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藥谷里的磨難(六) 
  
藥谷里的磨難(六)

"嘭!嘭!嘭!"幾聲強烈的爆炸聲後,似乎就安靜了下來,但不一會地底下響起了悶悶的聲音,接著腳下劇烈的晃動起來.幸好待在藥谷里的人大多都有幾手功夫,一感到不對勁就飛快的從屋子里跑出來了,有些人見狀不對的忙浮到了半空中.

"發生了什麼事?"饒藥谷的修士們身經百戰,也一時有些摸不著頭腦.

"砰!"突然又是一聲巨響,隨即藥谷的禁制崩毀,緊接著整個藥谷劇烈晃動,地面開始大面積坍塌,房屋像多米諾骨牌樣整片整片的倒下.

"啊!"驚慌的叫聲響起,四散的人群紛紛逃逸.

杜若也嚇了一跳,不會吧!她才埋了幾顆炸藥而已啊!哪有這麼大的威力!

"嘖嘖,你家小徒弟還挺有本事的,居然鬧出那麼大的動靜來!"離藥谷百里之遙的玉華峰上,三名男子盤膝而坐,面前豎起了一道水幕,水幕上正顯示著目前藥谷發生的事.

"她到底是怎麼弄的?"紫衫男子饒有興致的望著正不停塌陷的地面.

"應該不是她弄的."云松子搖了搖頭,"她還沒那麼大的本事,也做不出這麼狠的事."

"是禁制破了的緣故."另一名青衫男子道,"這山谷原本就是人力強行開辟出來的,全靠著禁制在支撐,剛才禁制破開時力量加上小丫頭埋下的爆破符,足夠把這個藥谷給毀了.你要不要派人去接她過來,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她怕是逃不了了."

"我已經讓阿瑀去接她回來了."云松子臉色有些陰沉,"還不知道那藥對她有多少影響呢."

"你不是派人送了不少藥進去嗎?這麼多天吃下來,也該補回來了."青衫男子道,"再說這也怪不了你,等我們知道的時候她都已經吃了."

紫衫男子知道他是心疼自家徒兒,"別這麼小氣了,你家丫頭不是在里面活的不錯?聽說她還把暗夜他們身上的毒也解了.想不到我們派了進去那麼多訓練有素的孩子都不成,她無心進去的到是成了.云姑已經死了,她庫房里沒找到那些玉簡,我猜那些玉簡都在你家丫頭身上,要是這樣,等她交出玉簡也是大功德一件,對她日後修行,渡劫都有利,就算現在受了點苦也值了."

云松子臉色稍霽,他也正是這個想法,才沒有一早就把阿若救出來,一來這麼多孩子中,也就她一個能待在云姑身邊這麼久,機會實在太難得,二來她苦頭也吃了,若不得到些好處也太虧了.

"你還真找了幾個好徒弟."青衫男子酸溜溜的道,"以前怎麼沒見你小子運氣這麼好過."

"是啊,這丫頭是木火靈根,跟你也是浪費,不如讓她跟我算了."紫衫男子戲言道.

"你們要是羨慕,也跟我一樣就行了."云松子淡聲說道.

"哈哈."兩人干笑幾聲,"也不知道她怎麼想得出在地底埋破爆符的法子,就算禁制沒破,這藥谷估計也被她炸的夠嗆."紫衫男子道.

云松子眼底浮起笑意,"她平時就愛看雜書,許是雜書看多了."

"這孩子表面看起來中規中矩的,可骨子里怕是比老紫家那幾個還要隨性."青衫男子中肯評價道:"你回去可多管教她些,不然將來移了性情就不好了."

"你這老鬼就是太死板,杜丫頭我們也看了大半年了,在藥谷這地方都能忍著自己的殺性不肯輕易傷人,就算隨性些又如何?"紫衫男子不以為然道,"你當所有人都一定要跟你一樣?"

青衫男子也不理紫衫男子,徑直對云松子道,"她也不算特別聰明,可小小年紀處事卻這般通透,定是幼時吃了不少苦.你回去好好開導下她,別讓她什麼事都悶在心里,尤其是日後修行方面……"青衫男子輕歎一聲,"難得這孩子吃了這麼多苦,還能保持這麼好的心性."青衫男子極少誇人,顯然杜若這半年的處事給了他非常好的印象.

