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萬獸山(二十) 
  
萬獸山(二十)

不承認娘的身份?杜若歪頭想了想,她繼母肯定是凡人,好像爹爹說過,她生母也是不能修煉的凡人吧?也就是回去後,她生母和繼母的身份都不會得到承認?杜若嘟了嘟嘴,抬起了下巴,很傲嬌的說,"那我才不要回去呢!"他們不屑承認她娘,她還不屑回去呢!

秦晉文有些尷尬的咳了一聲,"也不是不承認,就是——"秦晉文有些話還真不好跟女兒明說.

"只能當妾是吧?"杜若冷哼一聲,見秦晉文默認了,嘟著嘴說,"我跟爹在外面過的好好的,為什麼要回去?我為什麼要從嫡女變成庶女?"

秦晉文沒想到女兒說起這問題,口舌這麼伶俐,不過她要是在乎嫡庶身份,這倒是好解決,"嫡女的身份,這不是問題."

"別說什麼嫡母姨娘,我這輩子就只有一個娘."杜若斬釘截鐵的說道.她知道有些大家族會把庶女認養到嫡母名下,這樣就讓庶女成為嫡女,但——難道舉行了認養程序,就可以改變自己的生母了?不過只是披了一層自欺欺人的外皮而已.

當然在對那種女性低下的社會來說,這些事情可能不是女孩子能自由選擇的,但她很幸運的處在一個相對較為寬松的環境,她也不是沒有選擇的機會,她當然是順著自己心意選擇了.

杜若無法矯情說,她把這個身體的母親當成自己的現代的親媽一樣看,但以女兒的身份在忌日的時候為她上柱香,她還能做到的.再說兒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貧,父母是兒女無法選擇的,如果為了一個身份連自己生母都不認了,這還算是人嗎?就算是自己繼母,雖然對她凶了點,可好歹也把她拉扯大了,不說養育之恩大于天,但起碼的尊重還是要給的.

"……"秦晉文被女兒的話堵得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杜若說完就有些後悔,她是不是反應過度了?怎麼能對長輩這麼無禮呢?"秦伯伯,對不起,我太失禮了."杜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

秦晉文一笑,將她摟到了懷里,見女兒額頭上滿是汗,用絲帕給女兒擦了擦汗,柔聲說道,"沒事,你不喜歡就算了,當秦伯伯沒說."

"嗯."杜若被秦晉文往懷里一抱,臉更紅了,一時不知道該什麼才好.

秦晉文見女兒害羞,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背,以女兒的個性,想要認回她很容易,讓她喊自己父親也容易,但是認回後如何跟她相處是個很大的問題.尤其是在璿兒的身份的處理上,只要稍有差錯,就很有可能認親後,女兒對他還不如現在來的親昵.看來這件事急不得,還是徐徐圖之吧!至少目前在女兒心里,他也算是一個可以信賴的長輩吧?

云松子等了一會,緩緩的開口道:"阿若,那云姑娘還對你說過什麼嗎?"

杜若被師父一問,立即忘了尷尬,指著桌上那截她給自己的養神木,"師父,之前我在萬魘鬼窟的時候,暗夜曾經跟我說過,他是為了萬年養神木來的,那云姑娘又說給我的這截是剛采的,那會不會暗夜和云姑娘是認識的?"

云松子搖了搖頭,"以暗夜的個性,應該不會白送人養神木."

杜若也覺得那暗夜不是那種人,為了得到養神木他費了多少心思?怎麼可能隨便送人呢?

秦晉文見女兒無恙,他也不是不識趣的人,見杜若無恙,又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答案,便起身告辭了,讓他們師徒三人說話.

云松子等秦晉文走後,指著桌上的衣服問道:"為什麼不穿?不喜歡?"

杜若忙搖頭,"不是,我還來不及穿,我很喜歡呢."

