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萬獸山(十九) 
  
萬獸山(十九)

"杜姑娘,求你救救我?"云姑娘穿了一身洞府侍女的裝扮,面帶驚惶之色,很是楚楚可憐.

"你怎麼知道我住這里?"杜若並沒有扶那位云姑娘起來,而是坐回了床上,好奇的問道.

"這……"云姑娘有些為難.

杜若也不急著催她,抱起床上睡的四腳朝天的咪咪,壞心眼的揉著它的鼻子,不讓她睡覺,"喵——"咪咪撒嬌的叫了一聲,小爪子揮了揮,對小主人的打擾非常不滿.

眼見外面吵雜聲越來越大,云姑娘咬了咬牙,"奴婢在這兒待了有二十年了,以前還是這洞府的丫鬟,這里的人頭奴婢都熟……"

原來是地頭蛇啊!難怪對他們這麼熟,畢竟他們進出的時候都沒有刻意隱瞞自己的行蹤,云川樓剛還送了點心過來,她要知道他們住在哪里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云川樓的掌櫃你也認識?"或者說她本來就是云川樓的人,她提供服務,云川樓提供場所,雙方互惠互利.

"是……"

杜若一笑,"你做了什麼要我救命?我修為還沒你高呢!"

她當然不指望杜若來救自己,"奴婢只求在杜姑娘房里待上一個晚上."

杜若偏頭望著她,只要待上一晚上?她說的輕巧,要是被人發現了,自己不就是這人的同伙了嗎?

云姑娘身體微微發抖,就怕杜若一個不高興把她丟出去.杜若修為是沒她高,可誰都知道修士房外的那扇門不過只是擺設用的,最可怕的是房里的各種防禦陣法,一旦動了那些陣法,她不用等那些人來抓自己,就會尸骨無存了,這也是她一直跪在地上求杜若,而不是用武力威脅她的主要原因.

"外頭那丫鬟跟你是什麼關系?"杜若問.

云姑娘臉色變了變,才低聲說:"杜姑娘見諒,她是奴婢的妹妹,因為她太心急奴婢而不得已唐突了杜姑娘."

不得已也冒犯了,杜若嘲諷的笑笑,"原來是妹妹."難怪肯為她冒險,杜若抿了抿嘴,語氣肯定的說道,"你認識我們,不對,應該是說,你認識秦伯伯或者是師父?"

云姑娘身體微微一震,遲疑了好一會才低聲道:"奴婢之前曾跟著……去過一次崇吾界,遠遠瞧見過一次秦——秦真人,秦真人氣宇軒昂,奴婢見過一次就記住了."云姑娘跟誰去說的很含糊,或者是沒說,想來也是她傍上的凱子之一吧?

"你就這麼確定秦伯父會救你?"秦伯父看起來有這麼和善嗎?

云姑娘苦笑,她當然不指望秦晉文會救她!更何況現在秦晉文還不在洞府呢!但他要是在洞府,她也不敢這麼大膽.這丫頭一看就知道是被人嬌養慣了的,這種孩子不是驕縱任性就是天真不知世事,早上的那兩次相遇讓她覺得杜若應該是後者,反正現在無論她躲到什麼地方都會被人抓住,這里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一旦被人抓到她就死定了,與其等死,她還不如賭一下!

杜若偏頭想著,難道她真的太和善了?不然為什麼大家不找別人光找她呢?暗夜如此,云姑娘也是如此.只是暗夜找她,是因為她會熬制天乙水,而這位云姑娘找她,是看中了她背後秦伯伯?想到這里,杜若神色有些冷淡,"你做了什麼才需要如此逃命?"

云姑娘鼻尖冒汗,她沒想到這小丫頭這麼難纏,難道她估算錯了?"奴婢——"她有些支吾.

"不願說也沒關系,反正這事你的自由."杜若指指門外,"你可以出去了."

"不!杜姑娘!我說!"云姑娘驚惶的說道,淚水緩緩從眼角滑落,"我不小心殺人了——"

"哦?是不是殺了某個大世家的嫡子?然後被那家人家的奴婢追殺?"杜若隨口說了一個被人寫爛的情節.

"杜姑娘,你怎麼知道?"云姑娘愕然.

