務完成,我們會在一個月後來島上接你們."

"司幽的跟我走吧."楊管事衣袍輕揮,一塊白絲帕從她袖口飄出,待楊管事站在絲帕上的時候,絲帕已經變成了絲毯,八人躍身而上,楊管事就帶著八人往一座草木蔥榮的島嶼飛去.

"司幽島上有一種叫紫丁草的藥材,是司幽島上的特產,你們的任務是每人采上一百株."楊管事將八人放在海灘上,吩咐了他們任務的內容之後,就離開了.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紫丁草?這個名字好熟悉,杜若記得自己在看大澤山海志的時候瞄到過這種花,她心里一松,只要有印象就好,一會翻翻看就是了.

"師兄,這島上危險,不如我們一起進去吧."一名容貌嬌美的師姐話語軟糯的提議道,一起來司幽島上的共八人,三女五男,除了杜若之外,另外兩名師姐一個姓蘇,一個姓白,提議的是白師姐.杜若記得兩位師姐似乎都把儲物袋留在別院里了.

"好啊."一名姓魯的師兄微微笑道,"要不我們八人一起找紫丁草吧?這樣也能安全些."

羅峰冷笑一聲,也不說話,閃身就進了黑黝黝的森林.

眾人臉色一變,那魯師兄臉色陰沉,才回頭對其他人笑道:"這人陰陽怪氣的,就算跟著我們也是拖累我們!"魯師兄顯然在男弟子中頗有威信,其他幾人聽了他的話皆紛紛附和.

"小師妹,你也跟我們一起走嗎?"蘇師姐彎腰不動聲色的攔住杜若的去路,笑問道,她容貌不及白師姐嬌美,但氣質溫婉,笑容甜美,也引來不少師兄的注視.

白師姐也站到了杜若的身後,杜若眼見走不了,暗惱自己反應太慢,她心思一轉,怯生生的點點頭,"嗯!師姐,你們帶著我嗎?"

"當然!我們是同門師姐妹啊!"蘇師姐信誓旦旦的保證道,隨即佯裝不經意的問道,"小師妹,你的儲物袋帶出來了嗎?里面有辟谷丹嗎?"

杜若聞言心里一松,期期艾艾對蘇師姐說道:"我儲物袋只帶出來兩個,里面辟谷丹不多了."

"不多沒關系,有多少拿多少出來,大家一起分一下,好歹熬過這一個月."蘇師姐聽到杜若有辟谷丹面露喜色的說道.

"是啊是啊!"白師姐連聲附和.

"哦."杜若從儲物袋里掏出五小瓶辟谷丹來.

"我看看."白師姐連忙從她的手里搶過一瓶打開一看,"怎麼就這麼點?"她虎視眈眈的望著杜若的儲物袋,大有要搶過來自己翻看的態勢.

"夠我一個人吃兩個月了啊."杜若疑惑的眨眨眼睛,"白師姐,你沒有帶辟谷丹嗎?"

"我——當然帶了!"白師姐勉強一笑,"杜師妹,你這個辟谷丹就由我來收好吧!你年紀小,容易掉東西."

"不要!"杜若滿臉不情願,"那是我的辟谷丹!"

"你!"白師姐臉色微微一變,剛想發作,蘇師姐打圓場道,"不如你身上放一瓶,其他幾瓶讓師姐給你收好,好嗎?你年紀小,容易丟三落四."蘇師姐給白師姐使了一個眼色,白師姐驀然想起,杜若年紀雖小,可也是煉氣四層,她要是硬拼,她們也不一定占得了多少便宜,便勉強笑道:"是啊,杜師妹,這樣就算你不小心弄丟了辟谷丹,我們這里還有呢!"說著把剛剛自己打開的那瓶遞給杜若.

"好吧——"杜若滿臉不情願的嘟著小嘴,伸手把另一瓶沒打開的辟谷丹拿走,"我要這瓶."

"你!"白師姐臉色一變,蘇師姐輕輕的握了握她的手,她勉強壓下怒氣.

一旁的幾位師兄抱手望著這一幕,也不說話,有幾位還目露綠光的望著白師姐手里的辟谷丹.

杜若心里冷笑一聲,趁著兩人分神,閃身跳出了兩人的包圍,疾步往海灘出的一塊大石頭跑去.

"杜師妹,你去哪里?"魯師兄問道.

"我去換衣服."杜若嘴上說著,但手里已經扣了暗器,如果他們動手搶自己的儲物袋,她也不會客氣的!