"喜歡就好."云松子微微頷首,又從懷里掏出了一條粉白色面紗,"這條面紗有一定的隔絕神識的作用."每次這丫頭出遠門都喜歡把自己從頭到尾裹起來,尤其喜歡把臉遮的嚴嚴實實,云松子以為她是不想讓人看見自己的容貌,所以干脆給她煉制了一條面紗.

殊不知杜若會有這舉動完全是前世的防曬習慣,她夏天不喜歡塗防曬霜,每次出門的時候都習慣性把自己裹嚴實,到了古代雖然修真了,可容貌也是要保護的,尤其是修真者喜歡在天上飛,多吹風可容易老.

"多謝師父."杜若忙接過面紗.

云松子又隨意的從儲物袋里取出一個略大的小木盒,"這個你無聊的時候可以玩玩."

是玩具嗎?杜若好奇的打開那只小木盒,"咦?啊!"小木盒里居然有五個栩栩如生的美女娃娃,杜若一打開小木盒,悠揚的樂聲響起,五個娃娃漂浮到了半空中跳起了舞來,完全是模仿飛天的舞蹈.

"喜歡嗎?"云松子說道,"這套娃娃一共可以跳五種舞蹈."

"喜歡!"杜若沒想到修真界居然還有這種玩具,她欣喜的把小箱子關好放在儲物袋里,回去跟小雅一起玩,她一定喜歡.

蕭瑀悶聲一笑,想不到師父居然會給阿若買這種小玩具.

"師父,那云姑娘還給了我一本功法,說是修煉後能青春長駐."杜若伸手剛想拿那本冊子,被蕭瑀攔住,云松子手一抬,冊子就落到了他的手里,云松子隨手翻了翻,倒是有些驚訝,"想不到她居然有這本心法?"

"這本心法很厲害嗎?"杜若可沒想過自己能淘到什麼好貨.

"不是厲害."云松子把小冊子從頭到尾看了一遍,還給杜若,"反正練著沒什麼壞處,你還小,正是修煉的最好時候."

"那心法要從小練才有效果嗎?"杜若問道.

"也不是."云松子淡淡的說道,"你修煉後就知道了."

"哦."怎麼師父感覺怪怪的?

"師父,她們怎麼處理?"蕭瑀問.

云松子看也不看那箱子一眼,"一會你隨便找個地方丟了就是."

"呃……"杜若有些遲疑.

蕭瑀安撫小師妹道:"放心,師兄找個安全的地方丟,不會弄傷她們的."

"不是,我答應了云姑娘讓她在房里待到天亮的."杜若解釋道.

"那我就天亮後再丟."蕭瑀不在意的說道.

云松子起身說道:"你先休息,時辰不早了."

"是."等師兄拎著箱子離開後,杜若干脆雙膝盤坐,開始打坐了,折騰了大半夜她怎麼睡得著?

杜若並不知道師兄最後是怎麼處理云姑娘姐妹的,反正第二天杜若去看師兄的時候,他房里已經沒有那個大箱子了.

"師兄,我們還要在這里待幾天?"杜若坐在椅子上,雙手搭在桌上,無聊的數著蕭瑀書案上堆了多少竹簡.

"怎麼?無聊了?"蕭瑀翻看著竹簡取笑道:"之前待在陣法里一年,你不也熬下來了?"

杜若癟癟嘴,給咪咪梳著毛發道:"那時候我才沒空無聊呢,就想著快點修煉,早點出去."

蕭瑀手里的筆頓了頓,輕笑了一聲,"傻丫頭."筆頭輕輕的敲了敲咪咪的額頭,"你那只小綠蜂呢?該築巢了吧?"師妹身邊這兩只靈寵,也就小綠稍微能看看,這只小貓壓根就是陪她解悶玩的.

"沒有呢."杜若皺了皺鼻子,小綠還在產卵,對靈泉的需求量是幾何倍數的增加,"師兄,這幾天小綠需要的靈石比以往多得多,這是為什麼?"杜若有些納悶,就算生產是體力活,小綠消耗的靈泉數量也太多了.