她真當自己是白癡?杜若懶懶的揮了揮手,"戲演完了?你可以走了,我想休息了."

"杜姑娘!"云姑娘心里暗暗後悔,大家族出來的孩子哪個是真好騙的?她咬了咬牙,從懷里取出一個儲物袋,"杜姑娘,這些小玩意不值什麼,您要是喜歡就拿去打發下時間."

杜若撇撇嘴,"你都說不值錢了,我要這些垃圾干什麼?"

"……"云姑娘被杜若噎了下,饒她素來能言善語,也不知道一時該說什麼才好.

杜若見她吃癟的模樣,心里暗爽,她之所以反感云姑娘而不反感暗夜,是因為暗夜求的是她本身,而這位云姑娘明顯看上的不是她,她相信如果秦伯伯肯救她的話,她絕對第一時間就不理自己了.

"奴婢身上沒什麼好東西,讓杜姑娘見笑了,"云姑娘忍氣吞聲的從懷里取出一個小玉匣,緩緩的推到了杜若身邊,"這里有一截萬年的養神木,您要是不嫌棄寒磣,就收下吧."她一臉肉疼,這截養神木是她費了好大的心思才弄來的,現在親手送出去,她心頭都在滴血了.

"萬年養神木?"杜若眼底閃過疑惑,是巧合嗎?

"是的,這株養神木最近才采下來呢!"云姑娘以為杜若不懂什麼是養神木,就簡單的給她解釋了下養神木的效果.

"哦."杜若應了一聲.

云姑娘見杜若依然不為所動,心里暗惱這丫頭刁滑,但她身邊也確實沒有什麼再拿得出手的東西了,她咬牙笑道:"杜姑娘出生尊貴,這些俗物你自然是看不上眼,奴婢這里有一樣祖傳之物,不知道杜姑娘有興趣沒有."她抬眼見杜若沒什麼反映,反而又倒了一杯茶喝著,苦笑的又從懷里掏出一本破舊的書冊,"這是奴婢的祖傳心法."

"嗤——"杜若嗤笑了一聲,放下了茶杯,省得自己把茶水噴出來.先不說這心法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她也不能拋棄自己現在這身修為重新練習,再說她現在本身修煉的心法已經是頂級水平了.

"杜姑娘,奴婢這套心法並非修真心法,而是駐顏心法."云姑娘連忙解釋道,"別的女修到了一定的歲數都要吃駐顏丹才能保持容顏不老,但駐顏丹一人也僅能服用五粒,每粒只能保持一百年容貌不變,而奴婢這套家傳心法修煉後,就能保持容顏一直不變老,根本不需要服用駐顏丹."

"哦?給我看看?"杜若終于提了一點興致,聽說這種駐顏的心法很少見,每次出現在拍賣會的時候,都會拍出很高的價錢.

云姑娘忙把心法遞了上來,杜若並沒有接,反而指了指一旁的書案,云姑娘只能把書冊放在書案上,杜若對著云姑娘燦爛一笑,"你只想要在我房里留一個晚上吧?"

"是——"云姑娘被杜若的笑臉弄的心里發怵,剛想起身就被一張迎面而來的網兜牢牢的裹住,"杜姑娘!"云姑娘驚惶的掙紮著,但那網兜越掙紮越緊.

"別擔心,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杜若拖著那網兜把云姑娘往一個大箱子旁拉,"明天我就會放你出來了."

"杜——"云姑娘被杜若一推,整個人就躺倒了箱子里,她掙紮不休的望著杜若把箱子合上,把聲音牢牢的隔絕在了箱子里面.

"大功告成."杜若拍了拍手,轉身回到了床上,這女人心機這麼重,如果不把她困住,還不知道她會使出什麼手段,萬一她把髒水潑到自己頭上怎麼辦?杜若瞄了一眼那心法,准備一會給師父看看,他確定無事,就肯定沒事了,反正這事肯定瞞不了師父.

"阿若,開門."蕭瑀焦急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師兄."杜若連忙去開門,見蕭瑀手里提著一團不明物體,眉開眼笑的說,"師兄,快進來."

"發生什麼事了?無緣無故的讓我去抓人."蕭瑀見杜若安然無恙,不由松了一口氣,將手里的物體往地上隨手一丟.