云松子微微頷首,他明白老友的意思.阿若較之他們名下那些天資橫溢徒兒來說,只能說比尋常孩子略出色點而已,遠遠達不到天才的程度.她之所以能在同齡人里如此出類拔萃,全靠著她那優于尋常孩子的悟性和平時的刻苦用功.但隨著大家漸漸長大,阿若的那些優勢就會漸漸消失,要是心態調整不好,就很容易出問題……

她想要一直比別人強,就要永遠比別人先走一步,所以云松子有時候甚至故意放縱某些人的一些小動作,也是有意想磨練,打擊下這孩子,原想著她在自己庇護下,肯定不會出事的.可沒有想到——云松子心里暗暗歎氣,他太大意了,只想著那些人怎麼也翻不出自己的手心,卻沒想到這丫頭還有那麼一群家人……

"咦?"這時水幕里的情景一變,一名長須白臉的中年男修出現在半空中,紫衫男子挑眉,"嘖嘖,還真熱鬧啊!連方修遠都出來了."

"也是為云姑的那些玉簡來的吧."青衫男子淡淡的說道,"想不到昆侖也想分一杯羹."

紫衫男子輕彈袖口不存在的灰塵,"鬼面魔女的玉簡誰不想要?聽說方修遠這小子留在元嬰五層已經快八百年了,估計也急著想突破呢!你徒兒這半年吃苦沒假,可也得了大機緣,她可能是鬼面魔女第一個教導過的人呢!應該也算是半個關門弟子了,尋常的藥劑師學了半年怎麼可能會熬天乙水呢?"

云松子臉上也沒什麼表情,可周身氣壓卻一下子低了好多,紫衫男子哈哈大笑:"你該不是吃醋她伺候云姑比伺候你還精心吧?"聞言青衫男子嘴角也勾了勾.

云松子長袖一揮,"我過去一趟."那出現的男修方修遠已經是元嬰第五層了,以蕭瑀的能力怕是無法護杜若周全.

青衫男子道:"她的身世你准備怎麼處理?"

"她是我的徒兒自然以後跟著我,至于她那父親和舅父——"云松子冷哼一聲,"我還沒追究他們的責任呢!"要不是他們治家不嚴,阿若也不至于被人拐賣進藥谷.

紫衫男子和青衫男子相視哂笑,紫衫男子道:"要是不放心你那幾個寶貝徒兒的身體,就帶他們來我這里一趟."

"謝了."云松子腳下未停,"要是阿若有云姑的玉簡,我會讓她交出來的."

紫衫男子望著云松子遠去的身影,嘀咕了一聲:"他還是這樣,不肯吃一點虧."

青衫男子一笑:"既然事情都解決的差不多了,我就先走了."

紫衫男子道:"熱鬧看完,我也走了."

兩人話音剛落,山頂便空無一人了.

此時的藥谷卻是一派緊張慌亂,眾人如同無頭蒼蠅一樣亂竄著.杜若身上拍了隱身符和金剛符,游刃有余的在人群中穿梭著,她知道藥谷是在一座山里,剛剛那一出肯定會讓不少人往外逃的,她只要跟著渾水摸魚就好了.

"黑旋風,還不出來受死!"突然一陣讓杜若透不過氣來的高階修士的威壓向她壓來,一聲響徹天空的大喝聲從頭頂響起,杜若仰頭就見一名美髯白面中年男修漂浮在半空,在月光的映照下,那人周身散發著淡淡的光暈,感覺很正氣很威嚴!

"這人是誰?"杜若被那威壓鎮的差點趴下,這人也太沒公德心了!修為高很了不起嗎?隨即又是幾聲巨響,山谷前的石壁已經炸開了一個大洞,透過洞口已經能看到她進藥谷之前那片荒蕪的平原.

杜若眼睛一亮,難道這就是出口?她稍微退後了幾步,夾在人群中間,跟著人潮往洞口跑去.

"嗖嗖嗖!"連串珠似的飛箭射來,不少來不及防備的人紛紛中箭,慘叫聲絡繹不絕.一人眼部中箭,紅紅白白的東西從傷口飛濺出,那人倒在地上淒厲的慘嚎.

"大家上,把這群禽獸全部殺了!"前面有人大聲說道.

"殺了他們!"原本空無一人的洞口也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了一堆像打了雞血的修士,見人就砍.