"產卵的時候本來就需要耗費很多靈氣,也有可能和小綠……的蜂類等級比小綠還高,小綠產卵的時候較為吃力."蕭瑀說道.

"哦."杜若應了一聲,若有所思,莫非小綠一夜情的對象比小綠等級高?那麼她產出來的蜂群會不會等級比小綠還高?

"阿若."蕭瑀叫了杜若一聲.

"嗯?"杜若抬頭.

"會算賬嗎?"蕭瑀拿著一本賬冊問道.

"不知道."她會算術,但沒學過會計,不知道會不會算賬呢.

"那就學吧.以後師父洞府里的開支就都歸你管了."

"啊,我——"

"師父可就我們兩個弟子,這種重要的事不是你管,難道還交給執事堂管嗎?"蕭瑀含笑說道.

杜若眨了眨眼睛,她以為這種事有師兄就夠了呢?

蕭瑀捏捏她嫩嫩的小臉,"傻愣著干嘛?會算術吧?先把這幾天的開支算出來,不懂的問我."

"哦."杜若左右望了望,果斷的放棄了算盤,拿了一張紙一支鉛槧埋頭算起來.

蕭瑀含笑望著正嘟著嘴,專注看著賬冊的小師妹,難怪師父不肯放手,培養一個心腹弟子有多不容易,他在小師妹身上花了多少心思?好容易養這麼大了,難道就這麼拱手讓出不成?退一步講,師父這麼做,也是為她好,跟著秦晉文回去,小師妹就只能被家族圈在一方小天地里,等著長大嫁人,以師妹的資質,一輩子被困在後宅內院跟一群烏雞眼斗豈不太可惜了?而她跟他們在一起,小師妹能飛多遠,師父就會放她飛多遠.

杜若不知道師父和師兄的心思,她只知道師兄見她算賬速度是慢了些,但基本不會算錯後,就開心的丟了一大堆賬本給她算,幾天下來,杜若四則運算的能力大大增加,天知道她已經多久沒碰過數學了!

在萬獸山待了幾天,參加完一場大型拍賣會後,云松子就帶著杜若離開了,而秦晉文則早一步先離開了,離開的時候,秦晉文送了一塊玉符給杜若,"阿若,以後你有危險的時候,直接捏碎這塊玉符,它讓你一下子遁地千里."

"千里遁地符!"杜若吃了一驚,這塊玉符的價格不比一件上品靈器低,又屬于一次性消耗品,一般都是師門長輩送給小輩的最後保命符,沒想到秦晉文就這麼輕輕松松的送給她了.

"這玉符是我這幾天做出來的,阿若不會辜負伯伯一片心意吧?"秦晉文對杜若眨眨眼睛說道.

"呃——"杜若真不知道該不該收,她已經拿了秦伯伯很多的東西了,她不怕欠秦伯父人情,她怕的是師父和爹爹欠他人情.

云松子伸手拍了拍小徒兒的肩,"收下吧,這是你秦伯伯的一片心意."

秦晉文有點不是滋味的望著杜若立即收下了玉符,心里暗歎一聲,慢慢來吧.

秦晉文走後一天,云松子也帶著蕭瑀和杜若回了云霧宗,洞府的管事劉師伯見云松子回來了,忙迎了出來,再見到杜若的時候,他愣了愣,隨即欣喜的說道:"阿若,你回來了!"

"劉師伯."杜若跳了云頭,笑眯眯的同劉師伯打招呼,離開云霧宗一年,現在她看誰都特親切.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劉師伯輕拍了杜若的肩膀,輕輕地歎了一口氣.

"師伯,你怎麼了?"杜若敏感的注意到劉師伯心情有些低落.

"沒什麼."劉師伯微微苦笑,忍了忍,終于不帶希望的問了一句,"阿若,你在萬獸山的時候,遇到過小峰嗎?"

"……沒有."杜若搖了搖頭,羅峰他也沒回來嗎?

"呵呵,萬獸山這麼大,你們肯定遇不到的."劉師伯苦笑的搖頭.

