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藥谷的後續(一) 
  
藥谷的後續(一)

"阿若!阿若!"第二天,天剛蒙蒙亮,孫小雅和薛靈芸就跑到了杜若的房里,見房里什麼人都沒有,不由急了,連聲喊道.

"怎麼了?"蕭瑀的房門應聲打開.

"蕭師叔,阿若不見了."孫小雅焦急的說道.

蕭瑀安撫道:"沒事,阿若沒離開別院,可能是去她父親房里了."

"我在這里."杜若打著哈欠從杜維陽的房里走出來.

"阿若,你去你爹那里怎麼也不說一聲."孫小雅嘟噥的說道.

"我沒想到你們起來的那麼早."杜若撓撓頭,她和爹爹花了一整夜時間把所有的玉簡複制了三份,原本她只想複制一份而已,可爹爹堅持要複制三份,結果弄的兩人一整夜都沒合眼,虧得爹爹能力比她更強些,不然肯定還來不及呢!"嗯啊——"杜若又打了一個哈欠,眼淚順著她的哈欠打了出來.

蕭瑀心疼掏出手帕給她拭淚,"怎麼這麼累?"

杜若不好意思的接過師兄的帕子擦了擦眼淚,"師兄,帕子我洗好了還給你."

"沒關系."蕭瑀見她滿臉倦色,想起她在藥谷的半年,聽說都沒睡過一個好覺就忍不住心疼,"要不要再回去睡一會?"

"不用了."杜若搖了搖頭,神色就清醒了,"我睡不著了."

薛靈芸上下打量著杜若,半年不見,她個子高挑了,可人變瘦了,原本圓嘟嘟的小臉變成了尖尖的瓜子臉,五官也長開了,儼然成了一個眉清目秀的小美女了.但她也注意到阿若的手明顯粗糙了許多,知道她肯定受了不少苦,她心中一酸,不過臉上仍強笑道:"阿若,半年不見,變漂亮了."

孫小雅捧起杜若的嫩乎乎的小臉,仔細打量著,"好像是漂亮些了,不過阿若本來就很漂亮!"

杜若沒好氣的一把推開孫小雅的魔掌,"別動手動腳的."

孫小雅笑著輕捏著她潤潤的雙頰,笑著笑著就落下了眼淚,"你這壞丫頭,一走半年都不理人!"說著她抱著杜若放聲大哭起來.薛靈芸也撇開臉,肩膀微微顫抖著.

杜若被兩個好友一哭,自己也差點哭了,平靜了一會情緒後,才低聲說道:"我這不是回來了嗎?你們看,我不是好好的嗎?"

孫小雅哭道,"你要是敢有什麼地方受傷,我非揍你不可!"

薛靈芸拉著杜若的手,關切的問道:"阿若,你修為怎麼一下增進這麼多?會不會有問題?"

"應該沒——"

"阿若,進來."云松子的話從客廳里傳來,打斷了三人的敘舊.

"你快進去吧."薛靈芸推著她,"讓林真人給你看看身體."

"對對!"孫小雅連聲附和道.

蕭瑀微微一笑,揉揉杜若的小腦袋,"進去吧."

杜若對他們一笑,轉身進了云松子的房里,一進房她就愣住了,房里坐在了三個風格迥異的大帥哥,她一進房三人的目光共同注視到她身上,杜若一下子淡定了,帥哥什麼的都是浮云,反正修真界最不缺的就是帥哥美女.

"夫子."杜若乖乖的上前行禮.

"去見過秦前輩和杜前輩."云松子說道.

"秦前輩,杜前輩."杜若依言行禮.

"起來吧,不必多禮."那位杜前輩含笑示意她起身,他面如冠玉,氣度儒雅,雖然只穿了一件樣式簡單的蒼色深衣,但衣料質地極佳,玄奧神秘的銀灰色繁紋在布料上光華流轉.

"不必多禮."秦前輩簡潔的說道,他年約而立,相貌俊美威嚴,一身華貴的玄色錦衣更顯其尊貴雍容之態,一雙黑眸銳利深邃,如若電閃,讓人不敢直視.

杜若溜了一圈,在瞄瞄夫子,他輕袍緩帶,神色悠然的坐在兩人旁邊,卻絲毫沒被這兩人的出色的儀容壓下去,反而更顯得清貴優雅,皎皎如青松傲竹.果然帥哥除了皮相外,最重要的還是氣度,相較之下,蕭師兄外貌雖也很出色,但終究少了那麼一點感覺,還要等上幾年.不過這種成熟的美大叔也僅限于欣賞而已,太過成熟的大叔往往都是很可怕的.