杜若下意識的閉目捂住耳朵,可她馬上就清醒的過來,現在可不是膽怯的時候,杜若四處望了望,貼著牆壁一路往外頭跑.看來自己還真是挑了個好時機,看來今晚是有人攻打藥谷了!

"轟轟!"頭頂上幾名高階修士已經開打,劍氣,符咒漫天亂飛,地下的低階修士不時有人因此而喪命,不少腦子清醒的人已經停手,專注逃命了,高階修士間的斗法可不是他們能圍觀的.

杜若見形勢轉好,往腿上拍了兩張風行符,金剛符一罩頭,一股腦的往前沖.結果她還沒跑幾步,就撞到了一堵堅硬的牆壁,"好疼!"杜若疼得眼淚都差點掉下來,渾身骨頭都要撞散了.

"毛躁丫頭."低低的呵斥聲響起,來人雙手一托,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關切的問道,"撞疼了嗎?"

杜若淚汪汪的仰頭,一張俊美熟悉的臉印入眼簾,杜若心頭莫名一酸,"嗚——"她咬住了下唇,努力的抑制著自己的情緒,身體微微顫抖著.

云松子見小徒兒要哭不哭的模樣,遲疑了下,伸手笨拙的輕拍杜若的背部,"別怕."這句話不說還好,說完就聽見杜若抽噎了一聲,小嘴癟癟,似乎想要放聲大哭,云松子不由束手無措,心里暗暗懊惱,早知道剛剛讓阿瑀一起過來了,他是最會哄女孩子的.

杜若低頭平靜了下情緒,從云松子身上下來,仰頭笑道:"夫子,我不怕."

云松子見她滿臉笑容的模樣,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最後只能安撫的輕拍了她的肩膀.

"阿若——"一聲熟悉而又顫抖的叫喚讓杜若不可置信的抬頭,"……"她嘴巴張了張,發不出任何聲音來.

"阿若."杜父快步走到女兒面前關切的問道,"阿若,你怎麼了?是不是哪兒不舒服?"

溫柔關切的問話,熟悉溫暖的懷抱,讓杜若忍了許久的眼淚奪眶而出,"哇——爹——"她再也忍不住摟著父親的脖子放聲大哭,"爹——我想你——我要回家——"她想回家,她真的想回家!雖然那里環境很差,有放了瘦肉精的肉,有含三聚氰胺的毒奶粉,有……可那還是自己的家,她的父母,家人,朋友都在那里,那里不會逼著她修真,不會逼著她殺人……

"阿若乖,我們馬上回家——"杜父手忙腳亂的給女兒擦著眼淚,像幼時一樣搖晃著她的身體,"阿若,是爹不好,爹應該早點過來找你的——"杜父懊惱的自責,都怪自己太信那兩人了,以為他們好歹能念在骨肉親情的情分上,會早點把阿若救出來,可他忘了,他們什麼時候顧念過親情!

"我們回家,我們現在就回家."杜父不停安慰女兒道,都是他的錯,若不是他修為太低,根本不知道阿若在哪里,又何至于讓女兒受了那麼久的苦.

云松子和另兩名一直沒開口說話的男子望著那對久別重逢的父女沉默不語,不遠處爆破聲和慘叫聲此起彼伏,而此處僅有杜若由高到低的哭泣聲和杜父溫柔的安慰聲,杜若趴在父親溫暖寬厚的懷里,突然覺得很累很累.

"累了就睡一會."杜父輕輕的哄著眼睛都快閉上的女兒道,"我們馬上就回家."

"嗯——"杜若手緊緊的揪著杜父的衣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師傅!"蕭瑀接到了云松子的消息急匆匆的趕來,見杜若趴在杜父的懷里呼呼大睡,不禁松了一口氣,幸好小師妹沒事,"呃——"緊繃的神經放松下來後,他立即注意到在場幾人間不同尋常的沉默,"師傅,要不要我們先回別院,晚上涼,小師妹又睡著了——"他小心翼翼的提議道,心里暗暗驚疑,阿若的父親什麼時候恢複功力了?他偷偷的瞄著一旁一直沉默不語的兩人,這兩人好生眼熟,似乎在哪里見過一樣?他再瞄了杜父和阿若一眼,頓時悟了,應該說這四人長得都有幾分相似,難道他們是杜家的親人?若是親人的話就難怪肯耗費自己百年之功,助杜父恢複修為了!

上篇:藥谷里的磨難(五)    下篇:身世(一)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