"……"杜若一時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才好,她也是剛知道的,師父能突然出現在萬魘鬼窟,是因為他曾經在她身上下過禁制,只要付出一點代價,就能知道她大致在什麼地方,所以他才能及時趕到,而羅峰身上沒有這種禁制,"他的元神燈還好吧?"杜若遲疑的問道.

"還亮著."劉師伯勉強的笑笑,"只要亮著就好."

"是啊,可能他只是暫時被困住了."杜若說道.

"希望吧."劉師伯深深的歎了一口氣,羅峰是他撿回來的,又是他養大的,在他心里早把羅峰當兒子看了,現在他下落不明,就算知道他還活著,他還是會擔心的,畢竟活著不代表過的很好.

杜若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安慰劉師伯,遇到這種事,只能靠自己想開,任何人安慰都是無用的.

"阿若."洞府里蕭瑀見小師妹遲遲不進來,疑惑的喊了一聲.

"快進去吧,師叔在喊你."劉師伯說道.

"師伯我先進去了,你也別急,只要他元神燈還亮著就沒關系,我想羅峰這麼聰明,肯定不會有事的."杜若道.

"嗯."劉師伯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這孩子還是以前跟一樣貼心.

從萬獸山回來之後,杜若就沒了之前的好日子過了,師父和師兄把洞府里所有的瑣事一股腦的都丟給了她,一開始她除了修煉外,身後就跟著一群洞府的管事,連換只靈燈都要來找她.幸好杜若前世雖不算是什麼女強人,可也在職場上混過好幾年,基本的處事能力還是有的,手忙腳亂了一個月後,就基本上事情理順了.

云松子見杜若把洞府的雜事處理這麼好,很滿意的誇獎了她一番,把控制洞府所有禁制,陣法的令牌交給她後,就揚長而去了,據說是去閉關修煉了,臨走前還很貼心的留了一張玉符給她,說是有什麼問題,可以通過玉符跟他傳話.而蕭瑀也在云松子走後幾天離開了,據說也是去閉關修煉.

不是說洞府就是修士閉關的地方嗎?為什麼都跑到外面去閉關呢?不過師父不在也好,至少她做事方便點.杜若除了每天修煉處理洞府事務外,就開始專心培養秦伯父給她那只花螢蟲蟲卵,那只蟲卵目前被她泡在靈泉里孵化,她准備等孵化出來後,就開始喂小蟲喝洗髓湯,看它能進化到什麼程度.

而小綠的蜂群也暫時培養完畢,杜若研究了那一堆毛茸茸的小蜂蛹半天,除了差點得密集恐懼症外,根本沒分辨出這些小蜂是什麼品種,不過這些小蜂外貌不是很討喜,渾身黑乎乎的,看著有還幾分猙獰,也不知道小綠是什麼眼光,怎麼選了個這麼丑的老公.她從一堆蜂蛹里選了幾只等級最高的小蜂分開喂養,喝過洗髓湯的小綠,等級提升至七階已經是極限了,而這些小蜂出生就有八階,想來喝過洗髓湯後,總有一個能養到九階的.

云松子在離開前,曾經囑咐過杜若,沒事不要隨便出洞府,故杜若平時極少出門,就在洞府了安心修煉,養寵物,有什麼需要外出采購的事,就拜托劉師伯出面.和阿芸,小雅聚會的時候,也是算好了她們休息的日子,三人不是在云松子的洞府里碰頭,就是在山下集市里會面.想爹爹和奶奶了,她就穿上雜役的服飾,騎了風行紙鶴下山看他們.她定期還會跟秦伯伯寫封信,說著自己平時的一些瑣事和修煉時遇到的問題,她都沒想過秦伯伯居然會有耐心跟她寫這種信,畢竟連師父都沒跟她聯系的這麼勤快.總的來說,杜若對目前充實而平靜的日子還是非常滿意的.

上篇:萬獸山(十九)    下篇:內門試煉(一)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