云松子示意杜若走進,伸手扣住杜若的手腕,杜若知道夫子在探查自己的身體情況,不由害怕自己身上的秘密暴露,一時間心髒撲撲直跳.云松子以為她擔心自己身體,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小手,意在安撫.那杜前輩也似乎看出她很緊張,對她微微一笑,柔聲說道:"好孩子,不怕,一會就好了."語氣就跟哄小孩子一樣,引得杜若不由一笑.

那杜前輩見她笑了,臉上的微笑愈深,朝著杜若直放電,電得杜若暈乎乎,都不知道云松子何時放開了她的手,"你換心法修煉了?"云松子皺眉問道.

"是的."杜若小心翼翼的解釋道,"那天我進了藥谷後三天,功力就開始突飛猛進,一個月不到就從煉氣第五層直沖到大圓滿境界,後來——後來我怕修煉太快就換了家傳的心法."

"家傳心法?"云松子挑眉望著杜維哲和秦晉文,"什麼家傳心法?"

"九轉歸一."杜若很自覺的再次把家傳心法交了出來.

云松子並沒有接杜若給的那本心法,反而示意她把心法遞給杜維哲和秦晉文.杜若有些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不過還是乖乖的把心法遞到了兩位前輩面前.

秦晉文並沒有接那本心法,而是專注的望著杜若問道,"為什麼要換修煉心法?"

"因為我怕進展太快,對我身體不好,所以換了這種心法."杜若答道.

"你就不怕修煉了這本心法之後,以後都無法進階嗎?"秦晉文追問道.

杜若怔了怔,垂下腦袋道:"怕,但我更怕死."

杜若低著頭並沒有看到在場的三人聽到她這句話之後,臉色皆微微一變.杜維哲輕咳了一聲,翻著杜若遞來的所謂的家傳心法,草草的掃過了一遍,突然覺得怪異,再一想,有些哭笑不得的問道:"這是你'家傳心法’,你就這麼給陌生人看?"他特地加重了"家傳心法"四個字.

"嗄?"杜若眨巴著眼睛,朝夫子投去求助的眼神,云松子只當沒看見,杜若喏喏的說道:"前輩你們修為都這麼高了,總不至于搶了我的家傳心法重新修煉吧?"

聞言三人不由莞爾,"哈哈——"杜維哲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真是傻孩子."說著扣住她的脈搏仔細的探查起來,杜若又忍不住心跳加速了.杜維哲對小外甥女露齒一笑,"一會就好."

杜若苦著臉,人果然不能做虧心事,她還沒做虧心事呢,就只是悄悄隱瞞了一個小秘密而已,就如此心虛.

"怎麼樣?"秦晉文見杜維哲一直不說話,擔心女兒的身體出了什麼大問題,也握住了杜若另一只手仔細的查看了起來.許久之後兩人同云松子面面相覷,云松子問道:"阿若,你身體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

杜若搖搖頭,"沒有."她睜大眼睛緊張的望著云松子,"夫子,是不是我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沒有."云松子嘴角微揚,安撫著小徒兒的情緒,"你身體很好."好到讓他們不敢置信的程度,其他人灌了藥,哪怕馬上不回來,多多少少經脈都有些損傷,可杜若的身體非但沒事,反而出于意料的好,她似乎被人徹底洗髓伐毛了一番.

"你服藥的時候,給你服藥的人有說過什麼話?"秦晉文問道.

杜若搖了搖頭,"我那時候暈過去了,並不知她說什麼話?"她歪頭想了想,"不過我醒來的時候,云婆婆對我說過幾句話."

"她說了什麼?"三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杜若努力回想了一遍,照著云姑的話回憶了一遍,見一個小粉團般的小娃娃糯糯的模仿云姑那古里古怪的話,杜維哲忍俊不住的直笑,連云松子和秦晉文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杜若見三人一臉笑意,臉一下子紅了.

三人見她尷尬的模樣,斂了笑意,秦晉文略為笨拙的揉揉她的腦袋,"好孩子,出去玩吧."說著塞了她一個儲物戒指.在杜若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杜維哲也微笑的塞了一個給她,杜若拿著那兩只儲物戒指直往云松子那邊瞅,云松子點頭道:"長者賜,不可辭.你就收下吧."

