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藥谷里的磨難(四) 
  
藥谷里的磨難(四)

清晨的柔光剛剛射進藥谷,靈蜂,彩蝶伴隨著小鳥的歌聲,在藥谷里歡快的飛舞著,"杜若!杜若!你這死丫頭去哪里了!"嘶啞的吼聲打破了藥谷的甯靜.

不一會,杜若背著幾只蜂箱咚咚的跑了回來,"云婆婆,您找我."

云姑睜著滿是血絲的渾濁老眼,凶狠的問道,"你去哪里了?"

"我去放蜂了."杜若說道.

"快,我昨天讓你做的天乙水放在哪里了?"云姑問道.

"在這里."杜若精准的從云姑一堆雜亂的藥劑中取出一個玉瓶遞給云姑.

云姑一把搶過玉瓶,埋頭繼續做自己的試驗,她已經不眠不休干了五六天了,也不知道在弄什麼東西.

杜若下去安置好蜂箱,洗了手後就回到了屋子里給云姑打下手.

"把這些玉簡複制一份."云姑丟了兩個儲物袋給杜若.

"是."杜若接過兩個儲物袋,一個里面全是記錄了云姑多年制藥心得的玉簡,還有一個全是空白的玉簡,複制玉簡在云霧宗是築基期以後的修士才能干的活,虧得杜若平時在云霧宗的時候,沒事就愛自虐寫符咒,神識要比一般煉氣期修士強上許多,不然這活她還真干不來.云姑她可不會管你神識是不是能強到制作玉簡,她只要結果.

不可否認在云姑身邊干活,危險了點,苦了點,累了點,但這半年她學會的東西,比在云霧宗四年還多.云霧宗的學習修煉生活如在學校學習一樣,而待在云姑身邊干活就像是在給一個苛刻變態的工作狂老板打工一樣.

"給我弄一瓶烈陽草精露來."云姑過了一會又丟給了杜若一個新任務.

杜若將複制到七八分的玉簡隨手往儲物袋里一丟,先完成云姑給的任務.跟了云姑半年,不說能成為一個藥劑師,但普通的輔助類藥劑云姑已經不需要自己親自動手了,全部交給杜若了.藥劑要比丹藥更容易被人體吸收,但藥劑攜帶,保存方面不如丹藥方便,而且在提煉方面,丹藥比藥劑更能完全提煉草藥的精華,減少不必要的浪費,所以大家更傾向于煉丹.

云姑是個古怪的變態,對煉丹深惡痛絕,平時修煉的時候,也從來不看她服用丹藥修煉,連辟谷丹她都不吃.杜若很早就注意到這個小細節了,從來沒有在云姑面前吃過任何一粒丹藥,這也方便了她隱瞞自己並沒有吃這組織提供的藥丸的事.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等杜若干完云姑所有吩咐的事,天色已經全黑的時候,見云姑還是不眠不休的煉制的藥劑,她想了想起身從架子上取了幾株靈草,用石磨磨碎了放在玉鼎里慢慢熬.

"你熬靈芪干什麼?"云姑抬頭問道.

"云婆婆您好些天沒休息了,要不要喝點靈芪湯補補氣."杜若說著將湯劑遞給了云姑,小心翼翼的瞄著云姑.

云姑瞄了她一眼,接過嘗了一口,"火候還欠些,一開始火力太猛了,這種藥劑要小火慢熬."

"是."杜若應了一聲,心里卻咯噔一聲,將云姑先前給自己的兩個儲物袋遞給她,"云婆婆,玉簡我弄好了."

云姑頭也不抬,"去我庫房里,把里面所有的玉簡都複制一遍."

"是."杜若接過放在儲物袋里.

"複制過的玉簡你先留著."云姑遞給了她一條用紅線串成的小珠子,"這顆珠子有隔絕神識的能力,只要藏在身上不給別人看見,就沒人知道你身上有什麼東西."

"是."杜若接過珠子放入了衣服的內袋里.

云姑回頭繼續調制她的藥劑,杜若見云姑暫時沒什麼吩咐,就去了庫房.想起那一庫房的玉簡,杜若小心肝顫了顫,又要一夜不睡了!她一定要早點逃出去,不然跟著老太婆常年熬夜,她遲早就早衰的!杜若將玉簡一個個的取下,准備工作她已經弄的差不多了,現在差的就是一個合適的機會……

"杜若!"云姑不耐煩的聲音響起.