"嗯……"那物體呻吟了一聲,竟是之前伺候的杜若的丫鬟,也就是云姑娘所謂的妹妹.

"師兄,你把她放到那里."杜若指了指那只安置云姑娘的大箱子.

"出了什麼事了?神神道道的."蕭瑀笑罵了一聲,順手打開了箱子,見到里面的云姑娘臉色微微一變,隨即把丫鬟也丟了進去,蓋上了箱子,"阿若,她怎麼在這里?"

"她自己找上門的."杜若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阿若比以前聰明多了."蕭瑀聽完後笑道,"你處理的不錯."以這云姑娘的手段,只要是阿若讓她進了房,哪怕阿若馬上把她趕出來,她有手段把事情往阿若頭上拉,就阿若而言,把云姑娘抓起來等他和師父來處理最好的法子.

杜若眯著眼睛笑道:"那是師兄教的好."

"刁丫頭!"蕭瑀輕彈了她額頭.

師兄妹兩人說笑了一會,云松子也回來了,回來後徑直去了杜若的房里,秦晉文放心不下女兒,也跟著一起過去了.

"師父,秦伯父."兩人起身迎接.

"出了什麼事了?"兩人問道,見房里的陣法並沒有破壞,杜若身上也沒有受傷,暗暗松了一口氣.

蕭瑀把事情簡單的講了一遍,杜若在一旁乖巧給兩人烹茶.兩人聽完後,秦晉文有些尷尬,他沒想到這女人真的認識自己,還想利用自己女兒來接近自己,他關切的問道:"她沒嚇壞你吧?"

"沒有."杜若搖搖頭,想起那云姑娘說的話,不禁有些想笑,"她估計把我當成什麼世家女了吧?可惜看走眼了."

"為什麼說看走眼了?"秦晉文問.

"我本來就不是世家女啊."杜若奇怪的說道.

秦晉文蹙眉,"你是我——侄女兒,怎麼不是世家女了?"

"呃——"杜若都忘了自己老爹是世家子出生了,"那不一樣啊."杜若低低的嘟噥了一聲.

"怎麼不一樣?"秦晉文挑眉反問.

"……"杜若求救似地望著云松子,她真不知道秦伯父怎麼會一下子這麼咄咄逼人?

云松子對她微微一笑,但並沒有說任何話,杜若咬了咬下唇,"我從小沒在世家長大啊."

"你現在也沒長大."秦晉文淡淡的說了一句.

杜若心頭跳了跳,聲音微微抬高,"我跟爹爹現在過得很好,我也已經十二歲了."

秦晉文深邃的黑眸緊緊的盯著杜若,俊美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杜若在他的注視下,臉色發白,小腿肚都有點打顫了,"阿若,過來."秦晉文輕歎一聲,招手示意她走近.

杜若依言走近,秦晉文大手輕輕的摸上了杜若的額頭,柔聲問道:"阿若,為什麼不想跟你爹爹回家?"

杜若低下頭,"因為爹爹在這里,他是我一個人的爹爹,要是回了家就不是了."

"有什麼不同嗎?"秦晉文不解的反問,"就算在堯光界,他也不是你一個人的爹,你忘了你還有弟妹."

"這個跟弟妹無關,爹爹有了弟妹,他也是我爹."杜若郁悶的說道,代溝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回到家族在享受家族福利的同時也要承擔很多責任,在這里爹爹考慮事情來,一切以她為主,可一旦回了家族,他就必須要把家族放在第一位了,但這些她又不好明說,"反正現在我們什麼也不缺,回不回家都一樣."

"怎麼可能一樣呢?"秦晉文啞然失笑,"我記得你有一個世家出身的好友薛靈芸吧?薛家不過只是一個堯光界的小家族,她享受的還不是薛家嫡系弟子的待遇,你看她缺過什麼沒有?"

"阿芸不是嫡出是庶出?"杜若驚訝的問道.

"傻丫頭,嫡出和嫡系是不同的,她是嫡出,但因為能力不夠,所以入不了嫡系."秦晉文說道.

杜若癟癟嘴,云松子悠悠然插了一句,"世家對能力是很在乎的,你母親是凡人,如果你和你爹回了杜家後,以你母親凡人的身份,甚至都不會被家族所承認."

上篇:萬獸山(十八)    下篇:萬獸山(二十)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