杜若見三人似乎要長談的模樣,就乖乖的告辭離開.剛一出門就遇上杜維陽,"爹爹!"杜若開心的往杜維陽懷里一撲.

杜維陽將女兒抱了起來,鎮定的朝杜維哲和秦晉文喊了一聲,"大哥,表哥."

杜若錯愕的睜大了眼睛,轉頭望著給她禮物的兩位前輩,他們是自己的伯父?但是——她轉頭瞅瞅爹爹,再瞅瞅兩人,好像是有點像,不過爹爹要比他們漂亮多了……在場四位男性中,最漂亮的就數爹爹了!不過精神最不好的也是爹爹,杜若摟著父親的脖子,心里暗想她是不是熬點湯給爹爹補補?

杜維哲朝杜若眨眨眼睛,杜若下意識的對他甜甜一笑,杜維哲笑著對幼弟道:"進來說話吧."秦晉文見女兒依賴小舅子的模樣,心里真不是滋味,這臭小子自己傻就算了,還讓女兒跟著他一起吃苦!

杜維陽放下杜若,輕拍她的腦袋,杜若聽話的離開,關于上一輩的事,她沒那麼多的好奇,她也不希望爹爹是某個大家族流亡的弟子什麼的.家族越大,彎彎繞繞的事就越多,她上輩子就小老百姓,這輩子也不想跟什麼大家族有牽連,不過爹爹要是想認回親人她也無所謂,畢竟血緣總是抹殺不掉的.

"阿若,你身體怎麼樣了?"薛靈芸和孫小雅湊了上來,關切的問道.

"沒事,夫子說我沒事."杜若笑眯眯的說道.

"太好了!"兩人松一口氣,孫小雅拉著杜若的手說道,"你不知道,我聽說那個藥谷很惡毒呢!他們那邊出來的人修為都很高很高,但各個都活不過——"

"小雅!"薛靈芸瞪著孫小雅,孫小雅吐吐舌頭.

杜若噗嗤一笑,"沒事,夫子說我身體很好很好呢!"說著舉起小胳膊,擺出了一個大力士的姿勢.

"哈哈!"薛靈芸和孫小雅都笑了起來.

蕭瑀也忍不住啞然失笑,刮刮她的小鼻子,"你這小鬼精靈."

客廳里四人聽著庭院傳來的歡笑聲,臉上雖不動聲色,但心里卻心思各異.

"林真人,阿若以後就麻煩你了."秦晉文站在窗前,望著女兒開心的笑靨,心里暗暗歎了一口氣,如果這是璿兒的心意,那就成全她吧!

"不錯,林真人,以後我外甥女就麻煩你了."杜維哲從袖口掏出一只精致的玉匣,放在桌上,推到了云松子面前.

云松子瞄也沒有瞄桌上的玉匣一眼,"阿若是我的徒弟,我自然會照顧她."

杜維哲微微笑道:"我們自然不會拿這些俗物來汙林真人的眼,這些只是我們為人長輩對晚輩的一點心意而已,阿若年紀小,若是一下子給她太多東西,難免她會得意忘形,還不如讓林真人你來保管."

秦晉文從懷里掏出一塊玉牌緩緩推給了云松子,"林真人將來但凡有用的上我秦晉文的地方,只要我力所能及,一定幫忙."

云松子收下了那塊玉佩,打開了玉匣,里面琳琅滿目的盡是丹藥,靈石和靈器,他隨便拿起了一個藥瓶開了一眼,皆是上品的丹藥,才頷首道:"我會酌量的給阿若用的."

"那就勞煩林真人."杜維哲和秦晉文同時拱手道.

云松子還禮:"阿若是我徒兒,這是應該的."他頓了頓問道:"杜家主,請問阿若修煉的那本心法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那本心法的確是我們杜家的家傳心法."說著杜維哲似笑非笑的瞄了弟弟一眼,杜維陽羞愧的低下頭,杜維哲微微笑道,"阿若身體沒問題,但修煉速度卻出于意料的快,就算她之前沒修煉,我也想讓她試試看了.而且這本心法也不是所有人都能修煉的,現在她已成功引氣入體,也算是與這本心法有緣吧."

云松子道:"杜家的家傳心法自有其奧妙之處,以後阿若修煉方面有什麼問題,看來只能麻煩杜家主了."

"這是自然."杜維哲一口答應.

云松子同兩人客套了幾句之後就離開了,把空間留了那久別重逢的兄弟三人好好敘舊.

上篇:身世(二)    下篇:藥谷的後續(二)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