"云婆婆."杜若將玉簡放回架子,淡定的走出了庫房.

"我要出去一會,你把玉簡複制好了,先自己收著,別給其他人看見."云姑沉聲說道.

"是."杜若低眉順眼的應道,心里暗自思忖,難道這老妖婆的秘方已經配好,那組織准備卸磨殺驢了?

老妖婆說完就匆匆離開,杜若想了想,也快步回庫房加快了複制的速度.

"醒醒!醒醒!"杜若複制了一整夜的玉簡,好容易把所有的玉簡複制完回房睡覺,才剛合眼,她就被人粗魯的推醒了.

"唔——"杜若打著哈欠起身,"孫姑姑早."

"早?太陽都曬到屁股了,還早!快起來放蜂去,別以為云姑這幾天不在,你就可以偷懶!"

"云婆婆這幾天都不在?"杜若聽到這個消息不由一怔,在她印象中云姑幾乎很少出自己的小屋子,更不要說是藥谷了,她昨天對自己說是出去一會,怎麼到了孫姑姑嘴里就是出去好幾天呢?

"云姑在不在你都不可以偷懶!我問你,云姑的平時那些玉簡在哪里?"

"玉簡?"杜若因睡眠不足,腦子有些遲鈍,重複的了一遍才反映過來.

"就是記錄云姑平時藥劑配方這類的玉簡."孫姑姑不耐煩的重複道.

"哦,在庫房的架子上."杜若昨天複制完所有玉簡之後,把原版都放回架子上排好,複制好的全塞在云姑給她的儲物袋里收好了.

"快去給我拿."孫姑姑說道.

杜若聞言陪笑道:"孫姑姑,您也知道這些玉簡是云婆婆的寶貝,沒她的允許,我這點破修為,怕是碰一下就被禁制轟成爛泥了!"

"少跟老娘廢話!你要是不能拿那些玉簡,怎麼知道它們在庫房里?"孫姑姑罵道.

"那是云婆婆開了禁制讓我進去打掃庫房的時候看到的."杜若哭喪著臉說道,"孫姑姑您是云婆婆的得意門生都不能進那庫房,我一個小丫鬟那里能進去."杜若注意到孫姑姑眼底閃過一絲厭惡和不屑,心里暗哂.

"讓你做這麼一點小事也做不好,廢物!"孫姑姑伸手甩了她一巴掌,"還不快去放蜂."

杜若捂著臉快步走了出去,"回來!"孫姑姑突然又叫了一聲.

"孫姑姑."杜若停住腳步恭敬的垂手站立.

孫姑姑很滿意的她的柔順,"云姑走的時候,可吩咐了你一大堆東西,喏,都寫在這上面了!"說著那孫姑姑把一封信箋給了杜若.

"勞煩孫姑姑了,我現在就去放蜂."杜若心里暗暗奇怪,云姑要她做什麼事,吩咐一聲就行了,干嘛還寫信給自己?她也來不及多想,隨手將信往袖子里一塞,先出門放蜂.

出了門杜若吐了一口胸中郁結之氣,這地方太郁悶了!像她良善的五好公民都忍不住有暴力傾向了,更不要說是那些是非觀尚未完全成形的孩子了,難怪各個都被培養成人間凶器了!杜若歎了一口氣,要是能知道云姑去了哪里,幾天能回來就好了,她抑郁的打開蜂箱——

杜若突然身體一閃,人朝地上一滾,閃開了一雙准備抓住她的手,右手匕首一晃,朝另一個試圖控制她的人揮去,那人不得已躲開.

杜若脫身之後也不見戀戰,飛快的朝藥谷跑去,卻沒有想到前面已經站好了幾條黑影等著她自投羅網.杜若腳下一頓,身體一轉往其他地方跑去,卻不料斜穿出一人一手利落的搶走了她手里的匕首,然後控制住杜若的雙手,一手捂住了她的嘴,把她牢牢的壓在樹干上!