"換衣服?"幾人面面相覷,一名男弟子不耐煩的說道,"女孩子就是討厭!師兄,我們不等她了!"

"是啊."白師姐厭惡的皺皺眉頭,"這丫頭跟那小子一樣討厭!"

"這不好吧."魯師兄遲疑的說道,"她的辟谷丹還在我們這里呢."

"她自己不是還有一瓶嗎?"白師姐毫不在乎的說道,"放心,就一個月而已,餓不死她的."

"要不我們慢慢走,讓杜師妹換好衣服後,追上我們?"蘇師姐溫溫柔柔的說道,"這樣也不浪費時間."

"這樣好."魯師兄點頭,揚聲對杜若說道:"杜師妹,我們先走,你快點換衣服,然後跟上我們!"

"好."杜若應了一聲,望著他們離去的身影,嘴角微微一彎,心里暗暗慶幸,這些人年紀不大,閱曆不夠,手段也不夠狠,不然她還是真不容易脫身呢!等他們走進森林後,杜若才從儲物袋里取出一套利索的短打換了起來,這套短打是她參照現代野戰服款式做成的,也衣服的顏色也特地選了深綠色.

"你笨蛋嘛?"陰沉沉的聲音從她身後響起.

"啊!"杜若嚇了一跳,腳一絆差點仰到,幸好一雙手伸了過來,把她牢牢的扶住.杜若站穩一仰頭正對上羅峰那張陰沉沉的臉,"你把辟谷丹給了他們,自己怎麼辦?准備餓死?"

杜若眨了眨眼睛,一時沒反應過來,他不是走了嗎?突然想起自己在換衣服,"你——你先轉過去!"

羅峰這時才想起她在換衣服,臉一紅,忙甩手背過身.

杜若迅速把衣服換好,"你不是走了嗎?"

羅峰冷哼一聲,"要不是答應了劉師伯照顧你這個白癡,你以為我會留下來?"

杜若干脆當他不存在,雙膝盤坐在地上,先編了一條馬尾辮固定在衣服上,然後帶上帽子,手套,在取出山海志,翻看紫丁草資料.

羅峰等了一會沒聽到杜若的聲音,臉色一變,驀得轉身,見杜若正在看書,不禁松了一口氣,"你在看什麼呢?"

"紫丁草."杜若說道.

"別看了."羅峰淡淡的說道,"紫丁草是人級的靈草,生長于陰暗潮濕之處,通體碧綠,唯有草尖有一抹紫色,此草大多用來煉制解毒丹,藥草生長的地方時常有鐵背蜈蚣出沒."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杜若大為驚奇.

羅峰皺眉說道:"看一遍不就記住了,快走!磨蹭下去要天黑了!"

"跟你一起走?"杜若滿心不願意,她情願自己一個人,這人嘴巴毒,心眼小,跟他在一起,自己遲早會被氣死的.

"你不怕,可以自己一個人走."羅峰嘴角勾起一個笑容,"知道為什麼這里叫司幽嗎?"

杜若認識羅峰這麼多年,第一次看到他笑,那笑容冷得她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為什麼?"

"因為這里屬陰,陰氣重,最容易產生陰煞,白天因有正陽之氣,陰煞都躲著自己的洞穴里,可一旦到了晚上——"

杜若沒好氣說道,"不就是幾個陰煞嗎?有什麼好怕的?來了正好給我做陰魂珠!"陰魂珠可是上好的煉器材料!

羅峰哂笑一聲,"既然如此,那你就一個人走吧."說著他丟了一樣給她,然後身形一晃,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就不見了蹤跡.

杜若接過才發現是一瓶夠她吃半年的辟谷丹,她抿嘴微微一笑,其實這人也不算太討厭.望著黑黝黝的森林和一片荒蕪的海灘,一陣腥咸的海風吹過,讓杜若又連打了幾個寒顫,她閉了閉眼睛,安慰自己陰煞不是鬼,是鬼她也不怕,她現在是道士,道士就是抓鬼的!如果這點小陣勢就把她嚇住了,她以後怎麼辦?她可不願像蘇師姐和白師姐一樣,遇到什麼情況就想著靠別人!

想起那兩個搶走她辟谷丹的師姐,她嘴角輕揚,希望她們能完好無損的走出這個海島!杜若拉下帽子上的面罩,又把整個人從頭到尾的包了起來,只露出了一雙眼睛和呼氣的地方.一手握著短劍,一手扣著兩顆暗器,放出了六只小飛蟲前面探路,悄無聲息的走進了森林里.

上篇:大澤曆練(三)    下篇:大澤曆練(五)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