"不許叫,不然殺了你!"平板的聲音在她耳邊輕輕的響起,杜若正對上一雙冷靜淡漠的黑眸,那雙眼睛里除了平靜還是平靜,看她的目光就跟路邊的雜草沒兩樣,杜若打了一個寒噤,放松緊繃的身體,眨了眨眼睛,表示配合.

"云姑的玉簡在哪里?"那人輕聲問道.

"玉簡?"杜若眼底浮現了困惑,云姑的玉簡這麼搶手?怎麼今天這麼多人想要?

"快說."那人松開了捂住她的嘴,轉而將一把匕首抵在她的脖子上.

"在庫房里."杜若連忙說道.

"庫房的禁制怎麼解?"那人問道.

"我不知道."杜若話音剛落,就覺得脖子上一陣刺疼,"我真不知道!云姑沒有教我!那麼重要的地方,云姑怎麼可能讓我隨便進出呢!"

"我知道你時常出入云姑的庫房."

"那是云姑給了一塊玉牌給我,有了那塊玉牌就不怕禁制了."

"玉牌呢?"

"云姑昨天離開的時候問我要走了."杜若見他似乎又像不信,連忙說道:"是真的,云姑都不肯教我開禁制了,怎麼可能把那玉牌給我呢!"

"算了,放了她吧."同樣平板的聲音從杜若身後傳來,矯健的身影無聲從樹林里走出,話音剛落,控制杜若的人就松開了手.

杜若望著這些渾身裹得只留一雙眼睛的黑衣人,心里暗暗苦笑,他們還真看得起她,這麼多人來堵她一個.那名看似首領的人慢慢的走近杜若彎下腰,深邃的黑眸靜靜的注視著杜若,柔聲問道:"小妹妹,你真不知道如何開禁制?"

杜若神情茫然搖了搖頭,"云姑沒教我."

首領繼續柔聲問道:"知道天乙水怎麼熬制嗎?"

"天乙水……"杜若神情一時有些迷茫.

首領也不催促,耐心的看著她.

"會."杜若喃喃的說道.

"知道是什麼配方嗎?"首領輕聲問道.

"訶子三兩,僵蠶五兩,木患子一兩……"杜若喃喃的背著藥方,眾人互視了一眼,一人迅速的把藥方記下.

首領等杜若背完藥方,抬手在杜若腦門上輕輕一拍,杜若瞬間驚醒,"啊——"她低低的驚呼一聲,那人將一粒藥丸塞到了她嘴里,對著她的脖子輕輕一拍,"咕嚕"一聲,藥丸咽到了肚子.

"今天天黑之前給熬出一百份天字乙號藥劑,不然你吃的那粒藥——"首領頓了頓,滿意的看到杜若眼底的驚惶,"熬完藥劑後,在你窗口敲五聲,自然會有人來接應你."

"我——我幫你們熬藥,你們不要殺我——"杜若嚇得快哭了,整個人縮成一團,怯生生的望著他們.

首領見她嚇得縮成一團,似乎有些心軟了,柔聲說道:"只要你能把這一百份藥劑熬出來,我們自然不會為難你.你也是被人拐來的吧?"

"嗯."杜若點點頭.

"要是你乖乖聽話,說不定你還能回去見你爹."首領溫聲哄道.

"真的?"杜若眼睛一亮.

"真的."首領許諾道,"等你熬好藥我就給你解毒,然後就派人送你回家."

"我一定熬好!"杜若連忙保證.

"你先回去吧,記得是天黑之前熬好."

"是是."杜若拔腿就往云姑的跑去.

"老大,你真信那小丫頭?"杜若離開後,一人上前問道.

首領道:"云姑身邊的小丫頭就她一個人活下來了,五兒也盯了她三四個月了,沒什麼太大問題.五兒說,云姑幾乎把所有的藥劑都交給她熬了."

"我就怕她偷偷告訴云姑."

"幫主,護法和云姑都出去了,今天肯定不會回來,只要我們看牢了她,不怕她告密.我們等了這麼久,好容易等到這一天了."首領的聲音略帶沙啞.

眾人都很激動,只是常年殘酷的訓練讓他們習慣性的壓制自己的情緒.

杜若快步沖到云姑藥房里,快速的配著藥材,准備一百份藥劑的量,一邊准備一邊嘴角微微挑起,機會來了!

上篇:藥谷里的磨難(三)    下篇:藥谷里的磨難(五)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